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从特拉斯辞职背景分析英国市场

人气 1060

【大纪元2022年10月2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任季编译)我们生活在一个奇怪的时代。那些极力支持大规模赤字和印制钞票,认为这是解决全球经济问题的人,现在却把英国债券货币市场的动荡归咎于预算中增加了赤字。

我吃惊地发现,那些所谓专家将英国市场波动的原因立马归咎于首相利兹‧特拉斯的预算,日本银行对日元崩溃的干预已经持续了两个星期,却没有一个人对此说过什么。今年,当欧元、日元、挪威克朗和大多数新兴市场货币相对于美元贬值更严重时,为什么这么多人认为特拉斯的小预算是波动的原因?债券市场呢?这是自1931年以来全世界债券最糟糕的一年,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主权和私人债券价格崩溃与英国固定收益债卷的情况惊人地相似。

有些经济学家说赤字并不重要,主权国家可以随心所欲地花钱和印刷货币(他们称之为 “扩张性政策”),现在他们说英国的凯恩斯主义增加支出,同时削减税收,可能会破坏经济。然而他们忘记了日本不得不在没有任何减税的情况下大规模干预日元,并保持其错误的财政政策:增加支出和借贷。

英国的养老基金并不是因为对这个或另一个政府的预算缺乏信任而出售主权债券。他们之所以卖出负收益的主权债券,是因为他们全心全意地跳进了人为的廉价货币所造成的债务泡沫中,相信中央银行会通过不断地回购来保持固定收益价格的上升。

英国养老基金的无准备金债务并不是小预算造成的问题,也不单单是英国的问题。在2019~2020年间,疯狂的货币印制掩盖了这个巨大问题。根据理性基金会的数据,美国国家养老基金的无准备金全球负债在2021年已经达到7,830亿美元,在2022年上升到1.3万亿美元。2021年,国家养老金的资金到位率只有85%,2022年已经跌破75%。

在负利率和大量印制货币的年代,发生了什么?养老基金使用了负债驱动的投资(LDI)策略。大多数LDI使用衍生品来对冲通货膨胀和利率风险。那么,当通货膨胀启动和利率上升时会发生什么呢?

“随着利率的上升,LDI投资组合中一些衍生品的名义价值已经下降了。结果是:要求增加抵押品。根据投资协会9月份的最新报告,快速的利率上升意味着一些养老金管理机构不得不清算投资组合以满足抵押品要求。”布莱恩‧克罗兹和同事在《养老金与投资》杂志上写道。

截至2021年的10年里,采取LDI策略的总资产几乎翻了两番,达到1.6万亿英镑(1.8万亿美元)。路透社报导说:“根据养老金监管机构的数据,近三分之二的英国固定收益养老金计划使用LDI基金。”

为这种疯狂行为负责的是负实际利率政策和英格兰银行的大量流动性注入,而不是特拉斯和她的前财政大臣夸西‧夸滕。夸滕和特拉斯相信几乎所有主流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所捍卫的支出和印制货币政策,他们认为即使在经济停滞时这些政策也应该发挥作用。这是夸滕和特拉斯需要担负的责任。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英国和发达国家的政府没有注意到财政失衡问题,因为钱很便宜,很充足。在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隐藏着赤字飙升、支出不受控制问题。这些中央银行,如英格兰银行,购买了超过100%的政府债务。经过多年的印钞,债务增加到历史新高,出现了持续的高通胀,就在固定收益基金手握名义和实际收益率为负的“毒债”时,中央银行需要加息,减少货币供应量的增长。而加息意味着追加保证金的成本更高,损失也难以承受。

因为保证金追缴要求上升,英国的养老基金需要摆脱他们所拥有的流动性资产。通货膨胀在多年的大规模货币印刷和债务货币化之后到来,世界各地的投资基金,尤其是欧元区、英国和日本的投资基金都看到他们的投资组合融化,出现了巨大的名义和实际损失。当催缴保证金时,许多人需要出售他们流动性最强的资产,即英国的吉尔特债券,或其它地方的政府债券。

