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獲女王勛章的母親 依然甘做台階與燈塔

人氣 449

【大紀元2024年05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君成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晚春時節,溫哥華島上,戶外的陽光烘得人暖洋洋的,安德魯帕特森(Andrew Paterson)家不大的農場裡滿目皆綠,時有鳥聲,清脆悅耳。年輕的女兒微笑著,用手工調製的紅茶為父親招待客人,一旁的友人漢弗萊(Humphrey)也一起落座,彼此暢談。

「你知道我的母親嗎?她馬上要93歲了,她這一生中獲得過兩次加拿大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金禧勋章(Queen Elizabeth II Golden Jubilee Medal)」,帕特森送走來高壓氧艙理療的客人,立馬落坐回那張有些老舊的戶外木製摺椅上。顯然,關於母親的話題,激起了他的興趣。

「我有一位偉大的母親」,他說,「她和我父親一起竭盡所能,養育了一個很好的家庭。」提起母親,帕特森滿是喜悅,渾厚的嗓音發自肺腑,毫不掩飾對母親的愛與尊敬。

怎樣的母親,才能令這樣一位已屆花甲之年的兒子,談起媽媽來如此的歡欣雀躍?

媽媽的鼓勵成就一生的職業

帕特森的父親是一位職業醫師,母親是一位家庭主婦,在孩子們還小的時候,她全身心地照顧孩子。「她總是在家」,帕特森自豪地說,「我們放學一回家,她就在家裡。」

16歲那年的暑假,令他印象深刻。還是少年的他,對生活沒有什麼目標。

母親看著他問:「這個暑假你打算做什麼?」「我說,我不知道」,帕特森回憶道,「她說,那你就別在家閑逛了。」

於是他做了兩件事,找到了工作,還參加了一個潛水課程。「我媽媽付了90元學費,我買了面罩、鰭和呼吸管,和同學們一起去納奈莫河潛水。從那時起,我就踏上了從事商業潛水的人生道路,直到現在從事高壓氧的工作。」他說。

幾十年前的簡短片段,給了帕特森一生非常深刻的影響。

「如果你以為學校放假了,你就可以在海灘上躺上兩個月,那是不可能的」,他說,「你必須保持活躍。」

「當時我做了很多事情。我出海,做其他事情。媽媽教我的是,無論我們到了哪裡,都要堅持下去」,他說,「停下來,喘口氣,繼續前進。」

「因為,我們一直在朝著下一件事情前進,只要我們還在呼吸。」

「僅僅是那次經歷就足以讓我意識到,積極的生活才是幸福的生活」, 帕特森說,「母親的教導幫我實現了這一願望。」

母親的民主精神:珍視歷史 言論自由

帕特森的母親一直做著家庭主婦,直到孩子們長大到不需要她全職照顧,她就將自己的一生投入到社區活動中。

人類總是從歷史中學習並吸取教訓,帕特森的母親非常重視社區歷史的價值。她经过了几年的努力,使納奈莫市政府认识到这一点。大約25年前,納奈莫市设置了一个永久性的社區檔案管理員的职位,一直持续至今。

「你想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就必須知道自己從哪裡來。」帕特森說。

傑出的社區貢獻,讓這位即將93歲高齡的母親,一生中兩次獲得加拿大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勛章,以及納奈莫商會頒發的年度最佳公民獎,溫哥華島大學榮譽法學博士等諸多榮譽。

「看,這是我母親給我的禮物。」帕特森從里屋拿出一個圓形冰箱貼,愉悅地說。只見白底上印著紅色的藝術字:「不要言論審查」(Uncensored)

母親的這種民主意識,以及承擔公民義務的精神,對帕特森的影響非常大。大約15年前,做了一檔廣播節目,邀請了許多不同的嘉賓,談論各種話題,從疫苗接種到氣候變化,再到銀行系統。「事情的真相不僅更有趣,而且更能讓我們獲得自由。」他說。

母親說過的話,帕特森如數家珍。「她還說,我們有義務照顧好自己,這樣我們所愛的人就不需要照顧我們了。」

感恩母親「無條件的愛」

「我有一位愛我的母親,她現在依然愛我,並在我的生命中一直支持著我」,帕特森說,「因此,今天我可以站在這裡說,我性格中的任何缺陷,我生活中的任何缺陷,都是我一個人的事。我不能責怪我的父母,我認為他們做得很好。」

母親對自己的愛是「無條件的」, 「她可能不同意我的觀點,她可能會生我的氣,她可能覺得我的行為不符合標準,希望我們更溫柔點,但這並不能改變她對我的愛」,說起母親的好,帕特森心中的話源源不斷,「無論我做什麼、說什麼,她依然愛我,她能夠將個人與行為區分開來。」

我的母親是「一盞閃耀著平靜與智慧的燈塔」,他說。

「謝謝你,媽媽!我愛你!再下來吸點(高壓)氧氣!」帕特森幽默地獻上母親節的祝福。

懷念紳士淑女的歲月

漢弗萊的祖輩幾個世紀前就來到了加拿大。在傳統的加拿大家庭里,男士即使還打著領帶,看到女士在花園勞動,也會立即過來幫忙。事情不大,體現的是紳士的風度。

「如果你是男人,就應該去了解淑女,如果你是男人,就應該成為紳士。」他說。

傳統的加拿大人也有一些不成文的嚴格規範。比如某人做了不道德的事情,他不會談論它,也不會吹噓它,因為沒有人喜歡聽到這些,它沒有市場。

那個年代,男人和女人,容易對自己的身份滿意,對自己的工作滿意,而不是去羨慕和想要擁有對方擁有的東西。

麵包師樂於做麵包師,鐵匠樂於做鐵匠,這會是一個美好的社區。」帕特森說。

漢弗萊覺得,現在世界上最缺少的就是對紳士淑女的嚮往——每個人都應該嚮往做一個紳士或者淑女。

「你問真正的加拿大人是什麼樣的?」他看著《大紀元時報》記者說,「他們是各個經濟階層的紳士和淑女。」

沒有母親 我們會在哪裡

「家庭是關鍵,母愛是關鍵,父愛也是關鍵,我們需要認識到並強調這一點。」帕特森說。

母親節的採訪勾起了兩位老友的兒時記憶。談及母親對他們成長的重要影響時,帕特森忽然暢懷大笑起來,說:「(母親)搬走了那些阻礙我前進的障礙,不讓我的脾氣毀了一切。」

「你呢,漢弗萊?」他問。

「她從不打我。我媽媽從不(真)打我。她有一次想打我,但沒打疼,所以失敗了。」漢弗萊微笑著回憶。

兩位老友真情流露,互相調侃起來。

「太好笑了,太有趣了」,帕特森開心的說。隨即他又似自問地低語道:「如果沒有母親,我們會在哪裡?」

「不在這裡。」漢弗萊看向遠方,輕聲地回應。◇

 

責任編輯:葉柏橋

相關新聞
首屆素里桑達獎電影節 「頌揚人類的韌性」
本拿比商會舉辦清潔能源峰會 談挑戰與機遇
離散港人本拿比集會 紀念香港612社運五周年
卑詩商業峰會聚焦「創造財富」 前省長支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