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已經變了」 TikToK在美如何在劫難逃

人氣 1070

【大紀元2024年04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他們用金錢向華盛頓噴胡椒水。」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一位官員評論短視頻社交媒體平台TikTok花巨資向美國國會遊說,卻從未說清TikTok與中共的關係。

「時代已經變了。」美國國會參議院的一位資深參議員在對TikTok「不賣就禁」法案投票前表示,現在美國對國家安全和中共威脅問題越來越敏感。

自2019年以來,TikTok及其總部位於中國北京的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已經花費了至少2,700萬美元用於遊說華盛頓阻止美國政府和國會針對TikTok的禁令。

就在TikTok已經逃過過去幾年裡的一波波險情,並繼續樂觀地認為2024年仍然有驚無險之時,美國國會眾議院以壓倒性的投票結果在4月20日通過法案要求TikTok在九個月時間裡從字節跳動剝離出來,擺脫其中共所有權,否則將被禁止在美國運行。參議院在4月23日也通過了這項針對TikTok「不賣就禁」的法案。接著總統拜登在4月24日就迅速簽署使其稱為正式法律。

如此迅猛的變化可能令TikTok與字節跳動都有些措手不及,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強有力的遊說措施怎麼不靈了呢?下面來概括看一下TikTok在美國最終走向衰敗命運過程中的一些關鍵方面和轉折點事件。

TikTok立場傲慢 且始終說不清其與中共的關係

自2018年正式進入美國市場後,TikTok對美國年輕人的控制和影響已經受到一些人(特別是共和黨人)的關注。2020年,前川普(特朗普)政府試圖禁止TikTok,但是川普的行政禁令在民主黨法官主導的法庭上被推翻。

那時,TikTok在美國已有大約1億用戶,其中大多數是年輕人。如今,TikTok的美國用戶是1.7億人。

2020年首次僥倖脫險後,TikTok開始在遊說和公共關係上投入更多資金。它與其母公司字節跳動在華盛頓的遊說支出在2020年是250萬美元,到2021年就飆升到475萬美元,幾乎翻了一番。

根據聯邦記錄,TikTok和字節跳動自2019年以來總共花費了至少2,700萬美元用於遊說美國政府和國會。他們從華盛頓知名的公關公司聘請了數十名遊說者,還聘請到前奧巴馬政府官員擔任顧問。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成員雅各布‧赫爾伯格(Jacob Helberg)說:「他們用金錢向華盛頓噴胡椒水,但他們確實從未花時間以令人滿意的方式真正回答人們提出的問題,即『你們是否受中國共產黨控制?』」

據《政客》採訪到的觀察人士表示,TikTok的自負、充耳不聞和傲慢導致其遊說者在華盛頓最重要的戰鬥中敗下陣來。

2023年3月,TikTok執行長周受資(Shou Zi Chew)首次到美國國會接受了兩黨長達5小時的嚴厲質詢——民主黨和共和黨輪流抨擊TikTok與中共的關係、對兒童的風險以及對心理健康的危害。

聽證會幾天后,前外交官、現任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副總裁兼技術專家的吉姆‧劉易斯(Jim Lewis)與TikTok總法律顧問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交談時驚訝地發現,安德森對聽證會的結果感到興高采烈。劉易斯說:「他們認為那是個巨大的成功。」

六名國會議員、技術政策專家和熟悉TikTok影響力遊說的人士向《政客》表示,這種對華盛頓局勢的誤讀是TikTok的典型特徵。

劉易斯說,他與安德森的會面讓他感到「他們已經脫離現實」。他認為TikTok的錯誤信心是「對(美國)國會實際運作方式充耳不聞的更大模式的一部分」。

TikTok還特別向美國國會強調,他們計劃將美國用戶的資料儲存在由美國公司甲骨文(Oracle)運行的位於美國德州的伺服器上。

但是,赫爾伯格認為,國會議員們更感興趣的是TikTok公司與中共的關係,而不是其數據保存在哪裡。他的主張得到了參議院商業委員會主席、民主黨參議員瑪麗亞‧坎特韋爾(Maria Cantwell)的認同。

