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川普會勝選 歐洲蜂擁與他建立私人聯繫

人氣 1211

【大紀元2024年04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我們正在告訴首都,總理辦公室需要立即與川普建立個人聯繫。」歐洲某國駐華盛頓DC的一位資深外交官說。

目前離美國11月大選還有半年多的時間,駐華盛頓DC的歐洲外交官們正在爭先恐後地努力接觸前總統川普(特朗普)的盟友,以獲得川普的內部消息,為川普可能重返白宮做準備。

歐洲如飢似渴要了解川普的意圖

據CNN消息,在DC的私人俱樂部、酒店、大使館和智庫們舉行面對面會談時,歐洲外交官們總會詢問川普的政策意圖和可能的組閣人選,然後將這些信息發回給他們的歐洲首都,照會那些渴望了解川普的官員們。

當歐洲的大使和外交人員們爭先恐後地與那些可能知道川普計劃的人取得聯繫時,一些前川普政府高級官員的非正式名單在使館之間流傳開來,其中包括前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和前副總統邁克‧彭斯的最高國家安全顧問基思‧凱洛格(Keith Kellogg)。

據兩位參加過部分會議的消息人士向CNN透露,這些會議並不總是令人愉快的,有時甚至會變得情緒激動,但在大多數情況中,歐洲外交官們只是認真傾聽。他們能有獲得川普內部消息的機會令其他人「垂涎三尺」。

多位歐洲外交官表示,與剛到DC的大使和來自較小國家的大使相比,來自大國的大使和在DC工作多年的大使更容易進入川普的圈子,這讓一些外交官比其他同行更容易與川普團隊建立個人聯繫。

今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前的活動與2016年大選前的活動形成鮮明對比,當時大多數外交官都認為民主黨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會獲勝,很少有人想到需要與川普的盟友或任何共和黨外交政策圈打交道。

現在,他們學到了一個重要的教訓,面對川普可能會再次贏得選舉的前景,他們急需提前和川普的圈子打交道了。

一位自川普上次就任美國總統以來一直在DC的歐洲某國資深外交官說:「我們並不那麼緊張,因為我們知道,對川普來說,一切都取決於關係。我們正在研究這些問題,我們正在告訴首都,總理辦公室需要立即與川普建立個人聯繫。」

目前尚不清楚這些接觸對川普及其競選團隊有多大真正的影響力,但消息人士告訴CNN,在某些情況下,外交官們正在撒下一張大網——向共和黨智庫討好,尋求與前川普內閣成員會面——以獲得任何能具有前瞻力的跡象。

歐洲試圖確保烏克蘭獲得持久支持

北約和歐盟的官員們正在努力加強對烏克蘭抵禦俄羅斯的支持,因為他們預計未來的川普政府幾乎肯定會減少對烏克蘭的支持。隨著川普在民調中的崛起和在共和黨初選中的輕鬆勝利,這也給歐洲對烏克蘭的支持努力帶來了新的緊迫性。

其中最主要的是不久前建議的在未來五年內建立一個約1,000億美元的北約基金,旨在向烏克蘭輸送資金。這些資金將專門從北約成員國那裡提取,作為在川普可能連任之前先鎖定這筆支持基金的一種方式。

一位熟悉討論情況的歐洲高級外交官說:「這是面向未來的。」他解釋說,正在考慮的改變將使北約個別成員國更難以迅速改變和破壞對烏克蘭的持續支持——特別是在他們預計川普可能會勝選再次入主白宮的情況下。

在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歐盟官員們正忙於研究如何利用自2022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西方國家凍結的俄羅斯央行3,000億美元資產。具體來說,他們正在研究如何將累積下來的利息直接投給烏克蘭。此舉將要求歐盟就烏克蘭如何使用這些資金達成協議,無論是用於軍事支出還是國家重建。歐盟今年稍早通過了一項法律,可以從被凍結的俄羅斯央行基金中撥出巨額利息,美國官員對此表示同意。

