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共对生理期女法轮功学员的摧残(4)

人气 100

【大纪元2013年04月22日讯】被劫进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那天,杜辉被恶警于文斌等强迫脱光衣服,进行所谓“检查”。扒的只剩乳罩和内裤时,于文斌还不罢休,一把拽掉她的乳罩,还要扒她的内裤,一旁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李振金女士看不下去了,说:“她来例假了。”于文斌不但不理会,还口出脏话,扒下她的内裤往里瞅,旁边几个狱警在那奸笑。那一刻,没有人性尊严,没有女性价值,有的只是羞辱……

日前,明慧网刊登连载文章,从经期中的女性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这一视角,揭示中共的流氓、禽兽嘴脸,揭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人性全无。文中的大量实例揭示出,只有中共这样的邪政,才能对一个国家手无铁的合法公民、社会上这样一群善良的好人、妇女、甚至处于经期以及孕期的妇女下得了这样狠毒的流氓黑手。

(接上文)

三、剥夺基本生理需求制造痛苦

中共监狱、劳教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普遍的做法之一是,通过剥夺人的基本生理需求来制造痛苦。普遍一“招”是:不让上厕所,不让大小便,而对于女性,还有更狠的一“招”:不准买、用、换卫生巾或纸,也不准别人借,任经血湿透裤子、或顺裤腿流出来,也不让换洗内裤,并进行羞辱、谩骂……

法轮功学员为解决没有卫生纸的困境,有的捡废报纸、破纸破布(辽宁女子监狱);有的捡垃圾箱里别人丢弃的破裤子(福建女子劳教所);有的捡别人扔掉的纸制饮料盒,撕开三层当纸和卫生巾用(广州天河区收容中转站);有的扯棉絮或将秋衣、内衣裤、睡衣等扯碎了用,有的撕床单、布条代用(成都女子监狱),有的用袜子(北京某看守所)、旧毛巾(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替代,或干脆只能流到裤子上,用凉水洗洗(河北省女子监狱)。

张金兰女士(已遭迫害离世),陕西高陵县法轮功学员,农村妇女,2001年12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关进陕西阎良看守所,受尽非人折磨。由于戴镣,2002年5月还穿着冬天的棉裤,没能换洗过衣服,没能用过卫生纸。来例假期间用两个秋衣袖子代替卫生纸。后遭西安市安康医院(又叫公安医院、精神病医院)药物迫害,于2008年2月1日含冤离世。

周志英女士(已遭迫害离世),江苏无锡法轮功学员,在南京女子监狱因抵制迫害,被禁止购买卫生纸等生活用品,在长达九个月的时间里,来月经时,只好每次扯被子里的破棉絮、撕床单和自己的衣服充当卫生巾用;一次,负责监控她的一个犯人偷偷送给她一片卫生巾,被狱警发现,那位犯人因此遭到严重惩罚。2010年3月,周志英在无锡江阴青山精神病院蹊跷身亡。

况德英女士,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2008年12月底被送云南第二女子监狱,因不“转化”遭身心两方面摧残,不给买东西,来了例假只有撕自己的旧衣服,冬天冷的时候,连衣服都没有穿的。

杨小兰女士,广东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在广东省女子监狱,来例假只能撕自己的衣服当卫生巾用。

抚顺吴家堡子劳教所:来例假没有卫生纸 三十余名女学员绝食抗议迫害

史金玲女士,辽宁抚顺市老虎台地区法轮功学员,被吴家堡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因坚守信仰、坚持炼功,一次次遭迫害。一天早晨因炼功被狱警孙凤鹃拉至办公室后,数日不见踪影,直到一天半夜,法轮功学员被一阵惊叫声惊醒,只听史金玲在厕所喊:“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来例假你们不能不给我卫生纸。”喊声断断续续,嘴似乎被什么东西捂着,十分凄惨。大家听了都感到十分心寒。不一会儿,一个男狱警跑过去,他先把走廊(有监控器)及监室的灯关闭,然后不知做了什么勾当,只听得史金玲被强行拖走。为了制止迫害,劳教所三十余名法轮功女学员绝食,以抗议邪恶之徒对她们的迫害。

