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中國又開始向墨西哥熱銷芬太尼前體

人氣 481

【大紀元2024年06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正如經常看到的跨國犯罪組織那樣,他們的商業模式適應著執法手段,他們會尋找新的途徑來規避執法審查。」一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在提到中國賣家又再開始向墨西哥熱銷用於生產毒品芬太尼的前體化學品時這麼說。

當美國總統拜登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23年11月會面時,習近平承諾恢復打擊中國的非法販毒,那對中國龐大的芬太尼供應商網絡產生了短暫的衝擊。但是半年以後,美國媒體調查發現,那些中國賣家針對墨西哥、美國和加拿大的販毒生意早就又一切如常了。

習拜會讓中國芬太尼生意只暫停了六週

去年11月的習拜會後,北京向中國製藥業發出警告通知,並關閉了25家銷售芬太尼前體化學品的中國公司。中共官員也進行了現場檢查,藥品供應商也暫停了國際訂單。

美國官員對習拜會幫助實現這項有關打擊芬太尼的突破性協議表示歡迎,這是近三年來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令美中關係降溫後的兩國首次禁毒合作。

美國每年有超過7萬例死亡是因為吸食合成鴉片類藥物芬太尼過量導致,而生產這些芬太尼的大部分化學品是中國生產的。

但是儘管中共做出了打擊芬太尼的行動,但是中國的芬太尼賣家仍在開門營業。習拜會7個月後,《華盛頓郵報》調查了10多個線上平台上的芬太尼賣家廣告,並採訪了三名參與芬太尼前體化學品非法出口的中國業內人士,結果顯示,從中國向墨西哥運送小包裝但強效的芬太尼前體化學品的線上市場仍在蓬勃發展,並且基本上沒有受到阻礙。

這三人——兩名中國化工公司的銷售人員和一名在墨西哥的中國經銷商——以匿名方式向《華郵》描述該行業今年為避免禁令而進行了一些小的調整,之後就恢復銷售了,這些調整包括調整包裝上的海關標籤以及轉向具有幾乎相同應用效果的芬太尼前體替代化合物。

一家生產芬太尼前體1-Boc-4-AP和鎮靜劑甲苯噻嗪的湖北化工公司的一名銷售人員表示,在習近平與拜登會面前後,該公司只暫停了六週的業務,今年1月就恢復繼續向墨西哥銷售這兩種化合物了。他說:「未來可能會產生一些影響,但現在不是問題。」

這名銷售員還說:「(禁令)就像水流過岩石一樣(不起作用)……如果有需求,就會有辦法。」

《華郵》記者表示無法核實去年11月以來芬太尼前體化學品的具體銷售情況,但是該湖北公司對這些化學品的線上廣告仍然很活躍,並宣傳可以「安全、快速」地運送到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

美國仍面臨芬太尼氾濫的巨大挑戰

美國官員試圖利用美中關係升溫的利好,對芬太尼供應鏈進行廣泛的打擊——這也是美中雙方在幾乎找不到其它共識情況下的一個罕見的共識——但是中共政府似乎並沒有動力投入資源來解決這個問題,這讓這個禁毒共識也變得異常脆弱,這也表明美國方面仍然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國政府高級官員告訴《華郵》,由於有針對性的執法,2023年底,過境美國的芬太尼前體化學品緝獲量大幅下降,但是芬太尼成品的緝獲量卻創歷史新高,他說:「這表明這些化學品公司正在尋找替代路線。」

這位官員還說:「正如經常看到的跨國犯罪組織那樣,他們的商業模式適應著執法手段,他們會尋找新的途徑來規避執法審查。」

中國是用於合成芬太尼的化學品的全球最大生產國,美國的大部分芬太尼供應來自第三方國家(主要是墨西哥)的犯罪集團控制的非法實驗室。墨西哥的犯罪集團「卡特爾」從中國採購前體化學品和製藥設備,包括壓丸機。

自2023年11月以來,美國官員與中方舉行了多次或面對面或虛擬的會議。他們在美國和中國緝毒機構、科學界和銀行界人士之間進行了深入交流,並敦促北京採取措施監管新的芬太尼前體化學品,並加強海關和反洗錢行動。

美中關於打擊芬太尼的談判與合作在2017年至2022年期間達到最好時期,美國邊境緝獲的芬太尼成品數量大幅減少。

然而,現在的情況似乎有了不同之處,而且更加複雜了,因為可用於製造芬太尼的前體化學品有數十種,而中國有大量的小型化學實驗室可以合成那些化學品而不受監管。

另一位美國高級政府官員也在不願透露姓名的情況下說:「2017年被禁清單上的芬太尼非常不同,因為……那是一種藥物,那種藥物上了清單就能夠真正打掉其交易。而前體化學品則是一個更難以解決的問題。」

