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方工會要求外企成立工會

標籤:

【大紀元10月28日訊】(美國之音記者許波10月28日報導) 中華全國總工會官員星期三表示,所有在中國投資的企業都必須遵守中國的法律,建立工會組織。觀察人士指出,中國政府的這個舉動反映了北京當局和外國企業之間的矛盾。

*程思危:必須遵守中國法律*

中華全國總工會是中國官方控制的一個組織,並不是獨立的工會。在全國總工會官員對外資企業施加壓力的同時,中國官方媒體也大肆報導世界最大的零售連鎖店沃爾瑪設在中國的企業拒絕雇員成立工會的要求。報導說,沃爾瑪在中國十八個大城市總共建立了三十七個大型商場,雇用員工一萬九千多人,但目前在沃爾瑪在華企業中一個工會組織都不存在。

報導指出,中國地方工會的官員多次與沃爾瑪在中國的管理部門討論成立工會事宜,但是遭到管理人員的拒絕。中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程思危強調指出,無論是國有企業、私營企業還是外資企業,只要它在中國境內,就必須遵守中國制定的有關成立工會組織的法律。

*沃爾瑪拒絕成立工會要求*

本台記者就此給沃爾瑪國際公共事務部主任比爾﹒沃茨打電話。他表示等了解這件事之後才能發表評論。截止到記者發稿時還沒有等到他的回音。美國最大的工會組織勞聯-產聯的中國工會問題專家龔小夏對本台表示,美國的工會組織曾多次與沃爾瑪管理部門聯繫,他們的態度非常強硬,表示沃爾瑪在世界各地實行同樣的政策,那就是不需要工會。

她說:“根據中國的法律,所有的企業都必須撥出相當於工資總額百分之二的資金用於工會,但是許多外資企業都不這樣做,尤其是沃爾瑪。沃爾瑪在全世界工會界非常有名的一個政策就是在世界各地都拒絕承認工會,並且動用非常大的力氣來壓制工人成立工會的需要。為什麼呢?很簡單,沃爾瑪的所謂‘天天低價’在很大程度上是靠沒有工會保護的雇員的低工資來做到的。”

龔小夏指出,沃爾瑪在中國常常讓工人每天工作十個小時以上,而公司和福利待遇卻不好。深圳、大連和昆明等地的地方官員曾多次要求沃爾瑪成立工會,但是沃爾瑪管理人員都以工人沒有要求而拒絕。龔小夏認為,所謂工人沒有要求,其實就是企業老闆不允許工人提出這樣的要求。

*雇員工會意識薄弱*

但是英文版的《中國日報》所做的抽樣調查顯示,沃爾瑪雇員的工會意識薄弱,許多人的確沒有建立工會的要求。在吉林市沃爾瑪商場工作了兩年的黃明瑞對記者說,雖然沒有工會,但是老闆經常徵求雇員對工資和待遇以及勞動強度的意見,有些意見已經被管理部門採納。報導說,絕大部份沃爾瑪雇員對那裡的福利待遇表示滿意。

*龔小夏:地方政府有責任*

工運問題專家龔小夏認為,中國工會意識薄弱的現象的確存在,這和中國工會組織不獨立的大環境有關。但是,地方政府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她說:“許多地方政府為了吸引投資,實際上是鼓勵企業不遵守中國法律的。人大常委會和全國總工會的報告都點明瞭這個問題。很多地方政府乾脆直接對外資企業表示,五年之內不必遵守工會法就可以照常運作。”

龔小夏表示,中國的工會依附於各級政府,在維護工人合法權益方面的作用是有限的,但就是這樣有限的工會組織,沃爾瑪等外資企業都不允許建立。這說明它們在原則上否認了工人的合法權利。

*中國70%外企沒有工會*

中國外資企業成立工會難的問題由來以久,據報導,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外資企業沒有工會組織。勞工問題專家龔小夏說,最近中國當局準備加大力度處理這個問題。她透露中國總工會最近起草了一份懲罰名單,沃爾瑪、三星、戴爾電腦、柯達照相機、肯塔基炸雞和麥當勞等國際知名的大企業都在這份名單上。

她說:“我個人認為,中國總工會這種開黑名單的做法起碼能給這些外資企業一些道德壓力。具體如何執行,能起到什麼效果,我們還需拭目以待。因為我們都知道,全國總工會也沒有多大的力量,關鍵還是在地方政府。”

*甘布爾:治理外企好時機*

美國新興市場戰略研究公司總裁威廉﹒甘布爾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說,中國目前正是在工會問題上治理外國公司的最好時機。

他說:“過去,中國想要盡可能地吸引外資,政府擔心工會問題會成為外資進入中國的障礙。例如印度,嚴格的工會法使許多外國公司望而卻步。現在中國正在設法給經濟降溫,降低工業發展速度,同時東南沿海地區又出現了普遍的勞動力短缺的局面,因此官方有可能對外國公司下手。”

甘布爾進一步指出,目前中國各地經常出現的農民工動亂事件也是中國政府採取措施、維護勞工權利的一個原因。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美產業聯盟請願要求限制中國紡織品進口
新賓州人歡迎中心頒發「索拉斯」(SOLAS)獎
德國歐普車廠罷工第二天 經濟部長促復工
台灣中鋼工會理事長直選將登場 展開寶座競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