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詩選:相顧無言 唯有淚千行-悼亡妻(三)

燕子
font print 人氣: 1971
【字號】    
   標籤: tags: ,

江城子 蘇東坡(聆聽音樂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293/12502-1.asp)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 自難忘 千里孤墳 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 塵滿面 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 正梳妝 相顧無言 唯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 明月夜 短松岡

蘇東坡的第一任妻子王弗,是他在晉京趕考之前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婚的。那年蘇東坡十八歲王弗十五歲。王弗是個很賢淑、精明、內向的人,與蘇東坡的坦直豪放的性格恰好互補。

她常“終日不去”伴蘇東坡勤讀苦學,還能提醒東坡偶而遺忘的書中記事,東坡問她其他書籍,她也“皆略知之”。

而東坡是一個自稱“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的人,又“不慎言語,與人無親疏,輒輸寫肺腑”。這樣也常會得罪人,王弗就時常躲在屏風的後面靜聽,替他觀察當言不當言,提醒著他注意應對。

王弗二十六歲時病逝,遺子蘇邁。東坡在王弗的墓前悲痛的長歎道:“嗚呼哀哉!餘永無所一怙!

在王弗死後十年,正當蘇東坡調知密州(今山東諸城),在夢中見到了久別的妻子,一時不禁又懷念起時時她對他的殷殷叮嚀,於是寫下了兩闋小詞以寄託自己的思念,也開創了用詞來悼念亡妻的先河。如果王弗不那麼早逝,也許東坡不濟的官運也會重寫吧!

除妻子王弗外,東坡還另有三位在他心中佔有一席位置的女人,但他們也都先他而逝,不知他這算不算剋妻?

第一個女人:初戀情人堂妹,她是一個健康、活潑、可愛的女孩,比蘇東坡小幾歲,是在結婚前相見的,由於同宗,無法結成連理,只能終身懷念。

在堂妹嫁人後,東坡還寫了兩首詩給她,其中一首中有“厭看年少追新賞,閑對宮花識舊香”之語,另一首則有“羞歸應為負花期,已是成蔭結子時”的句子。同是對初戀情情人念念不忘的林語堂,認為那是東坡寫給堂妹的情詩。

堂妹去世時,東坡“情懷割裂、心如刀割” 寫了一篇真誠情深的祭文。在蘇東坡從海南流放歸來途經靖江之時,身染重病的他還是掙扎著來到堂妹的墳前致祭。再寫第二篇祭文,寫得更為深情動人,那一天距離蘇東坡在常州去世僅僅四十六天。所以初戀的情人的堂妹也是他一生最後難以忘懷的人。

第二個女人:賢妻良母王閏之,王弗去世後的第四年,東坡娶了王弗的堂妹王閏之,比他小十一歲的王潤之秉性柔和,遇事順隨,容易滿足,暗戀姐夫己久的她,什麼事都聽從丈夫的,與丈夫同甘共苦。生子蘇迨、蘇過,陪伴東坡二十五年後過世,蘇東坡親自為王閏之寫了祭文:

“婦職既修,母儀甚敦。三子如一,愛出于天。從我南行,菽水欣然。湯沐兩郡,喜不見顏 。我曰歸哉,行返丘園。曾不少許,棄我而先。孰迎我門,孰饋我田?已矣奈何!淚盡目乾。旅殯國門,我少實恩。惟有同穴,尚蹈此言。嗚呼哀哉!”

王閏之的靈柩一直停放在京西的寺院裏,十年後蘇子由才將她的遺骸與東坡的屍骨埋到了一個普通的墳墓裏,實現了生前東坡在祭文中”惟有同穴“的誓願。

第三個女人:紅顏知己朝雲,那是第二任妻子王閏之為東坡在杭州買的丫環,只有十二歲。朝雲天資聰穎又美麗,在東坡調教下,更富才藝,蘇東坡後來收朝雲為妾。朝雲被稱為“如夫人”,秦觀曾寫詩稱她“美如春園,目似晨曦” 。

在蘇東坡一生的幾個女人中,小他二十六歲朝雲才是他的紅顏知己,精神上的摯友。蘇東坡總是稱朝雲為“天女維摩”。晚年他為朝雲寫了不少的詩,感激她,讚美她,因為只有朝雲瞭解他。

