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

心升:梦歌一曲葬共邪

讨共檄文

人气 405
标签:

【大纪元2018年01月29日讯】

目录:

一、共产恶梦梦难圆
二、共产梦,梦开端,首罪是汉奸
三、马列梦,传九州,鬼哭狼嚎70秋。
四、共产梦,梦黄粱,输出异邦,甚荒唐,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五、邓小平搞改革,摧毁道德,物质上、精神垮,物欲横流
六、九九年恐怖王,从天降落,江蛤蟆害佛法,血雨腥风,
七,习近平,中国梦,梦向何方?

一、共产恶梦梦难圆

百年风雨,西来幽灵,崇暴力,破古风,兴杀戮,残害生灵,编造瞎话,把世人蒙,演出这血腥的赤楼恶梦:

曾记否?一个声音高叫着,跟我干吧工人弟兄,打倒资本家你们当家做主人;跟我干吧农民朋友,斗倒地主你们有地种;跟我干吧知识精英,夺了天下与你们分享自由太平;跟我干吧劳苦大众,我给你们建人间天堂,那里各取所取,应有尽有……

谁知那,全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看中华大地,几十年风雨:镇反的血、统购的泪、合作的痛;右派帽子;饥荒饿殍;运动杀戮,八千万亡灵,共魔血口吞性命;农民失地、工人下岗;环境污染、瘟疫遍地,战天地,造龌世,中华再无蓝天碧水,难寻生存空间;卖国土,强取夺,版图瘦,国库空,人民公仆是蠹虫

……肥皂泡早破,人们依然做幻梦

……张志新的血,没唤醒民众;彭德怀万言,没唤醒民众;“6、4”机枪,没唤醒民众;法轮功呐喊,犹似雷鸣,被蒙蔽的人啊,梦难圆,大梦不醒!

都只怪那邪党的骗术高明、杀人血腥!你看那神州变地狱,昏惨惨、雾濛濛:“蒙眼”、“堵耳”、“封嘴巴”、“洗脑”、“断史”、“封国门”,非“无”勿视,占“资”勿听;正宗文化如洪水,两根大棒——“迷信”“封建”盖头劈顶;曾记否,台湾的传单不让看;恶党的缺点不让说…… 天赐五官,大脑天成,邪党封闭不让用:说什么导向一律;思想鉴定;文艺渗透;教育灌输。从此后,国人无思想,说党所说,看党所看,听党之所听。都只说是为了稳定,却不知,其杀人放火,血雨腥风,坏事做绝,怕人揭丑,才干出这封闭网路,强坼大锅,封锁消息,掩盖罪恶这蝇营狗苟的营生!

二、共产梦,梦开端,首罪是汉奸!

最难忘,佞寇侵,山河破,尸骨遍野,哀嚎凌空,激起热血男儿悲愤豪情。君不见:淞沪国军七十万,血肉躯,挡炮火,打破了日寇三月打败中国梦。台儿庄、战长沙、保衡阳、斗忻口,(出)征缅甸,铁鸟凌空击佞鹰……一寸山河一寸血,谱写着国军英勇:你看那二百将军,三百万勇士,喋血沙场,气贯长虹,天地可鉴,神鬼震惊!谁知那,幽灵欺骗又逞凶,血写历史被篡改,说什么,中流砥柱是中共。

什么砥柱?什么中流?那是分裂祖国的另蹊径:你想那,国难当头它成立国中国,名叫苏维埃,头叫毛泽东。讲暴力,搞斗争,收杀王佐、袁文才,绑票勒索斗地主,独裁惨烈已现形,为了争当地头蛇,造出个假敌AB团,假会变成鸿门宴,屈打成招判死刑,枪炮剑戟都不用,石块瓦砾刀剪齐出动,可怜那一个个鲜活生命,稀里糊涂的走进枉死城。

