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強訪澳 反共網紅與其同住一酒店 中使館緊張

人氣 7461

【大紀元2024年06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採訪報導)中共總理李強到訪澳洲,在堪培垃下榻凱悅酒店,但不是全包。曾是浙江銀行幹部的旅澳反共網紅尹科,與墨爾本的資深民運人士高建入住該酒店,引發中共大使館異常緊張。自曝在中國時與李強有過接觸的尹科對大紀元表示,中國國內也有電話打來,要他放過李強,不要去抗議李強。

李強與澳總理會談 場外多團體抗議

6月17日,李強在堪培拉與澳洲總理阿爾巴尼斯舉行會談。遭中共迫害的多個社區華人在堪培拉國會大廈前舉行抗議活動。

在堪培拉國會前的草坪,抗議隊伍與歡迎隊伍分別在面對國會左、右兩邊,警方在中間用鞍馬留出一米距離。現場配備大量警力,警方隔開兩人距離站成直線組成人牆,防止抗議隊伍衝出草坪。

2024年6月17日,中共總理李強與澳洲總理阿爾巴尼斯舉行會談,抗議中共迫害的多個社區華人在堪培拉國會大廈前舉行抗議活動。(駱亞/大紀元)

另外警方部署了第二排的警力,在草坪與國會的車道中間站著。還有一批警察站在國會前靠馬路處,作為額外的警戒。警方還禁止外部車輛接近國會正門附近,而且國會一度不對外公開,需要特別通行證。

親共人員組成的歡迎隊伍的高音喇叭,還故意蓋過抗議集會隊伍的發言者聲音,雙方人馬不時叫陣。警方一度逮捕了一名藏人抗議者,引起騷動。

2024年6月17日,抗議中共迫害的多個社區華人在堪培拉國會大廈前舉行抗議活動。法輪功隊伍除第一排橫幅外,後面是和平煉功,展示訴求。(駱亞/大紀元)

反共網紅尹科與李強住同一酒店 中使館緊張

從墨爾本趕來堪培拉參加抗議的反共網紅尹科(網名:蔣罔正),6月17日在國會大廈前接受了大紀元記者採訪。

「我們墨爾本來了四、五個人。主要訴求是讓李強聽到一些不同的聲音。不想只讓他聽到小粉紅的聲音。讓他多聽一些西藏社區的聲音,法輪功社區的聲音,新疆社區的聲音,民運社區的聲音。」他說。

尹科談到他和李強的交往:「2008年到2009年我跟李強就有很正面的接觸。2010年我還跟他有一次接觸,因為原來浙江的一位領導老幹部余紀一過世,我是跟魯松庭副省長去的。我跟李強有握手。」

尹科表示,在他心目中李強是一個比較開明的人。但公民記者張展之前在上海被判刑,尹科表示對李強很失望。他認為李強現在越來越像中共黨魁習近平的風格了。

李強這次下榻的是凱悅酒店。而尹科和墨爾本民運領袖高建也住在該酒店,中共大使館顯得非常緊張。

尹科對大紀元說,「這趟來,我和高建先生住了和他(李強)同一個酒店,搞得(中共)大使館非常緊張。其實我們並沒有想要過去跟他聊什麼,更沒有想過去傷害他,或怎麼樣。更多的是平靜地跟他在一個酒店裡,但是搞得大使館非常地緊張,好像是副大使吧,上竄下跳。後來AFP(澳大利亞聯邦警察)也來了。李強沒有離開酒店,我都不能去吃早飯,所以還蠻好玩的。」

尹科說,他們入住才半個小時,警察就上門了,酒店裡全都是他們的安保人員。他還看到原來浙江省委省政府的一些老面孔,個別的人還跟他簡單地說了話。

「AFP說你不能做任何事情,如果你做任何事情,可能第一,可以拘捕你;第二,可以驅逐你出去。」

李強下榻的凱悅酒店,前門後門周邊全部安裝鐵絲網。(駱亞/大紀元)

尹科說,他到國會大廈抗議,也引發國內浙江一些親李強的熟人的緊張。

「浙江的一些幹部給我打電話,包括找他(李強)的祕書,以及原來跟我有交集的人,給我打電話:習近平來了,你去抗議,我們支持你。李強來了,你不要去抗議,因為到時候真的太難看了。因為浙江人,都比較在意個臉面的問題。但是最終我決定還是來,還是來堅持自己的這種民主自由人權法制的追求。」

前特工曾曝中共交任務欲誘捕尹科

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四角方圓》(Four Corners)5月13日發布的調查報導,去年逃離中國到了澳大利亞的中共前公安部政治保衛局(公安部一局)警察,化名為埃里克(Eric)接受訪問。他揭露中共這個臭名昭著的安全部門的內部運作方式,以及如何追捕在海外的異見者。

據埃里克披露,他在2018年曾被要求誘導在澳大利亞的尹科(Edwin Yin)到東南亞,以便抓捕。

尹科的一些視頻節目內容矛頭直指習近平和他的女兒。

尹科曾是浙江省平安銀行杭州分行零售業務副行長助理,目前定居澳大利亞。尹科此前透露,他的舅舅姚作汀(已去世)曾是浙江省發改委第一副主任,他與很多習近平的「之江新軍」的高幹祕書有聯繫。

尹科6月17日對大紀元表示,在前中共特工對媒體爆料後,中共仍沒有放鬆對他的打壓。

「我在做的一些事,可能會真正觸及到中國共產黨的底線,比如說現在的這種架構,這種用人的策略,包括『之江新軍』、閩江舊部的這種行賄、升官的路線,包括(說)我們民主新青年也有成員在中國共產黨內部,這是真正觸動中國共產黨根基的。所以他們對我的打壓絕對不會放棄。第一個,我父母的那邊可能壓力會更大一些,還有一個,他們在我身上花的經費可能會更充足一些,可能對我的這種行為會更猛烈一些。我來了澳大利亞六年,他們對我的投訴就有3800起。」◇

責任編輯:高靜#

推薦閱讀:
相關新聞
李強喊守住大規模返貧底線 脫貧造假引關注
李強訪新西蘭 法輪功學員抗議中共迫害
李強訪澳 澳龍蝦養殖者望北京解除進口禁令
李強抵澳前 前美國安全顧問促澳總理擦亮眼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