中國人何時才能不「好了傷疤忘記了痛」

人氣 316

【大紀元2024年04月01日訊】距離1989已經過去35年了,我們中國人常說「好了傷疤忘了痛」,人們幾乎遺忘了那些曾經胸懷天下、憂國憂民的熱血青年們,那些甘願犧牲為民請命的那些年輕人。趙紫陽當年那句「我們老了無所謂了,你們還年輕」,一直激勵著我去探尋當年勇士們的足跡。

1992年我臨去北京上學前,有個親屬專門囑咐我:「若再發生遊行,千萬不能參與。」我今年初到美國後,才看到了更多關於八九勇士們的故事,看到了勇士隻身一人攔截坦克車隊的震撼畫面。真是應了那句話,你給他講理,他給你動粗,你給他動粗,他說你螳臂當車,說你違法。

1992年我的老師曾對我們說:「當今的中國,不是人治也不是法治,而是治人。」35年後的今天依然如此,而且更甚,我親自領教體會了28年。正像那首諷刺的歌中唱的:「有一天你用紅布蒙上我的雙眼,你問我看到了什麼,我說我看到了幸福,看到了光明。」

八九六四後,大學生都被要求重點學習所謂革命史,而古代史都可以忽略,「人權就是吃飯,解決了溫飽,是多麼的來之不易」云云。

我2003年申請入黨時,一天,我收到了父親寄來的村黨支部關於我的「入黨函調」。後來父親說,「以後再也不用巴結這些兔兒們了。」

聽家中長輩講述,我的爺爺在國民黨時期當過保長,被污衊為偽人員,我的父親就是在小偽人員的陰影下長大的,在毛時代全家人活的戰戰兢兢的,據說中共執政後的50年代,有人舉報我的爺爺沒有繳槍,有關方面派人到我家挖地三尺,什麼也沒有找到,嚇得我奶奶讓我父親把家傳的寶劍扔到野外的井裡。

我父親留了個心眼,只把劍鞘扔掉了,寶劍得以保留下來。為什麼我的父親很在意「函調」的事呢?中共執政前時,鄰村有個名人,共產黨要提拔他時,發函到這個人老家「函調」時,才發現是外逃人員,漏網之魚,最後抓回來槍斃了。

在1970年代,村裡有個人在部隊司令部當兵,本來大有前途要提幹,結果「函調」發回老家村支書時,村支書回函:「不可靠不能重用。」此人後復員回村裡,務農一生。我前年回老家,專門去看望這位老人,聽他詳細講述當年的遭遇。

原來是村支書擔心村裡人在外混得比他好,出人頭地超過他,他掌控不了,所以發這樣的「函調」整他。

更有甚者,一個光棍隊長,在那個年代也很吃香,用一個長輩的話來說:「X娃兒這個隊長當的,沒老婆比有老婆的還美。」村裡有個困難的婦女因為缺吃的,為一把包穀,都被迫奉獻給倉庫保管員。

根據我的舅爺講述,我的爺爺是國民黨黨員,曾是村裡的保長,因為沒幹過壞事,是當地唯一未被追責和肅清的人。「解放」時的一個下雨天,舅爺清楚的記得我爺爺打著傘,去找他託付後事,我爺爺第二天要去英莊專區自首接受審查,事後才知道我爺爺並未在被通緝名單,只是他看到同樣級別的人員都去報到了,是自己主動去的。

家中現在還留有一張接受審查前,爺爺專門去照相館照的照片,他看上去愁眉苦臉的。我爺爺在共產黨執政前曾主持正義,不顧個人安危,要求強搶民女的刀客放人,因為被搶女人的父親從外地找過來,要求主持正義,指名道姓說:就是某某搶走了他女兒。爺爺派人拿槍翻院牆,去這個刀客家查看,查實後刀客不得不放人——人家本來是要搶來當老婆的,我爺爺壞了人家的好事。

共產黨掌權後, 我家遭到種種刁難,當然也遭到那家刀客人家報復。為了刁難我家,有人在我家老房子的室內和室外,挖所謂的硝土,當糞往地裡拉,結果房子半夜突然倒塌,我爺爺被砸傷,不能動彈。我的二舅爺親自來我家主持另外蓋房,才算有了安穩的住所,我們兄妹4人全部在家河外新家出生。

個人的命運與國家的命運始終息息相關,無人能夠置身事外,中共執政後,就是想讓他們劃定的所謂「地富反壞右」分子們,家破人亡、斷子絕孫而後快。

據家裡長輩說,村裡有個鄉紳名流,共產黨未奪取政權時,想發展拉攏他,他堅決不從,那些爭取他的人走時放話:「現在不參加支持革命,等我們再回來時可饒不了你!」共產黨後來奪取政權了,把他抓了,在對他押解途中,他藉故撒尿,投井自殺了。

當時共產黨的鄉長還洋洋自得的說:「共產黨就是讓窮人也能娶得上老婆,包頓餃子兒媳婦都娶進家門了。」而那些被劃定地富反壞右分子的家庭,則被迫換親,才得以家族延續,很多人在共產黨奪權後,簡單審問幾句便就地槍斃了。

當今的中國的大地上,再難找到稱得上「士」的八九學運式的勇士,講述歷史,揭露中共,喚醒民眾的覺醒和覺悟,建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紀念4.25萬人上訪 香港法輪功中聯辦抗議
荷蘭十一集會 慶祝18萬人覺醒籲「結束中共」
【秦鵬直播】六四學生領袖:七上將反對鎮壓(上)
張肯之:淺談八九六四與李佳琦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