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詩選:貧賤夫妻百事哀-悼亡妻(二)

燕子
font print 人氣: 86
【字號】    
   標籤: tags:

《遣悲懷》 (聆聽音樂 http://www.yasue888.net/yuen_san.html)

其一:

謝公最小偏憐女 自嫁黔婁百事乖 顧我無衣搜藎篋 泥他沽酒拔金釵

野蔬充膳甘長藿 落葉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錢過十萬 與君營奠復營齋

其二:

昔日戲言身後事 今朝都到眼前來 衣裳已施行看盡 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僕 也曾因夢送錢財 誠知此恨人人有 貧賤夫妻百事哀

其三:

閑坐悲君亦自悲 百年都是幾多時 鄧攸無子尋知命 潘嶽悼亡猶費詞

同穴窅冥何所望 他生緣會更難期 惟將終夜長開眼 報答平生未展眉

《離思》 作者:元稹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元稹,唐代文學家,字微之,別字威明,洛陽(今屬河南)人,是北魏鮮卑族拓跋部後裔。與白居易是好友,文也與之並名,號稱「元白」,他們同是新樂府運動的倡導者,稹也是“次韻相酬”的創始者,對當時影響很大。又首創以古文制誥,格高詞美,為人效仿。

  稹8歲喪父,家中貧困,依靠親戚過日。然自幼天資聰穎,刻苦學習,發奮為文,15歲即明經及第。年青時具有正義感,敢於在政治上和權奸們進行鬥爭,後遭打擊,轉和宦官妥協,曾短暫擔任過宰相。

  其所著傳奇「鶯鶯傳」(又名《會真記》)敍述張生與崔鶯鶯的愛情悲劇故事,文筆優美,刻畫細緻,為唐人傳奇中之名篇,也為後世元曲「西廂記」的籃本。據後人推測,此是元稹個人之寫實故事,並認為他為依附權勢而負心另娶名門閨秀-京兆尹的女兒韋叢。

  稹的另一個軼事是與當時有名才女樂妓的薛濤的一段情。薛濤本為官家之女,八歲即會作詩,十四歲時,父親去世,為了生計,她作了樂妓,憑藉美麗容貌和絕世才華,很快就成了成都名妓。數十年間,劍南節度使共換了十一位,每一位都被她所吸引。她死後,當時的劍南節度使還親自為她作墓誌銘。

  而濤到了四十二歲那年,她才第一次全心全意地愛上一個人-全國聞名的才子,比她小了十一歲的元稹,而元稹也被這位才色雙全的美人所吸引。辦完公務的元稹回到長安後曾寄詩給薛濤,表達思念之情,但他最終也沒有回來。所以,薛濤就好像是第二個崔鶯鶯。

也許,元稹只對其妻韋叢情有獨鍾吧?

稹娶妻數年後,妻即患病亡故,為悼念妻而寫的「遺悲懷三首」,感情真摯,別具風格,也為後人所稱頌。其中第三首中「潘岳悼亡猶費詞」,可窺其欲與前人一較短長之意。@(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國家台灣文學館與法國在台協會合辦的「2005年法國在台第三屆春天詩人節」,將於六日下午二點,邀請法國「八月雪」雜誌負責人、譯有王文興小說「家變」及李昂等作家中篇小說的法國當代女詩人德琳 (Camille Loivier)主講法國當代抒情詩文體潮流。
  • 由廣東宋祖德公司投拍的電影《笑里逃生》在青島大光明電影院舉行了發布會。曾向媒體信誓旦旦表示將攜王思懿等演員來青的宋祖德,連個影儿也沒見著。當記者与宋祖德聯系上時,這位頗具轟動效應的“大嘴”再開大口,他興奮地告訴記者:“下午剛剛召開了電影《天堂的眼睛》新聞發布會,我也要‘触電’了,而且要扮演黃圣依的男朋友!”
  • 現正身在杭州拍劇的陳煒,原來公私兩忙,甫收工即与新歡拍拖,晚上更索性到酒店度春宵!据知陳煒新歡在杭州搞房地產生意,以每日一情詩奪得芳心。
      
  • 觸網以來,除議政反共、憂天罵鬼、大放厥詞外,偶爾也扔下幾首小詩。感謝網界文朋詩友厚愛,常跟貼褒之貶之,或次韻贈之和之。難免掛一漏萬,但凡見到了,都會認真拜讀,收芷留念。網上詩林高手輩出,不少和作,藝術性思想性均青出於藍,令人敬佩。對此友情詩誼,老梟十分感動也十分珍惜,茲特選萃部分酬唱佳作為《網友酬唱集萃》,供《民主通訊》集中發表。
  • 我為什么玩石? 看了這首情意纏綿委婉動听的情詩,老憨深深感動了,對雄性老梟柔情万种大加贊賞。奇才就是奇才也,睹石思情,情感鑄詩,詩石交融,珠聯璧合,詩不感人死不休。
  • 漢朝建安年中,廬江府的小吏焦仲卿娶妻劉蘭芝,劉氏不僅貌美,有才華又賢慧,嫁妝也不少,丈夫又很愛,無奈,就是不為婆婆所喜。
  • 陸遊在家鄉山陰(今紹興市)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與偕夫同遊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與丈夫請陸游喝酒敍舊,陸游見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於是隨筆題詩於園壁之上,而唐琬也賦詩以對,兩人藉此抒發他們互相眷戀的深情與無奈的相思之苦,詞句淒宛哀怨,成了千古絶唱。
  • 潘安十二歲與其妻楊氏定親,婚後兩人感情深厚,楊氏不幸於元康八年去世,對妻楊氏一往情深的他,於葬妻後,周年祭時陸續做悼亡詩三首以懷故人,顯見這個美男子也是個癡情種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