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共对生理期女法轮功学员的摧残(3)(慎入)

人气 93

【大纪元2013年04月22日讯】2000年正月初三,在河南开封北郊拘留所,夜间零下十度,滴水成冰。看守在院子的水泥地上倒水成冰,然后逼迫十一名女学员只穿内衣内裤赤脚坐在冰上或者雪地里炼功。手托冰块,头顶冰块。从晚上八点多一直坐到夜间十二点多,厚厚的冰地上留着三位来例假女学员一滩滩冻结的血迹。时隔几日,冰上法轮功学员坐过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辨……

日前,明慧网刊登连载文章,从经期中的女性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这一视角,揭示中共的流氓、禽兽嘴脸,揭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人性全无。文中的大量实例揭示出,只有中共这样的邪政,才能对一个国家手无铁的合法公民、社会上这样一群善良的好人、妇女、甚至处于经期以及孕期的妇女下得了这样狠毒的流氓黑手。

(接上文)

二、暴打、踢腹部、踢下身

内蒙古赤峰红山区公安分局:酷刑逼供六天六夜

袁淑梅女士(已遭迫害离世),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赤峰西大桥外某企业优秀会计。2000年10月,赤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约五十名因10月15日散发真相资料事件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由于袁淑梅是复印资料的出处,因此被绑架到不为人知的秘密审讯室,遭红山区公安分局恶警柴玉生、吕某等残忍的刑讯逼供,被吊起来电击、毒打、扇耳光,恶警喝酒后,还对她轮班毒打,其中,国安恶警布仁(外号“不是人”)、柴玉生打得最狠。柴玉生把她拉到跟前,又一脚踢到墙边,再拉到跟前,再踢到墙边,还专门往袁淑梅的裆上踢,嘴里吐出的都是不堪入耳的脏话。恶警不许她吃饭、睡觉,只给一点水和少量食物维持不死,眼皮稍一闭就打,期间袁女士来例假,也不让上厕所、不许换纸,被毒打折磨六天六夜后,头发都白了,身上渗着血水,下身穿的体型裤全是血。被送到看守所时,已被折磨得没了人样。袁淑梅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内蒙呼市女监被迫害致死。

内蒙古乌兰浩特公安局:暴打、猛踹腹部

贾海英女士,又名贾海梅,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 2006年8月8日,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乌兰浩特公安局,被暴打得口鼻喷血、不省人事,晚上被女杀人犯看管不准睡觉,贾海英抵制,被女杀人犯猛踹腹部, 正赶上贾海英来例假,顿时流血不止,再加上不给饭吃,身体虚弱得起不来床。白天恶警将贾海英拖到水泥地面上,晚上再拖回监房床上,不给棉被盖,北方深秋的夜晚非常寒冷,贾海英晕厥过去,被送乌兰浩特市医院。之后,第四次被非法劳教,因屡遭迫害,家中直接财物损失累计已高达百余万元。

河北保定太行监狱:女学员拒绝“转化” 来例假专打小肚子

张丽君女士,河北定州市法轮功学员,在河北保定太行监狱,因拒绝“转化”,恶人不让她睡觉,她来月经了,小肚子疼,恶警向包夹使眼色,晚上十一点多,包夹专门向她的小肚子打,让她痛上加痛。张丽君说:别打了,我小肚子痛。她们还打,说,警察说的打出病来给她治。张丽君仍向她们讲大法真相,讲善恶有报,她们不听。因为包夹打法轮功学员警察给加分,比在车间干活好的多,犯人为了早回家,让干啥就干啥。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踹人小腹窜出经血 将人迫害致疯

杨敬华女士,山东临沂市法轮功学员,2005年初,她没穿衣服,在地板上躺着,正来了月经,恶警许红穿着皮鞋往她小腹部位踹,当这个恶警踹她小腹时,她的下身窜出一股经血。后被二大队迫害得精神失常,不穿衣服,吃大便。

双城市洗脑班:610从市场雇来打手 猛打经期女学员腹部致失去知觉

张立艳女士,黑龙江双城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新年期间,正来月经时,在双城市洗脑班,被610从市场雇来和指使的打工汉子,往腹部用拳头猛打,被打得失去知觉,脸铁青,从鼻孔往外冒沫,浑身冰凉,从椅子上一头栽到水泥地上,从那以后,张立艳就站不起来,整天咳血,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体每况愈下。

