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20大后 西方需防中共基于意识形态政策

人气 1082

【大纪元2022年1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在中共二十大召开的前后,美国亚洲协会主席、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连续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两篇长文,说明习近平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表达,不光是说说而已,习近平自己认真对待这些话语。

他表示,西方人可能觉得难以理解或不相干,但如果西方忽视了这些信息,就会给自己带来危险。无论习的思想多么抽象和陌生,都能对中共政治和外交政策产生影响。

这些意识形态的转变,以及由此产生的新的政策方向,清楚表明中共现在正在打破几十年的实用主义。西方应该消除任何一厢情愿的想法,即习近平的中共,可能会和平地开放其政治和经济。

以下是两篇文章的一些要点:

习的意识形态不是说说而已

长期以来,大多数西方国家都倾向于认为,当中共领导人用意识形态说话时,不应该认真对待,或者说,即使是认真对待,这种意识形态也纯粹是适用于党的国内政治。

他们认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实际上在中国已经死亡,在20世纪70年代末,邓小平将意识形态争论抛在一边,选择了更类似于国家资本主义的实用主义,他的继任者追随他的步伐,迅速扩大市场在中国经济中的作用,并最大限度地参与由美国领导的全球经济秩序。

但现在不是这样了,习近平使那个务实的、非意识形态的治理时代戛然而止。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习近平就宣布,未来党的意识形态上的主要挑战,将是纠正邓小平启动的市场化政策改革出现的“不平衡和不充分发展”。

二十大后,习近平带领新任常委访问延安,延安是毛泽东的基地,1945年中共七大确立了毛的绝对领导地位,之后毛对蒋介石发动第二次内战。与毛泽东一样,习近平在经历十年无情的权斗后,取得了胜利。习近平延安之行的政治信号相当明确,他正在为重新与老对手:台湾的强硬人士进行长期斗争做准备。

在二十大报告中,“斗争”一词被提到22次,之后又针对公众和党员开展了密集的宣传活动,这说明中共需要通过加强其“斗争精神”为困难时期做好准备。这种斗争并不限于党在国内挑战,还包括中共在全世界遇到的挑战,包括美国。

政治

习近平发表的理论著作,比毛泽东以来的任何一位中共领导人都要多得多。在习近平的领导下,意识形态驱动政策的情况,也比以往更多。

2013年,在习被任命为中共总书记仅五个月后,他在一次讲话中就谈到,“我们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

他鼓励在与西方国家打交道时,不要“回避、怯懦或沉默”,西方国家的目标是“与我们争夺人心和大众的战场,最终推翻中共的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

这种言论意味着,要加强打击任何“煽动异议和制造分裂”的人,并要求中共党员不仅对党、而且对习本人必须表现出忠诚。随之而来的是对中共的内部“清洗”。

习近平还利用二十大报告,向党和世界表明,中共现在有一个 “中国式现代化”的愿景,这一愿景要求将经济现代化与西方政治和社会规范及基本文化信仰脱钩,提供了一个以中共而不是美国地缘政治力量为基础的新国际秩序。

在中国共产党内,话语权很重要,成为一个关键的解释机制。习近平二十大报告,充满了一系列新的和持续的意识形态旗帜性术语,这些变化表明,中共现在专注于民族主义和国家安全。

经济

长期以来,中国经济一直是政府行政部门技术官僚的管辖领域,习近平的个人职权范围则更多地在于党史、政治意识形态和大战略。但是,随着党的机器越来越多地控制国家经济部门,中共关于国家和市场作用的政治辩论,变得越来越意识形态化。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2015年中国本土金融危机之后,习近平逐渐对市场经济失去了信心,它导致中国股市价值暴跌近50%,直到2016年才最终稳定下来。

习近平为了增强党对私营企业的影响力,中共政府开始获得私营企业的股权,国家也鼓励成功的企业家投资国有企业,在更大程度上将市场和国家结合起来。

与此同时,中共经济规划者设计出“经济双循环”,这实际上意味着,中共想在所有经济领域自力更生,而想让世界经济越来越依赖中共。

2020年底,习近平提出了一种被称为“共同富裕”的收入再分配方案,通过这种方案,富人“自愿”将资金重新分配给国家支持的项目,以减少收入不平等。到2021年底,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时代显然已走到了尽头,“改革开放”被一种新的国家主义经济的观念取而代之。

外交

习近平还利用民族主义,取代了邓时代标志性的韬光养晦,对于民族主义重要性的认识,早在习上任初期就显露出来了。

2013年,中共正式放弃了邓小平自1992年以来传统的“外交方针”,即中共应该“韬光养晦,等待时机,永不当头”。习近平强调了“国际力量对比”的快速变化和“东升西降”,这是超越美国的委婉说法。

习近平的说辞不仅是理论上的,还是许多外交政策的基础,这些前任领导人不可想像的。

比如,中共在南中国海进行了一系列填海造岛并派驻军队,无视早先宣称的不驻军的公开承诺。对台湾岛的海上和空中封锁进行了模拟演习。中共还通过多次中印边境冲突,加剧与印度的边境争端。

中共在打击国外批评者方面,也变得更加咄咄逼人。2021年7月,北京首次宣布对西方胆大妄为批评中共的个人和机构实施制裁。“战狼外交”也鼓励中共外交官公开攻击所驻在国政府,这与中共过去35年的外交实践大相径庭。

习近平的共产意识形态,让中共致力于建设一个习所说的“更公平、更公正”的国际体系,这个体系以中共而非美国实力为基础,并反映了与马克思列宁主义价值观更加一致的规范。

比如,中共一直在推动取消联合国决议中所有涉及普世人权的内容,并建立了一套新的以中共为中心的国际机构,如“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和上海合作组织,以此对抗并最终取代西方主导的国际机构。对“更公平”世界的追求,也让中共在全球南半球推广自己的发展模式,以替代自由市场和民主治理的“华盛顿共识”。北京还在世界范围内,向诸如厄瓜多尔、乌兹别克斯坦和津巴布韦等拒绝西方传统自由民主模式的国家,广泛提供监控技术、警察培训和情报合作。

习近平的致命弱点

习近平的致命弱点是经济,习近平对马克思列宁主义观念的执著,帮助他巩固了个人权力,但同样的意识形态立场,也造成了中共难以解决的困境,特别是经济增长的放缓,使中共与人民的长期社会契约受到质疑。

习近平加强党对私营部门的控制,扩大国有企业和产业政策的作用,通过再分配寻求“共同富裕”。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增长可能会萎缩,这是因为商业信心的下降,将减少私人固定投资,以应对日益增长的政治和监管风险。科技、金融和房地产行业尤其如此,这些行业在过去二十年中一直是中国国内主要增长引擎。

由于受到供应链的不确定性和经济自给自足新理论的影响,中国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也在减弱。在国内,中国的商界精英被反腐运动、党控制的司法系统的任意性、以及越来越多的知名科技巨头先后政治失宠所吓倒。同时,中共的“清零政策”加剧了经济放缓。

但无论今后发展如何,习近平不放弃他的意识形态,意味着对美国及其盟友是又一次考验。面对当前不断展开的意识形态之战,西方要想获胜,就必须从根本上重现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的原则,西方领导人必须在自己的言行中捍卫这些理想。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分析:2022美中期选举为何影响巨大
拜登拟给习近平划红线 不做根本性让步
【翻墙必看】妙龄女歌手猝死 原因蹊跷
【新闻五人行】12记重拳 美反击中共有缘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