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江泽民恐危及权力 曾逼胡锦涛镇压法轮功

人气 2120

【大纪元2022年1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江枫采访报导)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死亡,但是他下令镇压修炼佛法上亿民众的事情却将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前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处副主任、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吴祚来透露,1999年,距离卸任不久的江泽民逼迫中共储君胡锦涛动手镇压法轮功。

1992年12月,来自东北的气功大师李洪志先生带着他的几个学生来到北京参加东方健康博览会。

一位中年妇女在丈夫的搀扶下来到了法轮功摊位前。这位妇女肚中有瘤子,腹部比十月怀胎还大。李洪志先生当即给她调理。随着李先生的手做着伸进去抓出来的动作,女子的肚子一下子就瘪了,恢复了正常。

围观的人就像木头人一样惊呆了。等人们反应过来后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夫妻俩当时就写了一封感谢信送到了大会组委会。博览会总指挥李如松先生在广播中宣读了这封感谢信。

健康博览会总顾问姜学贵教授说:“我亲眼看到李洪志老师为这次博览会创造了很多奇迹,法轮功不愧为这个博览会中的明星功派。我作为博览会的总顾问,负责任地向大家推荐法轮功。”法轮功的名声鹊起。

法轮功风靡中国

此后,从1992年到1994年,李洪志先生应中国各地气功组织的邀请为人们做气功报告,几乎走遍了中国的所有大城市。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四年期间,将近有两万人参加了李洪志老师亲自传授的学习班。法轮功的名字传得越来越广,学员人数爆炸性增长。

前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处副主任、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吴祚来11月30日告诉大纪元:“法轮功在我看来是一个和平的、群众性的、自愿的组织。我也在北京看到很多地方,他们在一起炼功,特别是有很多的老年人在一起强身健体。”

据1998年12月31日《深星时报》报导:“深圳体育馆前面的广场上,两千多名来自各行各业的法轮功爱好者排着整齐的方阵,集体汇炼法轮功,目前全国各地修炼此功法的人数达几千万之众。”

中南海万人上访

然而,在1999年4月,风云突变。天津市一本青年杂志刊出了一篇攻击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文章,作者何祚庥将气功中的超常现象,比如以耳识字、人可以在空中飞行、无需药物而恢复健康等等斥为反科学、迷信和骗局。

一些法轮功学员前往编辑部澄清事实,但是遭到警方暴力对待。4月23日,300多名防暴警察被调动到这个地区。他们殴打、驱散人群,并逮捕了45名法轮功学员。

4月25日凌晨,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来到北京国务院门前,请求见朱镕基总理。8点30分左右,朱镕基总理及其工作人员从中南海走出来,过马路,来到上访群众面前,并邀请三名代表进入中南海面谈。

4月25日晚11点,学员代表和朱镕基总理的磋商取得了一定进展。十一点半学员平静撤离,并把纸屑等垃圾清理干净。

吴祚来说:“法轮功的力量当时非常强大,使用了非常和平的一种示威方式。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一个自由权利,示威游行,没有任何暴力,本来是可以和平解决。当时据我所知,朱镕基好像进行了一次对话或者是内部调解,基本上可以和平解决这样一个事态。”

但是江泽民并不同意朱镕基的处理方式。

江泽民逼迫胡锦涛镇压法轮功

吴祚来说:“江泽民认为这一件事情会危及到他的政权。所以要穷尽这个国家的手段——军警、政治、经济——动用一切力量,对所有的炼功人员进行绞杀,像当年对待异议分子、对待学生运动一样,进行深挖一切。任何一个不服从者都关起来,这就造成了一个大面积的迫害。”

当时江泽民已经走入党魁任期的尾声,作为邓小平指定接班人的胡锦涛升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和国家军委副主席,成为中共储君。吴祚来透露,胡锦涛并不情愿镇压法轮功。

