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记事

尘埃
font print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9月6日讯】在古老的东方,有一个轮回的观念,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人们多多少少地,都会有一丝丝的相信…

初识她时,感觉在她眉宇之间总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哀愁,彷若内心深处有个解不开的结。而今这位二十四岁的女子变了,变得开朗多了,举止之间多了一种清灵曼妙,清澈的眼眸彷若能洞悉世事。

她告诉我她修炼了,她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每天离目标再近一些,再近一些…。修炼之后,她时常有一些莫名的感应,知道一些有关轮回的故事。最近她跟我说:“我以前是间谍。”

战乱悲歌

约莫千年前,两国交战,生灵涂炭,烽火连绵。有位敌国的大将攻无不克,战无不捷。我方的将领,便让我以各种名义混入敌国大将的将军府,在取得那位老将军的信任之后,我在饮水中下药,将其毒杀。

当时我不觉得残酷,还觉得自己是在为国效力。其实啊,战争不停止都是人心不善的问题,现在想起来觉得很对不起那位将军。

那位将军后来转世成为我今生的父亲。从小父亲就否定我所有的一切才能,在他的教育之下我数度想结束生命。以前我非常责怪他,但看到了这一个因果轮回故事之后,才明白是自己犯错在先。万般带不走,只有业随身,那世的杀生之罪,促成了今生的因缘,这一切都是自己该还的。

再别夫君

初遇某个朋友,就觉得跟他很熟悉,看到他的名字时就开始流泪,隐约感到自己对他有情。不久后轮回的记忆出来了,那是一个古时成亲的画面,这位朋友似乎是那时的丈夫。因为修炼,我便慢慢地学着把这份情放淡。随而轮回的记忆又出来了,这位丈夫后来在出征中战死沙场,由于太突然、太让人难过,所以今世相遇时,会有好久不见的嘳叹。

然而接下来的轮回记忆就更让人震惊了。在更早以前,更久远的年代,还发生过这样一则故事。两国交战,败战的君主从自己的国家中遴选少女进献给战胜的君王,我是其中一人,并且很幸运地受到了战胜国君王的宠爱。可是我有任务在身,务使其君王亲佞远贤。最后,就如同春秋吴越争霸时西施的故事一般,我间接导致了一个国家的覆亡。虽然那敌国的君王可能不会怪我,可因果轮回,点滴都要偿还,所以下一次转世时,我的丈夫战死沙场,一方面还了他的债,同时也让我受苦以还我欠他的债,那种心痛的感觉是一样的。

原来对谁有情都不是偶然,是有纠结的因果关系拴在里边,那是一种债的体现,叫做情债。我现在对那位朋友已经没有特别感情了,不过倒是有份愧疚的感觉在心中。其实这些都是无可奈何的,轮回中的一切都要偿还,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

天理着昭彰

如果当时我的心够清明,在第一个暗杀的故事中,我将不会再去暗杀,我会运用将军对我的信任,尽我所能地影响将军,进而间接地影响他的君王,化干戈为玉帛。在第二个颠覆的故事中,我会劝那君王更亲近贤人,并且想办法化解两国因为战争而结下的大怨。虽然战争看似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剧,但是并不代表人可以在战争中为所欲为,一切只有按天理做才是对的。

怀着暗杀与颠覆这些不好的心,所欠下的东西,无论再有什么样的理由,也逃不过轮回的眼睛,逃不过要偿还的命运。唯有真诚待人才能广结善缘,修得善果。

(台湾大纪元周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哲学家休谟(Hume)也认为,如果“灵魂”确实存在与不朽的话,那么,在有关“灵魂”的理论中,“轮回”的说法就是唯一值得哲学家去“倾听”(hearkento)的那种体现在,也让我们一起来“倾听”有关轮回的说法。
  • 要知道一个人是否有“轮回”,首先必须“知道”一个人是不是有“前世”的存在,如果能确实证实一个人的“前世”,那么,自然也就证实了一个人的“轮回”,而知道“前世”的方法似乎不少,有的模糊隐约,有的明确清晢,有的是自发性的“自知”,有的是因某种缘故或藉由某种方法而被“告知”,在诸多知道“前世”的方法中,大约可以归纳出几项︰一、大师的告知。二、藉由梦回溯前世。三、藉由催眠回溯前世。四、清醒时自发的回溯前世。
  • 在提到有关轮回案例的研究,尤其是关于幼童自发性的前世回忆时,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的教授史蒂文生博士(Ian Stevenson),二、三十年来,他长期致力于研究世界各国幼童的轮回个案,由于他专业、锲而不舍的学术修养,不仅在轮回案例的研究领域开了先河,而且由于他客观、严谨的分析研究,也让他在学术界得到极高的声誉和评价。
  • 在一般的轮回案例中,就和所有有关生命的迷思故事一样,多少都有一些瑕疵和疑点,而这些瑕疵或疑点,对有些案例来说可能是一大致命伤,因而减损了案例的真实性,但对于一些调查详实、证据充分的轮回案例来说,这些难免的瑕疵或疑点,就像晴空万里里的一些浮云,并不妨碍或阻止我们对真相的透视。
  • 但无论如何,总有一些特例出现,让我们得以一窥有关人和动物之间轮回的奥秘。 在看见鬼魂出现的个案中,有相当的个案是属于“死亡现灵”,也就是在其人死亡当时,其灵魂在另一地被另一当事人所看见。
  •  中国式政治有种宿命的轮回观,用“治”与“乱”两个字,就讲完了。很多人说阿扁和民进党执政之后,就是“乱”,而且乱得束手无策。说得是,如果台湾不能从心底摆脱中国,依旧陷在中国式轮回的泥淖里,有如被当作箭靶的稻草人,迟早会全身插得如同刺猬。除非我们选择另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把“乱”的动能,转化成进步的力量。阿扁、民进党、和众多“有志者”,目前就有这种机会。
  • 轮回转世是东方信仰的一个重要概念。它在中国是如此的深入文化的底蕴﹐以至屡屡被文人写入诗词歌赋﹐和春风秋雨﹑暮鼓晨钟一起吟咏梦幻人生。与此同时﹐它还常常被老百姓挂在嘴上调侃以至变得有几分粗俗。但不管是俗是雅﹐中国人﹐尤其是现代的中国人﹐对轮回转世都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至多作为一种心灵寄托。可是令人惊异的是﹐在科学昌明且文化中并无转世概念的北美﹐一些医学界人士对转世现象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不仅令人信服地指出转世的可能性﹐而且发掘了很多深层的知识。
  • 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多年以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我的父亲已经老得 像一个影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