北京宣武区公安分局:经期被多名警察踩下身

北京恶警对进京上访的各地法轮功女学员大打出手、竭尽折磨和摧残,对来例假的女学员,他们不但不手下留情,甚至更加侮辱和折磨,朝阳区看守所一位邪恶的狱警曾得意洋洋地说:“我最爱看女法轮功绑十字架,要是来例假就更好了,流一门板。梅玉兰就是我灌食灌死的,死个法轮功算什么……”

北京宣武公安分局一恶警一边踢人下身一边恶狠狠地骂:你没来例假吧?今天给你踢出来!拉到男监,叫犯人给你捅出来!真是人性全无。

上海某法轮功女学员,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被绑架到北京宣武区公安分局,在那儿被警察仰面朝天按倒,在肚子上放块木板,多名警察用木板踩她下身,她当时正来例假,被踩出尿来,可能膀胱被踩坏,恶警是不顾人死活的。

酷刑演示:踩踏下身(图片来源:明慧网)
酷刑演示:踩踏下身(图片来源:明慧网)

三、电刑

河北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专电经期中的女学员阴部

河北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副政委魏计考,在矿务局招待所租赁高级房间领着一群彪形大汉做打手,专门残害法轮功学员。2001年元月6、7日,绑架多名法轮功女学员。在矿务局招待所,一位女学员被抓时正来例假,丧心病狂的流氓恶警专门电击她的阴部,还恶狠狠地说:我非把你电得大出血不可!

长春净月潭秘密刑房:流氓恶警逞凶

在长春净月潭秘密刑房,法轮功学员受尽了中共法西斯酷刑,被致死致残,有的被半夜拉出去用大刑后有去无回。流氓恶警不但大打出手,还用电棍电往女学员乳房、乳头、阴部等狠劲电,有的女学员正来例假,被恶警电得流血不止,裤子湿透。

黑龙江动力分局:塑料袋套头、五分钟电击一次

范春艳女士,黑龙江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多次被非法抓捕,2001年4月被动力分局警察绑架,关鑫、周某等几名恶警对她拳打脚踢,用电棍电,从上午十点折磨到下午三点半,逼迫她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范春艳告诉他们不要这样迫害,他们不听,还拿塑料口袋三次套她的头,把她的腿打得全黑,当时她正来例假,恶警就专往她的肚子上踢,把她扣在暖气管上,人蹶着,把手表放在地上让她看表,五分钟电她一次。范春艳说:“说心里话,我当时让他们迫害得真想一头撞死了,可是我想这样他们就更有话说了,说我要自杀等。我忍受着这些非人的折磨。”范春艳被折磨得吐血、奄奄一息。

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月经被电棍电没

2005年3月2日,黑龙江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调动几十多名男女恶警及二十多名劳教人员,强迫法轮功学员签“帮教协议”。法轮功学员刘学花不签,被扣住双手,两名男恶警一人踩住刘的两个脚面,一个狠狠的说:“就往她那玩意儿(指乳房)上电”。男恶警用高压电棍往她的后脖子和头发里电,电了半个多小时,刘学花疼痛难忍,她当时正来月经,当天月经就由于惊吓没了,晚上依然疼痛难忍,无人管。

河北保定市高阳劳教所:高压电刑致人小腹剧痛 例假流血不止

法轮功学员小丽,在高阳劳教所,被警察和狱霸用拳头猛击面部,三次栽倒,又被揪住头发猛撞墙壁。流氓恶警还用高压电棍电击她的乳房及阴部,长时间不松手,导致她几次被折磨昏过去。她当时正来例假,残酷的电刑导致她小腹剧痛,例假流血不止,不能下地。

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对经期女学员施电针酷刑 身上留下一百多个被电的伤痕

法轮功学员天缘(化名),2001年6月在天安门打横幅,被绑架到天安门公安分局遭毒打,之后被送到北京东城看守所。由于不报姓名、地址,天缘被两个男恶警施电针。他们拿出一种带电的针,往天缘身上施暴,每扎一下,身体都会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当时天缘正来例假,他们又将天缘的双手背铐,拳打脚踢,一人踩其身体,一人专在脖后、脚踝、膝盖后侧等神经敏感部位扎这种电针,极其痛苦,每扎一下都会非常痛苦,那一天,天缘被他们在身上留下了一百多个被电的伤痕。

