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解密维梅尔名画原貌 惊现藏在墙里的讯息

文/洛林·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 翻译/陈遇
窗边读信的少女, 维梅尔
约翰尼斯·维梅尔(Johannes Vermeer,又译杨·维梅尔)的作品《窗边读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约1659年。正在德国德勒斯登历代大师画廊(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的工作室接受修复。(Jürgen Lange/SKD博物馆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7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位年轻少女站在敞开的窗户前,全神贯注地读着一封信。在画面前景的桌子上,一只盛着水果的盘子看似倒了,几颗水果掉到一条鲜艳又充满编织图案的“地毯”上。或许,这名女子匆匆地放下水果盘,只为了想赶快读这封信。

亦或者,这幅画《窗边读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的作者,也就是荷兰著名的画家约翰尼斯·维梅尔(Johannes Vermeer,又译杨·维梅尔)画上了这条地毯和水果盘,即为了将观众拉入画中情境。就如他在画面右边加入的大片绿色天鹅绒帘幕,同样也是为了引导我们进入画里。帘幕的绿色和少女衣服的绿色相互衬托。

窗边读信的少女, 维梅尔
约翰尼斯·维梅尔的作品《窗边读信的少女》,约1659年。油彩、画布,82.8 x 64.4公分。(Klut/Estel/SKD博物馆提供)

除了显眼的红色和绿色外,画面整体看起来相当中性。大量空白的背景让我们感觉到这位女孩的孤单,更加凸显她对信件内容的关切。

近350多年以来,无数游客走访德国德勒斯登的历代大师画廊(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后见到了这幅名画,观赏后的心得也大略如此。不过,最新的研究却发现,这幅画的场景和它在1659年刚离开维梅尔画室时的样貌并不相同。确实,长久以来这幅画的作者和内容困扰了无数专家。

一份大礼

这幅画自1742年就列入了历代大师画廊的收藏。同年,萨克森选王侯暨波兰国王奥古斯特三世(Augustus III)从巴黎的卡里尼昂亲王(Prince Carignan)购买了三十幅画作,而《窗边读信的少女》则是这批交易附赠的大礼。

当时的维梅尔在荷兰之外较不为人所知,因此人们误以为这幅画是林布兰(Rembrandt,或译伦勃朗)的作品。从那之后,又先后有人以为这幅画是林布兰画派的成员所做,又或是林布兰的学徒所绘,甚至有人还以为是和维梅尔同样在台夫特(Delft)工作的彼得·德·霍赫(Pieter de Hooch)所做。尽管多年来有部分艺术学者相信这幅画就是维梅尔的作品,却仍不被多数人认同;直到了一百多年后的1860年代,才正式认定《窗边读信的少女》是维梅尔的作品。

躲在墙里的天使

1979年,一项X光片扫描结果显示,维梅尔原先在画面右上角画上了一个天使丘比特的轮廓。丘比特右手持着弓箭,左手高举起来。这种丘比特形像的构图在维梅尔的其他三幅室内画中也可以看到,像是在伦敦国家美术馆的《站在小键琴前的女子》(A Young Woman Standing at a Virginal)。根据该博物馆网站,这种丘比特画风源自于1608年一本书籍的插画,象征忠贞不渝的爱。

多年来,各界普遍认为是维梅尔自己将《窗边读信的少女》背景墙上的丘比特涂掉的,因此也没有尝试过清掉盖在上面的颜料。

直到了2017年,当这幅画送去维护保养时,在一次颜料层分析中,工作人员意外发现描绘邱比特的颜料和盖在上面的墙壁颜料年代相距数十年之久。因此,不可能是维梅尔自己将丘比特抹掉的。这时,修复工作人员才意识到他们可以刮掉上面的颜料涂层,找到维梅尔原始的构图。现在普遍认为是由于品味和流行改变,以致后人将丘比特盖掉了。

窗边读信的少女, 维梅尔
约翰尼斯·维梅尔的作品《窗边读信的少女》,约1659年。摄于2019年5月7日,修复工程进行到一半的状态。(Wolfgang Kreische/SKD博物馆提供)