四、经期间的羞辱

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扒光衣服“搜查”

杜辉女士,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2005年12月被绑架,遭非法劳教。对于这段经历,杜辉女士说:“这是我一生中最最痛苦的一段时光。因为那不只是对我肉体上的迫害,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摧毁,让我痛不欲生,没有尊严,没有人身自由,我常陷入极度痛苦之中,直到现在我都不愿回忆过去那段地狱般的日子。”

被劫进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那天,杜辉被恶警于文斌等强迫脱光衣服,进行所谓“检查”。扒的只剩乳罩和内裤时,于文斌还不罢休,一把拽掉她的乳罩,还要扒她的内裤,一旁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李振金女士看不下去了,说:“她来例假了。”于文斌不但不理会,还口出脏话,扒下她的内裤往里瞅,旁边几个狱警在那奸笑。那一刻,没有人性尊严,没有女性价值,有的只是羞辱。

光天化日之下被强迫脱光本身就是羞辱,而来例假被扒光更是令人羞愤的迫害。这种以“安检”为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搜身侮辱(实际搜查法轮功经文)的迫害对中共恶人来说不但司空见惯,而且还有比这更无耻的行径。

河北高阳劳教所:非法搜身侮辱 不从就拳脚相加

法轮功学员一踏入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大门,遇到的第一道关就是被非法搜身。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一件一件衣服脱下来检查,直到一丝不挂。女学员来例假也不放过,一样脱光。稍有不从,便拳脚、耳光一齐上。劳教所还经常大搜监,恶人们将法轮功学员枕头撕开、被子拆开,并扒下法轮功学员的裤头,强行搜身侮辱,女学员来例假都不放过。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借口“安检”进行人格侮辱迫害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用各种手段迫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除了罚站、打骂、灌食、不让洗澡、不让购买生活日用品等,还进行人格侮辱。比如,以所谓发现法轮功经文为由,对所有法轮功学员搜身,一次时值冬天,恶警逼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脱掉衣服,从棉袄棉裤到内衣内裤、袜子鞋垫,一件一件的脱,有的学员来例假,也被强迫脱掉内裤,遭受侮辱。

山东昌邑市看守所:带经血的卫生纸也要伸开看 女恶警疑似心理变态

山东潍坊昌邑市看守所女恶警孙海波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用三角带狠命抽打、灌食迫害致人吐血、上重刑具(手脚连在一起铐,戴重镣),还丧心病狂的逼法轮功学员脱得一丝不挂站在她面前,变态地摸人家的前胸。甚至来例假的法轮功学员,她也不放过,逼她们脱下裤头,并且把裤头全部反过来看,带例假血的卫生纸她也打开看,真是无耻变态。

河北三河县火车站派出所:对法轮功女学员流氓式搜身

1999年10月,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河北省三河县火车站派出所劫持。恶警对每天关押来的法轮功学员张口就骂,举手就打,电棍电击,非法逼供,掠夺钱财和身份证,还对法轮功女学员流氓式搜身。

两名男恶警,把女学员一个个单独关进房间,拉上窗帘,强迫脱衣裤,脱的只剩背心和裤头,见没有钱,就过来将女学员身体每个部位,前后仔细的用手都摸到。还以找钱为由,流氓式的要求她们把裤头撑开,他们往里看;一位女学员正来例假,还让把垫着的卫生纸拿出来,他们看过后才又让放回去。

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男人在场照样剥光衣裤“搜查”

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进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首先以是否携带有法轮功物品为名“搜查”:不管有无男警察或其他人,也不管是否被摄像头摄入,光天化日之下强制剥光衣裤,对法轮功女学员强行搜身、实质是人身羞辱,连例假来了,垫的东西都不放过,毫无人性可言。

哈尔滨戒毒所:在男女警察、刑事犯等众目睽睽之下扒光衣裤

2001年1月,黑龙江省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警察在男女警察、刑事犯等十几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将刚入所的两名法轮功女学员衣裤扒光、进行人身侮辱,完全不管她们的人格尊严。警察刘祝杰对来月经的女学员也不放过,扒的只剩裤头时,还非让将垫纸拽出来看看,并毫无廉耻的说:“我不嫌脏!”

