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文件泄染疫人数爆增2.48亿 专家揭秘

人气 18290

【大纪元2022年1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程静采访报导)近期中国各地疫情来势凶猛,日前官方内部文件泄露,20天内染疫已达2.48亿人,占总人口的17.56%。专家分析,20天暴增2亿多,官方显然在躺平,这是在牺牲一部分人,达到群体免疫,以求快速恢复经济,但是正在酿另一轮人道灾难。

早感染早死亡 尽早恢复生产?专家:再酿人道灾难

中共国家卫健委昨天(21日)一份内部会议纪要传出。该纪要显示,根据估算,中国20日单日新增感染人数直逼3,700万人,呈逐日增加。12月1日至20日累计感染已达2.48亿人,占总人口的17.56%。

过去三年中共实行严厉的封控清零政策,有的地区封城几个月甚至1、2年,导致次生灾害频发,饿死、困死、无处求医病死、跳楼自杀等惨况,民怨沸腾。11月底各地爆发“白纸运动”要求解封。

中共12月7日推出优化防疫新十条,在无预警的情况下突然放开,之后各地疫情大爆发,药品买断、医院挤兑、殡仪馆爆满等,呈现另一番恐怖景象。

世界卫生网络联合创办人丁亮博士认为,中共目前放开疫情管控的目标就是“让能感染者都感染,让该死亡者都死亡,而且尽早感染,尽早死亡,尽早达到峰值,尽早恢复生产”。

此前,中共体制内人士爆料截图显示,江苏无锡市政府开会传达消息,无锡市被江苏省政府批评“阳得太慢”,争取赶在明年3月份“大部分人都染上一次”,经济“就能正常运行”。

2022年12月,网传消息称,无锡市因阳性人员少被江苏省批评。(网页截图合成)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22日对大纪元分析,这是中共一贯的思维方式,“这种‘快速阳’的想法,实际上就是牺牲一部分人,然后达到整个人群的群体免疫,然后最终是想把生活、经济快速地恢复正常。”

但是,横河认为,“这就是一种非人道的,把人不当人的一种做法。”

而在西方国家,横河说,“整个疫情过程中,从一开始制定出来的共存策略,实际上就是让这个高峰期,不要出现得这么快,让它延期出现,然后把这个高峰变低变平缓,以确保整个医疗系统不瘫痪。这样可以救更多的人。”

“因为反正所有人都要感染一遍,那么不要一下子都感染了,然后把这个医院给挤垮掉,很多人本来可以通过医疗系统可以救活的,因为挤兑就救不活了,是避免这种现象。”

横河说,“比如人家一年才通过这一波,中共想一个月冲破这一波,这样的话,就会造成相当大一部分人由于不能到医院求医而死亡。所以,是一种非常典型的人道灾难。”

北京出现“白肺”殡仪馆爆满 上海求助电话日均1.6万

过去两天,中共国家卫健委通报没有染疫死亡病例。但大量民众爆料各地殡仪馆爆满,北京火化最起码等一个多月后。

北京朝阳区一位网民在微信朋友圈说,殡仪馆没有能力处理突然增加的遗体,“昨夜两三个小时,医院太平间就进了二十具遗体。现在北京所有的火葬场,说火化最起码要等一个多月以后。现在想办法插队,最便宜的火化要三万元,在未来三至五天能火化。”

这名男子曾致电多个殡仪馆查询说:“医院太平间门口有北京市所有火葬场的电话,医院说你去打吧,最快火化都要一个月后。我刚才打了四个火葬场电话,没有一个打得通。全都是‘通话中’;给昌平殡仪馆打电话,人家说,自己送去的(遗体)都烧不过来。你在哪个区就往哪个区殡仪馆打电话。”

微博上还有民众爆料,染疫者被诊断出严重肺炎,甚至出现极端的“白肺”症状。北京多位网民在微博爆料,他们的亲人在医院做CT扫描检查,发现双肺严重感染,出现极端的白肺症状。

而此前,中共在放松疫情防控时宣传说,Omicron病毒株只感染上呼吸道,不损害肺部。

“白肺”最早出现在武汉疫情大爆发时,指胸片CT或X光上,肺组织正常是黑色,只有心脏和大血管是白色,但是由于各种疾病、各种致病因素,导致两肺叶呈大片的白色。

微博上有民众爆料,染疫者被诊断出严重肺炎,甚至出现极端的“白肺”症状。(微博截图)