“胡锦涛看到江泽民一意孤行,要对法轮功进行一个灭绝式的打击,要动用整个国家的力量——军队、政治、政法、武警、警察、社会——所有的力量进行打击,那就要花费非常大的一个代价。胡锦涛是非常犹豫。然后江泽民就训斥胡锦涛,说他们都已经夺你的权了,你还这么优柔寡断,还在心痛……还在考虑这样一个代价问题或者是钱的问题。意思是说,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这个政权。”

“他就把它上升到颠覆国家政权的这样一个政治高度。像他们当年对待学生一样。这样打击起来,就在中共体制内具有合法性,别人就很难去质疑他,只能配合他。”

1999年4月25日晚,江泽民写信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人,提出“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1999年6月13日,江责令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了有关“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绝密文件。

全国大抓捕

7月20日凌晨,一场抓捕行动在黑漆漆的中国展开。在北京,法轮功研究会工作人员李昌、纪烈武等被逮捕。

在河北石家庄、唐山、张家口、廊坊、保定、沧州,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公安人员抓走,被抄家。

在黑龙江哈尔滨,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几个人把哈尔滨法轮大法学会的五个负责人带走,把他们的家抄了,把法轮功书籍没收。

在重庆市,辅导总站站长顾志忧被抓,在监狱中遭受24种刑具的折磨,包括老虎凳、签子插入手指、电椅、用电连接头顶和肛门通电等。

北京军区大院学员抗令炼功

然而,就在这片红色恐怖的肃杀环境下,北京军区大院里仍然传出法轮功炼功音乐,老军人们依然在公开集体炼功。吴祚来所在单位位于黄寺附近。中共解放军总政治部大院就在黄寺大街上。

吴祚来说:“江泽民当时进北京才十年,他力量实际也不是很强大。我只知道当时在离我们单位不太远的地方,在部队大院里,他们照样炼功,对抗江泽民,根本就不把江泽民当一回事儿。所以这更激怒了江泽民,觉得这个法轮功的力量太强大了,已经渗透了中共军队。所以就动员一切力量,必须要每一个人过关。如果不过关,就坐牢。”

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式政策。“经济上搞垮”的一个手段就是,将就业作为要挟的手段,让工作单位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比如吊销学员的律师资格、会计师资格、工程师资格、教师资格、医师资格,禁止学员参加国家公务员、事业单位、国有公司报考等等。

吴祚来表示,江泽民把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任务下达到每个单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分化,就是要求他们承诺不再炼了,承认自己是错误的,然后才能保住自己单位的身份、体制内的身份,否则就坐牢去了。”

江泽民内心狠毒

江泽民是踩着“六四”的鲜血上台的。他的见风使舵让他赢得了中共元老的青睐。虽然他时而在香港宴会上引吭高歌《我的太阳》,时而在美国记者面前背诵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讲,让人误以为他是一个随和可亲的“长者”,但是实际上,他内在的狠毒在他几十年统治中国的生涯中,从未改变。

1989年5月20日,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走到天安门广场,含泪看望了绝食的学生。当晚10点钟,中共总理李鹏宣布采取“严厉措施结束骚乱”。5月19日凌晨2点,在李鹏讲话后不久,江泽民立即以明传电报的形式表态对中央决定表示坚决支持。这个及时表态的大动作走在所有省、市、自治区领导的前面。根据罗伯特‧劳伦斯‧库恩的英文版《江泽民传》,就在此刻,中共元老决定,让江泽民担任中共总书记。

吴祚来说:“他上台对于他本人或对中共这个体制来讲,都是一个意外。所以他上台并不是一个光彩的事情。他上台之后,对八九六四的民运人士进一步的追杀迫害。然后又过了十年,又对宗教信仰者进行大规模的惨无人道的迫害。这是他做的一个非常邪恶的事情。”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江泽民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专家析四大原因
纽约人对江泽民之死既喜又气:应在人间审判“蛤蟆精”
江泽民卖官鬻爵致军队糜烂 卸任拒交军权
被活摘器官法轮功学员家属:江泽民是最大反人类罪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