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江泽民一上任就流失的国企

人气 907

【大纪元2016年07月06日讯】7月4日,国企改革座谈会在京召开,习李同台发声而各有强调。国企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关键环节。媒体在报导两人谈话重点的同时,也有提及90年代以来的两轮“改革”,只不过都是蜻蜓点水。

媒体现在会说国企去产能是全民买单,但知产能过剩、僵尸企业也不是一天造成的。尤其当下官员在谈今昔政策对照时,多会强调说“有别于90年代”。近例如发改委财金司副司长孙学工,对财新记者说:“此次债转股与1999年不同”。

按中共官方划分,90年初以来的两轮改革,1993至2003年是江朱阶段,2004年之后是胡温阶段。

据大纪元《东北大衰退 江泽民国企改革遗祸(完整版)》披露,在人民网公布的《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99年》中,一整年没有朱镕基的名字出现。相反尽是江泽民的谈话指示,尤其,十五届四中全会确定的“从1999起到2010年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的主要目标和指导方针”,就是按照江泽民几次座谈会定调的。

由此可知,从1999年开始,朱镕基的经济大权就被江泽民架空。此外,由于官方不可能提供真实数据,因而曾有国内学者从媒体报导的案例加以研究调查,结果发现,国企大量流失的高峰落在2003年。这点,也与大纪元《遗祸(完整版)》一文不谋而合。

《遗祸(完整版)》指1999年江泽民架空朱镕基经济大权,以及国内学者调查2003年是国企流失高峰,其背后一个很大原因皆涉及法轮功问题。1999年4月江泽民察觉朱镕基与自己意见相佐的,不仅是经济政策,还有迫害政策。公开镇压后,为了拉拢人一起迫害,国企利益成了江泽民对这些人的酬庸。

如石油帮的曾庆红、罗干、周永康、张高丽等人,有色金属的郭声琨,内蒙古与地方矿产的刘云山家族、罗干 家族,乃至江泽民家族与一级亲信,电信、汽车、钢铁一把抓。

所以严格说,江时期的国企不是改革,而是大量流失,如2003年洛阳栾川钼矿成为罗干家族私产。胡温时期国企改革,充其量是止血,如山东鲁能案,虽有胡舒立率揭黑高手曝光内幕,还是没能处理侵吞市值千亿国有资产的曾庆红之子曾伟。不过,后来总算瓦解江泽民的后花园铁道部,办了巨贪刘志军。

即便当下的习李,现在补漏与改革的还是江时期的遗留。如《遗祸(完整版)》指出,至今难有起色的东北三省,除了国有企业一落千丈,在1999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也是中国人权迫害最严重的地区。

自1999年7月公开迫害后,江泽民以利益驱动官员跟进作恶,期间造成国有资源大量流失。但其实江一上任就流失一家国企,时间是1994年,对象是儿子江绵恒,标的物是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上联),当时自美返国才一年的江绵恒,就成为上联董事长和法人代表。

上联是中国网通的金主,网通是江绵恒通吃电信市场的杠杆公司,让他以此一统三大电信运营商。此后,江绵恒再藉由上联把个人投资触角像水母般的申到各个领域,就此开启超级商业版图。

关于这点,现在连国际知名的情报网站都在报导。据大纪元7月5日消息,独立情报网站intelligenceonline.com在6月15日的一篇文章中,报导了江绵恒遭到软禁调查,其中特别提到:近来在国安部的协助下,中纪委正式调查了江绵恒在主导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SIAL)时盗用公款的问题。通过这个上海市市政投资基金,江绵恒建立了一个电信帝国,等等。

上联是上海市属国资,却无条件成为江绵恒个人事业旗舰平台,让他利用董事长及法人代表权力图谋私利。所以这让江绵恒坐大上海滩、电信王国、富可敌国的上联,是他侵占国有资产的公开证据,而且是海内外皆知的铁证。

就像6月22日中纪委开启巡视的“610办公室”,是货真价实江泽民的“私人产物”,这些年在这之中的任何腐败与罪行,不论是倒查机制还是终身追责的对象,除了江泽民不作第二人。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国资委主任表态 国企新一轮清洗将至
李克强推动国企改革:管理层级将大幅缩减
国企改革难推动 李克强被指震怒
习近平考察东北 指江时期国企改革留后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