沈阳市龙山劳教所:在男警察出出进进的大厅里强行搜身

2002年11月上旬,沈阳市龙山劳教所警察分批把法轮功女学员叫到办公室非法搜身,扒胸罩、脱裤头、查看月经纸,进行人身侮辱。2003年12月中旬,在一楼大厅,二大队警察又对法轮功女学员进行搜身、侮辱,而男警察则在大厅里出出进进。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扒光衣服罚站 睡光板床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女恶警、一大队队长刘紫微,疯狂毒打、体罚法轮功学员,更卑鄙下流的是把法轮功学员衣服扒光,把内衣剪了,不穿衣服在监舍罚站。甚至来例假,也不给衣服穿。连未婚的女孩都不放过。深州法轮功学员张俊梅来例假时被扒光衣服,上厕所时只能拿床单遮体,被褥也被抢走,只能睡光板床。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拒穿囚服被暴力殴打 当众侮辱

2009年6月29日,法轮功学员王桂艳拒绝穿囚服(法轮功学员没有罪,被非法关押是遭中共迫害),被大队警察刘启华打掉一颗门牙,被几个警察一齐动手把衣服扒光,乳罩也被扒掉,连她来例假的纸都露在外面。女警察不顾女性自尊,在众人面前羞辱王桂艳,对她指指点点,笑得前仰后合。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炼功被殴打、扒掉衣裤 开窗户冷冻羞辱

吉莉(化名),吉林法轮功学员,某公司退休工人,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坚持炼功遭殴打,之后被扒掉衣裤,绑上手脚,送到四楼转台上,打开窗户,恶警说狠狠的冻她,又扒下她的内裤,当时她正来月经,卫生巾扔了一地,吉莉被绑着手脚不能动,女恶警们还哈哈大笑。

山东省女子监狱“集训队”:扒光衣服拖着示众 拖得地上都是血

山东省女子监狱“集训队”对法轮功学员采用流氓手段暴力“转化”。不“转化”妥协者被毒打、扒光衣服,让她们光着身子好几天。来例假没有内裤,卫生纸也没有,经血顺着腿往下淌。四监区“集训队”一名女学员来了例假,因反迫害被恶警扒光衣服,在院子里被拖着示众,拖得地上都是血,其情景惨不忍睹。恶警一边拖,还一边喊:快来看吧,再不看就看不到了,快要死了。

北京朝阳区第二看守所:男警察面前 裸体被绑十字架 经血直流

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女学员被绑架到北京朝阳分局第二看守所后,绝食抵制迫害,被呈“大”字型绑在用木板钉的十字架上,不让上厕所,不许说话,不许闭眼,裤子被脱到膝盖以下。有的被绑的女学员来了例假,经血就和着尿水顺木板往下流,流到半脱的裤子上、身上,任寒风从半开的过堂门吹着赤裸的下身,过往的男警察和办公的人,不断从这里走过。令人不禁感到这里就是人间地狱,希特勒的集中营都望尘莫及。

以搜身为由对经期女性裸体罚站

河北唐山法轮功学员徐秋玲、刘彩华、刘菊华进京上访,在北京被非法拘留期间来月经,北京恶警以搜身为由,对她们裸体罚站,两天两夜不准穿衣服,任经血流到地上。

五、高强度奴役的摧残

法轮功学员不仅被酷刑折磨,还被强迫超强度的劳役。一则可以“创收”;二则可以配合强制“转化”,在肉体和意志上彻底摧毁法轮功学员。基于这个邪恶目的劳役,法轮功女学员在经期自然不会得到任何特殊照顾。

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高强度奴役导致经血不止

程碧女士,山东德州法轮功学员,2007年9月被非法劳教,在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先被强迫照相、透视、抽血,之后被投进一大队迫害。为了让她放弃法轮功修炼,除了挨冻、罚坐、关禁闭、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等折磨外,还逼迫她进行超负荷的劳役。高强度的奴役,导致她每半个月来一次例假,每次持续半个月,而且流量很多,经常流到裤子里,有时晚上疼得睡不着觉,在床上打滚,有时在厕所呕吐,即使这样也不让休息。一次,程碧痛晕在车间里,仅让休息两个小时,就又逼迫回车间劳役。