坎特韋爾議員在4月23日參議院投票前的記者會上說:「問題不在於『德州計劃』,也不在於是否將伺服器移到德州。這是關於你是否有後門、一個政府後門,它可以為算法提供數據,能夠做出可能對美國公民或美國軍方有害的資訊。……除非你先解決這個問題,否則你實際上根本沒有解決核心技術點。」

參議院共和黨黨鞭約翰‧圖恩(John Thune)也在參議院4月23日投票前表示,在俄烏戰爭、以巴戰爭和太平洋地區緊張局勢升級之際,國會對美國國家安全和中共威脅問題更加敏感。

他說:「時代已經變了。這是一個不斷變化的情況。我認為,你們知道,TikTok——儘管他們付出了努力並花費了大量資金進行遊說——但它從一開始就失去了爭論的立場。」

中共高空間諜氣球事件成為TikTok命運的第一個關鍵轉折點

2023年初,TikTok遇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情況:一隻巨大的中共高空間諜氣球在美國人的眾目睽睽之下穿越整個美國領空,這讓美國政界人士開始嚴重關注中共威脅問題。

赫爾伯格稱這一氣球事件對TikTok的命運是一個關鍵的轉折點,「重新引發了對TikTok背後的許多擔憂」。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共和黨人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自那時起開始將TikTok稱為「手機中的間諜氣球」。

在某些方面,中共間諜氣球事件產生了非常具體的影響:蒙大拿州總檢察長對《政客》雜誌表示,那個間諜氣球直接引發了該州對TikTok的禁令啟動,之前那個禁令在2022年11月被法院擱置了。

哈以戰爭成為TikTok命運的第二個關鍵轉折點

去年,當一項由維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馬克‧沃納(Mark Warner)和南達科他州共和黨參議員約翰‧圖恩共同推出的將授權總統限制或禁止TikTok以及其它外資應用程式的法案陷入停頓時——TikTok認為這是他們的遊說成就——10月7日,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了大規模突襲。

隨即,以色列誓言對恐怖組織哈馬斯給予致命打擊和根除行動,這場突如其來的衝突也給TikTok的命運帶來新的麻煩。

美國兩黨立法者都指出,TikTok的演算法在推動親哈馬斯和反以色列的視頻。一些研究人員也發布了研究成果,表明TikTok正在宣傳支持哈馬斯的內容。有投資者表示,TikTok高層遲遲沒有意識到該公司站在哈馬斯一邊對其所帶來的危險。

赫爾伯格稱這是對TikTok的另一個轉折點,「為對其宣傳的擔憂描繪了一幅生動、多彩的圖畫」。

圖恩議員在4月23日的記者會上還表示,「毫無疑問」10月7日的哈馬斯襲擊以色列事件重新激發了國會關於TikTok的辯論。

TikTok推動美國用戶的抗議行為造成適得其反的效果

劉易斯提到,TikTok高層認為他們在美國每月約有1.7億活躍用戶,這個人數「太大」,美國國會無法壓制這些人而得罪大量選民。

他說:「他們感覺——多次談話中都是這樣——他們是不可觸碰的。」

TikTok認為這個龐大的美國用戶群是其可以賦予政治影響力的武器。

在周受資於2023年3月到美國眾議院作證之前,TikTok將一小群在其平台上的網紅創作者帶到華盛頓,他們在國會大廈外集會,​​試圖向國會施壓,少數對TikTok友好的國會議員也加入其中,譴責國會法案試圖剝奪他們的生計。

但是,劉易斯認為那次抗議集會是一失個誤,它只宣揚了TikTok的受歡迎程度,而沒有解決國會對美國國家安全或中共影響力的擔憂。

路易斯又提到,一年後TikTok繼續推動用戶發起類似的閃電戰,試圖展示民眾的力量,但是卻讓國會山莊感到憤怒。

他說:「大型科技公司不要崛起和到處扔影響力,他們要多謙虛一些——我從TikTok那裡從來都沒有聽到過『謙虛』這個詞。」

今年年初時,TikTok的情況本來似乎有些好轉。儘管周受資被迫於1月份再次到國會作證(這次是關於兒童安全問題),但是這次聽證會還有其它科技巨頭的高管也同時出場,其中臉書(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遭受到議員們最嚴重的打擊。而拜登競選團隊也正式加入了TikTok,這讓一些觀察人士認為,TikTok可能會再次溜走逃生。

