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寄生獸:灰色部隊》影評:對抗邪惡生物 有賴警民合作

文/蔡宜霖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人氣: 24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4年04月06日訊】不明生物入侵地球,有時未必是全面戰爭的模式,也可能具有一定的滲透色彩。取材自日本漫畫的韓劇《寄生獸:灰色部隊》(Parasyte: The Grey)便將該題材發揚光大,而且讓女主角的經歷更為特別,使對抗危險生物的戲碼更有變數。

故事背景為,一種不明寄生蟲突然從天而降,會在殺死宿主後占據人體,此後同時具有特殊生物與人類兩種樣貌,引發人類社會遭滲透的險境。該危機在韓國爆發後,寄生蟲儘管嘗試入侵女主角鄭秀仁的身體,卻因故未能殺死與控制她,導致鄭秀仁成為介於人類與寄生獸之間的特殊存在,導致警方與寄生獸都可能把她當敵人。如何證明自己仍心向人類,並設法與警方合作抗敵,也成為鄭秀仁的一大難題。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邪惡生物的入侵 帶來諸多看點

寄生獸的入侵,是本劇的重要設定。儘管其在寄生蟲階段屬於較小的生物,與龐大怪獸屬於截然不同風格,但其快速行進且入侵人體時,場面上帶來的壓迫感卻絲毫不低。危機在人類擴散的戲碼,也能結合音樂祭、超市這類場所人潮眾多的特色,使入侵危機更有大難臨頭、傷亡慘重的災難片氛圍。

而就生物塑造的層面而言,寄生獸一旦掌控人體後,均能由頭部變身,變身後普遍是以類似觸手的型態來作戰,乃至於移動,能為《寄生獸:灰色部隊》呈現一定的特效與場面看點。整體展現出的破壞力也較出色,人類與其對抗的戰鬥戲碼,儘管在片中未動用坦克、裝甲車等重裝備,屬於用槍枝對抗怪獸的層面,但場面的戲劇張力在生物屬性的渲染下,仍具足夠水準。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反派生物在未變身時與人類無異,這也讓故事格局不僅止於對抗邪惡生物,還具有應對人類社會遭滲透的色彩。儘管本劇刻意壓縮整體格局,故事舞台與滲透危機侷限在韓國部分行政區,未刻意炒作國家已遭全面入侵、人人皆不可信的層級。但就主要角色的處境而言,體現熟識的人可能已不復存在的無奈與悲傷,警方的應對措施,也具有防範滲透的氛圍,在有限的層級內,仍營造出滲透危機的合理氣氛。

女主角定位特殊 能為作品增添特色

而就角色刻劃而言,女主角鄭秀仁的特殊性自然是一大特色,能營造出一個人宛如《化身博士》般,具有雙重人格的情境。同時,就角色定位而言,鄭秀仁仍是以人類人格為明確主體,寄生獸的元素偏向輔助作戰,這也讓女主角在故事中的定位,具有特殊人類幫助人類同胞對抗反派生物的性質,劇情走向也更有喜劇收場的可能性。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其角色塑造除了與寄生獸有關的特殊性質外,(以下涉及劇透)還包含自幼家庭處境低落、與一位警察金哲民關係良好,甚至情同父女等層面,有效突顯背後有故事可以挖掘的可塑性。後續發展也沒浪費這點,讓影集的故事性隨著角色經歷得到深化。

其他要角還包含薛強佑與崔俊京,前者一開始負面色彩較濃厚,與匪類沒有多少區別,但就其個人經歷而言,頗有一個流氓混混在危難中逐漸實現蛻變,最終逐步走回正途的討喜色彩,讓故事增添勵志氛圍。後者則是韓國警方負責對抗寄生獸的「灰色部隊」指揮官,具有女強人的風采,其領導能力能得到合理展現,頗有一人扛起整個單位的角色分量。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邪惡生物也可能建立組織

就故事發展而言,《寄生獸:灰色部隊》也能適度營造新進展,寄生獸對一個教會的滲透便是較有力度的要素,能突顯反派生物的面貌不僅止於作亂與滲透,還試圖建立組織,人類與其對抗的戲碼也顯得更棘手,具有團抵對抗團體的力度,寄生獸首領也因此浮上檯面,使反派具有明確核心人物。部分戲碼則能活用可能有「內鬼」這項常規套路,警方單位便因為這項因素的存在,得以有危險因素潛伏、伺機破壞的劇情看點,成為營造戲劇張力的基礎。

部分劇情看點,則與鄭秀仁具有寄生獸屬性,因而一度被警方視為敵人有關。除了讓女主角的處境更艱難,營造在正派一方也難有容身之處的氛圍外,也讓他人如何營救女主角成為潛在面向。角色的關係或成長便得到充分運用,鄭秀仁與警察金哲民的良好關係、薛強佑的逐漸蛻變,就成為救援行動的有用要素,使高難度任務具有付諸實行的可能性。就實際走向而言,能營造各類意外插曲或變故使觀賞性逐步升級的效果,為本劇帶來一波小高潮。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有的劇情變化則相當能牽動大眾情感,部分角色在此前的種種鋪陳中,能讓觀眾對其好感度不斷累積,往後卻突然不幸遇難,情感上的張力也更為強烈。且相關看點不只是重大變故帶來的曲折,寄生獸這種反派的滲透,讓劇情更有急轉直下的效果,使同一位演員飾演的角色,有可能瞬間從好人變為反派,形勢的大翻轉,也讓作品的戲劇效果提升。

故事步入尾聲後,許多戲碼能為最終高潮打下基礎。寄生獸反派的險惡陰謀、渴望進一步滲透人類高層的企圖,能為《寄生獸:灰色部隊》營造出新危機正在醞釀的緊迫感。鄭秀仁、薛強佑等角色當下面臨的不利處境,以及潛在合作夥伴是否能信任,則能營造主角陣營也有難題待克服的氛圍。使反派與正派一方兩大面向,都能共同為最終高潮打下基礎。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最終發展具有撥雲見日的喜氣

最終高潮則能發揚科幻、動作片風格,讓作戰戲碼撐起場面看點。一位韓國市長成為寄生獸反派的滲透目標,其個人命運走向便頗能牽動劇情發展。鄭秀仁與灰色部隊領導人崔俊京的隔閡,如今則能在危難當前得到化解,使角色關係的正面變化,成為帶動故事走向的成功一筆,並讓故事具有警民合作抗敵的色彩。而內鬼的自食惡果、主角一方的良好結局,則讓故事在危難事件的長期渲染下,得以迎來最終撥雲見日的喜氣。

邪惡生物入侵人類社會的戲碼已十分繁多,不過《寄生獸:灰色部隊》能藉著女主角的處境較為特殊,讓人類與反派生物的較量不會過於單純,同時也能兼顧整體的喜劇走向。作品收尾仍為後續發展留有想像空間,也有望深化本劇韓日合作的面向,若能進一步延伸,相信能讓本系列變得更有潛力。◇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寄生獸:灰色部隊》劇照。(Netflix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