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辭任香港法院 英貴族:對華投資需三思

人氣 1618

【大紀元2024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簡採訪報導)前香港最高法院(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勳爵公開自己辭職的原因後,英國男爵夫人、上議院議員海倫娜·肯尼迪(Helena Kennedy)表示,「(法官辭職)將在英國產生重大影響,任何(與中國)有經濟利益的公司或投資者都必須三思而後行。」

上週岑耀信從香港終審法院辭職,本週一(6月10日)在英國媒體罕見高調撰文《香港法治岌岌可危》,他表示,香港「47人案」是他決定辭任的最後推動因素。

「47人案」是香港最大規模的《國安法》案件,2020年55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組織或參與立法會初選遭逮捕,其中47人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岑耀信認為,「這個判決在法律上站不住腳」。

英國上議院議員、男爵夫人肯尼迪6月11日給大紀元的郵件中寫到,岑耀信是一位知識淵博的保守派律師,他的公開聲明意義重大,任何跟中國有利益關係的企業都要以此為鑑。「過去幾年,香港的發展出現了危險信號。」男爵夫人說。

2020年6月30日《港區國安法》生效,該法被用來針對民主活動。據香港政府稱,截至3月8日,已有291名年齡在15歲至90歲之間的嫌疑人根據該法被捕。

香港政府在6月11日發表聲明,對岑耀信的對香港法治的看法表示「強烈反對」,稱其毫無根據。

圖為英國男爵夫人海倫娜・肯尼迪(Baroness Helena Kennedy QC)。(圖片來源:男爵夫人海倫娜・肯尼迪提供,攝影師:Robert Perry)

「遲到的辭職,總比不辭職好」

跟岑耀信一同從香港終審法院辭職的,是另一個英國法官郝廉思(Lawrence Collins)勛爵, 他簡述自己辭職的原因是「香港的政治局勢」。

週一(6月10日),香港終審法院的加拿大籍法官麥嘉琳(Beverley McLachlin)也宣布退休。她成為《港版國安法》頒布實施後,第9位離開香港終審法院的海外非常任法官。

1997年英國將香港歸還中國後,根據中英雙方「一國兩制」協議,香港將繼續保持其自由和制度50年——包括表達自由和司法獨立,目前香港終審法院仍有七名外國法官——三名英國法官和四名澳大利亞法官。

前香港區議員丘文俊先生6月11日告訴大紀元,他歡迎兩位英國法官的辭職,並表示遺憾——如果他們當年能果斷跟中共割席,就會造成更大的社會影響。

「現在離開都很遲了,如果這些外籍法官早在《國安法》實施之後,也就是在47人被濫捕之時,就能站出來、一起集體離開這個極權系統,那就會引發很大的國際關注,也會給中共更大的壓力。」他說。

「不過,對於兩位法官今日的言行,我都表示欣賞,遲到的辭職也比沒辭職好啊。」他表示。

香港監察共同創辦人兼行政總監羅哲思(Benedict Rogers)和香港自由基金委員會(簡稱CFHK)的公共事務經理方雅雯(Alyssa Fong)先後對大紀元表示,歡迎兩位英國法官退出香港法庭,也希望他們早就應該這樣做。

一些繼續留在香港終審法院的法官也進行表態,6月10日在倫敦舉行的律師公會會議上,廖柏嘉勳爵(Lord  Neuberger of Abbotsbury)表示自己將繼續留任香港終審法院,他不認為岑耀信和郝廉思的辭職是錯誤的,並說自己明白「溫水煮青蛙」,但是「水何時變得太熱,個人感覺不同」。

中共操控香港司法判決

岑耀信在《金融時報》的撰文中,提出另一個主要問題:「如果中國(中共)不喜歡法院的判決,它可以通過北京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來推翻判決。」

這樣的先例是在2023年發生的,當時備受矚目的香港億萬富翁黎智英被起訴時,終審法院允許黎智英選擇外國律師,但是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所謂「釋法」表示——黎智英能否聘用外國律師,應該由特首李家超決定。

男爵夫人表示,「岑耀信勳爵說的,北京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通過不同的釋法來推翻(終審法院)的決定,這完全準確。中國(中共)的監視和長臂,已經對香港的司法機構和律師產生寒蟬效應。」

她提到,香港的法律界誤解地認為通過「溫和」做法可以將贏得抗爭勝利,「這不是中國(中共)統治階級的運作方式」。

丘文俊表示,中共人大能夠「釋法」推翻判決,這對於香港人來說一點也不新鮮,「這種荒謬的作法,在過去幾年來,在(香港)主權更換之後,歷歷在目,我們已經看慣了中共的極權手段。」

男爵夫人談到,自己在英國議會提出對香港民主的關切,因此遭到中共報復,被列入了所謂制裁名單。「這意味著我不能前往該地區,也不能與那裡的老朋友聯繫——因為擔心危及他們的安全。」

美國制裁的影響?

香港47人案件在5月30日宣判後之後,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譴責這些判決,並在報告中呼籲拜登政府,制裁這些政治起訴的法官和檢察官。

美國國務院5月31日表示,美國將對中共和香港官員實施新的簽證限制,旨在回應香港法院援引《國安法》判定14名泛民主派人士有罪。美國譴責這些判決出於政治動機,並敦促香港當局立即放人。

岑耀信肯定了香港法官受到美國制裁的可能性,但他表示香港法官中大多數都受人尊敬,並具有普通法的自由思想,只是他們不得不在中共製造的「不可能的政治環境」中工作。

香港前區議員、現流亡港人團體 The Hong Kong Scots發起人郭子健先生告訴大紀元,他認為當下的外國法官辭職潮,跟美國制裁也有一定關係。

「美國的制裁是真的,不是說說而已,這些法官要為自己打算,給自己留後路」,他說,那些前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如董建華、梁振英等,甚至包括被美國制裁的林鄭月娥,他們退休後還得到中共的保護,可以領錢,也有自己的『前行政長官辦公室』。

「他們(法官)跟香港高官不一樣,如果被美國制裁,他們就沒有退路了。」他說。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威脅

而香港終審法院設有海外法官的安排,是《中英聯合聲明》保證司法獨立的協定,海外法官辭職潮將會影響司法獨立及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郭子健說,由於《國安法》的邏輯很多灰色地帶,會導致外國企業對香港法治喪失信心,從而損害香港的國際地位。

「比如哪些言論觸犯了煽動政權的底線,這個沒有客觀標準, 沒有可以供參考、討論的地方,外界不知道紅線在哪裡。」他說,「外國在港企業等,也不知道怎麼去拿捏這些情況,這種亂象無法讓外國企業和機構安心(運作)。」

丘文俊表示,按照中共極權本質,它一定會對那些爭取民主的香港人士進行秋後算帳,「在這個極權統治中,我們只能默默祝福,祝願所有有良知、有公義的人平安。」◇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港小學人文科分六範疇 需學習國安法
獨家專訪查錫我:見證廉署塑造香港文化
港初選案|陳文敏:或許是《基本法》違反《國安法》
兩英國法官為何與香港法院切割 一文看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