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医生和染疫患者分享使用呼吸机经验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欣羽加拿大温哥华编译报导)在卑诗省的医院里,面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重的中共病毒(COVID-19)患者,陷入困境的医疗专业人员正在护理更多的重症患者,那些亲身使用过呼吸机人也在分享经验,告诫人们依赖呼吸机所面临的危险,甚至是改变了人的一生。

尽管重症监护室人满为患,卑诗省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向公众保证,有足够的呼吸机支持最严重的病人度过第三波疫情。然而,这些数字并没有反映出医生们认为的最后一招所带来的严酷现实和危险。

圣保罗医院(St.Paul’s Hospital)ICU医生Ruth MacRedmond表示,当我们提供给病人呼吸机的时候,我们承诺的不仅仅是有呼吸机可使用,也要面对随之而来的各种并发症,高流量给氧是帮助苦苦挣扎的病人的第一步。

当重症患者无法自主呼吸或肺部吸氧不足时,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必须做出决定,有时会很快做出决定,采取紧急措施。病人被注射大量的镇定剂并失去知觉,接着将一根管子插入他们的嘴里,通过他们的喉咙,通过他们的声带进入气道。安装到位后,患者床边的呼吸机可以通过一个柔性管道将空气和氧气送入患者肺部。

呼吸治疗师瑞安.哈鲁克(Ryan Haluk)说,至少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需要使用大量的镇静剂,这让整个团队和药物有机会发挥作用。哈鲁克在病人插管前、插管中和插管后都要与医生密切合作。

呼吸治疗师密切监测患者的肺功能,当病情开始好转时,他们会减少镇静剂,但这会导致病人产生恐慌反应。哈鲁克说,病患想把管子拔出来是很常见的,因为当你处于这种状态时,你会感觉自己总是在窒息,很难呼吸。很多人说这就像用吸管呼吸,他们觉得严重缺氧。

重症病患难痊愈

虽然有些病人会有模糊的记忆和印象,生动的幻觉,但其他人不记得任何关于使用呼吸机的事情。

一位72岁的幸存者,兰里居民皮内特(Roger Pinette)是兰里纪念医院2020年的首位中共病毒(COVID-19)患者,他很快被送往皇家哥伦比亚医院(Royal columbia Hospital)的高级重症监护室,他靠呼吸机活了40天。他说,他3月16日去了医院,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由于无法移动甚至不能自己呼吸,使用呼吸机的患者每天会失去大约10%的肌肉,感染的风险也随之增加。10天后,医生通过气管切开手术将呼吸管插入患者的喉咙,因为他们的声带已经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皮内特说,伤口不会很快愈合。他在医院和康复中心待了四个月后才回家。

这位热爱远足和积极生活方式的热心渔民发现自己在数十名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帮助下重新学会了吞咽、进食、说话和走路,他称赞了这些专业人员的奉献和关心。

在确诊并住院后的13个月,他说:我正在逐渐恢复。我做过很多次面部修饰,我使用枴杖,我失去了太多的力量,我的体重减轻了三分之一。

重症患者面临并发症风险

各个年龄段的患者都面临着严重的风险和并发症,如果他们能活下来,出院后的几个月通常都是如此,但很大一部分人没有。

Ruth MacRedmond医生说,多达一半的患者会经历明显的虚弱、精力不足,许多患者还会有焦虑、失眠甚至创伤后应激障碍等心理后遗症。有重复感染的风险,重症监护室的患者出现精神错乱的比率非常高,所以患者经常会迷失方向和感到困惑,然后会出现许多其他并发症,包括肌无力、凝血、出血的风险增加,以及随之而来的许多其他情况。

虽然这些后果对重症监护病房的工作人员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中共病毒对患者肺部造成的持久损害却是独一无二的。最近,他们和同事们一起对第三波疫情中患者的年龄如此之小表示惊讶。

哈鲁克说,最近收治了一个30多岁的病人,他的氧气水平过低,心脏停止跳动,最后不得不在呼吸机上呆很长时间,做了很多侵入性的手术,这太可怕了。

Ruth MacRedmond医生最近在她的重症监护室见了一个17岁的病人,这名少年没有接呼吸机,但需要几天的全氧支持才开始改善。

她说,当她开始轮班的时候,她看到的病人都比自己年轻,和第二次或第一次疫情相比,他们都很年轻,当时大多数人都比她大10或20岁,现在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警惕,因为这些变异病毒非常容易传播,而且非常可怕。◇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