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长荣空姐控诉:休息时数不够影响飞安

长荣空姐控诉“改善过劳班表、增补机上人力”。(长荣空服员工会提供)

人气: 128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徐乃义台湾桃园报导)桃园市芦竹区南崁的长荣航空大楼前,20多位长荣空服员、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拉布条、举标语向长荣航空抗议,要求“改善过劳班表、增补机上人力”,提出由长荣空服员票选包括台北、旧金山三天班BR08等5条“过劳航班”,参与抗议成员都站出来别上橘丝带,发起“橘丝带行动”,要求长荣航空回应工会诉求“立即改善”。

桃园市空服员工会副秘书长郑雅菱和多位空服员指称,全球旅客增加,航空业前景看好,长荣航空机票卖更多、旅客更多,空服员长时间飞行和调整时差,过劳,长时间飞行的病累加时差调整,空服员却不足,休息时数不够,影响飞安。

针对空姐指控,长荣航空表示,空服员人力派遣、配置与世界主要航空公司相仿,近3年来持续增加人力、降低平均工时,改善空服员劳动条件,因应航线及机队扩增,空服员从前年3000人增至现今超过4600人,增加率超过百分五十,上月接获近400名组员反映“周日旧金山3天班过劳之虞”,该公司明年1月起飞台北、旧金山航线每周将从17班增为18 班,采飞行前休1天、飞行工作3天再休3天,到旧金当地休25时40分钟,休息时数足够。长荣航空首席副总何庆生说,飞行休息时数规定符合人性,也符合民航法、劳基法规定。

长荣空姐控诉:休息时数不够影响飞安。(长荣空服员工会提供)

郑雅菱、空服员工会常务理事李滢等率空姐举抗议标语和布条,高喊“我要飞安、不要过劳”“拒绝超时工作、增加外站休时”和“改善过劳班表、增补机上人力”口号,表达争取诉求。她们指出,许多航班面临超时边缘,因为长时间飞行,疲累加上时差调整问题,引发许多疾病,没有时间陪伴家人,呼吁公司立即改善。

空服员列出台北旧金山3天、台北布里斯本、台北东京当天来回、台北北京当天来回、高雄东京当天来回5班次最劳累。以台北旧金山为例,一趟飞行,扣除飞行时数,虽然可休息20多小时,但包含往返往返饭店交通、海关查验等程序、服勤前着装准备,加上适应时差,能够真正休息的时间有限。

抗议的空服员表示,熬夜飞行到外站的疲累,组员常在失眠、休息不足的情况下,服勤回程航班,不但影响飞安,更无法提供完善的乘客服务。机上餐车重达90公斤,今年目前发生超过40起餐车导致旅客或组员受伤的情形。长荣编排1人1车,若遇上乱流非常危险,常因餐车乱飞,砸伤旅客,空服员无法照顾旅客,呼吁落实2人1车。如果组员常在休息时间不足情形,服勤回程航班,不但影响飞安、也无法提供旅客完善服务。

空服员的十大心酸

空服员在外界眼里时常是光鲜亮丽的工作,但背后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心酸, DailyView网路温度计两年前就透过网路大数据统计,找出空服员背后的十大辛酸。

王心凌化身空姐拍摄MV。(图/金牌大风)

第一名是“爆肝、超飞、红眼班”,超时工作是许多空姐的共同血泪,红眼班指的是夜间至清晨少于八小时的飞行,这段时间因短而无法好好睡,导致抵达目的地后眼睛都因睡眠不足而红红的。

第二名是“低薪”。许多人印象中觉得空服员薪资算高,但加上工作时数、压力、风险等各方面因素后,薪水这样看起来就不算特别高了。

第三名是“缺人”。外界印象是空姐工作大家抢着要,但DailyView报导表示,航空公司考量训练成本、营运预算等等理由,真正上线服务的空服员人数往往都是在紧绷的边缘。

第四名是“性骚扰”,第五名是“喝醉的乘客最可怕”,第六名是“血汗飞行大病小病都来”,第七名是“感情不顺又失恋”,第八名是“职场霸凌之学姐好凶”,第九名是“顺手牵羊不可取”,第十名是“空姐不是你私人的挑夫”。

空姐微笑背后的秘辛

复兴航空2015年首度发表空姐担任主角的企业桌历,当时空姐们就透露她们保持微笑背后的秘辛。

韩亚空姐换新制服。(CHOI JAE-KU/AFP)

中央社报导,其中一位空姐刘宜欣认为,保持微笑最好的方法就是同事互相开玩笑、互亏对方,让同事们在上班飞行途中保持开心,自然而然就能保持微笑。

刘宜欣还透露出一次飞行途中,因为实在太饿了,一个人在前后不同的厨房吃了三份餐,结果被同事发现,之后就一直被亏,成为笑点。

另一位空姐胡月申则透露乘客看不到的“幕后秘密”。空服员在工作间帘子一拉上之后,她会立刻整装仪容;遇到熟识的乘客,例如“苹果陈”、“可乐黄”,也就是一上飞机就要看某报纸的陈姓乘客,以及一定要喝可乐的黄姓乘客,不用乘客开口,立刻递上所需,那种与乘客的良性互动所散发出来的微笑,就是最自然的。

责任编辑:李世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