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石油人民币”是中共的一厢情愿

人气 7182

【大纪元2022年1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12月7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始对沙特阿拉伯进行国事访问,9日,习近平在海合会(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峰会发表讲话时呼吁“充分利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平台,开展油气贸易人民币结算”,这被认为是北京加速人民币国际化、削弱美元地位的举措。

但最终受到最高紫地毯待遇的习近平,在沙特未能就石油人民币结算达成协议,在共同声明中,只是泛泛谈到“促进两国金融、贸易和投资合作”,并无石油人民币结算的表述。

分析指出,“石油人民币”的说法,只是中共挑战所谓“美元霸权”、带动反美情绪的一厢情愿,作为一种非储蓄货币,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其汇率也是受到操控的,也不允许外国人在没有当局控制的情况下,交易中国资产。无论是经济因素还是地缘政治因素,人民币都无法撼动美元地位。

中共人民币国际化野心

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结算和数字人民币一直是中共力推的、扩大全球影响力的工具,“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已被写进中共二十大文件之中。去年12月,中共央行还在重申,人民币国际化是2022年的关键目标之一。

中共为提升人民币全球吸引力的努力,已经持续了很多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北京政策制定者开始探索非美元贸易结算的可能。之后上海合作组织框架成为一个去美元化的重要平台,北京希望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在跨境贸易结算和投资中更多使用人民币,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并在地缘政治危机时能够保持全球市场准入。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加速了这一进程。

北京去美元化举措,不仅是由中央政府实施,一些举措也由地方政府和地方金融机构来实施。中俄金融联盟就是一个例子,2015年10月,中国城市银行哈尔滨银行和俄罗斯最大的储蓄银行发起了中俄金融联盟,促进在双边结算中使用当地货币。

今年年初,在美国政府宣布对俄罗斯银行进行制裁后,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等,立即停止处理与俄罗斯实体的交易。但哈尔滨银行依然利用其支付和结算的基础设施,帮助俄罗斯实体规避制裁。

今年2月份的北京冬奥会期间,北京还推出数字人民币,美国政界已对此表达了担忧。

2022年12月9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参加中国—阿拉伯国家峰会。(SPA/AFP)

美中地缘政治之争

这次习近平访问沙特,正值美国和传统中东伙伴沙特关系降温之时。虽然与沙特签署了涵盖绿色能源、绿氢、光伏、信息技术等34项投资协议,但最引人关注的还是石油人民币结算并未达成。

沙特曾是坚定的反共力量,1971年沙特阿拉伯是唯一投票反对中(共)国加入联合国的阿拉伯国家,并在1972年启动了针对中共的贸易禁令,阻止中共宣传品进入沙特。

几十年来,沙特一直是美国的中东坚实盟友,沙特为美国提供石油,而美国则一直为沙特提供安全保护。特别是1990年的海湾战争,伊拉克入侵了科威特,沙特担心油田遭到破坏,邀请美国在其东部省份建立军事基地,以确保地区安全。

旅美经济学者郑旭光对大纪元表示,“沙特虽然接受了中国其它投资项目,但是对这个(石油人民币)没有松口,原因可能是,沙特是接受美国的保护,如果没有美国的保护,沙特这么有钱,很可能就被伊朗或其它国家就给吞掉了,实际上由美国保护,它也用美元作为石油的结算,这里边有一个地缘政治的考虑。”

但最近沙特王室与美国拜登政府似乎产生了隔阂,今年6月份,拜登造访沙特,希望沙特能提高石油产量,以便在美国中期选举前稳定油价,但10月份沙特王储反而做出减产的决定,民主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罗伯特‧梅嫩德斯(Robert Menendez)敦促政府“立即冻结”美国与沙特所有方面的合作,搁置或阻止美国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武器。

此前,2018年沙特异议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谋杀,以及拜登决定撤回对沙特对也门军事活动的支持,并试图重启与伊朗的核协议,也令沙关系紧张。

美国和沙特经济联系也在削弱。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提高了页岩油的产量,成为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之一,大幅降低的石油进口。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每天估计进口200万桶石油,但到2021年,这一数字下降到每天仅50万桶,下降了75%。

相反,多年来中国已成为沙特石油的最大进口国。2020年,沙特阿拉伯出口了价值957亿美元的石油,中国占了其中的247亿美元,美国的进口量只有65.9亿美元。中共“一带一路”倡议已经在沙特投资,2021年投资额达到434.7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报导,沙特与北京有关石油人民币定价谈判,在2016年前就开始了,今年加快了步伐。沙特也在考虑将人民币计价的期货合约,即所谓的石油人民币(petroyuan),纳入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即Aramco)的定价模式。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媒体在习近平访问之前就大力宣传石油人民币,诸如“中东打响石油人民币第一枪”等,但最终未能实现。

郑旭光表示,“这件事情呢,习近平显得有点操之过急,他好大喜功嘛。但实际上沙特是政治上非常成熟的国家,和西方打交道的经验,要比中国的经验要丰富得多,他们不会随意就跟着习近平的路子走。我可以给你铺紫地毯,满足你的虚荣心,但是这个会有地缘政治后果的,沙特也不希望美国完全撤出中东。”

图为人民币的标志。(Laurent Fievet/AFP)

人民币为什么不是石油美元的替代品?