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每天扛超百斤重的豆包

于文秀女士,天津宁河县法轮功学员,2001年3月12日被送到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于文秀所在的二大队,恶警高华超为了让她“转化”,手段之一是逼迫她参加超负荷劳役,每天扛一百至一百二十斤的豆包,由于长期的超体力劳作,她的身体越来越差,月经失调,每天都带着月经,还要扛超过百斤重的豆包。

阜新劳教所女子大队:强迫光脚雪地罚站、从事重体力劳役 致长期流血不止

曹金玲女士,辽宁阜新县法轮功学员、老河土乡农民,2000年12月25日,因进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进阜新劳教所女子大队,被强制光脚在雪地里罚站,来例假时被强迫从事重体力劳役(在水田里插秧),造成长期流血不止,2001年9月放回家中,一直流血不止,被确诊为子宫颈癌晚期,2004年6月17日离开人世。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超强度劳役 许多女学员月经失调

熊伟女士,1970年生,原北京法轮功学员,现居德国。曾被劫持进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两年。下劳教所之前,熊伟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被迫从事超强度、超时间体力劳役。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环境恶劣,加上劳累、精神折磨许多女学员月经失调。

在那里,除了每人每天包6千双筷子,为了扛送成品筷子和生筷子,熊伟每天还要完成:每天4~7次装卸任务,每次上下楼4~6趟,一天总计负重少则几百斤,多则上千斤,例假期间依旧如此。妄图摧毁她的意志。

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超负荷劳役导致停经

于国丽女士,天津法轮功学员,2002年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由于不妥协“转化”,晚上被罚站到半夜十二点,白天被强迫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役,扛一百四十斤重的豆子包,致使双脚浮肿,两年没有来月经。

马三家劳教所:超负荷劳役导致停经

谷长琴女士,辽宁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超负荷劳役及身心摧残导致她月经停止八个半月。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经期不让请假 身体不适、口吐白沫照样干活

郭竹梅女士,河北石家庄地区法轮功学员,当年四十二岁,在河北女子劳教所被迫害出心脏病、骨质增生,并因此引起头痛、头晕、类风湿,被强制劳役期间,郭竹梅来例假后身体不适,侯俊梅不让她请假,郭竹梅痛哭失声,侯恼怒的大叫,大冬天把郭竹梅扯进阴冷的禁闭室,致使郭口吐白沫,呼吸困难,警医塞到她嘴里十几粒速效救心丸后才慢慢苏醒,即使这样,侯俊梅还逼她干活。

一些年轻的法轮功女学员在河北女子劳教所因被强制劳役,甚至从事危害健康的、有毒性的劳役,卫生条件又很差,导致不来例假。

辽宁省辽阳劳教所:把人累得脸色苍白、神志不清仍强迫劳役

雪莲(化名),辽宁法轮功学员,2000年遭辽宁省辽阳市劳教所迫害,一次去火车站和男教养犯一起出工,装十多年来积攒的垃圾,她正赶上来月经,累得脸色苍白,神志都有些不清了,还被强迫继续劳役,有个善良的警察(原在卫生所工作)见此情况后,让雪莲去打水,谷队长发现后,破口大骂,说她偷懒。超负荷的劳役 使雪莲后来月经像白水一样,脸色一直苍白。

结束语

明慧网2013年4月13日《法轮功问题是看清中共本质的试金石》一文分析指出,法轮功问题就是人们看清中共本质的试金石。

以暴力和谎言维持邪政的中共所为,与宇宙特性真、善、忍完全背离、格格不入。中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仇视和恐惧,对信仰和修炼法轮功“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就是在给自己定性,给自己选择“天灭”的结局,也令人对中共的邪恶和暴政一览无余。

愿更多人通过了解迫害真相、阅读《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放弃对中共的任何希冀和幻想,彻底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跳出中共死亡列车,远离罪恶和灾难,走向希望和光明。愿中华民族早日摆脱邪灵束缚,重振雄威,屹立于世界之东。