「賺錢很容易」

化名「亞倫」的一名中國人告訴《華郵》,他在新冠病毒大瘟疫爆發時離開了中國南方,後經泰國來到墨西哥,在靠近美國邊境的一個城市裡住下來。他與一個朋友在那裡開始了一項線上業務,買賣用於製造化妝品的原料,他們透過Facebook和WhatsApp群組發廣告。

他們的業務很快就轉向利潤更豐厚的醫藥化學品買賣,其中包括芬太尼的直接前體化學品4-AP。

34歲的亞倫曾是中國南方一家工廠的工人,在抵達墨西哥之前,他從未聽說過芬太尼,但他發現了芬太尼前體化學品在墨西哥有現成的市場,這些化學品可以從中國用郵政小包裹隱祕地寄來。他說:「賺錢很容易。」

關於他的新生意,亞倫不願提及他的墨西哥客戶,而是說:「我們不專注於零售,而是儲存……在墨西哥建立化學品商店,當有需求時可以輕鬆轉售。」

在習近平與拜登去年11月達成協議,北京開始向中國芬太尼行業發出警告之後,亞倫說他的兩家主要4-AP供應商——其本身是從大陸化學實驗室進行採購的空殼公司——告訴他,發貨已被擱置。亞倫開始擔心他在墨西哥的庫存可能會在幾個月內耗盡,生意會受到威脅。

他說:「(當時)感覺很混亂……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然而,幾週後,發貨又重新開始了,只是有了一個新變化。亞倫說:「這次(海關)標籤上寫著肥皂粉。以前沒有標籤。」

亞倫提到,他的供應商只是告訴他,中國的局勢現在「寬鬆多了」。

美國希望加強執法和懲罰力度 中共並未真正配合

亞倫的故事突顯了美國禁毒官員在試圖打擊芬太尼跨境貿易時面臨的一些關鍵挑戰——中共對芬太尼前體化學品生產商執法不嚴,而墨西哥的經銷商和販毒者更是肆無忌憚。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專門研究國際犯罪網絡的高級研究員萬達‧費爾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說:「發出一次通知是不夠的。需要對違法行為進行起訴。他們發現熱度已經消失,從業者們就覺得他們可以逃脫懲罰了。」

今年4月,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訪問北京時,再次敦促中共官員要用司法起訴以更加嚴肅地對待非法製毒販毒行為。

布林肯在北京會談後的記者會上說:「我強調(中方)需採取額外行動的重要性,特別是起訴那些銷售用於製造芬太尼的化學品和設備的人,(中方)需履行其國際承諾,對於聯合國麻醉藥品委員會嚴控的所有前體化學品實施監管,並打掉非法融資網絡。」

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發言人劉鵬宇則表示,中國正在加快對包括4-AP在內的三種芬太尼前體化學品的列入禁令清單的程序,並準備對更多化學品進行監管。

目前,美中雙方執法部門正就6起跨國販毒案件加強合作,進行聯合偵查和聯合打擊。

6月19日(週三),美國司法部宣布了一起此類案件——對24名參與墨西哥錫那羅亞販毒集團(Sinaloa cartel)洗錢計劃的個人提出起訴。北京通知美國當局,已拘留一名人員並提起指控。這是自去年11月習拜會議以來,中國首次在國內公開執行與國際毒品販運有關的逮捕行動。

劉鵬宇說,美國已經向中方提供了有關參與毒品相關洗錢活動的個人和公司的進一步「線索」,但是中共地方執法部門並沒有發現這些公司參與中國毒品犯罪的證據。他表示,中美雙方計劃在本月稍晚時候再舉行進一步交流。

中國方面對參與非法芬太尼貿易的中國化學品生產商進行起訴的情況很少見。北京主要選擇是警告那些化學品製造商注意美國執法的威脅,而不是違反中國國內法律的危險。在去年11月發出的通知中,北京甚至呼籲中國生產商要「警惕」美國的「長臂管轄,甚至『釣魚執法』的『風險』」。

實際上,中國化學品製造商表示,在地方層級幾乎沒有新的監管。一家中國化工公司「重慶凱達德」(Chongqing Chemdad)目前仍在網上宣傳芬太尼前體1-N-BOC-4的銷售。該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最近的變化只是地方當局將公司工作人員添加到微信群中,讓他們在那個群組方便收到針對法規的「提醒」。

分析中國供應鏈開源資料的戰略情報公司「邁行者技術」(Strider Technologies)表示,芬太尼產業約有1,500家中國實體,其中絕大多數是前體化學品製造商、經銷商和製藥機械公司。

