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說(23):孔子知人與「冰山理論」

作者:薛馳
孔子雕像,位於黑龍江哈爾濱孔廟。(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4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論語‧為政‧十》)

 【注釋】

視、觀、察:這三個字在這裡似以深淺的次第為序。朱熹說,「觀,比視為詳矣;察,則又加詳矣。」《大戴禮‧文王官人》曰 :「考其所為,觀其所由,察其所安。」

以:以,作為。楊伯峻則把此處的「以」解釋為「與」,把「視其所以」翻譯為「考查一個人所結交的朋友」。

由:「由此行」的意思。《論語》中的「行不由徑」「小大由之」「民可使由之」等的「由」都如此解。(楊伯峻)

安:一種特定的心理狀態或精神追求。如《論語》中的「仁者安仁,知者利仁」「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孔子說宰予)「女安,則為之」等。

廋:音sōu,隱瞞、隱藏。

【討論】

第一篇最後一章講「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怎麼「知人」呢?本章言知人三部曲——視、觀、察。

「視其所以」,就是看一個人所幹的事,是幹好事還是幹壞事,為善還是為惡。但是,幹好事的就一定是好人、幹壞事的就一定是壞人嗎?

可不一定。這就要從「視」進一步到「觀」:分析這個人做這個事情的方法和過程、心理和動機。即使為惡的人,也要看他是迫於無奈還是心存惡念,抑或好心幹了壞事?至於行善的人,也要看他是真心為善還是沽名釣譽。朱熹說,「事雖為善,而意之所從來者有未善焉,則亦不得為君子矣。」

又怎麼知道這個人是否「意之所從來者有未善」?這就得再進一步——察,洞察這個人的精神追求和心理狀態,所「安」何在。因為,一個人未嘗不錯做一兩件壞事,如果因此而心不安,仍不失為好人。相反,「所由雖善,而心之所樂者不在於是,則亦偽耳,豈能久而不變哉?」「安」就涉及到了一個人的「志」,他的價值觀和信仰,這是決定一個人本質的東西。能夠看透一個人內心的善惡以及志趣所在,才算真正的知人識人了。

通過「視、觀、察」,孔子極具信心地說「他還有什麼地方可以瞞得過我們呢」!甚至連說兩遍。

無論是誰,其實都希望自己能「知人」。對普通人來說,希望通過「知人」結交真朋友;對執政者來說,希望「知人」而「善任」,做到長治久安,如果忠奸不分,所託非人,恐怕就要掉坑裡去了。

就如心理學流派中,美國家族諮商大師維琴尼亞.薩提爾(Virginia Satir)所提出的「冰山理論」,被廣泛運用在各個領域。薩提爾比喻,人的自我就好像一座冰山,能夠被外界看到的外顯行為只是露出水面的很小一部份,埋藏在水面下未說出口、不為人知的思想、渴望與觀點,其實更為巨大、複雜,才是人的內在本質。

中國歷史上關於「知人」的講法很多,如《史記‧魏世家》中李克說「居視其所親,富視其所與,達視其所舉,窮視其所不為,貧視其所不取」。諸葛亮在《將苑‧知人性》中提出觀人七法:「一曰,問之以是非而觀其志;二曰,窮之以辭辯而觀其變;三曰,咨之以計謀而觀其識;四曰,告之以難而觀其勇;五曰,醉之以酒而觀其性;六曰,臨之以利而觀其廉;七曰,期之以事而觀其信。」這些都可以說本於孔子所說的「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

需要指出的是,本章雖講的是知人之法,其實也是一個人的修身之法、自省之法。知人和知己、知人和自修都是一體的。

主要參考資料

《論語注疏》(十三經注疏標點本,李學勤主編,北京大學出版社)
《論語集注》(朱熹《四書章句集注》)
《四書直解》(張居正,九州出版社)
《論語新解》(錢穆著,三聯書店)
《論語譯注》(楊伯峻著,中華書局)
《論語今注今譯》(毛子水註譯,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論語三百講》(傅佩榮著,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論語譯注》(金良年撰,上海古籍出版社)
《論語本解(修訂版)》(孫欽善著,三聯書店)
《樊登講論語:學而》(樊登著,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看更多【《論語》說】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本章「最孔門言禮之精義」。中國古代,禮是區別尊卑貴賤的,不同的人採用的禮節有所不同;但若片面強調差別,則易離心離德;而且,禮的目的乃是建立和維持秩序──一種和諧、太平的狀態。儒家的禮治觀,是讓人互不混淆而又和睦相處。換句話說,「別」是禮的手段,目的還在於「和」。有子講「禮之用,和為貴」,含義豐富,直指核心。
  • 怎麼才叫做「好學」呢?本章講了三條。 首先,「食無求飽,居無求安」。食求飽、居求安,人之本能。但是,很多情況下,食不飽、居不安,你將如何?對君子或立志做君子的人來說,因為一心追求自己的志向,就顧不得吃飽、顧不得安居了。如果一個人將吃飽、安居當作頭等大事,還能有鴻鵠之志嗎?
  • 孔子因材施教,引導子貢向前走——「貧而樂,富而好禮」。「貧而樂」,樂什麼?樂道。孔門弟子中有個典範——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既然顏回做到了,說明「貧而樂」的目標不是高不可攀、虛無縹緲的,這是勉勵子貢。
  •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這體現了孔門教學的一個根本特點:「求諸己」, 即向內求,所謂「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在處世上,不怨天尤人,以「人不知而不慍」的精神,完成自己的仁德修養,在寂寞中成就事業。
  • 為政篇,首章以「為政以德」定基,次章則講「思無邪」。正義曰:此章言為政之道在於去邪歸正,故舉《詩》要當一句以言之。孔門立學,無論學什麼,都在人心上下功夫,歸於己心之德。為政這等大事上,尤要人走正道、大道、王道,厚德載物,坦坦蕩蕩。
  • 「為政以德」的內涵是很深、深廣的,包含了前一篇中孔子所講的「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本章,孔子沒有具體解說什麼是「為政以德」,而是打了一個比方:君王自己像北極星一般安居其所,別的星辰就都井然有序地環繞著它。
  • 本章對比了政刑之治與德禮之治。大意是說:以政令來誘導,以刑罰來管束,百姓只是暫時地免於罪過,卻沒有廉恥之心;若以德行來教化,以禮制來整飭,百姓有廉恥之心,而且歸服,走上正途。
  • 孔子為學日深。相傳孔子與南宮敬叔至周問禮於老聃,問樂於萇弘。孔子在齊聞《韶》樂,如醉如痴,三月不知肉味。孔子學《易》,窮理盡性,知天命之終始。這個時期,魯國發生內亂,魯昭公逃往齊國,孔子也到了齊國,受到齊景公的賞識和厚待,但齊景公不能用孔子,齊國的大夫想加害孔子,孔子逃回魯國。經過這些磨練,孔子對人生、時世都看得清楚了,所以說「四十不惑」。
  • 有意思的是,子游問孝,孔子強調孝以恭敬為本(孝在於內心的敬愛);子夏問孝,孔子強調的則是外形(容色)的和悅。孔子的這些說法,不是相互矛盾,而是側重點不同,相互補充的,要貫通理解。
  • 天下的道理,散在萬事,而統會於吾心。惟其散於萬事,故必加致知格物、躬行實踐的工夫,而後能實有諸己,這叫作學。惟其會於一心,故必加沉潛反覆,研究求索的工夫,而後能窮其精微,這叫作思。這兩件缺一不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