附录

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部分劳教所

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不许用、换卫生纸,不让上厕所,数月不让换洗;冷冻,长时间坐冰冷的水泥地,双盘坐冰冷的水泥地;关禁闭,罚蹲,数月罚坐一块砖上;猛踢小腹,吊刑折磨,上铐,铐长凳,逼坐铁凳子;电棍电,专找月经期过电造成大流血,猛烈电击下身)
辽宁省沈阳市龙山劳教所(当男警察的面,脱光搜身侮辱;超负荷劳役)
辽宁省盘锦市劳教所(毒打以致取出瘀血两滴流瓶)
辽宁省抚顺市吴家堡子劳教所(不给卫生纸,不让换卫生巾)
辽宁省大连市劳教所女子大队(电棍电,毒打,超强度劳役)
辽宁省阜新市劳教所女子大队(光脚在雪地里罚站,坐冰凉的水泥地;从事重体力劳役)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不许上厕所换卫生巾,不许换洗)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脱光侮辱;不让上厕所,不让换卫生纸;“大吊铐”,毒打,电棍电)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不让上厕所,不让换洗;关禁闭,坐老虎凳、任经血往下淌,膝盖跪小肚子;强制从事有毒性的超强度劳役)
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原哈尔滨市戒毒所)(脱光侮辱、检查带经血的卫生纸;冷冻、坐阴冷的地上,逼坐在水盆里;铐地环,罚蹲,凉水盆通电;毒打,整天绑小凳子被血水尿液泡着,绑“死人床”,锁铁椅子)
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不准用卫生纸,不让换洗;绑“死人床”,捆绑,电击,吊钢丝床,绑铁椅子,野蛮灌食)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双手反铐、来例假她人换纸)
北京市大兴女子劳教所(一天二十多小时罚坐,不许上厕所,不许用卫生巾,不让换洗,不给卫生用品,不让喝水,超强度劳役;月经腹痛时被逼着“跳舞”)
北京市大兴团河劳教调遣处(不给卫生纸,不让上厕所,不让换洗;冬天开窗冻,冬天开门窗捆在椅子上冻;超强度劳役)
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不让上厕所,不让换洗;超体力劳役)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劳教所(脱光侮辱;不给卫生纸;捆椅子上,电棍电)
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劳教所(脱光侮辱;经期不许上厕所,洗冷水澡;殴打,电击)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脱光侮辱,强制劳役,不让上厕所,不让买、用卫生纸;裤裆里灌冷水)
甘肃省女子劳教所(不让上厕所)
甘肃省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关禁闭,戴手铐)
山西省女子劳教所(不让用卫生纸,逼趴到地上喝血尿)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冷水冲、折磨一夜,一盆一盆泼凉水,冷水浇身,打开窗户冷冻;没有卫生纸;(扒光裤子)毒打)
山东省济南市第一女子劳教所(不让换卫生纸,不让换洗;超强度劳役)
山东省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脱裤子羞辱;不让上厕所、不让换卫生纸、任经血染红裤子,不让换洗;冬天用冷水浇身,开门窗扒掉衣服冷冻,坐冰冷的水泥地;不让睡觉,罚蹲;吊铐,铐厕所几天几夜不让睡觉)
山东省济南市浆水泉第一女子劳教所(不让上厕所,不让用卫生巾,经血流裤子不准换洗;坐冰冷的水泥地;关禁闭,吊、铐、绑,铐铁架子,皮鞋踹小腹致窜出经血;强制劳役)
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扒光“搜身”侮辱;不准上厕所,脏湿裤子不准换洗,钱物没收、没钱买卫生纸巾,来月经时不准用、换卫生巾和纸,指使他人故意在这方面进行羞辱、谩骂)
重庆市江北区沙堡女子劳教所(不许换洗)
重庆市江北石马河女子劳教所(原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罚站,不让用卫生巾)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不给生活用品)
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罚站不准动,任血流到脚上、地上,身上发臭不让洗)
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女子劳教所(不准换洗,经血从腿流到地上;不准睡觉,通宵罚站)
江西省九江马家□劳教所(吊起毒打)
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不准洗漱,不准换洗,不让买卫生巾)
浙江省莫干山劳教所(每天连续十八小时罚站)
上海市青浦女劳教所(不许换卫生巾)
福建省女子劳教所(不给卫生纸)
广西女子劳教所(不给买卫生用品)
广东省广州市沙河收容所(没有卫生纸)
广东省三水女子劳教所(不让买、换卫生巾,不让换洗,任血流到地上;强制洗冷水澡一两小时)
贵州省清镇市中八女子劳教所(不让上厕所,不让用卫生纸)
云南省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脚踢阴部)
云南省女子劳教所(不准上厕所,不准用卫生纸,几个月不让换洗有血迹污渍的内裤;坐、躺冰冷的水磨石地;绑铁椅子)