人都说:十月革命炮一声,送来了“马列”当祖宗。谁知那是邪灵,号称穷人要翻身,夺财害命成正理,人与野兽一般同。要让穷人来革命,必有投名状,杀了富人结冤仇。穷人杀,富人愁;富人恨,难雪平,成立还乡团,报复穷人动刀兵;来回割据互相杀,江西大地血染成。挑起穷富互相斗,中共目的已达成,鹬蚌相争利渔翁。十年时间不寻常,2000万,剩一半,鬼哭狼嚎震天庭,江西预演共产梦。激怒国军大围剿,击溃毛,四处逃,造个假话去抗日,窜至大西北,招兵买马,扩地盘。种大烟,卖到国统区,毒害军民,换取枪支弹药——如火如荼,日夜兼程,准备打内战。

曾记否,南泥湾,花蓝里花儿香,唱的是谷香,实质是罂粟;张思德,“全心全意为人民”,烧的非煤炭,而是熬大烟。口口声声持久战,背地里又与日寇媾,派出潘汉年,勾结日本,达成协议,共同对付中央兵。

共军战绩在哪方?彭德怀出场,百团战,炸碉堡,掀炮楼,没有大声响。实可怜,只因违背毛思想(注一),批判不休,老命赔上。

平型关,称大捷,实是袭辎重。林师长,设埋伏,一声号响伏兵起,日寇被埋葬!算功绩,应记述,林彪当然荣光!但与国军比,实难颂扬!你可知,国军大战22,每役10万兵。

更何况,地道战、游击战,多是百姓干。我说这话你不信,中共电影含隐情:百姓与日血战时,共军躲在山沟里,两败俱伤共军出,一举歼灭日本兵,欢呼雀跃摘桃子,枪支弹药全交公。你看那,小兵张嘎子,一支手枪被没收!

人都说,延安整风是明灯,照亮中共的前程,却不知,只因青年王实味,一篇文章批中共:食分三种,人分等,民主自由全不懂。引火焚身判死刑,杀死再扔井水中。人人过关找敌人,昼夜不停熬大鹰(注二)。许多青年受不了,上吊自杀了此生。毛魔借机整政敌,集权一身独裁成,实践成功运动经。1949年,篡权成功刮阴风,运动不停害众生。

1945年,日寇败,国军残,终于迎来胜利这一天,举国庆胜利,群情振奋具欢颜。谁知那,一只恶狼已养成,出延安,摘桃子,挑内战,外加北极熊,张牙舞爪助中共。叹国军,百孔千疮难支撑,面对外敌心不软,面对同胞难出手。共军无人性,无视国人命,抓住国军的软肋,人海战,流氓战,超限战,百姓当靶子,妇女赤身当先锋(注三)。

又一个声音高叫着:长春战,兵不血刃无伤残!岂不知,中共围城三个月,断绝粮食与用品,人相食,尸满城,全城一片哀嚎声,饿死军民二十万,代价更血腥!更加共军特务多,钻到国军司令部,情报早发出……北极恶熊助中共,国军难恋战,放下枪炮撤台湾。

一曲东方红,颂扬毛贼东,也是那天地衰败人心变,名利迷心窍,邪党设诱饵,牵着鼻子走,造就温床生共魔,魔鬼附体当救星!

应知那,马恩生德国,撒旦魔鬼早附体,设个圈套称“主义”,也许德法已早知,理论特臭无人理!幽灵游中国,落地生根一世纪!(翻墙后,请看《马克思成魔之路》)

三、马列梦,传九州,鬼哭狼嚎70秋

四九年,十月一,一声狼叫冲上天:“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有谁知,随着这声喊,魔鬼舞翩迁,人民落深渊!

人生天地间,万物灵,区别动物不同宗。古圣先贤有教化,人是神造就,修炼成神回天国,那是家乡真乐园!共魔大批判,罪名是迷信,造个邪理叫唯物,讲什么,进化论,倒把猴子供庙堂,此后人兽无分别!圣人说:不能成神要做人,约束名利情,仁义礼智信,廉耻记心中!共魔又批判,罪名是封建!圣人说:人间应博爱,共魔说:亲不亲阶级分,对阶级敌人如秋风,父母要划线!圣人说:良知善念不可缺,共魔要斗争,适者