英國外交大臣率先登門拜訪川普

歐洲國家越來越渴望進入川普軌道的另一個跡像是,英國外交大臣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4月8日晚上出人意料地率先登門海湖莊園(Mar-a-Lago)拜見了川普。

卡梅倫也是英國前首相,他先飛到佛羅里達州與川普進行私人會見後才前往DC,於4月9日會見了拜登政府的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英國政府發言人表示,這是英國在與夥伴國家的部長和反對派候選人接觸時的「標準做法」。

知情人士說,這次私人會見是英國政府向川普競選團隊提出建議後獲得安排的。

根據川普競選團隊的聲明,川普和卡梅倫在共進晚餐時討論了北約國防開支、即將舉行的美國大選和英國大選、英國脫歐和「結束在烏克蘭的殺戮」。

卡梅倫則拒絕透露任何會議細節,他只告訴記者們,他熱情地向與他交談的任何人證明,支持烏克蘭是「對美國安全的投資」,並且「有利於美國的就業」。

多個媒體的報導表示,卡梅倫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試圖遊說川普支持美國對烏克蘭的600多億美元軍援計劃。加上人道主義援助,大約950億美元的援助計劃已經在美國國會眾議院拖延了數月。

拖延原因之一是,眾議院議長邁克‧約翰遜(Mike Johnson)和許多共和黨人希望以烏克蘭援助計劃為槓桿,迫使拜登總統在應對美國南部邊境的非法移民潮、安全危機和人道危機方面向共和黨做出讓步。

上週,在出訪美國之前,卡梅倫呼籲西方領導人向美國國會共和黨人和眾議長約翰遜施加壓力,要求他們批准對烏克蘭的援助。卡梅倫在社媒平台X上發布的視頻中說:「約翰遜議長可以讓這件事在國會實現。我下週要去見他並對他說:『烏克蘭需要這筆錢。這是美國的安全,這是歐洲的安全,是英國的安全,都與烏克蘭係於一線,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助。』」

自2022年2月俄烏戰爭爆發以來,英國已承諾向烏克蘭提供近150億美元的整體支持,其中90億美元用於軍事援助。而此期間美國國會批准向烏克蘭提供的軍事援助已經超過了1,120億美元。

現在,戰爭已進入第三個年頭,但是還看不到立即結束的跡象。同時,烏克蘭軍隊正在努力應對日益嚴重的彈藥短缺問題,這導致烏克蘭軍隊對俄羅斯軍隊的火力差距達到一比六。

川普早些時候曾表示,如果他勝選連任,他會在24小時內結束俄烏戰爭。川普還建議將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的費用轉化為貸款,而不是完全無償的資助。

約翰遜議長為此在3月底提出了一項融資計劃。不過,共和黨鷹派議員表示,向烏克蘭提供的任何資金都應與美國南部邊境政策掛鉤。

北約試圖討好美國共和黨人

北約祕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今年1月訪問DC時,他在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發表了關於北約未來的演講。傳統基金會是保守派智庫,也是共和黨在DC華府建立外交政策的堡壘。

熟悉該演講計劃的消息人士解釋說,這個地點是斯托爾滕貝格團隊精心挑選的,考慮到川普在11月獲勝的可能性以及北約對川普的擔憂,此舉是為了與美國共和黨人積極接觸。

北約在4月4日迎來成立75周年紀念日。消息人士表示,斯托爾滕貝格的1月份演講強調了北約75年來集體力量的重要性,他表示美國和歐洲在一起會讓北約「更強大」,這一點受到聽眾們的熱烈歡迎。

前川普政府副國家安全顧問、現任傳統基金會副總裁維多利亞‧科茨(Victoria Coates)表示,斯托爾滕貝格在傳統基金會發表這樣的演講是有意義的,他說:「在傳統基金會這樣做事的邏輯對我們來說是不會迷失的。」