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部分监狱

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扒光衣服“搜查”侮辱;不许上厕所,不让用、换卫生纸;体罚性长跑、跑慢就打,走鸭子步,蹲下蹦,曝晒,罚站;铐地环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戴背铐睡水泥地;手(反)铐不解铐,扣铁板凳,脚踹)
辽宁省大连市女子监狱(超强度劳役)
辽宁省(沈阳市)女子监狱(不让上厕所,不让用、换卫生纸;泡冷水,浇凉水;跪搓衣板,绑“死人床”,毒打;超负荷劳役)
吉林省女子监狱(不让用卫生纸)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睡水泥地)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监狱(电击,躺水磨石地上)
河北省女子监狱(没有卫生纸,不让换洗)
河北省太行监狱(专打小肚子)
北京市密云监狱(反铐戴镣,坐板)
陕西省女子监狱(不让换洗衣服)
甘肃省(兰州市)女子监狱(脱光侮辱;不准洗漱;昼夜罚站、任血流到身上地上、不让换洗;坐冰冷的铁凳)
山东省济南市女子监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罚站,殴打)
山东省女子监狱“集训队”(脱光示众、在地上拖;不让上厕所,不让用卫生纸)
重庆市女子监狱(罚站,裤子被经血浸透)
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十天十夜不让上厕所,不让用卫生纸,不让睡觉)
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不许上厕所,不许换洗内裤,不许洗澡;不下铐、任经血湿透裤子)
湖南省女子监狱(不准上厕所,关禁闭,体罚性跑步)
江苏省南京市女子监狱(不准买卫生纸)
浙江省女子监狱(不让上厕所)
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穿“压缩衣”、来例假不松绑)
上海市女子监狱(不许上厕所,不许换卫生巾;强迫坐脏水)
福建省女子监狱(不让上厕所)
广东省女子监狱(不让买卫生用品,不让用卫生巾)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不准买、用卫生纸、卫生巾,不准用水洗,数月不准换洗有血迹污渍的内裤,一天只能上三次厕所)