有一個流傳甚廣的故事:“東坡一日退朝,食罷。捫腹徐行,顧謂侍兒曰:”汝輩且道是中有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為然。又一人曰:”滿腹都是見識‘。坡亦未以為當。至朝雲乃曰:“學士一肚皮不入時宜。’坡捧腹大笑。”從這些記述中,可以看出對瞭解他的朝雲看重。

而蘇東坡晚年流放在外(遭貶嶺南惠州)的那段時間裏,始終隨侍其左右的便是朝雲。朝雲曾生了一個兒子,取名叫遁兒,在生下三天時,蘇大詩人寫了一首《洗兒詩》,用以自嘲:
“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可惜此嬰兒僅活了十個月就不幸夭折了。

朝雲三十四歲時染病身亡,東坡遵照朝雲的遺願將她安葬在惠州城西豐湖邊的一座小山丘上,墓上築六如亭以紀念她,亭柱上鐫有一副楹聯:

“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

當時,東坡為她寫了墓誌銘,稱她“敏而好義”、“忠敬如一”。不久後,又寫了兩首詞,來悼念朝雲。自此,東坡一直鰥居未娶。那年蘇東坡六十歲。

曠世奇才的蘇東坡不僅多才多藝,且悲天憫人,也是一個懷有赤子之心,感情充沛的性情中人啊!@(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宋兩代八個散文大家韓愈、柳宗元、歐陽修、蘇洵、蘇軾、蘇轍、王安石、曾鞏有《唐宋八大家》之稱。昨(4)天下午,三名自稱是唐宋八大家後人的男子在北京大學附近聚會。他們都表示有足以證明自己身份的家譜。
  • 現正身在杭州拍劇的陳煒,原來公私兩忙,甫收工即与新歡拍拖,晚上更索性到酒店度春宵!据知陳煒新歡在杭州搞房地產生意,以每日一情詩奪得芳心。
      
  • 觸網以來,除議政反共、憂天罵鬼、大放厥詞外,偶爾也扔下幾首小詩。感謝網界文朋詩友厚愛,常跟貼褒之貶之,或次韻贈之和之。難免掛一漏萬,但凡見到了,都會認真拜讀,收芷留念。網上詩林高手輩出,不少和作,藝術性思想性均青出於藍,令人敬佩。對此友情詩誼,老梟十分感動也十分珍惜,茲特選萃部分酬唱佳作為《網友酬唱集萃》,供《民主通訊》集中發表。
  •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這是蘇軾游廬山時所作的《題西林壁》,寥寥28字,充滿動感地描寫出廬山的風貌。而這首詩也,流傳千古,其中後兩句則成了富有哲理的名句。 華夏名山
  • 我為什么玩石? 看了這首情意纏綿委婉動听的情詩,老憨深深感動了,對雄性老梟柔情万种大加贊賞。奇才就是奇才也,睹石思情,情感鑄詩,詩石交融,珠聯璧合,詩不感人死不休。
  • 黃庭堅是北宋著名的詩人和書法家,他的書法與蘇軾、米芾、蔡襄合稱為「宋四家」。他是洪州分寧(今江西修水)人,宋代「江西詩派」的創始人。
  • 漢朝建安年中,廬江府的小吏焦仲卿娶妻劉蘭芝,劉氏不僅貌美,有才華又賢慧,嫁妝也不少,丈夫又很愛,無奈,就是不為婆婆所喜。
  • 陸遊在家鄉山陰(今紹興市)城南禹跡寺附近的沈園,與偕夫同遊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與丈夫請陸游喝酒敍舊,陸游見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於是隨筆題詩於園壁之上,而唐琬也賦詩以對,兩人藉此抒發他們互相眷戀的深情與無奈的相思之苦,詞句淒宛哀怨,成了千古絶唱。
  • 潘安十二歲與其妻楊氏定親,婚後兩人感情深厚,楊氏不幸於元康八年去世,對妻楊氏一往情深的他,於葬妻後,周年祭時陸續做悼亡詩三首以懷故人,顯見這個美男子也是個癡情種啊!
  • 其所著傳奇「鶯鶯傳」(又名《會真記》)敍述張生與崔鶯鶯的愛情悲劇故事,文筆優美,刻畫細緻,為唐人傳奇中之名篇,也為後世元曲「西廂記」的籃本。據後人推測,此是元稹個人之寫實故事,並認為他為依附權勢而負心另娶名門閨秀-京兆尹的女兒韋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