对于今天的古画修复师来说,要清除盖在上面的漆需要很大的耐心。为了确保原画不被破坏,他们必须在显微镜下用手术刀非常小心地一块一块剔除上面的涂层颜料。

窗边读信的少女, 维梅尔
约翰尼斯·维梅尔的作品《窗边读信的少女》,约1659年。摄于2020年1月16日,图画修复中的状态。(Wolfgang Kreische/SKD博物馆提供)

历代大师画廊在2020年1月16日公布了修复工程的进度。从公开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邱比特自信满满地站在画面中,神气十足,或许因为等了270年终于可以再度露面。不仅如此:当这幅画正式修复完成,我们将看到画中的这位少女不只是靠着窗外的光阅读书信,而是依着满满的爱。

自今年(2021)6月4日起,新修复完成的《窗边读信的少女》将成为德勒斯登茨温格宫(Zwinger)特展《约翰尼斯·维梅尔:反思》(Johannes Vermeer: On Reflection)的重头戏。更多展览资讯请参阅这里。◇

原文Revealing Love in a ‘New’ Vermeer Paintin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宝藏之一是位于帕多瓦(Padua)的斯克罗维尼小礼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么让小小的斯克罗维尼神妙不凡,且意义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画室的墙壁上写有这样的座右铭,作为灵感之源的提醒:“米开朗基罗的造型与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创造动物》这幅画是向两位大师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动态地描绘了神体,并满怀愉悦地赞美自然界。此画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国作家史丹利‧霍洛维茨(Stanley Horowitz)写道:“冬天就像蚀刻版画,春天是水彩画,夏天像油画,而秋天是综合四季的马赛克(镶嵌画)。”几世纪以来,诗人与作家用笔歌颂四季,而画家用色彩使之流传千古。
  • 聚会宴饮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早期。在古希腊,有一种称为“会饮”(symposium)的特殊宴会,是当时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随后,宴饮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十分盛行,并以不同的形式传承至今。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岁时就计划为但丁《神曲》着手绘制插图。他的艺术才能大多体现在为文学作品创作插图上。除了神曲之外,他还为其它文学名著制作精美的插图,如《圣经》、《失乐园》、《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图的面世,即被大众认为文学结合视觉艺术的一大杰作。
  • 法国艺术家路易-利奥波德‧布瓦伊(Louis-Léopold Boilly)擅长画肖像,他画了大约5,000幅小幅肖像画,有专家认为这样的数量算少。布瓦伊绘画技巧精湛,加上他的聪明睿智,创作令人赏心悦目的错视画(trompe l’oeil,欺瞒眼睛,译注:一种逼真到能骗过人眼的作画技巧);有时也创作挖苦人的讽刺画(scathing caricatures),当中有许多是自画像。
  • 仙子仙女和他们丰富的传说故事,久远以来就让世人着迷,对英国人来说尤其如此。在维多利亚时代(1830至1900年代),仙子画(fairy picture或fairy painting,又称童话画/精灵画)成为独特的艺术流派。这种对童话的迷恋始于19世纪中叶,很大程度上是受社会变革所推动的。面对科学进步和工业化发展,人们在自然世界之外,对于灵性世界的兴趣也与日俱增。
  • 17世纪意大利画家圭多‧雷尼(Guido Reni)的作品《圣母无染原罪》(Immaculate Conception,又称圣母无原罪始胎、圣母始胎无染原罪)散发着神圣美丽、纯洁和光芒,圣母的一颦一笑都透露出她最虔诚的心。她微微仰头,虔诚地凝视着上帝,双手轻轻合十,做出祈祷的姿态。看着画作,你仿佛可以听见天使吟唱的赞美乐音,飘扬于云层之间。
  • “莎士比亚戏剧最棒的一点是,没有人能告诉你它们应该是什么样子。剧本中的舞台说明和场景布置是出了名的简短;几乎 没有任何关于服装或外观的规定。”画家们正是利用这一特点创作出波澜壮阔的画作,将莎翁戏剧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仍然发出自己的声音、反映出独特的风格。
  • 达‧芬奇为加勒拉尼所绘的这幅《抱银貂的女子》,其含意不言自明。达‧芬奇等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没有使用语法,而是仔细地藉由一系列的象征图示(motifs)来呈现画作主角的地位、个性和美德。文艺复兴时期的观画者,无论他们说哪种语言,都能看懂这种艺术上的视觉语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