但是到3月,為阻止眾議院又推出的《保護美國人免受外國對手控制應用程式侵害法案》(Protecting Americans from Foreign Adversary Controlled Applications Act),TikTok的遊說行動再次啟動其用戶的力量。

眾議院3月份的這項法案也尋求強制將TikTok從字節跳動進行剝離,其更新後成為眾議院4月20日通過的「不賣就禁」法案。

國會辦公室很快就接到了TikTok用戶的電話轟炸。據報導,有些TikTok用戶威脅說,如果國會要禁止該應用程式,他們就會傷害自己。

但是TikTok的這種努力卻適得其反。兩黨議員都對TikTok試圖展示武力的舉動感到憤怒。

赫爾伯格表示,這「強化並證實了」國會的擔憂,即TikTok對弱勢美國人施加了太大影響。

劉易斯表示,他與國會山的一些辦公室進行交談後得知,一些立法者是在遭到憤怒用戶的電話轟炸後才決定投票支持TikTok禁令法案的。

中共大使館親自上陣 「臨門一腳射死」TikTok

在眾議院於3月份以壓倒性多數投票支持《保護美國人免受外國對手控制應用程式侵害法案》之後,中共駐美國大使館的外交官親自與美國國會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舉行會議,遊說反對該法案。

據《政客》從兩位國會工作人員處獲得的消息表示,與國會工作人員的會面是由中共大使館在外展活動發起的,他們最初並未提及TikTok。這兩位國會工作人員一人在參議院工作,一人在眾議院工作。

第三位國會工作人員(參議院的民主黨人助理)透露,在另一次安排會議的電話中,一名中共大使館官員表示,中共大使有興趣與美國國會工作人員討論眾議院的TikTok法案等問題。

兩名工作人員表示,中共大使館在兩次會議上都淡化了對TikTok的國家安全擔憂,並尋求將TikTok與美國利益保持一致:在一次會議上,中共大使館表示對TikTok的禁令將損害持有字節跳動部分股權的美國投資者;另一次會議上,中共大使館強調,並非所有字節跳動董事會成員都是中國公民。

這些工作人員表示,儘管TikTok公開努力與中共保持距離,但中共大使館則聲稱TikTok是中國公司。與字節跳動不同,TikTok的總部位於新加坡和美國,其執行長周受資是新加坡人。

中共大使館並未否認曾舉行過這些會議,其發言人劉鵬宇在聲明中說:「中國(中共)駐美國大使館試圖向美國各界人士講清TikTok問題的真相。」

「這不是為某一家公司遊說,而是關於是否所有中國公司都能得到公平對待。」

一位參加與中共大使館官員會面的工作人員指出,中共大使館先前也曾試圖對抗美國針對另一家中國科技公司華為的行動。

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American Foreign Policy Council)印太研究高級研究員邁克爾‧索博利克(Michael Sobolik)認為,中共大使館遊說活動的曝光凸顯了將TikTok與其中國母公司剝離的必要性。

著有《反擊中國的大博弈》(Countering China’s Great Game)一書的索博利克說:「中國(中共)外交官這次幫了美國一個忙,透過遊說國會工作人員保護TikTok與字節跳動的關係,(中共)官員正在揭示TikTok對中國共產黨的價值——失去對該應用程式的控制將削弱北京針對美國人最有力的武器。」

據報導,在總統拜登將「不賣就禁」法案正式簽署後,這讓針對TikTok的多年懸案終於落地,TikTok的許多美國用戶似乎也平靜接受了這個現實,並且已經在考慮開始轉移到其它社媒平台上繼續發展。

責任編輯:任子君#

相關新聞
TikTok是否安全 看其母公司與中共的關係
【名家專欄】打擊邪惡 從憲法角度審視TikTok
TikTok若在美被禁 分析:重擊中共科技野心
TikTok在美國將被禁 未來動向一次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