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下風
首屆全球華人晚會,新唐人電視台慧眼識精英,篩選資深舞蹈家瑜瑋出演一場獨舞《喜》,當時出現一篇報導,挖掘其美學內涵。報導如下:《曼哈頓中心升起一顆璀璨的中國舞星...
港人害怕23條立法後﹐會危及自己做人的權利﹐實在多余﹕前有車﹐後有輒。有董代辦及金利來們作榜樣﹐金利﹑銀利﹑局長﹑委員都有了﹐言論還自由之極﹐有什麼可怕﹖
中共十六大開幕式八日現場直播曇花一現,可能因為作秀并不理想。
人間事不滿意處常八九,得人意處無二三,江氏每當得意忘形之際,總有倒霉事接踵而來,据北京新僑飯店職工揭露,江氏費盡心机以美女「翻譯」,傳世國寶,錢,色密糖拉來選票,申奧成功,天安門上一呼,樓上百諾,樓下沸騰之際,正好中共《社情調查》結束:江上台“十二年來,反腐敗反官僚的斗爭,為什么不能取得階段性的進展,相反更突出了危机性、嚴峻性、爆炸性?每天城市200多宗游行...
被毛澤東總結為中國共產黨三大作風之一的批評與自我批評﹐從來沒有真正實行過﹐老實人彭德懷1962年在廬山實行了一次﹐結果倒了大霉。到了江核心的時代﹐干脆變成了吹捧與自我吹捧﹐簡直到了肉麻的程度。但去年以來卻由兩位勇敢的領導同志﹐開創了中共歷史上生氣勃勃的新局面。首先是曾慶紅勇士組織人馬﹐在黨內生活會上專門揭露缺點錯誤﹐先後向胡錦濤﹑李瑞環﹑溫家寶﹑尉建行由不點...
西方的脫衣舞演出在下流場所﹐東方的裸體舞竟在堂皇的讌會廳﹕
大陸電視已輸出國外﹐24小時連播﹐華僑一片讚揚﹐都以為得到祖國真實消息﹐文化櫥窗﹐歌舞昇平﹐還有選擇地報導台灣﹐這對改變洋人從1989年6月4日以後對大陸的不實看法確有好處﹐沖洗老外反共頑固頭腦。對這些成勣大陸國內觀眾並不知道。
如今水已攪渾﹐良莠不分﹐大陸出現新名詞﹕愛國﹑民族主義(見側掘先生名文)﹐其實勿須強拉﹐愛國主義遠遠遜于民族主義﹕
當年以領導幹部年輕化﹑廢除終身制為由把喬石趕下臺﹐現在輪到自己﹐七十有六﹐況且又有鄧小平遺言及中共黨內決議﹐盡人皆知今年中共十六大該交班給胡錦濤。死皮賴臉﹐抓權不放﹐實在沒理﹐於是滿地打滾﹐使出渾身解數﹕
聊齋故事“司文郎”一文﹐說廟中一瞽叟乃天上司文郎轉世﹐不用眼看﹐只用鼻嗅﹐文章優劣即可立判不爽。惡毒下流之文﹐令其聞之﹐直瀉肚腸﹐瓦斯破肛而出﹐近者燻倒﹐遠者掩鼻。
《南方週末》本是中共廣東省委員會機關報《南方日報》屬下刊物﹐每週一期﹐名為南方週末﹐發行量第一﹐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報攤上最搶手貨﹐成為城鄉居民週末閑情娛樂方式之一。不去影院﹐不看電視﹐公園一隅﹐一紙在手﹐偶爾會見到黨報上禁載的驚人消息。全國各地讀者均知其黨性不純﹐據傳已被黨割頭﹐查其罪證﹐蒐求半日﹐僅得一則﹐錄此存照﹕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如今申辦奧運﹐有四個國家勢均力敵﹐表面上機會均等﹐其中一隻夜貓子冒充和平鴿﹐桌面上厚臉皮﹐自稱現在是中國人權最好時期﹐桌面下三隻手﹐用糖彈走後門甜倒了克林頓﹐又用三隻手發紅包﹐把美國趕出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
上世紀廿年代一書名世之後﹐作者自嘲為遵命文學﹐是遵當時文學革命主將之令﹐不過是自願的。時過境遷﹐今日中共已極端害怕革命﹐官辦作家協會號召歌頌主旋律﹐總之只准唱喜歌﹐不能搞透明度﹐使現代的遵命文學已經難產﹐再寫狂人日記之類﹐恐怕要與黃琦﹑李少白等先生住在一個地方了。
要說江澤民對馬列有發展﹐倒不在什么撈什子三講﹑三代表﹐而在于糖衣炮彈戰略戰術的內外應用。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中國經濟大幅衰退,中共治下人禍不斷,中國民眾對中共當局絕望,形象地形容中共政權已進入「歷史的垃圾時間」,並成輿論共識。該觀點被廣泛熱議5個月後,在中共三中全會前夕,多家官媒及官方學者突然大肆批駁這一說法,稱其比「躺平論」更危險。 對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