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企业家:华为是钻营和偷盗 不是靠狼文化

人气 11580

【大纪元2021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江枫采访报导)当华为在2012年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时,许多中国企业老板都膜拜华为,并将它的成功归结于“狼文化”。但许多评论分析认为,华为靠的不是什么“狼文化”,而是畸形变态体制下的钻营和偷盗。

自2004年《狼图腾》一书问世以来,以狼为核心符号的商业文化和社会文化,弥漫到中国商界。一时间,各种各样的人都来为狼辩护,并赞美它。而且他们认为,华为是狼文化的典型代表。比如,书店热卖《群狼战术》,《狼性管理在华为》等书籍。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自己对狼文化的解释是三点:第一,狼的嗅觉很敏感,很远的地方有肉,它都会跑过去;第二,不会是一只狼去抢肉,而是一群狼去抢肉,这就要强调团队精神;第三,狼的奋斗精神是不屈不挠的,抢不到肉还要抢。

而一名华为的前员工对狼文化的解释就不同了。它是“一种无情的侵略性方法”。“在华为,‘狼文化’意味着你要么杀人,要么被人杀”。

而华为的业界同行们,也对这只“狼”怀着深深的戒备。

去年上半年,华为达到了史上最高光的时刻,销售额创历史最高。但是今年,形势急转直下,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出售芯片,并禁止华为手机安装安卓操作系统。华为好不容易推出鸿蒙操作系统,也受到中国手机生产商小米、OPPO、VIVO的集体抵制。

华为为什么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大陆自媒体YY观察的文章分析认为,对于华为来说,小米、OPPO、VIVO都是竞争对手,都是猎物。“在被残忍对待后,你能指望猎物对凶残的猎人友好吗?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文章,小米、OPPO、VIVO拒绝鸿蒙,一方面是担心美国断芯;另一方面,即使美国不断芯,也绝不可以用鸿蒙。“趁着狼奄奄一息,难道你要送块肉给它,让它活下来,等它恢复了力气,把你咬死吗?因为狼对任何猎物,都是凶残无情的,只要有机会,就一定是咬死,不管饿不饿。”

不过深圳企业家王应国对大纪元表示,说华为有狼文化,都是抬举它了。它没有什么企业文化,它的做大,纯粹靠的是在畸形变态体制下的钻营。

王应国说:“因为华为它首先是一个畸形变态体制下的一个怪胎,它不是什么企业,或者说它不是现代社会制度下的产物,它是一种畸形专制体制下的一个变态的东西……刚好当前体制下它需要一些军工背景的企业,要一些高科技。所以华为就刚好担当这个角色。从西方挖科技到东方,采用了各种形式,包括偷盗手段。它是强权专制结合的一个怪胎。”

据大陆媒体报导,任正非虽然本人出生贫寒,但是他的第一任岳父孟东波历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副秘书长、冶金部基建司司长、四川省副省长等职。

北京时事评论员彭定鼎对大纪元表示,华为的成功靠的不是什么狼文化,而是它的背景。

他说:“什么文化都一样。狼文化或羊文化,(结果)都一样。他有背景。中国不是自由市场竞争的地方,他有背景,他得到了政府的支持,这个事情你没有办法按照市场的规律来理解。就像中国的房地产一样的道理。”

据王应国透露,华为依靠军政关系,在深圳、成都等地免费获得大量土地,随后转手卖出,获得几百亿、上千亿人民币的盈利。

比如,华为“不花任何资源”就获得了深圳福田的大片土地。深圳福田区在2017年兴建了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园。据产业园招商广告介绍,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园位于上梅林中康路,用地面积3.28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6.2万平方米,由5栋研发办公楼及产业配套设施等项目组成,是福田区政府倾力打造的深圳电子商务产业示范园区。其中包括2栋37层超高层建筑、3栋24层高层建筑、1栋17层建筑、总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

王应国说,梅林这个地方也是寸土寸金的地方。他一下把这一大片土地,现在全部化为华为的资产。表面上是说深圳市政府来出面来搞的,他挂的是深圳市政府的牌子,实际上是华为的,它后面都是华为。他总共六栋楼,全部是由华为来运作,华为来处理的……光这块地就是多少钱?!

目前,“新一代”产业园正在招商引资。其招商广告说,他们计划引入总部型企业20+家,科创型企业200+家,高科技人才15,000+人,实现园区年产值300亿人民币(约合47亿美元),税收20亿元(约合3.1亿美元)。

王应国表示,华为坐大的另外一个法宝是偷窃。他说:“在日本的华为工厂,实际上是不生产的,就是搞(偷窃)技术的。在美国也是一样,华为是哪里有技术,就偷哪家;哪家有金库,就到哪家去挖。”

2002-2003年曾任华为瑞典办事处合同工程师的Robert Read说,他们把所有资源都用在窃取技术上,先偷一块母板,然后带回去进行逆向工程操作。

为了隐密行事,华为甚至不愿意以真名示人。在美国,华为最初以FutureWei的名称出现。在瑞典,华为在爱立信(Ericsson AB)所在的街道对面选了一处地方,但有4年时间一直使用Atelier这个名称。Read说,在斯德哥尔摩办公室,Atelier的研究人员将外国生产的设备存放在一个屏蔽电子设备的地下室里。一些设备被运往中国,由工程师拆解研究。

责任编辑:邵亦◇

相关新闻
法国宪法委员通过“反华为”法
孟晚舟案最后一轮听证启动  孟能否脱罪?
孟晚舟案续审 看懂加美引渡司法程序
实力不行 中共似已放弃十年成制造强国目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