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難民日 流亡東南亞的中國難民陷困境

人氣 1509

【大紀元2024年06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韻採訪報導)近年來,越來越多遭受中共迫害的中國民眾逃離中國大陸,前往其它國家尋求庇護。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多位長期滯留在東南亞的難民呼籲聯合國給予幫助。

流亡東南亞的遼寧高級工程師肖山告訴大纪元,他因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受中共迫害,於2019年逃亡東南亞尋求庇護。

肖山說:「我在國內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因修煉法輪功和其他學員有聯繫,之後被派出所警察跟蹤了,這讓我感覺到很危險。所以逃離中國來到東南亞。因為在我們國內如果講法輪功真相或發法輪功的資料,一般被抓捕的話,判刑不會少於三年。」

之前,肖山已經被關押過兩次。他說:「第一次是中共打壓法輪功,我去北京上訪告訴人們法輪功是什麼,就被拘留了兩個月。第二次是貼法輪功的真相資料,被抓捕關押了半年多。因此我很害怕再次被抓。」

到東南亞後,肖山向馬來西亞難民署遞交材料申請難民。

他說:「我來馬來西亞5年了,2022年拿到保護信,現在還沒有拿到難民卡。那些已經到第三國的法輪功朋友,有的超過十年才離開馬來西亞。尤其是帶小孩的人,因為小孩要上學受教育,生活都很艱難。還有已經成年的,他們因為長期滯留這兒,沒有身分,無法找工作,無法找對象,也無法結婚,這些都是面臨的困難。」

大陸藝術家屢遭迫害 被迫流亡海外

流亡東南亞的大陸藝術家童一敏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他和妻子都是才華橫溢的藝術家。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他因堅持信仰屢遭迫害,被迫流亡海外。

童一敏介紹,「1999年4月,天津市公安局無故抓捕50多名法輪功學員,我去中南海上訪請願,同年7月,我多次去北京信訪辦公室上訪,因此被中共打入黑名單,成為了重點監控的對象。」

「2000年4月,我在北京被綁架,關押在東城看守所,遭受毆打、熬夜審問。隨後被遣返回江西,遭受酷刑毆打、戴沉重腳鏈,差點被迫害致死。

「2005年9月,警察闖入我在北京的家中和工作室,抄走了我的電腦和印表機設備,我被判勞動教養兩年,在北京調遣處集訓,隨後被非法關押到了河北邯鄲勞教所繼續迫害,期間我遭受了嚴重的精神和肉體迫害。」

出獄後,童一敏回到北京,「2008年,警察搜查了我的家和工廠,我被迫放棄北京的生意,逃到深圳,尋找機會離開中國。」他說:「2019年我在深圳的住所被監控,感到生命再次受到威脅。2020年1月,我帶著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孩子逃到馬來西亞,在聯合國難民署遞交了申請,尋求政治庇護。」

童一敏感謝馬來西亞政府讓他們暫時得到了保護,「但是聯合國難民署一直沒給我們發放難民證。我們在馬來西亞無法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兩個孩子上學受影響,陷入長期的困境,希望聯合國難民署可以早日給我們安置。」

大陸藝術家童一敏。(受訪者提供)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因信仰、政治、經濟原因等逃離中國,以難民身分到其它國家尋求庇護。東南亞國家是他們選擇的中轉站,但獲得難民身分並不容易。

據了解,自2019年以來,逃亡到馬來西亞尋求庇護的法輪功學員,至今沒有一個人拿到難民卡。目前,至少有六七十名法輪功學員滯留在馬來西亞。

中國流亡者處境艱難

同為東南亞國家的泰國則滯留了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他們的處境更加艱難。

6月21日,流亡東南亞的河北退伍軍官董俊明告訴大紀元:「在東南亞有很多中國難民,有的已經待了十多年了。特別是在泰國的難民不能打工,沒有收入,生活非常艱苦。」

他說,「孩子上學只能上到初中,高中就不能上了。還有很多老年法輪功學員,本來應該享受天倫之樂卻流亡泰國,仍生活在中共的打壓恐懼中,又不能回中國,也沒有收入,有好幾個在鬱悶當中去世了,去世時身邊也沒有親人。」

