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揭祕1996年巴西UFO墜毀事件(下)醫院驚魂

font print 人氣: 1799
【字號】    

接上文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今天,我們將繼續探索1996年巴西UFO墜毀事件。

在上一集中我們介紹,在這次墜毀事件中,有多方證據顯示,巴西軍方抓到了兩個外星生物,一個是由消防部門在1月20日上午抓到的,我們簡稱外星人A,而另一個是由軍警馬可在同一天晚上抓到的,我們簡稱外星人B。而它們被分別送到了兩個不同的醫院:瓦爾吉尼亞市(Varginha)的仁愛醫院(Humanitas Hospital)和地區醫院(Hospital Reginal)。

我們先來說說馬可抓到的這個外星人B的經歷。

醫院驚魂

據知情人透露,外星人B被抓到之後,奄奄一息,很快就死亡了。那麼它被送到地區醫院之後,發生了什麼呢?26年之後,一位當時的放射科醫生現身說出了當時的情況。不過,他要求不透露他的模樣,並且進行變聲處理。

這位醫生表示,當時在醫院外有著8─10名軍方人員看守,不允許人進出。另外有兩名軍方人員和兩名警察進入了醫院,從一個盒子中拿出了一個黑色的袋子。

軍方讓醫生幫忙拍X射線照片,但不允許他打開袋子。這位醫生按照要求從頭到腳仔細地拍了一組照片後,剛準備按照慣例,對照片進行核實時,軍方卻不允許他看照片,並對他說:「非常感謝,你的工作完成了,不要對你所看到的,以及所做的事情做出任何評論。」

而這位醫生也提到,這個黑色袋子裡的生物發出非常強烈的臭味,感覺是氨氣和硫磺的混合體。即便軍方帶著袋子離開,這股味道也沒有消散。醫院對相關區域進行了清洗、消毒,但是味道還是很強烈,醫院不得不關閉了這個區域,等味道消失了再對公眾開放。

這位醫生還特別提到,這股臭味非常具有侵入性,因為他的鼻子和呼吸系統大概在之後的3至4天一直能夠聞到這股臭味。

說到這裡,看過上集的觀眾朋友是不是想到,發現外星生物B的兩姐妹的媽媽路易莎‧席爾瓦(Luiza Silva)曾說過,她很多天都能聞到臭味還用酒精洗了鼻子。看來,這兩個相互不認識的證人的證詞,在這裡相互印證了。
下面再說說外星人A的情況,相對於外星人B,它的情況似乎就更離奇了。

外星人A被送入醫院時還活著,但似乎性命垂危,因此軍方讓醫生為它實施手術。在一部名為《巴西UFO墜毀:瓦爾吉尼亞事件》(The Brazilian UFO Crash: The Varginha Incident)的紀錄片中,一位曾在醫院現場做警衛的士兵,我們簡稱S,給《Ovni UFO》雜誌主編熱瓦爾德(A.J.Gevaerd)先生打去電話,講述了他的奇特經歷。

S表示,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擔架上躺著的是貨真價實的外星生物。醫生在給這個外星生物做手術時,他就在手術室內看守著。他當時並不知道這個外星生物是死是活,醫生們是在做屍檢,還是在實施救治,只看到醫生們忙忙碌碌,而他們的臉上表情和他一樣,充滿了緊張和驚恐。

S描述,這個外星生物大約1米高,有著非常油膩的、像皮革一般的棕色皮膚,更令人感到可怕的是,它有紅色的眼睛,以及一雙爪子一樣的手。這個外星生物散發出非常難聞的味道,他們的長官甚至擔心大家會因為這個氣味感染上什麼奇怪的疾病。

S表示,到最後,醫生宣布這個外星生物死亡。

而在紀錄片《接觸時刻》(Moment of Contact)中,有一位化名為「軍方X」(Military X)的軍人也講述了他的經歷。他當時的任務是從位於特雷斯‧科拉索斯(Três Corações)的軍事基地調來幾輛軍用卡車,開到瓦爾吉尼亞市,具體要來做什麼,他一開始並不知道。他描述自己跟隨特勤局(Secret Service)的人員先去了地區醫院,後來又去了仁愛醫院。

在仁愛醫院,他看到了驚人的景象,在醫院的某個房間中,在桌子上放置了一個不鏽鋼的盒子。而盒子中有一個絕對不是人類的生物,皮膚油膩呈深棕色。這個生物上半身被蓋著,但是光看它的腿和腳就知道,這不是人!而且它的腳趾頭看上去是一個「V」字型。這在某種程度上,和路易莎‧席爾瓦的描述又吻合上了。這部分的細節,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上集哦。