北京恶警在神经敏感部位扎的一百多个、令人痛不欲生的电针留下的部分痕迹。(图片来源:明慧网)
北京恶警在神经敏感部位扎的一百多个、令人痛不欲生的电针留下的部分痕迹。(图片来源:明慧网)

北京顺义北石槽镇派出所:电击致人经血猛流 柳枝抽打致人昏死

川梅(化名),四川法轮功学员,2001年1月底因进京上访,被从北京顺义看守所带到顺义北石槽镇派出所,当时正来例假,被脱去外套、毛衣,铐在户外树上冷冻,失去知觉后,又被拖进房间将手放在暖气管上烫,被铐成金鸡独立,用电警棍电,直电到小便失禁,经血猛往下流,小便夹着经血流了一地,他们才暂时停止暴行。第二天,一个姓郑戴眼镜的恶警轮换用三根柳枝(一根粗、一根细、一根端头有鸡蛋大的疙瘩)抽打川梅的双腿,直到柳枝打断、人被打昏。被暖气管烫醒后,川梅告诉所长刘恶警她正在例假期间,他说:别说了,你不说就别想离开这里,又把她铐到外面的树上冻,姓郑的恶警提着有疙瘩的柳条又开始行恶,打得川梅小便失禁。她的腿被打得像炭一样黑,肿胀瘀伤,不时痉挛,行走困难。

四、大背铐、抬棍子、竹棍夹手

黑龙江七台河市桃山分局:频塞救心丸维持逼供

金力红女士,法轮功学员、黑龙江七台河市妇幼保健院妇科门诊护士,2004年11月30日晚,被市桃北派出所郭志等恶警绑架到桃山公安分局。12月2日整夜被派出所所长聂小春、恶警孙立明、郭志等非法用刑约十余种:抓拽头发、头套塑料袋、烟熏鼻孔、烟熏眼球(把眼皮翻过来)、跪棍子、“大背铐”、“抬棍子”、抻拽胳膊、踩腿、踹肩关节等。

“大背铐”就是两手铐在后背,拎铐子把两臂拉直,快速上下左右转动,剧痛难耐。“抬棍子”就是两腋下插棍子抬肩关节、两腿放棍子压小腿,棍子折了好几根;腰间放粗棍子把人抬在空中很长时间,身体弯成弧形,腰剧痛难忍。金女士被长时间这样折磨,粗棍子突然间“叭”的一声也折了,声音很大,恶警们好像很失望。金力红叙述:“如果那根很粗的棍子不折,我的腰肯定已经折了。”

恶警极其疯狂的上刑手段,导致金女士双肩关节深部韧带损伤、两节脊柱损伤、腰□一椎间盘膨出、腰□椎错位变形。

2005年元月初,金女士被连续四天四宿非法提审,桃山分局经保科崔向东晚上酒后用右拳猛砸头顶等部位。当时金女士没喊出来,但她描述:“那种头痛难受我形容不出来。当时只是心里明白,他再打我几下,我肯定死了。”金女士的脑神经被打伤,当时就流口水厉害。在市局610毕春波的指挥下,恶警没完没了的给金女士吃救心丸继续刑讯。金女士叙述:“我觉的生命到了极限,没想到会活下来。”

两次残忍的非法审讯令金女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而且均是在金女士的月经期,她后来月经失调:在看守所每个月来两次月经,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后,两个月来了三次月经。后来也不正常,经血变淡,变稀,嘴唇没有原来的红色。

哈尔滨七处看守所:经血混着伤口的血一起流

贾淑敏女士,黑龙江海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4月,被海林柴河派出所绑架,在哈尔滨七处看守所,被恶警用竹棍子夹手,反复夹八次之多,然后用大板子打,打得她满身是伤,三四天起不来。被打时,贾淑敏正好来月经,伤口上的血和月经的血混在一起流了下来,恶人们看了哈哈大笑。(凶手:黑龙江哈尔滨七处看守所)

五、冻刑

吉林省榆树市拘留所:毒打冷冻摧残

吉林榆树市拘留所恶警,在恶所长魏福成带动下,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女学员大打出手,许多法轮功女学员被严重打伤、冻伤。

