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詩選:命也可奈何長戚自令鄙–悼亡妻(一)

燕子
font print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潘岳,西晉時河南人,字安仁,即號稱中國第一位美男子,大家慣稱的潘安,他的小字檀奴,後世文學中“檀奴”或“檀郎”便也因此成了俊美情郎的代名詞。

潘安不但人長得漂亮,風度也好,又有才學,十二歲就能行文作詩,鄉裏稱奇童。作為西晉文學的代表,潘安往往與陸機並稱,人稱“陸才如海,潘才如江”。

年青時,潘安喜歡手拿彈弓,坐車到洛陽的大街上遊玩,女人們看到他,立刻來到他身邊,手拉手圍成一圈,有的甚至忘情的跟著他走。難以親近他的人,就用水果來投擲他,每每滿載而歸,但他也因此常嚇得不敢出門,於是民間就有了“擲果盈車”之說。

潘安十二歲與其妻楊氏定親,婚後兩人感情深厚,楊氏不幸於元康八年去世,對妻一往情深的他,於葬妻後及周年祭時陸續做悼亡詩三首以懷故人,顯見這個美男子也是個癡情種啊!@

(聆聽音樂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293/8654-1.asp)
(其一)
荏苒冬春謝 寒暑忽流易 之子歸窮泉 重壤永幽隔 私懷誰克從 
淹留亦何益 僶俛恭朝命 迴心反初役 望廬思其人 入室想所歷 
幃屏無彷彿 翰墨有餘跡 流芳未及歇 遺掛猶在壁 悵怳如或存 
迴遑忡驚惕 如彼翰林鳥 雙棲一朝隻 如彼遊川魚 比目中路析 
春風緣隙來 晨霤承簷滴 寢息何時忘 沈憂日盈積 庶幾有時衰
莊罐猶可擊

(其二)
皎皎窗中月 照我室南端 清商應秋至 溽暑隨節闌 凜凜涼風升
始覺夏衾單 豈曰無重纊 誰與同歲寒 歲寒無與同 朗月何朧朧
展轉盻枕席 長簟竟床空 床空委清塵 室虛來悲風 獨無李氏靈
彷彿睹爾容 撫衿長歎息 不覺涕霑胸 霑胸安能已 悲懷從中起
寢興目存形 遺音猶在耳 上慚東門吳 下愧蒙莊子 賦詩欲言志
此志難具紀 命也可奈何 長戚自令鄙

(其三)
曜靈運天機 四節代遷逝 淒淒朝露凝 烈烈夕風厲 奈何悼淑儷
儀容永潛翳 念此如昨日 誰知已卒歲 改服從朝政 哀心寄私制
茵幬張故房 朔望臨爾祭 爾祭詎幾時 朔望忽復盡 衾裳一毀撤
千載不復引 亹亹朞月周 戚戚彌相湣 悲懷感物來 泣涕應情隕
駕言陟東阜 望墳思紆軫 徘徊墟墓間 欲去復不忍 徘徊不忍去
徙倚步踟躕 落葉委埏側 枯荄帶墳隅 孤魂獨煢煢 安知靈與無
投心遵朝命 揮涕強就車 誰謂帝宮遠 路極悲有餘

最早的悼亡詩:詩經 邶風 綠衣

綠兮衣兮 綠兮黃裏 心之憂矣 曷維其已
綠兮衣兮 綠兮黃裳 心之憂矣 曷維其亡
綠兮絲兮 女所治兮 我思古人 俾無訧兮
稀兮隙兮 淒其以風 我思古人 實獲我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由廣東宋祖德公司投拍的電影《笑里逃生》在青島大光明電影院舉行了發布會。曾向媒體信誓旦旦表示將攜王思懿等演員來青的宋祖德,連個影儿也沒見著。當記者与宋祖德聯系上時,這位頗具轟動效應的“大嘴”再開大口,他興奮地告訴記者:“下午剛剛召開了電影《天堂的眼睛》新聞發布會,我也要‘触電’了,而且要扮演黃圣依的男朋友!”
  • 當年以一曲《外婆的澎湖灣》而成名的潘安邦將在東方藝術中心舉辦其個人演唱會。潘安邦表示,演唱會曲目將以懷舊為主,其中,為了紀念鄧麗君逝世10周年,他還會演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等7首鄧麗君的經典名曲。
  • 離開歌壇多年的台灣老歌手潘安邦昨天在京宣佈,他將於9月9日在北展劇場召開他的個人演唱會,這是他亞洲巡演的重要一站。
  • 現正身在杭州拍劇的陳煒,原來公私兩忙,甫收工即与新歡拍拖,晚上更索性到酒店度春宵!据知陳煒新歡在杭州搞房地產生意,以每日一情詩奪得芳心。
      
  • 其實,他是一個有潔癖的人,他認為没有愛情的男女苟合,就有如貓狗一般,心裡只有蘭英一人的他,怎麼會去做那種事呢?否則,不必論他的財富或家世,只憑他潘安再世的容貌,早就擁有三妻四妾了。
  • 觸網以來,除議政反共、憂天罵鬼、大放厥詞外,偶爾也扔下幾首小詩。感謝網界文朋詩友厚愛,常跟貼褒之貶之,或次韻贈之和之。難免掛一漏萬,但凡見到了,都會認真拜讀,收芷留念。網上詩林高手輩出,不少和作,藝術性思想性均青出於藍,令人敬佩。對此友情詩誼,老梟十分感動也十分珍惜,茲特選萃部分酬唱佳作為《網友酬唱集萃》,供《民主通訊》集中發表。
  • 我為什么玩石? 看了這首情意纏綿委婉動听的情詩,老憨深深感動了,對雄性老梟柔情万种大加贊賞。奇才就是奇才也,睹石思情,情感鑄詩,詩石交融,珠聯璧合,詩不感人死不休。
  • 漢朝建安年中,廬江府的小吏焦仲卿娶妻劉蘭芝,劉氏不僅貌美,有才華又賢慧,嫁妝也不少,丈夫又很愛,無奈,就是不為婆婆所喜。
  • 陸遊在家鄉山陰(今紹興市)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與偕夫同遊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與丈夫請陸游喝酒敍舊,陸游見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於是隨筆題詩於園壁之上,而唐琬也賦詩以對,兩人藉此抒發他們互相眷戀的深情與無奈的相思之苦,詞句淒宛哀怨,成了千古絶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