繼續來說「軍方X」。他們拉著不鏽鋼盒子回到軍事基地後,「軍方X」被叫到一間辦公室,一位軍方人員緊緊盯著他的眼睛,問他看到了什麼。「軍方X」為了避免麻煩謊稱看到一個被火燒了的人。而這個人說道:「不,這不是你看到的」,「你看到的是超自然的東西。」他繼續和「軍方X」說,這的祕密不允許透露出去,甚至不允許談論,否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心靈感應

外星人A在仁愛醫院接受治療時,還發生過一個非常詭異的事件,《接觸時刻》的製片人詹姆斯‧福克斯(James Fox)在一次訪談中表示,外星人A曾和兩位醫療人員進行了心靈感應,向他們傳遞了大量的信息。

詹姆斯表示,他沒有將這部分加入自己的紀錄片中,因為他需要醫療人員的視頻證詞,但是這似乎並不容易。不過,他告訴那些好奇的UFO愛好者,可以參考由羅傑‧萊爾博士(Roger K. Leir)撰寫的書《巴西UFO墜毀:一場真正的UFO墜毀與倖存的外星人》(UFO Crash in Brazil: A Genuine UFO Crash with Surviving ETs)。

在這本書的第六章,一位醫療人員,我們這裡稱作M吧,告訴萊爾博士,在進行手術的時候,手術室突然出現了綠色的霧氣。他們不知道這種霧氣的來源,並擔心它可能有毒。一名手術室護士開始瘋狂地敲打手術室的門,然而門外的軍方卻要求醫療人員找出綠色氣體的來源。後來,大家意識到這個氣體是由躺在手術台上的外星人A發出的,於是M在深深的恐懼中,慢慢接近了外星人A。

不知不覺中,M的目光和外星人A的目光對上了。外星人A雙眼泛著紅光,看起來就像是兩團旋轉的液體,一下子把M拉進去,讓他越陷越深。突然間,大量資訊湧入M的腦海。M形容就像有人用鐵鎚一遍又一遍敲他的頭一樣。他感到頭暈,有點噁心,而這種頭疼的感覺持續了兩個多星期。

那麼外星人A通過心靈感應都說了什麼呢?M透露說,外星人A表示它們的種族為人類感到遺憾。為什麼呢?一個原因是,所有人類都有潛能和能力去做外星種族能做的事情,這些事情我們人類覺得非常奇妙、神奇,但卻不知道如何做。例如,在身體受傷或生病的情況下,外星人無論是單獨還是結合在一起,都能產生修復身體所需的所有療效,根本沒必要在特殊機構中接受治療。而第二個原因是,人類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是靈性的生命,只是活在一個暫時的軀殼裡,與自我的靈性完全脫節。

外星人A還傳遞了什麼其它信息嗎?萊爾博士好奇地問到。畢竟M說了,是大量的信息,不應該就這麼幾句話。但是M卻表示拒絕透露更多的內容。他也告訴萊爾博士,外星人A在抵達仁愛醫院的24小時內死亡,但是他認為這是外星人A自己選擇死亡的。

從這裡,大家有沒有發現醫療人員M的證詞無意間,和士兵S、「軍方X」不謀而合,或許這就是真相?

美軍介入?

那麼,外星人A和外星人B後來去了哪裡呢?根據「軍方X」的說法,他只知道它們最終被運到了位於坎皮納斯(Campinas)的陸軍軍官預備學校(EsPCEx)。

奇怪,為什麼要從安保更為嚴格的軍事基地前往安保級別相對較低的軍事學校呢?「軍方X」說,軍中有傳聞說,巴西軍方將收集到的UFO碎片以及外星人遺體都交給了美國軍方。

在紀錄片《接觸時刻》中,攝製組採訪到一位空中交通管制員何塞‧曼努埃爾‧費爾南德斯(Jose Manuel Fernandez),他回憶說,當時一架美國空軍的運輸機在沒有巴西政府授權的情況下,降落在坎皮納斯,之後有兩架直升機飛往瓦爾吉尼亞,在收集了一些東西之後,回到坎皮納斯,之後這架美國運輸機就飛走了。何塞表示,這次行動的主導是美國,而巴西只是支援,進行一些地面行動。

掩蓋

我們在最初介紹這次巴西UFO墜毀事件時,就將它和美國的羅斯維爾UFO墜毀事件劃等號,一方面是因為這次巴西事件本身的震撼性、影響力,以及目擊證人和證詞的廣泛性,確實和羅斯維爾有得一拚。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巴西政府為掩蓋真相所做的努力,也絕不輸給羅斯維爾事件中的美國政府。