生存为目标,弱肉强食是准绳,“人兽”登场无人性!
野兽有区别,狼凶残,狐狡猾,弱肉强食具狼性,适者生存是狐性,共魔都不缺!毛魔有名言: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乐无穷。百年共运混人世,天昏地暗无光明,豺狼满街走,再也无太平。隋朝步虚称大师,预言今日有红祸:“日月蚀,五星稀(日月无光),二七(毛)交加挂彩衣;恶人抬脚迫金虎(斗地主、资本家),遍地红花(红海洋)遍地饥(大饥荒),富贵贫贱无高低(所谓的均贫富)。”尸骨遍野血成河。

古人明君敬天道,灾难来临先罪己,祷告上天求宽恕。共党不信神,说什么,“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毛某某的话),炮口对向老天爷,天不下雨用炮轰,冰雹来临射天庭。

中外无,古今缺,荒唐惟中共!岂不知,老天爷,打不得,越打灾越重!君不见,冬雷滚滚,夏雨雪,南方被雪蒙(2008年),雾霾锁北京,地动山摇不安宁,沙尘洪水不消停,南北夹击灌华庭!

古人明君畏地灵:江河湖海有灵性(懂风水学的人都知道),要善用,莫强为,疏导最为功,若要堵塞患无穷!邪共不信人世理,口出狂言惊神明:说什么“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我来了!河水让路山低头!”(大跃进时的诗句)赌黄河、截长江,大坝遍江河,可叹那,长江泛滥河断流!只为那表面政绩伟光正,不顾老百姓死活;吃透回扣,腰包塞够;断我命根,祸害千秋万代子孙愁!

最可怕,与人斗,运动永无休!没有敌人造敌人,没有罪名造罪名,造出敌人为斗争!说什么,一些阶级消灭了,一些阶级胜利了,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此谬说,毒我同胞70秋。观历史,几千秋,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元明清,地主农民相辅成,朝朝代代无更改!

邪党造邪说,说什么阶级斗争抓就灵

怎么灵?目地明:挑动群众斗群众,鹬蚌相争利渔翁!毛贼发号令,“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号令一出全国动,血雨腥风遍神州:先斗富人抢钱粮,造个罪名是剥削,鲜血村村流;再杀“反革命”,实可怜,日寇侵,炮火猛,英雄死里能逃生。中共魔,恶冠寇,定数量,千人杀一更血腥,英雄被送枉死城。

1953年,搞统购,口号是爱国,卖余粮;坛坛罐罐都翻遍,一碗一瓢找遗漏。晚上开大会,斗争顽固派:口号震天响,有粮不交砸狗头!一根绳子栓一串,象鱼贯,声嘶力竭大批判。有人受不了,半夜三更上了吊。最可恶,利用农民斗地主,分田分地分房屋,调动积极性,抢了独裁权,转眼不认人,推完磨杀驴。名为共同富,实行合作化,一切全归公。

更可恶,户籍制,农民无自由,

离家出走是盲流,劳教判刑,随意处置不留情,如阶级敌人一般同……从此后,农民下地狱。翻身梦已破,农民变奴隶。

共党恶,狼性显,它要大一统,管天管地管生命,今天一小撮,明天百中五,杀不杀谁看火候,只要政权需要时,国家主席也不留。全中国,阴霾浓,举国上下战兢兢,恐怖气氛已形成。

死者常已已,生者难偷生。先从娘胎管,生育必有出生证,刚会说话洗大脑,幼稚园里把党颂。

君知否,民以食为天?管食如管天!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无,吃饭要定量。

农辛苦,勤劳做,一年到头做马牛,粮食收到场,交公粮,一车一车送共党;支援亚非拉,拉选票,挤进联合国;否定美国批评中共侵犯人权案。留下口粮300斤(最少100斤,最多400斤),不够再吃瓜菜代,饿死农民4,000万。国人饿肚皮,省吃俭用买仇敌——越南、朝鲜和“明灯(阿尔巴尼亚)”,不能不承认“大救星高明”!

邪党手段绝,管住饭碗管住命,人人都怕饭碗丢。铁饭碗,是命根,大陆人民人人争。泥饭碗,无保证,一副肠子半副空。你看那,命攥在党手,饭有党把口,谁敢不跟党走?

