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徵文選登

【母親節徵文】北大荒少女與兩匹野狼

作者:德度
那是1970年11月的一天,成長於大都市的未成年的16歲少女若曦,一大早就趕著陌生的羊群朝荒地出發了,羊群「咩——咩——」叫著,給新來的牧羊女打招呼,若曦自然成為了這88隻羊的總管。(Shutterstock/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808
【字號】    
   標籤: tags: , ,

老三屆知青趙若曦,突然從黑龍江北大荒兵團工程連調到最艱苦的畜牧連隊,第二天她就接到一個任務,替牧羊女的班去放羊。

那是1970年11月的一天,成長於大都市的未成年的16歲少女若曦,一大早就趕著陌生的羊群朝荒地出發了,羊群「咩──咩──」叫著,給新來的牧羊女打招呼,若曦自然成為了這88隻羊的總管。

到了下午,一陣寒風呼嘯後,朦朧的陽光慢慢藏進厚厚的雲層中,天空飄起了雪花,把視線變得一片朦朧,她獨自一人站在茫茫的荒野,前不巴村後不著店,若曦雖然經歷了許多知青的艱辛,卻做夢也沒有想到,還會置身於如此孤獨與恐怖境界。

若曦根本就不懂得牧羊,唯一的想法就是將88隻羊完整地趕回去,但已經分不清東西南北,只能漫無目的地跟著羊群走。

突然,「刷──」一聲,羊群發出警示音,所有羊齊刷刷地回過頭來,若曦慢半拍也回頭看去。

「啊!」──狼來了!若曦身後竟然跟來兩匹高大的狼,這一刻的恐懼無法言表,雙腿雖然有些發抖,卻被一種責任感壓下去,她沒有癱軟下來,竟然有兩隻羊癱下來了,若曦只能跺著腳,用女孩子的語氣大聲地呼喊:「起來呀,起來呀,你們快站起來呀!」

她看著離開的羊群,又看看身後的狼,再看看這兩隻羊,卻不敢去觸摸羊,若曦從小就害怕長毛的動物,連小雞小狗都不敢摸,哪敢摸這兩隻羊呢!她就用一根二尺長的棍棒去撬,兩隻羊仍然一動不動。

她又冷又累又餓,還伴著巨大的恐懼,前方那群羊越走越遠,後方的二匹狼正在虎視眈眈地觀察,似乎隨時可能撲過來。

若曦感覺人生的最後時刻就在眼前了,大腦裡一下子就閃現了短暫的16年人生,特別是刻骨銘心的知青生活。剛來不久,她與女知青們被安排去搬砂石,因天氣非常冷,女知青可輪流去駕駛室裡坐一會,可是進去的女知青幾乎都被裡面的男人猥褻,搞出很多問題來,女知青都不去駕駛室,就擠在車廂裡抱團取暖,雖然非常冷,卻避開了色狼,心裡總是有幾分溫暖的。

這裡的野狼是可怕的,可是這裡的色狼更可怕,領導披著羊皮大衣,對年輕漂亮的若曦設下圈套,試圖讓她陷进去成為色狼們的玩物,卻沒料到若曦不是那麼隨便陷進去的女孩,更沒料到若曦竟然義正嚴辭地給色狼領導一耳光。她雖然逃離了色狼卻惹了大禍,很快就被調去全團最苦的畜牧連隊,第二天就變成88隻羊的牧羊女。

若曦想著這些,已經非常明白自己的處境,羊是所謂的國家財產,而她,是不順從領導的且是家庭出身不好的被打擊對象,其命運還不如一隻羊。

她想,寧願去餵狼,不能讓狼把羊吃了,在那樣的社會環境,那樣的政治背景下,她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選擇去送死。

於是,趙若曦突然起身,拿著短棍朝狼奔去。

這兩匹狼看見弱女子竟然毫無畏懼地跑來,嚇了一大跳,立即朝後逃跑,又覺得把狼的威儀臉面丟盡了,便停止下來,回過身對峙。正在這時,這兩隻羊終於站了起來朝羊群跑去,若曦才放下心來,調頭跟著跑向羊群。在人不怕死的時候,死神也悄然離去,終於跟著羊群回到了羊圈,她這才發現原來羊是識路的。

當時天色已晚,畜牧連隊發現趙若曦和88隻羊沒有回來,所有人都出来嘰嘰喳喳議論這事,懷疑出事,準備分頭去找,突然看見一個疲憊身影從雪花紛飛中冒了出來,一看正是若曦,知青們都圍了上來問寒問暖。

連長關心的不是她驚心動魄的故事,更關心的卻是那群羊,便令人去查看。片刻回報:「只有86隻羊,少兩隻。」

若曦幾乎快要崩潰,帶著哭腔,一時無法說清,連隊領導又令人去核實,這次回報是88隻,心上的石頭才終於掉下來。

此刻,若曦眼淚快要包不住,就跑回宿舍,在經歷如此巨大的磨難後,最想的就是自己的母親和溫暖的家,正好這時收到母親的來信。在一切冰冷的環境中,唯有這封信是溫暖的。

她去到外面一盞柴油燈下看信,還沒有打開,眼淚就止不住流,很想放聲大哭一場,可是在連隊裡的眼淚應該有政治分寸和階級感情的,在任何困難面前是不允許流淚的,流淚就意味著在困難面前低頭了,沒有接受好貧下中農的再教育,說不定哪一天還可以扣上一頂政治大帽。

