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大陆多校爆疫情 家长盼孩子回家

人气 4054

【大纪元2022年1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夏松、顾晓华采访报导)在中共清零政策下,人群密集的学校一旦出现疫情,大批学生就会被封控、隔离。河北师范大学半夜敲宿舍门,立刻转运,学生们措手不及。郑经技师学院学生家长表示,阴性阳性混住,期待接孩子回家隔离。

河北师大半夜敲门 转运学生

河北师范大学大一学生小琳(化名)今天(12日)告诉大纪元记者,“10日凌晨2点多,有人敲宿舍门,通知转运,我们匆忙收拾行李,3点多下楼,点名后等车,大约6点到达鹿泉区隔离点。说是很紧急,半夜转移,当时人心惶惶的。”

学校转运学生时,没告诉学生基本情况。小琳说,“转运车上有发烧的人,也有没任何症状,且核酸24小时阴性的人。我听说提供被褥、拖鞋、暖壶及洗漱用品等,到了之后才发现,只有一个褥子和夏凉被,也没有暖气。”

小琳回顾说,11月5日上午,河北师大告诉学生,核酸检测有阳性,并封了学生宿舍。该校有民族校区和汇华学院,小琳是本部——河北师大新区的学生。

她说,“在学校的几天,无人发烧也没有人有症状,不知道阳性学生是哪个学院,官方也没有消息。隔离前两天,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只说有异常。至于为什么隔离我们,到现在我也不清楚。我10日问了两个辅导员,一个说我是密接,另一个说我核酸异常,她们都很含糊。”

出现疫情后,学校顶不住压力给学生通报了一下情况。通报说,校内和转运至校外核酸异常的人,超过500个。

随后,学生们洗漱、上厕所开始受限制。每个宿舍只能在固定时间打水,上厕所需要宿舍长在群里接龙排队,很多学生为此憋好几个小时。后来才调整说,有特别紧急情况的,上厕所可以不用排队。

学生不能串宿舍、串楼层,老师组成的志愿者团队配送一日三餐,小琳表示,有不少老师被隔离。

她提供给记者的截图信息说,“你确实不配阳(不应该阳性),你就应该在家里呆着,进校做什么志愿者,给学生送什么饭,上赶着把自己送来这里(隔离点)。”

(受访者提供)

5—10日,小琳在本校宿舍隔离,10日被转运至石家庄法商中等专业学校(鹿泉)隔离。

隔离宿舍很多楼层没有热水和电。厕所很脏,到处都是排泄物和呕吐物,用过的纸和卫生巾在坑旁边堆满了。

她说,“隔离宿舍里住8个人,有人建了群,历史文化学院的教师在群里说,隔离在这里的学生都是阳性。很多人(病得)不轻,听说有人吐血了都没医生治疗。”

有网友在微博发帖说,“谁来救救在鹿泉隔离的学生们,没水没药,阴阳混住,没电没暖气!他们还都是孩子……多无助啊! ​”

也有网友痛斥,“ 由于学校(河北师范大学)和工作人员的疏忽,我妹妹在11月10日凌晨2:53分核酸阴性状态下被和一群阳性转运到鹿泉,并连续两天持续核酸阴性,但期间被迫和阳性感染者共用水房和厕所,直到11月12日下午17:16分被感染发烧,确诊阳性!真的想问一下,日常阳性感染者瞒报疫情需要负法律责任,那现在这种情况,谁又给我们孩子来负这个责任?!!!”

网友觅食呢也说,“#河北师大疫情##郑州财经技师学院##郑州财经#都是谁家的宝贝孩子,真不愿意想像,怎么二十多岁就生存都成问题了呢。”

郑州财经技师学院爆疫情 家长期望孩子回家隔离

上面网友提的郑州财经技师学院也爆发了疫情。该校两名学生家长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他们很期望把孩子接回家隔离。

小霏(化名)的儿子在该学院上学,“郑州10月10号就有疫情了,我们都不能上班。过了几天,我儿子学校也开始了,他说有可能是密接,就被封在寝室了,一直就没有出来过,”她说。

疫情开始后,学校把送饭到宿舍门口,疫情严重后,就让学生穿着防护服下楼去买饭。

11月1日,学校表示,家长可以接孩子,但所在社区必须同意并盖章。很多家长无法取得社区同意,也有部分家长拿到社区同意接受的函件,但学校又不放人了。

小霏儿子5日开始发烧,同宿舍10个人都发烧了,因查不到检测结果,也不知道是否阳性。

她说,“孩子最后一次是能查到(核酸结果)是11月4号。从4号到昨天(11日)一直都没有(公布)结果,昨天下午他又做了一次,我们的公共平台还查不到。学校肯定知道这个结果(阴性、阳性)。”

她告诉记者,老师们现在也发烧了,学校疫情很严重。学校称,发烧的、生过病的不能离校,要观察七天再说。郑州疫情很严重,很多地方都瞒报了。

“学校洗不了澡,孩子发烧,洗头都是用凉水。”她说,“我们不想让孩子在学校。学校现在特别乱,如果是阴性,想让把孩子接回来在家里隔离。社区也同意了,贴封条在家隔离7天。”

小强(化名)的儿子是郑州财经技师学院二年级学生,发烧两天后就退烧了,现在还咳嗽。他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学院现在阴性阳性住一块儿,儿子宿舍8个人,7个阳性。“我儿子礼拜三(10日)挂电话说,发烧不舒服,学校大部分都是阳性了。”

他说,“学校发现阳性为什么不拉走隔离、治疗呢?在学校吃药要花钱买。好多家长都在学校门口去接孩子回家隔离,费用自费,学校都不放孩子回家。”

他表示,刚开始学校说放人,好多家长都跑到学校门口等,有些家长在车上等了一天一夜,学校就是不开离校手续,又不放人了。

小强很担心孩子在学校的生活情况,房间里有厕所,但没有洗澡的设施。很多孩子喝不上热水,好在他儿子在疫情前与宿舍同学合买了一个烧水壶,现在还能喝上热水。

他说,“儿子说能吃饱就行,早饭跟中午饭,9点多到10点才吃上,早饭跟中午饭一起吃,到晚上九点多吃晚饭。”

大纪元记者致电郑州财经技师学院电话无人接听。河北师范大学的电话是无法挂通,一直占线状态。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河南多校爆疫情 官方隐瞒 家长求助
郑州黄科院大批学生出逃 郑航近3万师生呼救
返乡潮后富士康招工 部分乡镇收到指标任务
北京突然天黑狂风暴雨 大树也被连根拔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