有个声音又叫着:为了建人间天堂,就得有牺牲!一边抢钱抢粮害生命,一边继续灌输迷魂药。

人的命,被掌控,人顺从,从此无遮拦,一切坏事都敢为,阳谋阴谋交替用。知识份子知识多,要封口,莫任流,搞个大鸣放,引蛇可出洞:说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秋后算账,帮助党整风”(反右时的话)。可叹那,知识层,没把党看透,错认狼外婆,说了句心里话,右派帽子扣头顶。几万众,被判刑,充军远,冻饿死,妻离子散实苦情。从此后,精英断了脊梁骨,任凭魔鬼乱舞不作声。三反五反加镇反,合作反右大跃进,一路走来胡折腾。毛觉洗脑还不够,继之来“文革”,拆寺院,砸庙宇,破四旧,疯癫痴狂。十年浩劫不寻常,道家的真,佛家的善,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三教齐灭,五千年文明一笔勾。

血雨腥风斗斗斗:斗天斗地斗祖宗。强坼房屋强占地,上告就要判酷刑。邪党绑架中国人,在假恶斗的大海中航行。

舵手就是毛泽东!后来换了邓挫和江鬼,一代一代继邪灵,邪党不解体,斗争属性不更改!一时得胜利,最终都翻船!君不见,前苏联、东欧变,个个都在内斗中送终!!!

四、共产梦,梦黄粱,输出异邦,甚荒唐,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实难忘,朝鲜战场,儿郎百万葬它乡,说什么,打败了“美帝野心狼”。谁是野心狼?历史被掩藏。1945年,日本投降,朝鲜南北有堵“墙”,在38线上!兄弟分家,国际认可,无是非可讲。劣子金日成,非要越“墙”强抢。史达林迫于西方压力,急于开辟东方战场,分散列强,与金氏一拍即合,做出了侵略南韩的罪恶勾当。第一枪,大金胖!最可恶,毛泽东,急于树权威,好战之心早妄想,迫不急待伸援手,为斯氏当枪。
谁是野心狼,金日成算上,还有北极熊,后有毛狼!胜在何方?梦想泡汤:本意统一南韩,战后仍在38线上。明人何需细讲!?要说战绩辉煌,惟保金氏家皇,苦了北韩儿郎,人民遭殃!

中越反击战,名字响亮。侵略否?反击否?要从柬埔寨讲:波尔布特是中共的一条狗,典型毛思想,屠杀国人200万,20万华人遭殃,中共屁都不放!杀害越乔2万,越南不让,出兵教训柬狼。正常人应高兴,与越共联邦。中共非人类,无人思想,背道义,助纣虐,挑起中越动枪。几十万儿郎又葬它乡,换回了“血染的风采”,军权邓掌!

更可恶,屡战屡胜嘴头上讲,战后割地让场!君知否,中印反击战,胜在中方,战后将缴获的枪炮归还,擦得铮亮!(喜马拉雅)山南本数中方,如江苏版大,肥沃土壤,抢回再送出,实是荒唐!

别以为这是首创,卖国是中共的一贯伎俩,出卖国土几百万方,只要对权有利,敢卖亲娘!何惜屁民死战场!本来毛贼有言,要在中国发动核大战,使四亿华人死亡。(注四)

60年前有句话,蒋介石卖国,实是冤枉!你可知,蒋公没卖一分土,卖国惟恶党!毛泽东,是先行,划出外蒙古,东北资源全归北极狼;江泽民模仿,40个台湾大小的地方,眼不眨,拱送北疆!今日中共又保钓,岂不知钓鱼岛早被中共送日邦(53年《人民日报》记得详,证据被日掌)。愤青不知情,抵制日本货,名为爱国,又是当枪!(注五)

