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中共式產能過剩 大陸經濟新危機

人氣 7048

【大紀元2024年04月09日訊】日前,美國財長耶倫訪華,在廣州會見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何立峰和在北京會見中共總理李強時,都向中共表達了美國對中共工業產能過剩的擔憂。耶倫訪華的首要任務就是解決中共產能過剩對美國及世界經濟造成衝擊等問題。

中共工業製造業產能過剩問題不僅對全球經濟造成負面影響,更是中共經濟發展的一個長期性體制性頑疾。

中共史上四次規模性工業產能過剩

中共幾次集中的行業整治顯示,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共先後經歷過四次規模性產能過剩,且整治結果均以失敗告終。

第一次是1998〜2000年期間。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受國際環境影響,中共經濟內需低迷,外需不振,經濟出現通貨緊縮,不少行業開工率嚴重不足,只有35%〜45%,企業產品庫存嚴重,供大於求。煤炭、冶金、紡織等行業產能嚴重過剩,中共對煤炭、冶金等行業的小廠小礦強制關停,對紡織業限產壓庫,同時宏觀層面限制投資,去庫存。

第二次是2003〜2006年期間。中共經濟出現投資過熱,通貨膨脹飆升現象。鋼鐵、電解鋁、水泥等行業部門為追求利潤,在地方政府推動下違規上馬、盲目投資,大搞重複建設,造成嚴重的資源浪費與產能過剩。為此,中共不得不進行了集中治理,典型的例子就是「鐵本事件」,常州市鐵本鋼鐵有限公司在市政府和當地金融部門支持下,通過以大化小,違規徵用土地等手段上馬100億人民幣800萬噸的鐵本鋼鐵項目。2004年3月,鐵本項目被查處,時任江蘇省發改委副主任秦雁、常州市市委書記范燕青等8人分別受到黨紀、政紀處分,鐵本董事長戴國芳也被以偷稅漏稅罪起訴判刑。

第三次是2008年〜2013年期間。因受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影響,中共經濟增速急劇下滑,中共新增4萬億投資刺激經濟,產能過剩迅速顯現。同時,地方政府加槓桿開發土地財政,大基建和房地產經濟進入泡沫化。2009年9月,中共國務院下發了《關於抑制部分行業產能過剩和重複建設引導產業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對部分行業產能過剩進行整治。

第四次為2013年〜2019年。2013年10月,中共國務院再次下發《關於化解產能過剩矛盾的指導意見》,2016年初,中共出台「三去一降一補」政策,確定了鋼鐵、煤炭兩個重點去產能行業,提出了未來5年煤炭行業減少10億噸產能,鋼鐵行業淘汰1億〜1.5億噸產能的總目標,即將當時的鋼鐵產能減少1/5到1/6。(相關文章:中國便宜貨再湧入世界 與20年前有何不同

以芯片和新能源車為核心部門的新一輪產能過剩正在顯現

中共近期提出的「高質量發展」和所謂的「新質生產力」,恰恰是新一輪產能過剩的潛在重災區。中共的2023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都提及「部分行業產能過剩」。(相關文章:為何中共新質生產力將令百姓失望世界惱怒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中國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盧鋒教授認為,國內如下五個部門存在產能過剩壓力或風險:

一是石化基礎原料如乙烯。「十三五」期間大化工投資項目密集上馬,近年供給快速擴張明顯超過需求增長,產能過剩壓力顯現;二是汽車業尤其是傳統燃油車供大於求,主要是新能源車爆發式增長對傳統燃油車造成銷售壓力;三是動力電池業,全球前十大動力電池企業中,有六家來自中國,該行業產能利用率低於五成,近來價格回落以及營收和利潤增速下滑;四是部分成熟和傳統芯片,成熟製程晶圓代工廠甚至已經到了60%產能利用率保衛戰的時刻;五是新能源汽車,新能源汽車行業存在無序競爭、部分地方盲目上馬和重複建設等問題,從過去經驗看這類現象可能成為供給過剩的前奏。