董俊明稱,泰國政府不承認難民,即使拿到難民卡,也面臨著被抓到移民監關押的危險。

公開資訊顯示,泰國沒有簽訂聯合國1951年批准的《關於難民地位的公約》,在當地尋庇護的人即使拿到難民卡,仍面臨著被抓進移民監關押的危險。

董俊明披露:「移民監獄環境非常惡劣,天氣又熱,不到100平方米的房子裡住了140多人,人睡覺的時候只能側著身,不能平躺,一旦起來就沒有地方睡覺了,還有不能洗澡。而且被抓進去,還面臨遣返的問題。」

為什麼生活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他們仍不願回到自己的祖國呢?

董俊明說:「因為一旦回去,可能就要被抓到監獄受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所以很多人寧願在這兒受苦也不回去,有的甚至不能和兒女通話。現在像微信這種軟體都被監控,家人也受到威脅,也不敢和家人聯繫。」

董俊明原是一名退伍軍官,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和美滿的家庭,修煉法輪功後遭受中共的殘酷迫害。2014年,一家三口逃亡到泰國,待了近10年,如今已經到了加拿大。

全球流離失所人數增至1.2億

不僅是法輪功學員,還有大量遭受中共迫害的大陸基督徒、維權人、訪民、民主人士等長期滯留在東南亞。

6月13日,聯合國難民署發布的《2024年全球趨勢報告》稱,截至今年5月,全球被迫流離失所的總人數增至1.2億。當中包括因戰亂、政治、宗教迫害等多種因素出現的難民。

其中逃離中國的難民具體有多少,外界很難知曉。

近年來,「走線」前往美國的中國人暴增,也有不少中國人前往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澳洲、新西蘭等西方國家尋求庇護。

國際人權機構「保護衛士」在2022年6月發布的一項報告指出,隨著尋求庇護的人越來越多,中共開始頻繁使用跨國鎮壓手段。而中共的天網行動、獵狐行動等均被外界批評是跨國鎮壓行動。

中共跨國鎮壓中國流亡者

近年來,中共在老撾、泰國、緬甸、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實施了數起跨國綁架或誘捕行動。

今年5月,一名叛逃到澳洲的前中共特工和多名受害者透露,中共僱用特工在世界各地追捕持不同政見者,並試圖將他們遣返回中國。

其是名叫埃里克(Eric)的中共特工說,在某些情況下,中共特工被指示策劃將異議人士引誘到東南亞,然後中共海外的公安則通過非法手段將異議人士帶回中國。

他提到,過去15年來,他不斷接受中共祕密警察的命令,在柬埔寨、泰國、印度和澳洲等國針對持不同政見者進行打擊。

而他打擊目標之一是一名叫李桂新(Li Guixin)的法輪功修煉者,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李桂新至少5次被中共非法關押,2014年,他們一家逃到泰國。

2014年5月12日,李桂新在泰國曼谷倫披尼(Lumphini)公園打坐。(李桂新提供)
2014年5月12日,李桂新在泰國曼谷倫披尼(Lumphini)公園打坐。(受訪者提供)

埃里克說,他的上線發送了一系列照片給他,照片顯示李先生一家三口穿著黃色的T恤在打坐或參加法輪功活動。其它照片包括他們的身分證頭像,以及在泰國的住址。最後他發現李先生搬家不再住在那裡後,他就很少參與此案了。

埃里克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對東南亞的滲透相當嚴重」,在「誘捕」目標方面,中共東南亞國家「最為得心應手」。

6月20日,世界難民日是聯合國指定紀念難民的國際日。流亡東南亞的遼寧高級工程師肖山呼籲聯合國能夠給長期滯留在東南亞的中國難民更多的幫助。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美墨合作 對中國鋼鋁徵收新一輪關稅
上汽集團高管現人事變動 出口排名已滑落
【時事金掃描】北京玩一石幾鳥 北約瞄準亞太
【新聞欣視角】中國進入互害社會?鐵西上熱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