五、邓小平搞改革,摧毁道德,物质上、精神垮,物欲横流

还记得,孩童时,“大救星”预言:西方落,气息奄,人命危贱,要进博物馆。事实上,资本国,蒸蒸上,国泰民安。再看这,共产运,支离破碎,风烛残年。90年,东欧变,落花残,永不复返。中共狂,说梦呓,昏话不断:又超英,又赶美,跑步共产。又初级,又摸石,……神经错乱!前走走后倒倒,举步维艰。眼见的共产梦,命淹黄泉,邓小平出新招挂出特色,胡耀邦平反了冤假错案,实行了大包干,饭碗里有饭。小恩惠,感动人,泪水涕涟。谁曾想,杀人要偿命,借钱要还钱。轻轻巧巧的一句话,能把罪摆平?(杀人犯说我错了,就不用偿命?此理不通!)

要知道,70年邪共党作恶多端,邪共党,小恩惠,企图堵嘴,要人们一概忘,不再纠缠,妄想着保住党独裁永远,为党官抢钱财,开路向前。经济上讲资本,政治上搞独裁,四个不变!

又批发,又零售,两条轨辑。又计划,又市场,有空可钻。送小姐,送红包,礼尚来往。企业亏,工厂夸,贪官升迁。昔日斗地主,今日当地主,何必当年?昔日杀富人,今日斗穷人,血腥轮番!更兼那,无神论,正理不在,无心法,少约束,名利泛滥。
不曾忘,邓小平三句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让部分人先富起来”。

古圣人告诉咱: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邓小平犯大忌,忘义尚钱。楚王好细腰,楚人多饿死。邓小平重物质,国人争先,把物质与道德彻底隔断。党中央还做出一条决定:高官后,一接班,余下海,权钱两便;官商媾,上下用,里构外连;倒买卖,层层扒,利益均占。官二代,如蝗虫,全国飞舞:妓女院、赌博场、圈拿贪占;军队里做海盗,枪炮护航。全中国,党政军,物欲横流;道德丧,人伦灭,烂泥一坛。搞革命,是强盗,打砸强抢!搞改革,是偷盗,再行分赃!搞革命,私变公,实行党有!搞改革,公化私,鲸吞血汗!

挂羊头,卖狗肉,邪党一贯:看昔日,共产梦,羊头高悬,招牌儿,几十年,杀人抢钱;还记那,合作化,招牌扬帆:入自愿,出自由,说的真甜!岂不知,入莫出,不入就关!

57年,反“右派”,好话连篇。翻转脸,不认账,凶相显现。说什么,“引蛇出”,鬼话诡辩!《宪法》中,明写着,许多自由。是画饼,骗外国,国人不算!人皆知,中国有,庙宇寺院,你可知,是“羊头”,为了好看!背地里,卖的是,爱党教会。按时侯,去洗脑,宣传共产!佛教头,赵朴初,是个党员!谁知道,藏喇嘛,他不买账。邪共党,派兵去,镇压良善。加罪名,给达赖,说是分裂,可叹那,中国人,又被蒙骗!说他是,要分裂,有何证见?只凭你,一言堂,难辨忠奸。那达赖,在世间,人人皆知,何不去,请回来,是非明辨。中共它,说假话,没有真理,对达赖,它不敢,直接对面!中共党,建孔院,打出新招:弘扬咱,老祖宗,似乎变好;内地里,卖马列,老调重弹!邓小平,有“羊头”,唱的更好,给人民,当儿子,立即跑调。面对着,腐败儿,小平不管。学生们,求说法,触怒龙颜。

你可知,“6、4”时,两个阶段:第一天,杀学生,血溅广场;后几天,杀市民,死人上万。江贼民,有羊头,三个代表,镇压的,修炼人,好人不要!胡锦涛,要和谐,后有隐情,贪官们,来分赃,独裁死保!
……

中共党,几十年,恶事做绝,天灭它,属自然,保党命残;你看这,特色社,已到终年。

六、九九年恐怖王,从天降落,江蛤蟆害佛法,血雨腥风

中华历史,五千文明,却落在蛤蟆手中。也是那天地败坏人心变,造出毒世生共魔,一代党魁一代恶,蛤蟆居然登庙堂。

别看这江贼治国无能心眼小,假恶斗邪理记得最清,一上台抓住了两根魔杖:名利、色欲钓胃口。想当年井冈山,贴出标语:“你想种地主的地吗?你想睡地主的小老婆吗?你就来当红军!”江泽民对此法炉火纯青,闷声发大财是他的发明(注六),培养出贪官成群结队,党政军捆绑的密不透风。眼见的修炼人普地盖天。真善忍是佛法穿透邪灵。