美國啟動自己的執法 但收效甚微

美國已經啟動了自己的執法行動,包括司法部對中國個人和實體的起訴以及財政部的制裁。但是如果沒有中國國內執法單位的支持,這些美國起訴的行動在中國境內就收效甚微。

美國官員和研究人員表示,有些情況下,中國的小型實驗室和轉售公司在成為美國起訴書的目標後會迅速更換名稱,並迅速恢復銷售業務。

例如,湖北阿瑪維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Hubei Amarvel Biotech Ltd)於2023年6月因在線銷售芬太尼產品而在紐約被起訴。該公司的網站被查封後不久,他們的線上資訊(包括員工簡介)很快就重新出現在一個改版後的網站上,其名稱略有改變,從「Amarvel Biotech」改成了「Amarveltech」,繼續在新的網站上為相同的芬太尼產品做廣告。

一位美國高級官員說:「其中許多(中國)公司規模較小,能夠以不同的名稱快速恢復營業。我們鼓勵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更具威懾力的執法行動,例如公開逮捕。」

芬太尼和一些用於合成芬太尼的化學品藥效強烈,僅僅一磅(0.45公斤)藥物就含有超過20萬劑的劑量。販運者很容易把小份量的化學品隱藏在洗衣粉、維生素補充劑、化妝品甚至電動牙刷中進行運輸,並且仍然獲利頗豐。

美國官員似乎仍然樂觀地認為中方有能力打擊芬太尼。2019年,北京向中國企業發出了一個類似於2023年11月的通知,隨後芬太尼的出口急劇下降。

但禁止芬太尼的成功與否也取決於中美兩國關係的動盪起伏。

例如在2022年,時任美國國會眾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訪問台灣後,中美關係跌至最低點,禁毒合作也成為兩國關係緊張局勢中的犧牲品:北京完全取消了針對有關該話題的任何溝通。去年,當拜登政府取消了對中共公安部法醫學研究所的制裁時,這種合作才得以恢復。之前,中共公安部法醫學研究所因涉嫌虐待維吾爾族人而成為美國制裁的目標。

中共在中國國內嚴格控制毒品,國內並未出現芬太尼氾濫的情況,中共因此一再否認中國(中共)是美國芬太尼氾濫的源頭。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在2023年4月的新聞發布會上甚至表示,美國的芬太尼用藥過量問題「完全是『美國製造的』」,並且說「中國和墨西哥之間不存在非法販運芬太尼的情況」。

芬太尼前體化學品的中國賣家在網絡熱銷

美國國會兩黨組成的「眾議院中國共產黨特別委員會」今年4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中指出,已發現2,000多家中國公司在網絡上宣傳銷售非法物質,包括芬太尼前體化學品和其它麻醉品。

中共大使館發言人劉鵬宇說,中共政府最近部署了「網絡清理行動」,以打擊網絡廣告氾濫,導致「關閉14個網絡平台,強制註銷332個企業帳戶,關閉1,016家網上商店,並清理信息14.6萬餘條」。

但是一些中國賣家的網絡廣告變得越來越有「創意」。《華郵》發現,有十幾個平台上仍在提供出口芬太尼前體化學品的廣告。例如,一位1-Boc 4-AP賣家將銷售廣告偽裝成音訊串流平台SoundCloud上的一首歌。另一個類似的廣告作為部落格條目發布在Medium.com上。在廣告中,這些公司提出需透過WhatsApp、Telegram和Signal等訊息平台(這些平台在中國是被禁止的)與買家聯繫,並要求以加密貨幣付款。

總部位於柏林的SoundCloud在《華郵》請求置評後刪除了那則廣告,並表示將加倍投資於內容審核,以及與聯合國國際麻醉品管制局合作追蹤危險物質的線上銷售。而總部位於舊金山的Medium則沒有回應《華郵》的置評請求。

許多廣告還承諾能夠逃避海關並瞄準墨西哥買家。河北環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Hebei Huanhao Biotechnology)目前的一則廣告上寫著「我們運送特殊的……安全送貨」,標題為「熱銷墨西哥」。該公司於2021年受到美國制裁,但現在仍在繼續公開宣傳芬太尼前體產品的銷售。

武漢博源進出口公司(Wuhan Boyuan Import and Export)在一個香港平台「環球資源」(Global Source)上發布了受控化學品1-N-Boc-4的廣告。在該公司的貨品清單中,該化學品的「純度為99.9%」,價格為95美元/1公斤。

當《華郵》聯繫這些中國公司時,他們否認出售非法藥物。常州華陽科技(Changzhou Huayang Technology)的一名員工表示,他們只是在調查市場需求。他說:「自行進行市場調查並不違法。」

當武漢博源進出口公司被問及為何繼續為芬太尼前體化學品出口做廣告時,該公司的一名代理商表示「不方便」解釋,就掛斷了電話。

責任編輯:任子君#

相關新聞
芬太尼過量致死人數上升 馬琳縣發布警告
近一年來  舊金山查獲40多磅芬太尼
美議員呼籲加強執法 打擊中墨芬太尼販運者
芬太尼奪走紐約19歲女大學生性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