2000年2月28日凌晨三点多钟,恶警孙景富、张福学等手持凶器,把任春英、刘淑娟等八名法轮功女学员扒掉外衣,按倒在湿板铺上毒打,每打一下,被打的人都哆嗦一下,毒打了约两个多小时,恶警都累得喘不上气。打完,又扔到外面雪地里冻(大约零下二十几度)。法轮功学员朱峰、柴秀芝被冻昏。大家往屋里抬,恶警却不让,仍扬言冻死她们,恶警许久飞说:“不许抬,拘留所每年都有三个打死的指标呢,怕啥,打死白打。”眼看几个伤重的人都要冻昏过去了,在大家的一再要求下,恶警才允许把她们抬回屋。其中,有位女学员来例假了,仍遭张福学等恶警毒打,被扔到外面雪地里冻。恶警孙景富逼迫法轮功学员孙中芝脱掉外裤,孙中芝不脱,说来例假了,孙景富却说“这里没假”,照样毒打。恶警焦淑侠往背经文的女学员身上浇凉水,棉衣裤全湿透。恶警高永把一位十八岁姑娘脱掉外衣扔到雪地里冻,姑娘的手冻肿得老高……

广东三水妇教所:每月经期被强制洗冷水澡

高喜女士,1986年出生,湖北黄梅人,在广东顺德生活工作。2007年被绑架到广东三水妇教所严管队迫害,2008年,天冷地冻的过年期间,每次月经期都被吸毒劳教人员强制洗冷水澡一至二小时,剪光头发。入所时一切正常,而且灵智聪慧,漂亮可爱,一个月后被迫害得精神异常,身体虚弱,失去语言能力。2008年4月,以精神分裂症出所。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扒光衣服睡水泥地 经血变成黑紫色

郝平女士,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法轮功学员,经营养殖业,因揭露法轮功学员赵艳霞被看守所灌食致死,2002年与丈夫双双被判重刑,养殖业富足的龙头企业家自此被中共迫害得一贫如洗。

在红山区看守所,郝平因炼功多次遭迫害,被绑铁椅子冻、饿、不让上厕所,转到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后,因不“转化”、不放弃“真善忍”信仰,被昼夜罚站、强制洗脑,因拒穿囚服被扒光衣服(只剩下短裤)、撤走床板、抢走衣服被褥、睡在水泥地上,来例假的血变成了黑紫色,被迫害三天就不能正常行走。

内蒙古某偏僻小县,恶警将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扔进齐腰深的水池里,哪怕是来例假的法轮功女学员,恶警也不放过,一泡就是十几小时。

酷刑示意:水牢(图片来源:明慧网)
酷刑示意:水牢(图片来源:明慧网)

广东珠山办事处:逼站水中泡

2000年正月十六,珠山办事处政法副书记刘某某和珠山办事处计生委刘永明带三十多人看管九名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绝食六天后,还让他们在十多公分深的水里站了六天六宿,不准睡觉、不准靠墙,一位女学员正值例假,支持不住,晕倒在水里。他们将她拖出去逼问还炼不炼,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又将其推倒在水里。几天后法轮功学员的腿都肿得很粗,脚被水泡得肿胀得穿不上鞋。

河北秦皇岛青龙县看守所:“趴冰”、皮条抽打

“趴冰”:河北秦皇岛青龙县看守所恶警实施的酷刑之一,冬天将院内泼水冻上冰,强行将法轮功学员按趴在冰上,直至把冰融化,还要手臂向上、腿向下伸直,手心、脚背、脸部都挨冰,哪处挨不上,就用皮鞋踩,皮条抽打。

2000年12月18日,青龙县看守所所长恶警王金将法轮功女学员拉到外面趴冰,趴了四个多小时,看见谁的手先被冻得失去知觉、变形,就用皮鞋狠狠踩手,起来后又把每人打得当场晕倒在地。正来月经的法轮功学员张爱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恶警王金剥下衣服,扯下内裤,狠劲的抽打。

河北迁安市洗脑班:来例假被逼光脚在雪地上跑

姜玉平女士,河北迁安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冬,被扣庄乡派出所警察闯进家中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打坐被狱警任小青等殴打,一次晚上起来打坐,又被任小青发现,他不准姜女士穿鞋,逼她光着脚在雪地上跑,当时正是腊月的三九天,姜女士还带着例假,由于天寒地冻,姜女士栽倒在地上。任小青揪起她的衣服,推着她跑,还骂她“装死”,折磨了一小时左右,才让她回房间。