作為體制內專家,很多人在中共國安唱響經濟光明論大棒的揮舞下,點到為止。其實,中共所謂創新性經濟模式、新的經濟增長點,已經提前進入產能過剩,甚至是爛尾經濟模式了,最為典型的就是芯片大躍進。

在中共新版趕英超美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中國的芯片國產化率在2020年應該達到40%,2025年達到70%,但到2021年底,中國半導體產品國產化率僅為19%,其中還有超過一半是台積電、美光等外資企業完成的。

但這絲毫不妨礙中共的芯片大躍進運動。天眼查數據,2020年底,僅廣東省就有11.7萬家半導體企業,福建有3.7萬家,江蘇有2.6萬家,上海有1.2萬家,包攬了全國四強。2020年,全國平均每天有200家新增半導體企業。2019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總規模是7000多億元,一年後的2020年,僅福建、江蘇、上海、陝西、浙江等9個省市加一起就有14,200億元。但這些爆發式增長的企業很快就進入殭屍模式,最為典型的是斥資1280億的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2020年時廠區就荒草叢生,徹底關停。

目前,中共大肆鼓吹新能源電動車似乎正在步芯片大躍進的後塵。

從2009年以來,中共中央財政陸續出台了新能源汽車購置補貼、充電基礎設施獎勵資金、新能源公交車運營補貼資金、新能源汽車創新工程獎勵資金,還通過購置稅、車船稅優惠,政府採購,科研支持等方式,催生新能源汽車大躍進運動。

2015年〜2017年6月底,大陸已經落地的新能源整車項目超過了200個,相關投資金額高達1萬億元人民幣以上,各類車企已經公開的新能源汽車產能規劃超過2000萬輛,而當年的新能源車預期產量為200萬輛。產能規劃是產量預期的10倍。2017年底,中共有250多家企業具有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當年產量超過1萬輛的只有18家,70多家產量為零,行業布局「小、散、亂」,集中度低。

2023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是958.7萬輛和949.5萬輛,產銷量連續9年位居全球第一。其中,新能源汽車出口120.3萬輛,同比增長77.6%。中共電動汽車銷量約占全球總銷量的60%。

這些數據看起來非常光鮮,但真正盈利只有比亞迪、理想等少數車企,蔚來和小鵬目前年虧一百多億。《第一財經》2023年9月的報導稱,已經宣告破產或陷入經營危機的15家造車企業的整車總年產能超1000萬輛,這個產能已經超過了2023年整年的新能源車產量。

乘聯會祕書長崔東樹稱,2023年1〜11月,汽車行業利潤率為5.0%,相對於整個工業企業利潤率5.8%的平均水平偏低,相較於2022年5.7%的利潤率同比下滑了超10%,而這還是在2023年銷量同比增長的背景下。

2024年1月,中共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指出,多數新能源汽車企業,特別是以內銷為主的企業還未實現盈利,在產品銷售自身上也存在車用芯片等領域短板。同時,行業目前存在一些無序競爭行為,部分地方和企業有盲目上馬、重複建設項目的情況。

中共體制是中共式產能過剩的罪魁禍首

中共式產能過剩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及其政府成為經濟活動的指導者和資源配置的主導者,指令性經濟導致市場失靈與價格信號體系紊亂,政府的產業政策與市場無關,完全是行政命令。政府替代市場進行資源配置,拍腦袋上項目上工程,國企在中共指揮棒下占盡一切稅收、信貸、政府補貼及產銷路徑的有利條件,虧損後不用負任何責任,流失的是國有資產和百姓稅收。

中共專家們對中共式產能過剩也研究十多年了,什麼宏觀經濟、企業行為、市場失靈、環保因素、技術壁壘、產業結構等等因素導致,都是隔靴搔癢,其實道理很簡單,中國式產能過剩罪魁禍首就是中共體制本身造成的,計劃經濟、舉國體制、國進民退,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市場經濟,也無法解決產權問題,私有經濟根本無法在中國成為主體的經濟形式。中共一直是以計劃經濟方式在搞所謂的市場經濟,美其名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經濟的上行周期,產能過剩是以產能擴張的形式表現出來的,在1978〜2014年間,粗鋼、水泥、發電量等主要工業品的人均產量分別增長了17.1倍、25.8倍和15.4倍。而在經濟下行期,產能過剩表現為需求疲弱、庫存積壓、開工率不足。