特拉斯和夸滕并不应该为过去几年的疯狂行为或前任财长大臣里希‧苏纳克的极端凯恩斯主义预算负责。他们应该受到责备的是相信凯恩斯主义疯狂的赤字政策。

特拉斯和夸滕的引退只是现代货币理论和“货币笑气”的牺牲品。现在,多年的货币印制和赤字增加产生的问题,被归罪于可笑的减税。

在英国或日本发生的事情可能很快就会在欧元区发生,在过去几年的廉价货币和鲁莽的刺激计划中,欧元区积累了超过120亿欧元的负收益债券。

为20年来疯狂货币和不负责任的财政支出受责备的不应该是特拉斯,她应该负的责任是增加支出而不削减不必要的开支。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赤字和借贷来自于政府规模的膨胀,那些维护怪物般赤字和借贷的人就会觉得他们的主张被证明是正确的,而减税政策是邪恶的!

站在政治角度分析小型预算,结果让人吃惊。在英国议会中,似乎没有人认为有必要削减开支,更进一步,这些开支会逐步成为常规开支,这意味着经济周期的任何变化都会导致更大的财政不平衡,因为收入是周期性的,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货币印刷。无论经济周期发生什么变化,提高税收都会使收入常年增加,官僚们都会支持这种假设。

赤字始终是一个支出问题。彭博经济社的分析表明,当这三个几无可能的情况发生:减税政策的反转对经济增长没有影响,收入达到了他们的估计和借贷成本有所缓解,英国预算中的财政漏洞仍将是240亿英镑,才能保持债务与GDP比率的稳定。

每当英国政府相信更高的税率可以为更高的年度和综合支出提供资金时,他们就离成为全球领先的经济体更远了一步,而更接近于将英国带回上世纪七十年代。

杰米‧拉什在彭博社的报告中写道,即使假设对经济没有影响,“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的前任Kwasi Kwarteng曾打算在小型预算中取消的计划,也就是2023年4月起执行公司税从19%上升到25%,可增加收入约190亿英镑。”这个数字也太过乐观。因为它参照的是英国当前的收益和利润水平,而这些都是值得商榷的,因为我们看到企业预期收益逐月下降。

新任财政大臣杰里米‧亨特似乎认为,提高税收和大规模增加支出会使市场平静下来。实际上,参照日本和欧元区的模式,通过提高税收改善财政状况行不通。更多的税收和更多的支出意味着更少的增长、更少的就业、更弱的实际工资,以及更多的债务。此外,它也不能使这些国家的市场平静下来,因为动荡是来自过剩的廉价货币,而不是适度减税。更重要的是,增加税收和支出会对英国的海外投资吸引力造成长期危害。

特拉斯本应提出她认为合理的预算,而不是她认为能够取得共识的预算。提出一个她可能根本不相信的 “扩张性 ”支出预算,并洒上一些适度减税佐料,她把斧头递给了反对者。全球市场的崩溃给了对手攻击的机会,攻击点是微不足道的税收优惠。

与此同时,英国工党要求更疯狂的货币和财政政策,进一步增加支出,并通过债务货币化为赤字融资。有些人把这称为 “安抚市场”。

对英国来说,唯一的教训是要记住,如果你跟随希腊的经济政策,你会得到希腊的债务、失业和增长。英国政府应该尽一切努力避免七十年代的高通胀和经济停滞,而不是试图大力复制它们。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对冲基金Tressis的首席经济学家,也是《自由或平等》、《逃离央行陷阱》和《金融市场的生活》的作者。

原文:Liz Truss Is Not to Blame for the UK Market Turmoil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上任仅六周 英国首相特拉斯为何辞职
接替特拉斯 谁会成为下任英国首相
【真观点】特拉斯6周辞职犯啥事 英债引爆深水弹
广宇:从英国首相特拉斯辞职谈起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