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文鞭影》六魚(4):管寧割席 和嶠專車

正見神傳文化編輯小組
回鄉後,管寧都跪坐在一木榻上,五十餘年中都沒有箕踞而坐。木榻上膝頭的位置因為摩擦而洞穿。圖為明 沈周滌齋圖。(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原文】

guǎn níng gē xí ,hé qiáo zhuān chē 。
管寧割席,和嶠專車。

ㄍㄨㄢˇ ㄋㄧㄥˊ ㄍㄜ ㄒㄧˊ,ㄏㄜˊ ㄐㄧㄠˋ ㄓㄨㄢ ㄔㄜ。
管寧割席,和嶠專車。

【注釋】

(1)管寧:字幼安,東漢末年北海朱虛(今山東臨朐)人。管仲的後代,為人博學多聞,篤志好學。
(2)和嶠:字長輿,西晉汝南西平(今河南西平)人。

【語譯】

管寧因為好友華歆不能完全無視於權位利祿的存在,所以割席與之絕交。和嶠鄙視荀勖的為人,不願與之同車,於是自行乘坐專車入朝。

【人物故事】

管寧

管寧、華歆是一同讀書的好友。有一天,他們一起在菜園中鋤地耕作,看見地上有一小片金片,管寧不加理會,繼續舉起鋤頭鋤地,就跟除掉瓦塊石頭一般;華歆卻撿起金片看了一看再扔掉。還有一次,兩人同坐在一張席上讀書,有達官貴人的座車從門前經過,管寧照常讀書,華歆卻丟下書本跑出去看。管寧於是割開蓆子,將座位分開,對華歆說:「你不是我的朋友。」(《世說新語․德行》)

管寧割席。(清玉/大紀元)

管寧家貧,十六歲時父親去世,親戚送來喪葬所需的物品,他推辭不肯接受,堅持要自己獨立處理喪殮事宜。管寧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有人勸他再娶,他說:「每每省視曾子、王駿的言論時,心裡常常讚賞他們,怎麼可以自己遭遇問題時卻違背本心呢?」

東漢末年天下大亂,管寧避亂遼東,講學著述,不問政事,頗得當時人的敬重。管寧在遼東住了三十年,因中原局勢逐漸安定,才又回到故鄉。管寧回鄉時,船行江中突遇暴風,深夜時分,四周一片漆黑,慌亂中正愁找不到可以躲避暴風雨的地方,突然望見一片火光,船家於是朝著火光駛去,船泊靠在一座小島,安然無恙地躲過了暴風雨的侵襲。天亮後,他們發現這是一座無人島,並無火燃燒東西的痕跡。

回鄉後,管寧常年跪坐在一木榻上,五十餘年中都沒有箕踞(張開雙腿而坐,被視為是一種輕慢無禮的坐姿)而坐,木榻上膝頭的位置因為摩擦而洞穿。由此可知他律己甚嚴。在華歆的推薦下,魏文帝、魏明帝曾多次下詔徵命,但管寧都沒有應命。(《三國志․魏書․管寧傳》)

和嶠

和嶠年少時有氣度,頗負盛名。擔任穎川太守時,為政清廉簡約,甚得百姓愛戴。晉武帝十分器重他,任命為中書令。晉朝時中書監與中書令常常同乘一車入朝。當時荀勖任中書監,和嶠一向輕視他的為人,不願與之同車,於是便獨自乘坐專車。

太子(晉惠帝)生性愚痴,不受訓誡,有一次和嶠侍立武帝身旁,便委婉地說:「皇太子有淳厚古樸之風,但末世多偽詐,恐怕不能處理陛下的家事。」武帝聽完後,默默不說話。後來,和嶠與荀顗、荀勖同侍,武帝說:「太子最近入朝,好像比較進步,你們試著去觀察一下。」回來之後,荀顗、荀勖都稱讚太子明識弘雅。和嶠回答:「太子的資質一如往常。」( 《晉書․和嶠傳》、《世說新語․方正》)

──轉自正見網

(點閱【龍文鞭影】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