罗政法何科皮揣透江心,写文章泼祸水刮起淫风(引发“4、25”)。朱总理善处理世界颂赞。江贼民醋性发大发雷霆。用中共邪本性号令全国,导演出自焚案诬陷良众;绑架着全国人风浪弥漫。

恐怖王落九州监狱牢笼。洗脑班劳教所处处启动。政治上要搞臭经济截断;肉体上要消灭各种酷刑。谁敢想,大法弟子器官成商品,活生生的摘取发血财,
还将尸体做成标本,出售卖钱换外快。说什么法轮功是反华,贼喊捉贼。中共官,人与财,全转外国,戴一顶反华帽实实在在!说什么恐怖者帽子乱扣,八千万同胞命鲜活证明。

有人说党在变改革开放;今日里生活好吃穿不愁。你可知,反佛法,代价太大
。邓小平搞改革,人心腐烂。江泽民,为颓势,添油加能:经济发,道德溃,人无人形;欲豁大,群魔舞,坑蒙拐骗;贪官多,虎蝇广,一抓一串;党政军,淫官烂,二奶成风;吃喝嫖,烧杀掠,祸国无穷;天不明,水不清,资源空尽。天(空气)有毒,地有毒,毒气满空;粮油菜,变基因,遗祸后代;“毒奶粉”、“瘦肉精”、还有“地沟油”;“彩馒头”、“毒大米”,随处可见;幼稚园,猥亵童,禽兽般同;公检法,黑社会,串通一气,操纵着恶势力夺财害命;遍地里是人祸,冤遍九州。恐怖者,无人管,逍遥法外,说真话,诉冤情,监狱判刑。看中国,人心糜,社会溃,国已不国。实可怜,迷中人,看不到真情;一味的,助纣虐,随波逐流。更可悲,至今天,有人没把形势看透,写文章为中共摇旗杨帆。

 

君忘否?七十年,运动连番,前车覆,后车鉴,件件注明:上次动力,下次物件,毫不留情。昔农民,斗地主,分房分地;合作化,全归公,苦果自种。那党官,斗右派,争先恐后;“文革”时,走资派,被扣罪名;红卫兵,斗党官,充军发配;下农村,受教育,误了终生。最可怜,知识层,为中共制造舆论,一个个被中共迫害丧生。看今天,害佛法,不可一世,又判刑,又活摘,残酷血腥。谁曾想,周永康……被送秦城。一报换一报,一灾换一灾,环环报应实非轻,能躲过去的真侥幸!人治逃的脱,老天却不容,天网恢恢永不漏,人干天看账上留,谁跟邪党谁丢命,跟随中共天必惩!

今天已到末劫戏,大幕拉开天地动,神人鬼等都现形。江蛤蟆与中共,是一面照妖镜,折射着众生相,鲜活面影。你可知青天上有许多眼睛,是人是鬼看得最清:良心者,为真理,呼唤呐喊;残暴者,无人性,魔鬼显灵;贪婪者,利欲重,心肺掏尽;无奈者,躲旮旯,不敢作声;助纣者,跳梁丑,造谣惑众:正当邪,佛当妖,金当黄铜。世界上,都知道真善忍好,中共它崇拜的是假恶斗争。古今外,有预言,讲得最好:真善忍是佛法,洪传世界;中共它,把马列当成祖宗。

说起来,正与邪极为好辩,去政治看事实,一目了然。法轮功,真善忍,佛法修炼,不打人不骂人,不贪不占;共产党假恶斗,杀人不断,谁人善,谁人恶,泾渭分明。

你可知,这是正邪的较量,是名利与良心的碰撞。一切都是神的安排,让人在末劫中选择方向。亿万年的等待,就在人的一念间。不管总统主席、平民百姓,宇宙间有个永恒道理,好的留,坏的灭,绝不留情。圣经中,警示人,末劫来临。印兽记,不抹去,老天不容。眼见的天象变灾难临头。贵州省藏字石已经显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写的很明。

中共灭不退出一起陪葬。明真相,选善良,生命永恒!