山东临沂市沂水县城郊洗脑班:寒冬夜里逼迫坐雪地 雪被坐化再泼凉水

2000年,在山东临沂沂水县沂水镇城郊洗脑班,当时的镇政法委书记何法江指使沂水县综治办副头目王建军逼迫法轮功学员李明艳、苏莉、相桂英、高玉梅(已遭迫害离世)、张军娥五人长时间坐在院子雪地上。

张军娥当时来了例假,沂水县综治办头目、狠毒的打手李宏伟硬是逼她坐在雪地里,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冰雪。雪被坐化了,再提来凉水泼上,逼她们坐在雪水里,棉裤被浸透,人被冻僵。每天从晚上六点坐到凌晨四点,连续折磨了四天。

开封市北郊拘留所:滴水成冰的夜间 坐进冰天雪地四小时

2000年正月初三,在河南开封北郊拘留所,夜间零下十度,滴水成冰。看守在院子的水泥地上倒水成冰,然后逼迫十一名女学员只穿内衣内裤赤脚坐在冰上或者雪地里炼功。手托冰块,头顶冰块。从晚上八点多一直坐到夜间十二点多,厚厚的冰地上留着三位来例假女学员一滩滩冻结的血迹。时隔几日,冰上法轮功学员坐过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辨。

中共酷刑:冷冻(图片来源:明慧网)
中共酷刑:冷冻(图片来源:明慧网)

长春铁北看守所:三九天,逼迫光脚坐冰上一天

在吉林长春铁北看守所,零下二十多度的三九天,恶警在地上泼一层水结成冰,逼法轮功学员光脚坐在上面一天。好几个女学员来了月经,也被迫坐冰上,恶警根本不管不顾。

北京海淀区看守所:扒人衣裤扇人耳光 凉水浇身经血淌地

法轮功学员晓兰(化名),2000年12月在天安门广场展开大法横幅,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被强迫照相、按手印、脱光衣服搜查经文和钱,晓兰的衣裤被强行扯坏撕烂,由于正值经期,经血滴到地上,女恶警狠狠一个耳光,凶狠的叫道:“用你的线衣把地上的血给我擦干净!”打得她眼冒金星。

由于不报姓名,晓兰在看守所被恶警指使刑拘犯毒打折磨,她被迫光脚站在冰冷的地上,遭受疯狂的折磨和围殴,打昏后被踹醒,女犯们又把她扒光拖入便池,命令聋哑犯人用毛巾轻轻扇风,往她身上浇凉水,一缸一缸慢慢浇下来,浇一下晓兰就被凉得哆嗦一下,共浇了三盆凉水,经血淌了一 地。女犯们嫌脏,聋哑犯人照晓兰太阳穴猛一拳,把她闷在了便池中,昏死过去。

北京崇文区拘留所:严冬泼凉水“洗澡” 来例假还要多泼几盆

2000年12月23日上午,六名南方某大城市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打横幅,被押进北京崇文区拘留所。晚上,在拘留所,被一个一个“洗澡”,寒冷的严冬,被牢头用一盆盆彻骨的凉水泼身上,来了例假的不但不能幸免,反而要被多泼几盆凉水冲洗。

北京怀柔县看守所:来例假被强迫站雪地里 头上泼凉水 身上结冰块

赵秀芳女士,山东蒙阴县法轮功学员,2000年底进京上访被绑架,遭疯狂毒打后,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送进北京怀柔县看守所,她看见一位女学员来了例假,被弄到牢外,站在雪地里,头上几次被泼上凉水,头上、身上全成了冰块。

北京西城区看守所:对经期女学员从头到脚浇六桶凉水

常淑华女士,黑龙江阿城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进京上访,被绑架到西城区看守所,在那儿看到一位法轮功女学员正来例假,被恶警从头往下浇了六桶凉水。