若曦捧著母親的信,就像擁抱慈愛的母親一樣溫暖,浮現母親那溫暖的雙手和慈祥的笑容,好想好想躺在母親的懷抱,痛快地大哭一場。她實在無法抑制自己的感情,伴著奔湧的淚水,跑去一個沒人的地方,把所有的恐懼和所有的痛苦都宣洩出來,讓眼淚流走一切恐怖與痛苦。

她回到宿舍進入被窩,悄悄地再次打開母親的來信,滿是母親對女兒的關心和溫暖,就像從一個充滿狼的冷酷世界,回到人類應該擁有的親情和關愛,母親似乎知道她目前的處境與無可奈何,信中的字裡行間滿是對她的安慰和一片母愛之情,那是終身難忘的!

16歲的她,似乎還沒有長大,需要媽媽的呵護和撫慰,也正是從那時起,彷彿才開始長大成人。

她想著想著就睡著了,竟然真的回到媽媽的懷抱,媽媽就睡在她的身邊說:「你這個傻孩子,竟然主動去餵狼,羊重要呢還是人的生命重要呢!你腦袋是否出毛病了呀!」

若曦回答說:「我還有一個黨媽媽呢,黨就是這樣教育我們的,要為黨付出自己的一切,要為黨媽媽去犧牲自己的生命。」

突然一隻狼說道:「其實,狼有狼的法則,狼也有愛心,甚至會扶養人類嬰孩,當然也不會攻擊未成年女孩,何況女孩為了救羊,決定以身餵狼,這是感天動地的故事,那兩隻癱下的羊,為救牧羊女也願意捨身餵狼,這些自我犧牲精神,令狼群感動!其實,狼與人類本可諧和相處的⋯⋯」

「啪──啪──」兩聲槍響,突然這兩匹狼被連隊書記開槍擊斃,若曦衝去抱起狼大哭起來。

這時同宿舍的女知青叫醒了若曦,說她在夢中哭泣。若曦回味這夢,誠然,野狼看起來是可怕的,但它們似乎還講原則,且具有善的一面;色狼看起來道貌岸然,卻是披著羊皮的狼,幾乎不講原則也喪失人性,且廣泛存在於黨的權力階層中。

許多年後,北大荒的知青們大多數都回到各自的城市,趙若曦也回到了天津與母親和親人團聚。

如今,他們都是七十幾歲的老人,女知青們早已成為母親、成為奶奶,在母親節到來之際,謹以此故事向那一代被迫蹉跎青春歲月的母親們致以最崇高問候!祝她們母親節快樂!

(根據當事人講述的真實故事改編)

點閱更多【母親節徵文選登】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張大夫診室的窗戶望出去,可以看到老院長當年種下的杏樹。可是張大夫簡直顧不上向窗外看,只要出診,病號滿滿的。這一天,隨著叫號,病人來到張大夫面前。張大夫見了病人大吃一驚:半月前奄奄一息的病人在兒子攙扶下站在了她面前!張大夫忍不住輕輕「啊」了一聲,問:「最近感覺怎樣?」
  • 劉佳聽到「為它賣命,能好嗎?」這句話,感覺自己從牢籠裡跳出來似的,大聲說:不好,當然不好,我就是被這個邪黨害苦了!從小到大聽它的話,結果怎麼樣?拚命工作,剛到中年還被一腳踢開!讓多生孩子,生了養不起了,還不是自己的孩子受罪!它哪個政策是為老百姓著想?瘟疫來了,全國封控,控制不住了又全面放開,拿民生當兒戲。
  • 茂利一邊裝菜,一邊對大車司機說:這岔路口把兩塊地分開,東邊的老地用老法子種,菜好看還好吃,我們西邊的差點誤入歧途,我就是聽了好人言,三退了,得到神保佑了。人活著啊,走什麼路,選哪邊太重要了,你選正的神就保佑你,你給壞的邪的站隊,就沒個好。遇到岔路口,可得好好想想走哪邊。
  • 老蒙在離休前是個「長」,「平穩著陸」退下後,買花草,認識了老鄭。一來二去熟了,老蒙跟老鄭說,現在朋友多數相互利用,稱兄道弟也不見得為情誼,我們的花緣比金子珍貴。
  • 記得我整個小學階段好像都在撿破爛,學校每學期要求每個學生必須上交多少斤廢鐵,還撿過廢紙。家裡能上交的東西都交出去了。那垃圾箱,臭水溝我們都不會放過。我們很大一片家屬區的孩子都在同一間學校上學,全校的學生都要求撿廢鐵,到哪裡去撿呢?
  • 大陸知名媒體人江雪的文章《長安十日——我的封城十日誌》,記錄了一些封城細節和感受。在嚴厲控制言論的牆內,作者只是用平和的文字表述,但仍然難掩內心憤怒的吶喊。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