斯托爾滕貝格在演講中提出了繼續支持烏克蘭的理由,但他也對美國迫切需要緊急處理美國邊境危機問題表示理解。

科茨在回憶斯托爾滕貝格演講時如何提到共和黨的首要任務時說:「他沒有責怪任何人認為我們需要解決(邊境危機)這個問題,然後再轉向烏克蘭。」

川普要求北約成員國先盡義務才能得到保護

在斯托爾滕貝格1月份演講不到兩週後,川普在政治集會上直擊北約的要害。

川普宣稱,如果俄羅斯攻擊了任何一個沒有向北約支付了足夠費用的成員國,他會任由俄羅斯「為所欲為」。

熟悉相關反應的外交官表示,北約成員國很清楚,這是川普敦促每個成員國必須對北約達到GDP2%的國防支出貢獻,但是聽到他闡述如此強烈的後果——如果達不到2%就不會對那個國家給予北約第五條款共同防禦的承諾——這讓那些北約成員國感到震驚和不寒而慄。

這也讓歐洲外交官們跳起來急於了解川普的確切意圖。

一位前川普政府官員,在DC與歐洲外交官們有過大約30次會面,他說:「我們接到了很多大使打來的電話,我們知道他們想幹什麼,他們想從我們這裡擠出信息,試圖弄清楚如果川普復出會發生什麼。」

傳統基金會另一位副總裁詹姆斯‧卡拉法諾(James Carafano)說:「需求訊號已經達到頂峰。人們正在查詢整個共和黨的空間,試圖與每個人交談以弄清楚正在發生什麼。」

一些歐洲外交官被告知不要從字面上理解川普。一位歐洲外交官說:「這只是(川普的)競選言論,並不是他真正的想法。」

但是他們普遍被告知,實現GDP2%的支出目標是沒有商量餘地的,如果不能實現這個目標,那些成員國就會受到嚴厲警告。

科茨說:「如果他們擔心川普總統會對他們做出什麼反應,他們就會採取行動。這個星球上沒有人可以對他們說:『哦,沒關係,我會說服川普不退出北約;你也不必擔心那2%交上交不上。』任何對他們這麼說的人都是在騙他們。」

在與川普圈子裡的官員對話過程中,許多歐洲大使了解到,川普如果再次當選美國總統,他將考慮推動北約建立兩個層級。這種結構意味著,國防支出達到2%要求的成員國進入第一層級,而達不到2%要求的成員國可能會落入第二層級;這進一步意味著第二層級的成員國可能不會受到北約第五條款共同防禦的保護。

另一位前川普官員說:「他(川普)總是談論北約的金融危機。他會繼續認真對待這一點,我們會告訴他們(歐洲)這一點。」

川普有結束俄烏戰爭的計劃

消息人士向CNN表示,DC的一些外國外交官被告知,川普結束俄烏戰爭的計劃首先是讓雙方先坐下來談判,同時推動達成停戰的協議。

一位了解川普對此事想法的人士表示,如果川普在11月勝選,他可能會在當選後第二天或就職後第二天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接觸,開始協調談判。

這位人士表示,川普可能會利用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作為讓雙方回到談判桌的籌碼。

歐洲人擔心,跟隨川普的領導可能意味著烏克蘭要失去一些領土,但最終目標是結束生命損失。

不過,這位消息人士說:「如果烏克蘭想要繼續獲得援助,他們就必須坐下來談判;如果俄羅斯不希望我們向烏克蘭提供大量新的支持,那麼他們就必須坐下來談判。這並不意味著讓烏克蘭屈服,或讓普京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責任編輯:任子君#

相關新聞
川普和共和黨3月籌款額增兩倍 達6560萬美元
馬斯克語出驚人 烏克蘭前線確有崩潰風險
英國外相訪問華府前 先飛往佛州見川普
川普拜登2024大選主要國內外政策對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