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部分看守所、拘留所

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浇六桶凉水)
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全身敏感穴位扎电针、令人痛不欲生)
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毒打,大冬天浇冷水,野蛮灌食)
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不让上厕所,不让换纸,在男恶警前裸露下身绑“十字架”)
北京市房山看守所(脱光搜身浇凉水)
北京市平谷县看守所(冬天故意按在泼了凉水的地上灌食)
北京市崇文区拘留所(严寒,泼一盆盆彻骨的冷水“洗澡”)
北京市某看守所(没收卫生纸,不准买卫生纸)
北京市昌平县看守所(不卖包括卫生纸在内的生活用品给法轮功女学员,冬天睡冰冷的木板,没有被褥,寒夜冰凉刺骨,根本没法睡)
北京市怀柔县拘留所(不给卫生纸)
北京市怀柔县看守所(站在雪地里冻,冬天头上泼凉水、身上浇凉水,不给卫生纸,卫生纸不卖给法轮功女学员)
吉林省榆树市拘留所(毒打,雪地里冷冻)
吉林省长春市铁北看守所(冬天光脚坐在泼过水的地面)
吉林省双阳看守所(不让上厕所,不让换纸)
辽宁省葫芦岛市看守所(反铐、毒打、不让上厕所)
辽宁省鞍山市拘留所(“上挂”—戴上手铐脚镣,中间短铁棍相连,走路直不起腰,任经血顺腿流)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七处看守所(竹棍子夹手,大板子打)
黑龙江省大庆市看守所(绑铁椅子,不让上厕所,不让换纸)
黑龙江省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铐“支承棍”,坐冰冷的水泥地)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第二看守所(坐“老虎凳”,不让换纸)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宝泉岭看守所(不给卫生纸)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一个月不让换内衣裤,来月经不给卫生巾)
河北省承德市看守所(绑铁椅子)
河北省唐山市第二看守所(锁铁椅子)
河北省深州市看守所(手脚连铐、来例假不解铐、长期不能洗漱)
河北省保定市看守所(手脚连铐)
河北省宽城县看守所(没有卫生纸)
河北省涞水县看守所(卫生纸不卖给法轮功女学员)
河北省保定市易县拘留所(卫生纸不卖给法轮功女学员)
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看守所(“趴冰”冷冻,抽皮条,手脚连铐)
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二台子看守所(铐铁椅子)
河北省某看守所(体罚性的强制跑步,“军训”)
陕西省阎良看守所(戴重型脚镣)
河南省信阳市第二看守所(双脚朝上、头朝下“倒吊”)
河南省开封市拘留所(逼在冰雪上打坐)
山东省济南市刘长山看守所(铐“死人床”(“龙床”))
山东省青岛市看守所(手脚连铐,躺水泥地,不让换纸)
山东省青岛市大山拘留所(铐在地上成九十度)
山东省威海市看守所(没有一切生活用品)
山东省潍坊市昌邑市看守所(脱光侮辱,检查带经血的卫生纸)
四川省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毒打,两人连铐、来月经不解铐)
四川省简阳市看守所(捆在死刑床,不准上厕所,不准换卫生巾)
四川省米易看守所(不准洗澡)
四川省古蔺县看守所(冬天绑冰冷的刑床)
四川省自贡市看守所(劳教转运站)(呈“大”字铐在铺板上)
四川省成都市莲花村看守所(戴刑具“龙抱柱”,无法换洗)
重庆大渡口看守所(不许上厕所,不许换卫生巾)
湖北省咸宁市蒲圻看守所(四人连铐手脚、来例假也不给打开换衣服)
湖北省宜昌市第一看守所(坐铁椅子六天六夜)
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上“板子镣”)
湖南省祁东县拘留所(不让换洗,不给卫生纸)
湖南省长沙市看守所(不给卫生纸)
上海市静安区看守所(“十字架”式24小时吊铐铁窗,臀部下垫塑料纸,大小便不放下来)
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不准用卫生纸,不准换洗衣裤;戴十多公斤重脚镣)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看守所(不给卫生用品,不让换洗衣服)

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部分公安局、国保大队

黑龙江省伊春市南岔区治安大队(坐冰凉的水泥地)
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不让换洗,浇凉水,绑铁椅子)
黑龙江省大庆市铁人公安分局(刑讯逼供,电线勒脖子和双手)
黑龙江省大庆市八百□公安分局(坐铁椅子)
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公安分局(刑讯逼供,不给换卫生纸)
黑龙江省大庆市红岗区公安分局(刑讯逼供,毒打,恐吓)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公安局治安科恶警(刑讯逼供,毒打)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公安分局刑警一中队(刑讯逼供致残疾)
黑龙江省鹤岗市向阳区公安分局(刑讯逼供,毒打,坐铁椅子,大背铐)
黑龙江省穆棱市国保大队(刑讯逼供,浇凉水,光脚站洒满凉水的冰凉瓷砖;大背铐)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动力分局(刑讯逼供,毒打得腿全黑、塑料袋套头、五分钟电打一次、专往肚子上踢)
吉林省长春公安一处净月潭秘密刑房(刑讯逼供,电棍电击)
吉林省辽源市泰安分局(刑讯逼供,灌冷水)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刑讯逼供,坐铁椅子,高压电棍电,毒打,冷冻)
吉林省通化市国保大队(酷刑折磨,不让上厕所)
吉林省通化东昌刑警队(关铁笼子,不让上厕所)
吉林省舒兰市公安局(贴墙面壁,殴打,强制跪地)
辽宁省丹东市公安一处(刑讯逼供,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迫害致昏迷)
内蒙古乌兰浩特公安局(毒打,睡水泥地,冷冻)
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刑讯逼供,不让上厕所,不许换纸)
河北省雄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刑讯逼供,不给卫生纸,吊铐致昏死)
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电击,专电阴部,“我非把你电得大出血不可”)
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公安局(扒掉外衣坐地上,非法审讯,人冻得浑身哆嗦,恶警一旁取乐)
北京市中关村派出所(殴打)
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公安分局(不给饭吃,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戴手铐和几十斤脚镣十几天)
山东省平度市国保大队(坐铁椅子,毒打,淋雨)
山东省蒙阴县公安局(坐冰冷的水泥地,强迫坐雪地里)
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一处(铐铁桌子,不让上厕所)
重庆市大渡口公安分局(双手反背吊铐,三天三夜不准吃喝、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
贵州省赤水市公安局(上大挂)