最初的時候,軍方只是敷衍了事地舉行了一個新聞發布會,核心內容概括起來就一句話:我們沒有隱瞞任何事情,也沒有必要和大眾解釋太多。

之後在媒體和社會輿論的壓力下,軍方終於給出了一份終極調查報告,裡面說,三個女孩發現的外星人其實是一個叫穆迪尼奧(Mudinho)的精神有問題的流浪漢,當天因為下雨,所以穆迪尼奧渾身裹著泥巴蹲在牆角,結果被三個女孩當作了外星人。而當天被送到醫院的兩個外星人其實是一對侏儒夫婦,醫院所做的只是給他們安裝新的心臟設備。哎?做這樣的手術,這需要封鎖醫院嗎?軍方也給出了軍警馬可的死亡調查,說馬可當天根本就沒有參與巡邏,他是因為手臂上的囊腫引發感染死亡的。而人們看到街道上的大量軍車怎麼解釋?軍方表示,這個簡單啊,就是附近軍事學校的拉練而已。

不過,軍方的報導並不能說服親身經歷這件事件的人。

比如,那三個女孩就否認了外星人是流浪漢的說法,她們表示對穆迪尼奧很熟悉,不可能因為他裹著泥巴就認錯,而且還錯那麼遠。民間UFO調查專家維托里奧‧帕卡奇尼(Vittorio Pacaccini)也就此進行了詳細地調查,從不同方面駁斥了軍方的結論。大家看看維托里奧提供的對比圖,兩者哪裡有相似之處?

而美國著名心理學家約翰‧愛德華‧麥克(John E.Mack)在得知女孩們的目擊事件之後,也在1996年11月來到巴西,和三個女孩中的兩姐妹16歲的莉莉安‧席爾瓦(Liliane Silva)以及14歲的瓦爾基里‧席爾瓦(Valquíria Silva)進行了交談。在幾個小時的交談中,莉莉安和瓦爾基里向麥克完整描述了整個過程,包括細節,並繪製了她們看到的外星人形象,麥克最終給出結論,他相信三個女孩沒有說謊。

這裡順便說一句,麥克曾經是哈佛醫學院精神病學的系主任,曾經獲得普利策獎。他在最初參與UFO目擊證人的研究時,也是覺得這些人若不是精神有問題,就是心理有問題。可是在與數百名目擊證人接觸之後,麥克發現這些人都是理智健全的,沒有精神或心理問題。也就是說,這些目擊證人說的很可能都是真的。後來麥克就將大量的精力投入到與UFO相關的研究中去。我們之前有一期節目,介紹發生在非洲津巴布韋的UFO集體目擊事件,麥克在其中也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翻出來看一下。

傷痛

其實,在1996年那個時代,人們對UFO、外星人這類事物的接受度並不高。人們對政府、軍方也有天然的信任感。所以當時很多沒有切身經歷過這次事件的人,傾向於懷疑這些目擊者說謊,在編造故事,並對他們冷嘲熱諷。

可是,目擊者們為什麼要說謊呢?有人說,為了搏出名,為了獲得利益。那就讓我們來看看,這些目擊者這麼多年都經歷了什麼。

三個女孩中,當年22歲的卡蒂亞‧澤維爾(Kátia Xavier)因為發現外星人時已懷孕,結果被造謠說懷了外星人的孩子,倍受嘲笑欺辱,最終和丈夫分居,並患上嚴重的抑鬱症;16歲的莉莉安因不堪同學的嘲笑,被迫退學;14歲的瓦爾基里也因此自閉了好幾年。

和馬可一起巡邏的同伴埃里克‧羅佩斯(Eric Lopes)至今不敢和外人接觸,對當天發生的事情一句話都不說。

而最初發現UFO墜毀的大學教授卡洛斯‧德‧蘇薩(Carlos de Sousa)也由被人尊敬的教授,變成了人們茶餘飯後嘲弄的對象,加上遭受官方威脅,他也患上了心理疾病。

還有很多其他人的遭遇,就不一一細數了。在接受紀錄片《接觸時刻》採訪時,不少目擊者都說,他們真希望當時在場的不是自己。

在紀錄片《接觸時刻》中有一幕,卡洛斯帶著攝製組重新找到了當年UFO墜毀的地方。這是26年以來,他第一次再次回到這裡,一時間千言萬語化成兩行熱淚,這裡面包含著多少心酸、多少委屈。

好了,1996年巴西發生的UFO墜毀事件就為大家介紹到這裡,大家對這起事件有什麼想法,歡迎留言和我們分享。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Ganjingworld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