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俄打太空戰?美國備戰尋求終極制高點

人氣 1320

【大紀元2024年05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隨著中共和俄羅斯競相尋求發展反太空能力,試圖對抗美軍在太空的優勢,五角大樓正在為太空戰做準備。在太空戰爭中,美軍正在尋求終極制高點。

對國防和全球通訊至關重要的衛星,長期以來一直面臨來自地面的威脅,例如訊號干擾和導彈攻擊。軌道威脅是下一個前沿領域。近年來,中俄對太空不斷增長的威脅促使美國努力捍衛其在太空的安全利益。

《華爾街日報》5月27日報導說,美國國防公司正在開發各種系統,從可以追逐軌道上其它衛星的衛星,到可以向太空發射訊號的保護地面站(protecting ground stations)。這些保護至關重要,因為移動導航服務以及一些電視和網路服務依賴在軌設備。商業初創公司正在研究可能具有軍事應用的技術,包括軌道艙、傳感器和衛星結構。

五角大樓的官員也在做一件不尋常的事:更公開地談論敵對國家可能在太空中用來作戰的武器。

中俄正在發展反太空能力

據CNN報導,專家和開源報告稱,近年來,中俄都在推進可用於反太空目的的技術開發。專家們表示,隨著地球上地緣政治競爭的加劇,中俄越來越有意削弱美國的太空優勢。

根據憂思科學家聯盟(UCS)2023年5月的最新數據,目前有超過7500顆運行中的衛星圍繞地球運行。在這些衛星中,5000多顆為美國所有,其中大部分為商業衛星。根據UCS的數據,中國有628顆衛星,其次是俄羅斯,不到200顆。

新德里的觀察家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安全、戰略與技術中心主任拉傑斯瓦里‧皮萊‧拉賈戈帕蘭(Rajeswari Pillai Rajagopalan)說:「發展(反衛星)武器等反太空能力提供了一種破壞對手的天基能力的手段,無論是通信、導航還是指揮與控制系統以及依賴於天基系統的後勤網絡。」

「阻止美國在常規軍事衝突中利用太空獲得任何優勢,是中俄發展(反太空)能力和制定戰略的動力所在。」她說。

2007年,中共向太空發射了一枚導彈,以擊落自己的一顆老化氣象衛星。這一舉動對外宣告了北京的反太空野心。

分析人士認為,從那時起,中共已經進行了多次非破壞性導彈試驗,從而提高了瞄準衛星的能力。據SWF稱,最近一次試驗是在去年4月,但與其它試驗一樣,中共政府將其描述為導彈攔截技術試驗。

美國太空部隊認為,中共正在「開發干擾設備以瞄準廣泛的衛星通訊」,並擁有「多個地面激光系統」。

總部設在美國的獨立機構「安全世界基金會」(SWF)今年3月發布的一份年度報告稱,據信俄羅斯已經重新啟動了冷戰時期的反衛星研究計劃,例如開發用於干擾圖像偵察衛星的「機載激光系統」。

這份報告稱,新的證據表明,俄羅斯可能還在開發用於干擾在軌衛星信號的天基技術,從而擴大其地基電子戰能力。

五角大樓發言人帕特‧萊德(Pat Ryder)5月21日表示,「俄羅斯向近地軌道發射了一顆衛星,我們認為這可能是反太空武器」,它與美國政府的一顆衛星處於「同一軌道」。萊德補充說,華盛頓將繼續監視局勢,並隨時準備保護自身利益。

俄羅斯則斷然否認美國官員關於俄羅斯正在開發天基反衛星核武的說法,稱這是假新聞。

美國正在為太空戰做準備

在今年4月於科羅拉多州斯普林斯舉行的太空基金會年度太空研討會上,美國太空部隊太空作戰總指揮錢斯‧薩爾茲曼(Chance Saltzman)表示,太空部隊「必須利用技術創新和新興能力帶來的好處,這樣我們才能超越競爭對手」。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太空部隊加強了訓練,包括如何以最佳方式操作美國衛星和預測對手可能的計劃。

美軍已經制定方案,對抗激光、干擾器、抓取器和核武器在太空使用的情景。美國官員反對在軌道上部署核武器,因為他們要遵守一項已有幾十年歷史的太空條約,但五角大樓一直在尋求進一步部署自己的天基武器和能力。

在太空部隊最近的預算申請中,294億美元資金中約有25%將用於打造太空優勢,薩爾茲曼將這一概念稱為「負責任的反太空」。

《華日》援引克拉托斯防務與安全解決方案公司(Kratos Defense & Security Solutions)的羅伯特‧溫克勒(Robert Winkler)的話說:「我們需要把這當成一場太空戰。」

這家防務公司正在開發一套太空作戰訓練系統。

軍方和工業界官員表示,這是一個分兩步驟走的過程。第一步,占據制高點,無論是站在俯瞰戰場的山頂或是在距離地球數千英里的軌道,都是數千年來支撐美軍戰術的原則。失去這些「軌道之眼」可能會導致導彈防禦系統「失明」,而這是過去65年來核威懾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二步是過渡到更具機動性的資產,就像地面衝突從堡壘和城堡轉變到坦克、噴氣式飛機和導彈一樣。這些更具機動性資產可以更容易地在軌道上進行機動,要麼遠離危險,要麼具有足夠的威脅性以提高威懾力。

在太空中移動衛星需要能量儲存或補充燃料或在軌道上獲得其它服務的能力。許多商業公司正在追求這種能力,這些公司正在開發潛在的衛星移動太空拖船以及帶有抓取臂和其它機器人技術的拖船。

報導說,美軍太空部隊商業戰略敦促利用私人公司的技術和服務來增強危機時期的軍事能力。衛星製造商「True Anomaly」在今年早些時候,利用SpaceX火箭發射了兩顆Jackal衛星,希望通過在軌道上相互追逐的演習對它們進行測試。該飛行目標旨在深入了解靠近其它航天器進行機動的最佳方式。儘管該公司沒有達到此次飛行的所有目標,但正在為下一次飛行測試進行一些改動。

最近離職的五角大樓太空政策負責人約翰‧普拉姆(John Plumb)在一次行業聚會上,被問及為何很少談及美國追捕中俄太空資產的能力時,他的回答很簡短,「我們只是不這樣做。」

除了應對中俄的反太空行動外,美軍也在加強自己的反太空能力。美國太空作戰總指揮薩爾茲曼去年11月在華盛頓發表講話,解釋了為什麼美國認為需要有能力對抗中共的太空能力。他表示,中共軍隊採用了「殺傷網」戰略,以提高其武器在從日本到關島這一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第二島鏈」內的射程和精確度。

「這些都是太空能力。」薩爾茨曼說。

美國有一個公認的、可操作的反空間系統——干擾衛星信號的電子戰能力——其軍隊被廣泛認為擁有先進的干擾通信的能力和干擾某些導航衛星的能力。據SWF稱,美國還對可用於使成像衛星眩目或失明的地面激光器進行了大量研究,但沒有跡象表明這些激光器已投入使用。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好奇號大成功 掀美陸太空戰
沈舟:美中大戰最先可能是太空戰
分析:美太空軍每天都與中俄進行太空戰
【馬克時空】星盾打造間諜衛星網 恐引太空競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