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主人士「走線」逃美 家人持續受騷擾

人氣 1237

【大紀元2024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韻採訪報導)中國經濟不景氣,政治環境惡劣,近年來,成千上萬的中國人逃離故土,冒險「走線」來到美國,成為海外反共的新生力量。中國民主人士耿紅軍就是其中的一位,而他在國內的家人持續受到騷擾。

5月18日,逃亡美國洛杉磯的耿紅軍向大紀元講述,前一段時間,他與一批來自中國的人權活動人士拍攝了一部名為「皇帝除三害」短劇,「然後(中共)警察找到(中國)國內的家裡去了,威脅說不要再參與這個短劇的拍攝」。

耿紅軍說,「(警察給)我國內父母的住處裝了個攝像頭,警察對他們實施一天24小時的監控。」

《皇帝除三害》短劇的創意來自台灣電影《周處除三害》,內容主要是表達反對獨裁者、破除中共的洗腦。

耿紅軍是中國民主黨洛杉磯地區主委耿冠軍的弟弟,來到洛杉磯不到一年,經常積極參加各類反共活動,成為海外反共的新生力量。

而耿冠軍也經常在海外組織反共活動,耿紅軍沒出國之前,他和家人因哥哥遭到中共打壓迫害。

耿紅軍說:「我哥哥在美國參加一些反共的民運活動,反正我(在國内)是受到他的牽連,我逃出中國也是很費周折的。」

中國民主人士耿紅軍。(受訪者提供)

經歷極端疫情封控 決定逃離中國

耿紅軍原本在山西太原做生意,中共三年極端的疫情封控,導致民不聊生,很多工廠企業關門倒閉,在疫情期間,他多次嘗試逃亡海外,都被警察截回。

他講述:「從2020年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爆發開始一直到2022年中共放棄防疫清零,我覺得中共對疫情的管控,沒有人性,不講道理,我在中國時經營便利店,一次他們來檢查,只因為我沒在晚上貼行程二維碼,立即斷電,不許營業。」

「因為沒有電,導致店裡的冷凍食品全部壞掉,損失慘重,一個月後才允許我營業。我深刻感受到,中共政府對疫情的錯誤管理,不管人的生死,太過分了。」

耿紅軍表示:「三年!靜默,這個詞,我想只存在於中國,有多少無辜的人,在疫情期間死亡,付出生命! 給我很大的觸動,我產生了離開中國的想法。」

遭國保圍堵 歷經艱險「走線」來美

因為哥哥耿冠軍生活在美國,耿紅軍決定逃離中國,投靠哥哥,前兩次他是帶著女兒一起走的。

耿紅軍說,「但山西省公安廳國保大隊限制我出境,國保大隊的葉超群給我打電話,威脅我不要離開中國,晉中市榆次區匯通路派出所民警,和榆次區公安分局的8名警察,先後找我談話,不允許我離開中國。」

「當時我也不信,我認為我什麼證件都有,怎麼能走不成呢?」最後耿紅軍發現,他確實走不了,不但有警察的阻攔,還有中共海關的攔截。

他表示:「我在國內正常走了兩次,全部被海關給截住了,後來都沒走成。機票錢損失了一萬多元。」

耿紅軍兩次正常離開是帶著女兒走的。最後一次心裡沒底,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走成,然後他一個人走了。

「我於2023年6月10日往雲南方向出發,匯通路派出所民警白冰,一直開車跟蹤我。6月12日,我到了雲南省景洪市,在邊檢站我乘坐的車被攔截,三名工作人員給我戴上手銬,在車前拍照,搜查我所有物品,關押我9個多小時,不能喝水,吃飯,也不允許去廁所,夜裡三點多才放了我!

6月14日,耿紅軍選擇偷渡的方式,從雲南省走山路,翻越中國-老撾邊境的鐵絲網,走了一夜的山路,天快亮走到老撾邊境附近的小村莊。「從老撾我輾轉到達泰國,開始以走線方式向美國出發 。」

8月6日,耿紅軍經過近兩個月的時間,穿越大半個地球,終於「走線」到達美國。

中國民主人士耿紅軍(受訪者提供)

中共警察加強對民主人士家人的監控

耿紅軍出國之後,警察加強了對他國内家人的監控。

他說:「我老家是黑龍江的,我是從山西出發的。後來我父母準備回黑龍江,因為我還有個姐姐在國內,警察知道這個事情之後,就一直『陪著』我父母,然後回到我老家那邊。」

「他們在我父母的住處裝了個攝像頭,對著我家拍照。我父母不能出境,他們也都受到邊控。無論是去香港,還是去泰國都不行,最後一步出境的時候都會被海關截住。」

耿紅軍女兒的護照也到期了,前段時間想換一本新護照,警察找各種各樣的理由不給辦理。

在中國,中共以「國家安全」為由,限制維權律師、維權人士、訪民、異議人士等群體出國,很多人甚至連護照都無法申辦。

近年來,成千上萬的中國人輾轉多國,歷經險境,甚至九死一生,冒險「走線」來到美國。

根據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的統計數據,2023年從各邊境截獲非法入境的中國人總數超過5.2萬人,其中10月至12月就已超過2.3萬人。

而在過去,非法入境美國的中國人僅為每年約1500人。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走線」令中共惱火 中國人出國旅行遭盤查
走線美國 中國人數增長最快 庇護通過率最高
走線新移民家暴 恐影響辦身分
走線美國遇不測?墨西哥現八具中國人屍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