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魯皖多省高溫乾旱 專家:極端天氣漸成常態

人氣 2183

【大紀元2024年06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今年夏播期間,豫魯皖等多省遭遇高溫乾旱,土地乾裂,河水乾涸,甚至出現深井抽乾、地下水枯死的情況。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為,人類應該尊崇自然,否則極端天氣頻繁,並漸漸成為常態。

山東、河北的村民近日告訴大紀元記者,從過完年一直沒怎麼下過雨,「就下點小雨、下個兩三場小雨」,「這一春沒下過雨」,只能用機井澆水。

山東臨沂的陳先生表示,今年特別乾旱。從三月份開始就不怎麼下雨了,莊稼都旱毀了。小麥收成一半以下,因為太乾旱了。當地還種植玉米、桃樹、花生、地瓜,黃菸(菸草)等經濟作物。今年種的玉米、黃菸多一點,黃菸都旱壞了。

「老百姓自己鑽個井,想辦法弄點電,要不就用電動車或者拖拉機到河裡抽點水澆地,但是杯水車薪不管用。因為今年特殊得旱,拉那點水澆地,根本不管用。」

他特別提到,幾年前,政府投資幾百萬在河裡建了個水池,放了泵,挖了管道鋪上。「但是所有的配套都做好了,只是弄了個豆腐渣工程,試水也沒試一次。後來被大水完全沖走了,只有電線還在那翹著。幾百萬的工程,就這麼坑國害民。」

河南息縣的徐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地靠近湖北,那裡俗稱「一半米飯一半饃」。現在是插秧的季節,但村裡的大池塘已經乾涸。收完小麥後開始大旱,村裡池塘的水已經抽乾,池塘底部已經發裂。

綜合陸媒報導,河南全省多地乾旱80天未下雨,河流乾枯,田地開裂。農民頭頂四十多度極端高溫晝夜澆地,說活了50年沒見過這麼旱。深達20米的井,已然枯竭,昔日的地下水不復存在。

河南重旱特旱範圍不斷擴大,截至6月12日,河南全省因旱不能播種面積達323萬畝。視頻顯示,一農婦在田地裡實測,高溫也達50度爆表。

一農婦在田地裡實測,高溫已達50度爆表。(視頻截圖)

微信公眾號「亮見」《安徽、河南、山東、河北的乾旱,上不了熱搜》一文表示,皖北旱情一點也不比河南、山東好。從麥收之前到現在,皖北已經幾個月沒下過像樣的雨了。地裡都旱得裂開了大口子。渦河亳州段,河中心的位置已經見底了。這種景象,幾十年未曾出現。

文章說,因為太乾燥,皖北麥地起火前所未有的多。往往是正在割著麥子,收割機就直接起火了。一個近一點的村子燒了二十多畝小麥,另外遠一點的村子燒了一兩百畝小麥。

安徽地區持續乾旱,農民抽水澆地。(視頻截圖)

芒種已經過了一星期,但秋季的玉米和大豆等莊稼,到現在依然沒能種到地裡去。為了能儘早種下莊稼,農民沒日沒夜地澆地。

人們在高溫下,抽乾了河坑。(視頻截圖)

北方高溫,南方則持續暴雨。在南方基本一個月有20天在下雨,有廣東網友表示:「我們這連著下二個月了。」南方澇北方旱的極端天氣,有人發問,「在大自然面前,人類究竟可以有多麼的渺小?」「旱的旱死,澇的澇死。中原大旱,放以前都得逃荒了。」

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中國地處亞熱帶季風氣候區,降雨分布並不均勻,並不是每一年每一個地方都是風調雨順的。特別是最近幾十年來,極端天氣頻繁出現,已經漸漸成為常態。

王維洛表示,中國主要是靠水庫來供應水的,但怕水庫在汛期潰壩被問責,到了六月份汛期之前,水庫的庫們——副省長、水利廳的廳長和實際的水庫負責人就把水庫裡的水放到汛限水下,也就是把活動庫容全部放沒的。你現在讓他放水他水庫也沒有水。

「他每年都是按照這個來運行的,但是老天是不是聽你的?老天今年可能是雨多或者是雨少,現在的科學你不可能長期地預計,今年到底我們這個地區是雨多還是雨少?什麼時候下雨?沒有那麼準確。」他說。

專家:山東地下水位降到百米以下

中共水利部12日14時針對河北、山西、江蘇、安徽、山東、河南、陝西和甘肅省啟動乾旱防禦Ⅳ級應急響應,要求「因地制宜採取應急調水、打井取水等措施」,保障灌溉用水和群眾飲水安全等。