七 ,习近平,中国梦, 梦向何方?

恶梦实在长,百年时光;今日习总莫荒唐!抓贪官,正能量,神帮忙,一路走下去,莫彷徨!一国之君,切别带领全国上下保邪党!君不见,恶党已经断脊梁,莫要权令智昏强把末代中共独裁皇帝当!

勿实用,勿退却,宪政毛政勿混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人鬼混杂,这是一道杂碎汤。变色龙、三面人,揣摩上意,揉成你的习思想,恶魔附体招祸殃!中华文化是正统,继承祖宗道德昌,马列本是魔思想,传到哪里那遭殃,两者水火博,难成邦,捆在一起是妄想。

习总莫喝迷魂汤,奔向邪路会疯狂。莫被胜利冲昏头,集权成功生幻想,妄觉自己强,岂不知路不正,没有神帮忙,一事无成把命丧。君不见,恶党机关已算尽,眼见的昏惨惨,凄仓仓,如无头的苍蝇,东碰西撞,开会维稳如战场,胆战心惊,狂病膏肓。眼见的,恶梦断黄粱,回光返照,地狱奔上!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民主自由是正当。顺者昌,逆者亡,谁保恶党谁陪葬!习总别再上共产梦的当,看《九评》,认清中共本相,改弦易张,清除邪灵,解体中共,复兴中华,春光明媚,千古流芳,不妄作“中国梦”一场!

注一:毛泽东的抗日指导思想是“一份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十分宣传”

注二:训炼大鹰的一种方法。为了让它能够抓捕猎物,几天不给它吃喝,这样看到猎物,它就会拼命的追捕。

注三:孟良崮战役,中共逼迫地主的媳妇、小姐赤身裸体,披一张毯子打头阵。当靠近国军时,再让这些媳妇小姐,脱去毯子。国军见此情景,只得放下武器当俘虏了。

注四:信息选自:【大纪元2013年08月20日讯】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大灾星)

注五:中共绝密卖国指示偷听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八届八中全会是神仙会还是群魔会?作者:任冀璋(片段)1941年4月正当中国抗日战争处于危急存亡之秋,苏俄和日本签订中立协定,声明“苏联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大日本国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独立和主权。”同时,史达林命令毛共和日本驻华军总司令冈村甯次、汪精卫南京伪国民政府联系签约,商谈夹击国民政府及其军事力量的具体步骤和措施。当时,在延安的情报头子、中共保卫部长李克农,派专人到苏北新四军驻地传达中共中央指示,命令新四军政委饶漱石、情报部长杨帆和中共中央宣传部长兼长江局情报部长潘汉年具体执行。当时,还有中共中央电令直接到达。因为事关重大,饶、杨、潘三人不敢冒然行事,当即决定潘汉年返回延安,当面请示毛泽东,并要求毛共中央给予正式档指示。这也证实九十年代中期中共为潘汉年平反后所拍摄的电视剧“潘汉年”中,记述1942年返回延安亲见毛泽东之历史事实。我的这位至亲在1947年曾亲口对我说,当他21岁升任团长后,某假日在齐元总司令家中,曾亲眼见过由中共中央毛泽东、张闻天、朱德、刘少奇和周恩来五人签名给新四军饶漱石、杨帆和潘汉年的手令拍照,命令他们加速和日军与汪伪缔协谈判。其实,钓鱼岛已经在这时被中共出卖了,今天又拿出来吊中国人的胃口。

注六:在香港面对记者的提问,江泽民大发雷霆,声言要闷声发大财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刘在中:“殃视”春晚   可以休矣!
讨共檄文
讨共檄文 人气 126
顾万久:扫描重庆大渡口晋愉绿岛居委会
当代孟姜女跨国抗议韩正 哭诉世博冤民血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