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交樓資金嚴重短缺 分析:何立峰喊保交無效

人氣 1882

【大紀元2024年04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黃雲、駱亞報導)中國房地產業接連爆雷,連國企也難以倖免,留下巨量爛尾樓,「保交樓」已成為房地產行業的「主旋律」。近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何立峰在爛尾樓重災區鄭州再喊「保交樓」。學者分析,「保交樓」資金嚴重短缺,「保交樓」更多的是一項「政治任務」。

何立峰選在爛尾樓重災區鄭州喊話

4月13日至14日,何立峰在河南鄭州調研房地產工作並主持召開座談會。他稱,對符合「白名單」要求的合規房地產項目要積極給予資金支持,做到「應貸盡貸」,保障項目按時建成交付;對暫不符合「白名單」要求的項目,也要趕緊拿出有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何立峰重點考察的鄭州市金水區、惠濟區是爛尾樓集中區。

大陸吳律師表示,「(何立峰)選擇鄭州,比較直觀的因素有:需要保交的樓多,保交任務重、難。」

鄭州樓盤爛尾率為大陸各大城市第一位。2022年9月,鄭州當局曾宣布全市有147個爛尾樓盤。爛尾樓涉及居民超過60萬。

鄭州的爛尾樓恆大養生谷、恆大林溪郡、恆大雲璽、康橋龍源府、康橋玖璽園、融創御湖宸院三期、融創中原大觀、鑫苑金水觀城一期、二期、綠地城、碧桂園山河郡……涉及的恆大、碧桂園、融創、康橋、鑫苑等大型房企均已爆雷。

在鄭州做企業諮詢的學者李先生對大紀元表示,整個河南尤其是鄭州的金融市場問題比較突出,鄭州城市商業銀行已爆雷;此外,房企過去在鄭州野蠻擴張導致很多樓盤過分擴張,現在鄭州市場不行,他們積累的風險特別巨大。

大陸吳律師表示,民營或國營房企都要保交樓,但中共不會也不想保民企,會保國企,「如果(國企)太大負債的,保的成本太大,它也會主動放棄,由社會去承擔其成本(損失)。國有房產企業在內的任何東西對中共政權來說都是可以捨棄的。」

他說,「不同(破產的)公司之間債務和資產重組,這些東西、這些籃子怎麼放怎麼裝,對黨國來說也不是難事。所以以後會有很多國有房地產企業的重組。」

目前,有國企背景的萬科正陷入債務危機。國際信評機構穆迪於3月初將萬科評等降至「垃圾級」。

(相關閱讀中共為何不救恆大救萬科? 專家解析

鄭州實施「保交樓」一年多 收效甚微

河南省鄭州市是大陸率先「保交樓」的城市。媒體曾報導,2022年9月,鄭州即立下「軍令狀」聲稱確保30天內爛尾樓全面實現復工。鄭州當時提出口號稱,如果開發商不確保交樓,執法機構就開始查稅抓人。但鄭州實施「保交樓」已一年多,收效甚微。

鄭州市統計局發布的《2023年鄭州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商品房屋施工面積17119.5萬平方米,下降8.2%。其中,住宅施工面積11927.6萬平方米,下降6.9%。

中華經濟研究院助研究員王國臣告訴大紀元,「施工的面積是目前可以觀察爛尾樓進度的指標,可以看到,施工的面積是在持續衰退,換句話說就是爛尾樓的面積,事實上是越來越多,停工的面積是越來越多的。」

學者:中等城市非常難完成「保交樓」

房企負債累累,「保交樓」已成為房地產行業的主要任務。不過鄭州學者李先生認為,「能夠保交樓的話,會集中在長三角、珠三角還有環渤海地區,然後就是個別的省會城市,基本上其它的中等城市非常難完成保交樓。」