中国经济学家梅新育周三(21日)也在微博发帖说,胡鞍钢夫人刚宣布,她父亲今早去世,新冠引发肺炎。胡夫人前几天告知,老人发病送医院时,拨打120近1小时才拨通,然后等救护车数小时。到医院做CT时肺已经白了1/4。

对此,美国传染病学会发言人阿戴尔贾博士对自由亚洲说,任何已有的肺部疾病,如有肺纤维化的地方都会与新冠病毒产生协同作用,增加重症风险。那些存在严重新冠疫情的地区很可能也是并发症高的地区,包括肺部疾病、心脏病、糖尿病等。

横河也说,中国为什么这次会出现这么多大白肺?如果感染的确实是冠状病毒的话,那么很可能就是ADE效应(抗体依赖性感染加剧效应),就是接种疫苗以后的第二次感染引发的这种抗体依赖性,ADE是抗体依赖性的反应。

在中国另一大城市上海,上海德济医院估计,到今年年底,该市2,500万人口中将有一半被感染。

“这场惨烈的战斗,整个大上海都会沦陷,我们会感染医院全体员工!”周三(21日)晚些时候,上海官方微信账户的更新显示,“我们会感染整个家庭!我们的病人都会被感染!我们别无选择,也逃不掉。”

今天(22日),上海“看看新闻”报导,染疫人数持续增加,120接线员电话接听没有停过。据上海120急救市级指挥室统计,16至20日期间,日来电数量平均达1万6,511通,较去年同期增加136%;中心城区日均救护车派车量1,808趟,较去年同期增加44%。

“这两天很多病人感染新冠肺炎后,呈现气喘、血氧浓度低等状态,求助者以有基础疾病老人为多,其中不少是失能、失智老人。由于危重症阳性患者增加,病床数不够,发生救护车未能将病人交接给医院的问题。”120急救驾驶员吕建平说。

中共自订新冠染疫死亡标准 给国际防疫体系带来问题

日前官方重新界定新冠染疫死亡标准。北大专家王贵强周二(20日)说,若只是“新冠病毒导致的肺炎、呼吸衰竭为首要死亡诊断,归类为新冠病毒感染导致的死亡”;而“因其它疾病、基础病,比如心脑血管疾病、心梗等疾病导致的死亡”,都不能算作新冠病毒的死亡病例。

近期北京党政官员、学者专家大批地病亡,绝大多数都没有归为染疫而死。

横河说,“中共的标准当然跟其它国家不一样,这样中国的死亡数字会被大大压低。实际上这个降低不是从医学考虑的,这些人本来是可以不死,就是因为感染了才会导致基础疾病的发作。”

对于中共降低死亡率的主要目的,横河说,主要是为了证实其“制度优越性”。中共总想证明对付大型流行性疾病,社会主义制度要比自由社会优越,但是会出现大问题,就是北京没法把这个真实情况和别人比较,全世界也没法知道中国真实疫情,有多少人被感染,以及造成的重症或死亡的严重后果。

所以,横河说,各国都没法知道全球流行疾病的概况。“这会有很大问题,就是每个国家制定自己的防疫政策时,必须要考虑全球的因素,数据越多越完整,就越有利于制定出一个全球性的合作方案。”

“而中共为了一党私利,使得整个国际健康卫生体系都处于一个很不利的状况。这其实从武汉疫情爆发开始时就是这样,中共为了自己的政治私利,可以去隐瞒,这种做法、出发点都是一模一样,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而已。”横河说。

分析:封城和开放都是政治需要 罔顾民生 需问责中共

中共在封城时已经酿一波灾难,开放又让百姓遭另一波罪。横河认为,这两部分都不是根据科学,而是根据政治需要。所以问题并不出在“白纸运动”,而是出在中共自己。

横河表示,中共出于政治需要,突然地就开放了,开放后不采取任何措施,说躺平就躺平,“作为一个政府,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就是说它的决策过程不负责任,它决策以后的措施也不负责任。所以这个要问责中共,这是第一;

“第二,中共内部消息都说了,世界卫生组织也说得很清楚,这次不是‘白纸运动’以后才开放的。这种大规模的爆发早已经发生,是中共掩盖不住才开放的。

而且,中共突然解封,也说明了三年清零政策的失败。横河说,“为了挽回失败的面子,急急忙忙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开放,让全国人民措手不及地去面对一个无法预测、无法控制的局面。这个责任百分之百是在中共。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王友群:北京疫情大爆发 大量中共高官死亡?
清零负效应 医院准备不足难应对疫情海啸
李正宽:疫情到底多严重——中共隐瞒的真相
疫情暴增之际 中国十名医学专家死于12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