六、其它酷刑折磨

锦州看守所:被投入死刑犯男监舍毒打 被打昏、闭经

李凌女士(已遭迫害离世),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原市古塔区劳役局局长、供暖公司副经理。1999年进京证实法,被恶人绑架到东城区看守所。她坚持炼功、讲真相,多次遭恶警残酷迫害。后转入另一看守所,被恶警投入死刑犯男监舍,任死刑犯毒打和侮辱,李凌被打得昏死过去。对恶警灭绝人性的恐怖行为,有的死刑犯打得都手怯了,哭着央求警察:别打了,再打我也下不去手了。李凌当时正来例假,被打得从此闭经。

酷刑演示:暴打(图片来源:明慧网)
酷刑演示:暴打(图片来源:明慧网)

洗脑班遭毒打 闭经后半年含冤离世

张爱姣女士,湖北仙桃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十月被绑架进仙桃市610犯罪基地(新里仁口镇派出所旧址),遭徐波、杜小华等十多名打手用竹条等猛抽、狠打、脚踢、逼迫“转化”,张爱姣痛得用上衣裹着头部在地上来回翻滚,刚来了一天的例假(月经)再也没有来过。由于伤势过重,体内多处瘀血,半年多后的2002年5月,张爱姣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九岁,撇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四川泸州市古蔺县看守所:恶警王静“刑床”折磨经期女学员

四川泸州市古蔺县看守所恶警王静,积极参与迫害,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残酷折磨:全身脱光当众搜身侮辱、强行灌食、毒打、重铐、睡刑床等等。

法轮功学员川霞(化名)被恶警王静用睡“刑床”酷刑,川霞被四肢叉开,分别绑在刑床的铁柱上,锁住颈项,捆住腹部,全身被铁链捆得不能动弹。时值寒冬,看守所值班室炉火熊熊,而王静只准川霞穿单薄的衣衫睡在冰冷的刑床上受冻。川霞正值例假期,血不停下淌凝固在水泥地上,她无论如何呼叫、抗议,王静都不予理睬,一直在“刑床”上铐了三天两夜,下身湿透了,人被冻得半死。

四川自贡市看守所:经期女性被铐铺板六天 衣服被血染成硬纸板

张珊女士,四川自贡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因复印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进市看守所,当天就被刘公安将双手、双脚呈“大”字铐在铺板上,她来例假,经血就顺着铺板流了两天,衣服、裙子布满了鲜血,当时有人劝刘公安把她放下来,或上厕所、用了卫生纸再铐上,可刘公安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导致整个号房腥气熏天,让人发呕。期间,号房所有的人宁愿到烈日下放风池里度日,也不愿停留在号房里一分钟。几天下来,张珊的衣服、裙子被血染成了硬纸板。

成都市郫县洗脑班:雷元芬被打手们打得小便失禁 尿和月经血往下流

雷元芬女士,四川成都郫县古城镇法轮功学员,被抓到郫县“转化班”后不让睡觉,被洗脑班打手们用高压电棍电、抓住头发往铁柜上撞,并拳打脚踢,打得小便失禁,整天尿和月经血往下流,邪恶的黑打手还叫她记住 “我没有打你”。

大庆肇州县洗脑班:体罚性跑步 经血从裤子一个劲往外流

黑龙江大庆肇州县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军训、跑步、扭秧歌、学诬陷法轮功的材料等,不从就罚站、罚蹲、辱骂、不让吃饭,法轮功学员娄云红、张春红、崔术芹不“转化”被强迫跑步,崔术芹血压高,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娄云红来例假,跑得从裤子一个劲往外流血也不让休息。

北京海淀区看守所:被打得经血半年不止

李淑兰女士,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先严重的肾盂肾炎、高血压、产后风等症痊愈。2000年11月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因不说姓名、住址,被看守所恶警指使二十多名嫌犯扒光衣服轮流殴打,头往墙上撞,“爬墙壁虎”等体罚折磨,打昏过去就用冷水浇醒、醒过来后继续打。李淑兰被打得体无完肤,全身黑紫,头肿大,两眼充血、肿得睁不开、看不见东西,嘴张不开、吃不了饭,双腿走不了路,几乎没了人形;被打得经血不止,达半年之久,有时大流血。李淑兰绝食十三天,抗议他们的暴行。

(待续)

(责任编辑:徐亦扬)

相关新闻
谴中共警察恶行 温哥华开新闻发布会
中共对女性法轮功学员性虐待案例汇编
王子亦:为天下人做主
二月份逾七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