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部分派出所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派出所(毒打致大流血)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北派出所(刑讯逼供致人残疾)
黑龙江省正阳派出所(悬空吊起、任经血往下流)
吉林省吉林市长春路派出所(踩腹部)
吉林省榆树市正阳派出所(刑讯逼供,毒打,铐铁椅子)
吉林省通化市老站派出所(手反铐,不让上厕所)
辽宁省东港市黄土坎镇派出所(对李娜的姐姐刑讯逼供、毒打致经血不止,不给卫生纸)
北京市站前派出所(毒打)
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派出所(不让上厕所)
北京市周口店派出所(不让上厕所)
北京市顺义北石槽镇派出所(电击,柳枝抽打致昏,冬天户外冷冻)
北京市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刑讯逼供、毒打)
河北省三河县火车站派出所(被男恶警脱光侮辱、检查卫生纸)
山东省昌邑市丈岭镇派出所(冬天扒掉外衣、户外冷冻)
山东省招远市宋家镇派出所(坐冰屋子)
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嘉禾派出所(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

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部分洗脑班

黑龙江省双城市洗脑班(拳头猛打腹部,逼躺冰冷的水泥地)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洗脑班(体罚性跑步)
吉林省长春市兴隆山强制洗脑班(毒打)
河北省迁安市洗脑班(逼迫光脚在雪地上跑)
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法制培训学校”(数天甚至数月不让换洗)
四川省成都市郫县洗脑班(毒打,电击)
山东省潍坊市奎文邪党党校洗脑班(铐铁椅子)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610洗脑班(坐冰冷的水泥地)
山东省冠县610洗脑班(毒打)
山东省沂水县城郊洗脑班(雪地雪水里冷冻)
湖北省仙桃市洗脑班(毒打致人死亡)
湖北省武昌市杨园洗脑班(不让上厕所)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610洗脑班(毒打,雨淋,不准换纸)

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其它部门和个人

北京市公安局医院(不让上厕所,剥光下身,垫塑料布)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区恶警(刑讯逼供,反铐,毒打)
黑龙江省恶警(逼迫双脚叉开低头倒控)
内蒙古某偏僻小县(扔进齐腰深的水池里泡)
河南省郑州市荥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冯松茂、610办主任郑峰及市公安局政保科(捆在树上打,连夜不让睡觉,雨水淋透衣服,经血和着雨水往下淌)
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邪党政府人员(坐冰冷的水泥地,猛踢腰部)
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副乡长(逼坐雪堆,冷水泥地)
山东省蒙阴县垛镇恶警(毒打致人死亡)
山东省沂水县沂水镇综治办副主任王建军(雪地里冻)
山东省胶州市杜村乡政法委恶徒(男女同屋,大小便都在屋里,六天六夜不让睡、吃、喝,女学员来月经不让动、更不让换手纸、坐水泥地、任血污流满地)
广东省珠海市珠山办事处政法副书记刘某、珠山办事处计生委刘永明(在十多公分深的水里罚站六天六宿,不准睡觉)

(全文完)

(责任编辑:徐亦扬)

相关新闻
中共对女性法轮功学员性虐待案例汇编
王子亦:为天下人做主
二月份逾七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联合国人权年度报告再抨击中共迫害法轮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