山東的李先生告訴記者,由於土地政策三十年不動,他一家四口人只有他自己有地,結婚十多年了,又生倆孩子,都沒有分到地。所以他就把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租給別人種大棚了。種糧食一年連本錢都不夠,得賠錢,當地人多種植大棚。

「二三十家合夥拿錢打一口深井,大家輪流用,靠河的地方就引河水灌溉。前幾年打一百五十米的深井,現在再打井直接一百八十米了。」他說,「自己院裡打的小井都將近四十米、三十六七米。

對此,王維洛表示,原本中國地下水資源是十分豐富的。後來「大辦農業、大辦糧食」,大量開採地下水。在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在海河流域、淮河流域大量開採地下水資源,淺層開完了以後開深層的,地下水水位下降很快,所以就造成了地面沉降的問題。雖然近幾年通過回灌,水位下降問題有所緩解,但是沒有解決問題,反而造成地下水污染問題。

他說,「以前在華北平原,江淮平原,特別是淮河平原,地下水的水位是很高的,兩、三米的地方都是有水的,比如說像濟南是泉城,家家戶戶都有水井的,現在它也沒有了。

「山東的水位下降得很厲害,儘管它不如河北這麼嚴重。山東有個地方叫壽光,大棚蔬菜的地方,壽光的地下水位肯定在一百米以下,因為菜農全部都是抽地下水灌溉。」王維洛表示,地下水位下降在中國是一個很普遍的問題,而在以色列是不允許老百姓開採地下水的,這是他的戰備資源。

他指出,水位下降很厲害,上面灌溉要用的水就要多很多。中國的農業用水是很可怕的一個量,一畝農田,將近要用四百立方米到六百立方米的水。農業用水方面的漫灌技術,還保持在十九世紀的水平。

人工降雨 山東降下冰雹成災

由於持續高溫乾旱,山東、河南等地開始實施人工降雨。

據陸媒報導,6月12日,山東臨沂蒙陰縣突降鵪鶉蛋大小的冰雹,當地好幾個鄉鎮蜜桃被大面積砸爛,有果農不到半小時經濟損失20萬元。

陳先生向記者確認,蒙陰地區種植桃樹比較多,昨天(6月12日)下了一場雨據說是人工降雨,大約有三公分左右,下了冰雹,冰雹把桃樹全部砸壞了。「政府用大炮打下來的這場雨,但是沒打著好雨,把冰雹給打下來了。」

臨沂市氣象台長則公開闢謠稱,針對當地強對流天氣,開展了兩個輪迴的人工消雹及人工降雨,最大降雨量高達30毫米以上。旱情得到有效緩解,如果不是人工消雹,冰雹可能遠比現在還要嚴重,干預以後旱情明顯減輕了。

王維洛認為,這是中共慣用的手段。它們總是說,如果沒有它們,你們早就被淹死了或者被旱死了。中共用人工降雨來干涉天氣,搞得不好就會出現狀況,比如變成暴雨,或者像這次這樣形成冰雹,或者根本沒有效果。

人工降雨就是通過飛機或者發射炮彈等形式,在雲中撒入冰核或凝結核,常用的播種劑包括乾冰、碘化銀或氯化鈉等,來增加凝結核的數量,促使雲中的水汽更快地凝結成較大的雨滴。當降雨劑過量時,它會變成冰,從而形成冰雹。

王維洛表示,用人工影響天氣,有成功的案例,也有很失敗的案例。失敗了就導致要不就是雨沒有下來,或者是下暴雨。比如幾年前瀋陽人工降雨,一下子降下暴雨來了,把瀋陽城裡的汽車都淹了,計量計的不好也會失誤的。在德國不允許人工降雨的,雨大造成洪水人家找你賠錢的。

他說,「中共相信人定勝天,人工降雨就是其中的手段。但是人工降雨的最終結果如何,沒有綜合的評價。我以為,如果人工影響天氣是有效的話,那麼就不會有北方高溫乾旱,南方暴雨成災這樣的現象。既然可以人工降雨,那麼也人工消雨,這樣也就沒有高溫乾旱或者暴雨成災。人類有這樣的能力嗎?」

責任編輯:鄭浩宇#

相關新聞
河南高溫 養殖蝦變紅 農地乾裂 農民祈雨
中國乾旱暴雨災害疊加 高溫影響近3億人
河南南陽等地遇極端大暴雨 社旗成澤國
五名軍工院士接連病亡 全是中共黨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