「因為房子現在的造價,包括稅費,加起來的成本已經超過(房子)賣價。再投入成本去進行保交樓的話,其實是變相地增加虧損,而且也是資不抵債,就算是他想保交房也沒辦法保交房。」

「過去房價的稅費含量太高,地方政府一直推高房價,和稅費與土地酬金有關係。」他說,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基本上就是房地產市場賣地和土地、房產相關的交易稅收,「由於貪婪的索取,往往殺雞取卵,把低價稅費加得比較高,猛漲上去。當經濟好時可能還能夠掩蓋,當經濟不好時這種情況就變得非常致命。」

在大陸高企的房價中,有多少是交給政府的稅費?《國際金融報》記者調查統計得出,商品房從拿地開發到賣給購房者,其中涉及到向各級政府繳納的稅費一共七大類具體37項,占整個房屋銷售金額的比例低則50%,最高甚至超過70%。

(相關閱讀房產稅逼近 中國房市「大收割」內幕

中共「保交樓」資金嚴重短缺

中共副總理何立峰,同時還身兼中央金融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書記,統籌全國範圍內的金融監管工作。他在爛尾樓重災區鄭州再喊「保交樓」,要求金融部門做到「應貸盡貸」。

但是數據顯示,中共「保交樓」資金嚴重短缺。國際投行高盛的最新研究報告指出,中國民營房企在交付預售屋方面仍面臨人民幣4萬億元左右的資金短缺;截至3月底,來自銀行的信貸支持總額僅4690億元。多個追蹤房地產行業的指標繼續惡化,開發商的融資狀況捉襟見肘。

面對政府提出的更多放貸給地產項目的要求,銀行態度始終審慎。官方數據顯示,截至3月31日,各地推送的「白名單」項目中,只有1247個項目獲得貸款發放1554.1億元。

「第一財經」報導,一家出險房企的負責人表示,有三十多個項目入圍「白名單」,目前也是一筆貸款都沒著落。
(相關閱讀業界爆內幕:大陸房企「保交樓」成口號

鄭州白領吳先生對大紀元說,「鼓勵什麼應貸盡貸,這種是宣傳行為。它只是為了維穩。」

「經濟維穩,就是怕大家失去信心,造成經濟更加的雪上加霜。」他還認為, 「這個樓爛尾了,有多少購房人都還了幾年的房貸,(房企)還沒有交房,這個必然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律師:「保交樓」已是政治問題

從2022年起,大陸各地開始出現大面積的斷供潮。社交媒體充滿了各地爛尾樓業主發出的此起彼伏的維權抗議聲音,包括精英階層。

據大陸媒體報導,被譽為「鄭州人才引進樓盤」的永威金橋西棠項目也爛尾了。高學歷的業主在維權行動中,堅持每天穿著訂製的維權服裝,在鄭州的街頭跑步。他們還充分調動輿論,自己創立公眾號,藉助自媒體平台發聲,並借道省外媒體從輿論端倒逼河南省政府。

吳律師表示,「保交樓」已是政治問題,「能不能交樓(爛尾樓)涉及到人多、社會穩定的問題,無疑得保。」

中國樓市一直處於低迷狀態,爛尾樓問題的解決遙遙無期。李先生認為,「這導致了不可預知的中國社會經濟和政治風險、發生大變動的風險。所以對中共來講,它也是感覺到恐懼——深深的恐懼,未來的一切政治經濟的走向是令他們恐懼的、不可預知的一個未來。」

「它的政治不穩定,這是它們最恐懼的,也是它們想極力地用各種辦法想穩控,但是我覺得無可奈何花落去吧,可能是只有不好的一個結果,具體會怎樣發生,我們只能拭目以待了。」他說。◇

責任編輯:李仁和#

相關新聞
遙遙無期的「保交樓」令中國人惶惶不安
中共為何不救恆大救萬科? 專家解析
香港法院延後中國房企佳兆業的清盤聆訊
雲南白藥窩案爆發後 陳發樹父子退出董事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