在改革開放四十年裡,中共高層長期以GDP和財政稅收作為地方官員的考核激勵指標,以GDP論英雄的指揮棒,導致各地產業政策具有極強的政治功利性,投資型經濟倍受官員青睞,既能貪腐,又能撈個好政績。即便是產能過剩,只要是高投資、高稅收,中共官員們就想方設法降低行業准入門檻,給予大量財政補貼和各種優惠政策,根本不管市場需求和利潤。最為的典型的例子就是鋼鐵行業,從2006年到2015年,十年間,中國鋼鐵產能占世界比重由1/3上升為1/2,2015年中國粗鋼產量超過了美國的10倍。

中共鋼鐵、煤炭等行業產能過剩創造了大量的殭屍企業,2015年隨著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中共不得不又花巨資「去產能」,企業要償還債務、大量裁員,進行所謂的經濟轉型和結構調整,2016年,總理李克強專門拿出1000億用以「殭屍企業」失業工人安置,2017年前後,中共鋼鐵、煤炭等國企裁員規模高達500萬人左右。

中共式產能過剩成為全球禍害

中共鋼鐵產能過剩對美國和歐盟等國家造成了低價傾銷傷害。2015年,中國大中型鋼鐵企業虧損面達50.5%,河北唐山是「中國鋼鐵之都」,2015年鋼產量8270萬噸,相當於整個英國鋼產量的近7倍。來自中國的低價鋼鐵,可能導致25%的英國鋼鐵工人失業。中共從2013年開始建設一帶一路項目,除了給沿線國家設置債務陷阱外,傾銷過剩產能也是其目標之一。

中共習氏當局重回計劃經濟路線與政策使中國經濟進入快速下行通道,中共為挽救對房地產打壓造成的經濟頹勢,別出心裁地提出什麼「新質生產力」,將新能源車、鋰電、光伏電能等行業提升為拉動經濟發展的創新行業。然而中共靠巨資補貼打造的新三樣正成為美國及歐盟國家製造業的新禍害。

2023年,中國電動汽車出口數量已是2019年的七倍,而2023年中國的太陽能電池出口量將是2018年的五倍,比2022年增長40%。

美國財長耶倫4月5日在廣州表示:「中國電動汽車、太陽能電池板、半導體和其它產品的生產過剩,這些產品湧入全球市場,這對中國不利,而且正在損害其它國家的生產商。」美國榮鼎集團認為,中國的電動汽車和太陽能電池等新能源產業的出口在過去幾年的激增對於發達經濟體中受市場限制的生產商來說可能是毀滅性的。

如何去應對中共式產能過剩及全球傾銷?美國和歐盟正在醞釀加徵關稅反傾銷,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史劍道(Derek Scissors)則更是建議,要完全禁止進口中國政府補貼最嚴重的產品,而不是以前的加徵反傾銷關稅的做法。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近期公布了2023年中國WTO合規報告,報告指控中共加入WTO22年來,仍採取國家指揮,非市場經濟做法,違背WTO規範和原則。鑒於此,要求對中共採取強硬措施,取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的呼聲高漲。

因此,中共「新三樣」產能過剩,正在成為中共新的經濟危機。

責任編輯:任真#

推薦閱讀:

2024中國經濟持續陷入困境的四個原因

中共熱炒新質生產力 專家揭背後騙術

幾大徵兆出現 中國中產階級崩塌

相關新聞
王赫:中國芯片業能「自立自強」嗎?
中共向世界傾銷過剩產能 日美韓加大圍堵
中國電動車企倒閉潮延燒 專家析複雜原因
【名家專欄】金融危機開始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