以美元定价石油可以追溯到1974年,作为对美国的军事和政治保护以及购买其石油的回报,沙特同意以美元为石油定价,并以国债的形式持有部分储备,其它石油出口国也纷纷效仿。

在“石油美元”框架下,中东石油国家变得富有,美国也能够轻松地为巨大贸易赤字提供资金,而强劲的美元使美国商品变贵,使得美国制造业转移到中国等地。

目前,全球石油销售的大约80%是以美元完成的,对于沙特阿拉伯来说,即使其每天620万桶原油出口中的一部分以人民币定价,也是一个深刻的转变。

本次石油人民币没有结果,除了有地缘政治上的考量,还有经济因素。

专家们指出,沙特使用人民币并不能促使对中国的石油出口增加,使用美元也不会让石油出口减少。是中国需要沙特石油进口,而不是沙特阿拉伯需要人民币。

郑旭光表示,“如果说沙特现在开始放弃美元定价,使用人民币,实际上没有太多可以得的东西,但是会失去很多,因为跟人民币定价只能跟中国做石油贸易。而中国从沙特进口的石油,对沙特来说也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如果得罪了美国,可能会伤及自身的安全,从长期经济利益上,也看不到什么好处。”

人民币的全球交易量非常有限,2021年交易量上升到了史上第二高水平,但在全球市场上只占2.7%,而美元的份额为41%,欧元在全球交易中占36.6%。2019年,美元被用于88%的外汇交易,而人民币仅占4.3%。

另外,制造业是中国的主要优势,但世界贸易也涉及金融、科学、知识产权和信息技术等方面的大宗贸易,要想让人民币在世界贸易中取代美元,中国似乎必须超越制造廉价产品。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对大纪元表示,“如果沙特是用人民币来定价石油,但问题是沙特卖了很多石油给中国,中国恐怕只能满足沙特一小部分产品需求,沙特实际上更想购买欧美高档的奢侈品和军火,人民币是没法购买的。所以,如果中国和沙特之间的贸易不平衡,导致沙特手上拥有大量的人民币的话,实际上也会发现没什么用。”

人民币也不是储备货币,不能自由兑换,其汇率也是受到操控的,没有美元、欧元和英镑自由浮动定价、法律规范和投资者安全等好处。中共也没有开放金融市场和资本账户,不允许外国人在没有当局控制的情况下,交易中国资产。

资料图: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全视图。(摄于2019年9月20日。)(Fayez Nureldine/AFP)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西方对俄进行金融制裁,俄罗斯被踢出SWIFT,开始尝试使用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当时有专家警告说,俄罗斯要完全放弃世界主要储备和交易货币而使用人民币,无异于经济自杀。

谢田说,“人民币不是一个硬通货,也不是一个广泛接受的、也不能自由兑换,如果沙特直接用人民币跟石油挂钩的话,实际上人民币币值有跟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中共操纵汇率有关。所以沙特等于是不必要地增加了很多经济上的风险。”

对于为什么中共不开放人民币自由兑换这个问题,谢田回答说,“它可不敢。如果人民币自由兑换,中共很害怕外国银行或外国投资家、外国政府拥有大量人民币,比方说像英镑、或泰铢,都遭到这种货币的炒家、投机者的狙击,中共害怕万一人民币受到阻击,中国国内的金融受到压制的影响。”

“再一个它也要控制中国老百姓,如果可以自由兑换,老百姓可以随便把人民币资产换到美元去,换成外币,就等于说是老百姓大概也会更加独立,更加自主,可以控制自己的财富,这也是中共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从中共自己(的角度)要稳定人民币的市场,也不愿意把人民币给变成国际货币,或者变成自由流通的货币。”

专家们表示,如果一个国家的出口量远远大于进口量,从而持有真正的大量外汇储备,那么除了美元或欧元之外,没有其它货币可以代替。

如果沙特阿拉伯将更多的交易转为人民币,是最糟糕的方式。中国的资本账户是封闭的,这意味着仅仅是将人民币转入和转出,都需要得到政府的许可。再加上去年中共当局出台的反制裁法中全面资产没收规则,如果认为中国是沙特长期储存财富的更安全的地方,那就太天真了。

中共无法挑战美国中东地位

尽管沙特拥有丰富的资源,但仍然严重依赖美国,如果美国退出中东,将对沙特造成严重的影响。

华盛顿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在2020年的一份报告中说,沙特还没有军事能力保卫自己的领土,也缺乏保护对经济至关重要的海上通道的能力。中国(中共)也不具备向该地区投射力量的深水海军能力。而且中国(中共)确保海上通道的方法与美国有根本的不同,它不是保护全球的自由货物流动,更可能具有重商主义性质。

美国对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国家的安全保护伞和美国海军巡逻的航道,是北京和利雅得都需要的公共产品,两国都没有兴趣取代它们,也没有这样做的能力。

报告说,美国对沙特安全的核心地位使中国(中共)发挥更大作用的空间很小,任何加深关系的行动都是停滞不前的,也是微不足道的。与第一笔(东风)弹道导弹交易一样,中国的武器销售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由于沙特无法从美国获得自己喜欢的装备。近年来,沙特阿拉伯从中国购买的唯一武器就是无人机。

郑旭光说,“要成为一个全球化的货币,经济是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是政治和军事影响力,就像过去英镑是国际货币一样,那是大英帝国的军力和政治影响力带来的。中国那远远不够的,只能在双边贸易上使用,把它叫做石油人民币,和石油美元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大西洋理事会报告说,但从长远来看,中国(中共)对沙特阿拉伯和更广泛地区政策一些方面是不可持续的。中国以经济为主导的方法,如果地区紧张局势升级,中国(中共)还可能发现其“人人都是朋友”的做法受到考验。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实力在未来许多年内可能会大大超过中国。

另外,沙特阿拉伯以世界穆斯林领袖自居,中共改善与沙特关系的愿望,与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镇压有内在矛盾,不可能长期掩盖下去。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中美中东角力之际 习近平周三起访沙特
伊朗不满习与海湾国家联合声明 召见中共大使
分析:经济大滑坡 习近平高调拼外交难救场
董明珠称年轻人不能为挣钱而活 引热议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