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今日】:伟大的战地记者卡帕殉职

人气 108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5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陶静慈综合报导)历史上的今天1954年5月25日,伟大的匈牙利战争摄影专家,在越南海防南方的太平地区不幸因误触地雷而被炸死。当天美国各晚报都登出卡帕的死讯,第二天《每日新闻》用大标题报导“关于卡帕之死”,纽约各地电视台,电台和时报也以极大篇幅刊登报导。

有人说:一个普通人,如果不知道罗伯特.卡帕,那叫做“遗憾”;

一个摄影工作者,如果不知道罗伯特.卡帕,那叫做“无知”;

一个战地摄影记者,如果不知道罗伯特.卡帕,那叫做“羞耻”。

因为,他是摄影记者中,极少被“伟大”一词所修饰的那一部分人。

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1913年10月22日-1954年5月25日),原名安德鲁.弗里德曼(Andre Friedmann)。匈牙利裔美籍摄影记者,二十世纪最著名的战地摄影记者之一。他参与报导过五场二十世纪的主要战争:西班牙内战,中国抗日战争,二战欧洲战场, 第一次中东战争以及第一次印支战争。卡帕的摄影生涯就如同赌命一样,在一次次的战役中,在枪林弹雨中,用血肉之躯去换取相机里的一格格底片。

他17岁时就立志要当摄影家。在柏林大学求学后,先在柏林一家通讯社做暗房工作,后到巴黎当记者。由于他的摄影作品受到一家摄影杂志社的重视,他便被委派到战地进行采访。

1936年西班牙内战,卡帕在西班牙战场拍摄了一个战士中弹将要倒下,这幅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的作品一发表,立刻震动了当时的摄影界,这幅标题为《死亡的瞬间》的照片,从此成为战争摄影的不朽之作,也是卡帕的传世作品。这幅照片在技术上并不高明:模糊不清、焦点不准,表现得不够精致……但这一切都不影响这幅照片的伟大,他是摄影师亲历战争,与战士一同冲锋陷阵,用生命换回的宝贵影像,显示出的是战地摄影师大勇的精神。在一生都出没于战场的卡帕来说,仿佛一切摄影技术都不值一提,回荡在耳边的只有他的那句经典名言:“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还不够近。”

1937年,日本发动了对中国的侵略,第二年卡帕来到了上海等地,在卡帕镜头里,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千疮百孔,一片废墟。人们妻离子散、背井离乡,到处逃难。

1944年6月6日,他随联合国部队开辟第二战场,参加了在法国北部诺曼第的登陆战,成为了唯一一位随第一批登陆部队参加诺曼底登陆作战的摄影记者,随军在奥马哈海滩抢滩。他匍匐在密密麻麻的尸体中,一边躲着子弹,一边拍照,在一天时间里,他拍下了几百幅照片,其中《诺曼底登陆》展示了正义战争的伟大力量,再次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声誉。

1954年,卡帕不顾亲友的劝阻,悄悄来到越南战场。他用照相机反映了《越南的悲剧》(卡帕的最后一幅作品题名),不幸误踏地雷身亡,时年仅四十岁。

卡帕一生痛恨战争,他想借影像来唤醒人们的良知,不再彼此杀戮。他终生将战争作为他采访的题材,不是为了追求刺激,而是为了揭露战争的残酷。卡帕说:“照相机本身并不能阻止战争,但照相机拍出的照片可以揭露战争,阻止战争的发展”。不管是展示冲锋陷阵的军人还是饱受战争之苦的平民百姓,卡帕的照片中流露出深深的同情和怜悯。美国著名作家史坦贝克(J.Steinbeck)说:“对摄影我全然不懂,关于我必须谈的卡帕,纯粹是从一个门外汉 的观点,专家们得容忍我了。 对我来说,卡帕的确是摒除一切疑虑地证明了相机不必是个冷冰 冰的机器,像笔一样,用它的人有多好,它就有多好,它可以成为头脑和灵魂的展现。”

  卡帕从不把自己拍摄的照片视为艺术品,他不仅要真实地记录人和物的外部形态,而且要揭示人的思想感情和灵魂,揭示事物的本质。因此,他的作品内涵更加深刻。他反复表现的毁灭、哀伤、恐怖、死亡等主题,常常给人以巨大的心灵冲击,使人产生对战争的厌恶和憎恨。

成名前的罗伯特.卡帕

罗伯特.卡帕出生于奥匈帝国时期布达佩斯的一个犹太家庭。1932年,他曾由于反政府而获得一场牢狱之灾。之后,卡帕在父母的鼓励下离开故土到德国求学。

卡帕最初想成为一个作家,然而他在柏林找到的一份照相工作却让他开始痴迷于摄影艺术。1933年,由于纳粹德国日渐兴起的排犹风浪,他移居到了法国。但却发现在法国很难找到一份作为自由记者的工作。在此期间,他开始采用罗伯特.卡帕的名字,并杜撰了一个子虚乌有的年轻摄影高手,让他的经纪人对外声称,这位富得流油,不靠拍照糊口,他的照片三倍于当时的最高世价,爱买不买悉听尊便。

一次日内瓦有个国际会议发生了暴动事件,所有的记者都被瑞士警察粗鲁地赶走,唯独弗里德曼混了进去,拍到了独家特写镜头。这一幕情景正巧被一位杂志社的图片主编握克(M Lader Vogel)看到。三天后,当那些照片被送到握克的办公桌上的时候,他拨了个电话给“卡帕”的经纪人,对方这么回话: “卡帕先生的这批独家照片,一张要三百法郎(六倍于世价)。” 握克回答: “有关卡帕的事倒是挺新鲜的,不过,请你转告那位穿着脏皮夹克,到处乱拍照的荒唐小子弗里德曼,明天早上九点到我的办公室报到。” 就这样,安德烈.弗里德曼不得不以罗伯特.卡帕正式亮相。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国防部与外交部明共同办理战地记者研习营
美伊战地记者处理通讯问题有偏方
美英攻伊三天后  首名战地记者丧生
台湾记者协会吁各界重视战地记者人身安全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