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大火罹难孤儿之养母:我会继续收养

【大纪元2013年01月14日讯】1月11日,是兰考大火中失去性命的7名弃婴的“头七”。收养他们的袁厉害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6天了。11日晚,新京报记者以袁厉害侄女的身份进入她的病房。袁厉害穿着一件满是污渍的T恤,披一件破洞漏了棉花的棉袄,半躺床上。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袁厉害讲起了前一天的梦境,梦到孩子回家来看她时她说:“最后悔没扎到火里救他们。”

20多年前,袁厉害收养了几个弃婴,二儿子刚42天,就被袁厉害送到了孩子的奶奶那里,晚上,想儿子想得直哭。

生活虽艰难 亲生与收养没有区别

别人知道她收养弃婴后,就把捡来的孩子往她这里送,她觉得生活艰难,不想收,但是别人几句话,她的心就软了,所以一直在收养孩子。这么多孩子,日子很不好过,袁厉害说:“难着哩,到了1990年后,就有二十多个孩子了。80年代做生意的人少,我摆个摊,钱好赚。到了1993年前后,赚不到钱,我啥活都干,每天我累得心脏噗通噗通跳,瞌睡的时候,我趴到医院急诊科的椅子上就睡着了。”

“住也没地方住,我在街边搭个棚子,孩子们睡一排,冬天我和孩子们冻得直打颤。实在没吃的了,只能管别人要一点吃的,先给孩子吃。”袁厉害说,她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她说,刚捡来的孩子脐带还没断,和自己生的孩子没什么区别。

当被问及为什么不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去时,她说:“有十几年我都没去送。一是人家不爱收;二是生活逐渐好了点;三是我也听说福利院待小孩不好。小十之前被他妈妈(养母)送到过开封福利院。有一次他妈妈去看他,发现他头磕破了也没人管。”

“每次福利院的人来光想拉走好一点的孩子,脑瘫和智障的都不愿意要。每次他们来的时候,我会把那些我喜欢的孩子们藏到亲戚家里。”“这些孩子从脐带没掉就跟着我。我喜欢这些孩子,我想跟他们在一起。我前几年送到福利院的孩子想见都见不到了,开封福利院的人总是不让进。”

捐款来自民间 希望设立福利院

说到生活来源,她说:“我开了个米线馆和一个副食商店。我帮人家做中间人挣钱,有2间铁皮房租了出去收点房租。加上每月将近2000块的低保。好心人再捐赠一些。”她说出事后政府给她买了几件新衣服,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穿上新衣服。

最大的一笔捐款来自广州一个老板,给了他10万元。她买了一层自建房,准备弄成一个私人孤儿院让孩子们住,房子刚盖完,没想到孩子们再也住不成了。她一直想开一个自己的福利院。

“烧死的两个孩子本来要送走”,袁厉害也准备将6个小一点的送到福利院,但是手续繁琐,没有送成,结果这6个孩子中有两个在大火中被烧死。

民政局从来不过问 政府帮助远远不够

在袁厉害收养小孩期间,政府一共给了她一万元。低保从2006年的4个到现在的20个,六年来一共拿到6万多,平均每个月不到一千块。“这20多年来,我收养的小孩一共有百十个,成活了五六十个,送给别人收养的有20个左右。”她说政府给的帮助远远不够生活。

民政局从来不过问小孩送福利院的事,都是她自己送,有时福利院会来拉。袁厉害的愿望是建一个私人福利院。“我一直希望民政局为我建一个福利院,把孩子们都接过去。民政局的领导总是说‘不可能’,‘兰考县还没福利院呢,怎么可能给你盖一个。’”

对于非法收养,袁厉害说:“2006年,一个郑州来的‘义工’看到孩子们在花园里很脏。就质疑我说我没有收养资格。之后民政局也来说过几次,说我收养不合法,他们光说,也没做过啥。”

袁厉害说:“扔小孩的不犯法,政府的人不管不犯法,我拾了反倒犯法?我要不收养他们,饿死冻死了犯法不?”对于将来,袁厉害说:“政府不管,我还会管。” 

(责任编辑:叶清青)

相关新闻
河南兰考弃婴孤儿收养所失火 7童遇难
【网文】孩子们,对不起……
兰考袁厉害高血压入院 称不再收养弃儿
山东多地被淹 乡村水坝溃堤 有人被水卷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