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国药荒前所未有 下一个危机显现

人气 2562

【大纪元2022年12月28日讯】随着中共防疫政策的突然大转弯,一夜之间,中国发热门诊爆满,退烧药断货,中国医疗系统面临着空前挑战。那么,作为退烧药生产大国的中国,为何会在这关键时刻缺药呢?与此同时,在医疗设施和资源缺乏的村镇,又要如何抵挡疫情呢?而假如农业停摆,或许又要面临一场新的危机,又是什么呢?

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些内容。

疫情如海啸 大陆染疫人数惊人

上星期,网上流传出一份据说是外泄的大陆卫健委内部的文件,根据估算,12月的前20天,大陆累计感染人数已经达到2.48亿。如果加上最近几天的持续传播,估计大陆已经有大约4亿人感染,差不多是中国总人口的三成。

脉策数据公司(MetroDataTech)首席经济学家陈勤的预测,根据对在线关键词搜索的分析,中国大部分城市的疫情浪潮,将会在12月中旬到1月下旬达到顶峰。他的模型表明,放弃清零政策之后,每天将有数千万例感染。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流行病系主任本杰明‧考林(Benjamin Cowling)教授也提到,目前,病毒在中国的传播速度,比大流行期间任何地方的传播速度都要快。

事实如何呢,浙江省卫健委,就在12月25日公布说,目前该省每天新增阳性案例超过100万例,但中共疾控中心当天通报的确诊数据仅有2,983例,即使阳性和确诊中间,在确认环节上存在一定的差异,但是相差近400倍,也实属罕见。

其实,就算没有这些数据,我们从网上相当多的信息中也能感受到,很多地方的医院和诊所都人满为患,甚至殡仪馆、火葬场也在超负荷运转。很多大陆的朋友们提到,他们身边亲朋好友的阳性比例已经达到了70%到80%。

可以看到,这一波疫情来势汹汹,正在以一个惊人的数字在大陆蔓延,用疫情海啸来形容这波疫情,确实也不夸张。

疫情海啸下 缺医断药乱象横生

大家知道,在12月7日时,中共突然宣布疫情防疫“新十条”,要求缩小核酸检测范围,不再对跨地区人员要求核酸阴性证明和健康码,并且鼓励无症状和轻度感染者居家隔离等。这些重大转变,意味着中共彻底放弃了坚持3年的严格清零政策。

随即,我们看到,突如其来地放开疫情管控,让民众措手不及,断药、囤药、抢药的乱象也随之而来。

在发烧门诊大排长龙的同时,中国各地的药店,纷纷报告布洛芬、扑热息痛和其它退烧药出现断货。在上海、福建、湖北、四川、青海、广东、广西、安徽、浙江等9个省份的药店,也都报告急缺退烧药和感冒药。

不少民众说,因为大家都没想到当局会突然放弃清零,所以家里什么都没准备,现在是想买也买不到了,网购也购不到。

不过,也能看到,在部分地区,政府正在采取一些措施,比如,从12月18日起,南京市每天向市场投放200万片退烧药,而且政府还要求药店将包装拆开卖,并限制每人只能买6片。在珠海市,布洛芬也被拆零销售,胶囊类零售价是1块钱1粒,而且,市民在7天内的购买量不能超过6粒。

自由亚洲电台在报导中说,中国大陆一天消耗退烧药布洛芬的总量,达到了4亿片,但生产4亿片布洛芬至少需要40天,因此,药厂的产能,目前根本没法满足突然爆发式的需求,很多患者因为无法及时得到药物,不得不在民间发起互助自救行动。

比如,腾讯在12月20日时,上线了一个药物互助平台,很快,该平台上就发出了超过5万条求助和帮助讯息。

但是,中国是布洛芬生产和出口的大国,占到全球产能的1/3,那为什么在疫情海啸下,中国民众却“一药难求”呢?

我们看,这“一药难求”的原因,主要包括中共当局突然解封,药厂没有提前收到明确通知,因此没能及时扩大生产;还有就是,从网上曝出的一些消息来看,不少市民气愤的发现,药房存在囤药但是却不卖的现象。

所以,外界普遍认为,中共要是能做好规划,提前一段时间预判,中国不应该出现退烧药缺货的局面。

疫情海啸扑向农村

之前,网上更多的信息,都显示疫情大部分是来自于较为发达的城市地区,但是,随着疫情的迅速扩散,眼下的疫情,也早已经冲进了医疗系统更加薄弱的农村地区。

新浪网上有篇文章的作者就提到:疫情蔓延到农村,高龄老人首当其冲。亲朋好友们的父亲已经走了3个。

大陆媒体《中国新闻周刊》报导说,河南省济源市,一个偏远山区乡镇卫生院里的医生提到,原本卫生院里,一天就诊的患者只有十几、二十人,但现在,只是发热门诊就已经有五、六十人。最近一个星期就诊的发热患者中,有80%~90%都是感染者,并且卫生院的医护人员也出现了群聚感染。

卫生院的医生还说,院里最直接的困难,就是没有药品,现在只有少量退烧药布洛芬和医院自制的中药可以提供给村民。医生说,卫生院平时就处于缺医少药的状态,现在,随着疫情蔓延,感冒发烧类药品,很快会消耗殆尽。医生的担心是,如果连布洛芬都没有了,到时病人数量又加倍,又该怎么办呢?

其实,不只是一个省的农村遇到这样的困局。刚刚被中共以“消灭贫困人口”为由撕掉贫困标签的贵州,情况也很危急。

陆媒报导说,贵州省有多名乡镇卫生院院长反映“药品特别缺”。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的一个乡镇卫生院院长说,他们卫生院启用了发热门诊,求诊病人里超过一半都是阳性,但院里特别缺药,尤其是退烧药。

还有贵州省西部一个村卫生所的负责人说,整个卫生所只有他一个人,他自己花了3,000多人民币买了一台制氧机,在病人出现紧急情况时可以使用。

此外,山西省运城市一个村子的村民透露,自己村里阳性病例很多,但村里没有卫生室,隔壁村才有。她自己全家和亲戚朋友都感染了,她的外婆几天前是去了隔壁村的卫生所才打上了点滴,而且,临村的卫生所里,也只有一名70多岁的医生,而卫生所里全是发烧打点滴的患者。

大家知道,城市信息发达,有人出现危机,往往容易被外界发现,但是中国乡村幅员辽阔,医疗资源分散,医疗水平也普遍偏低,而且,在中国农村,大约5亿人口中,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在这样的情况下,防疫和救助情况比城市会更加难上加难。

我们看到,中共的防疫政策急转弯,正在导致中国前所未有的药荒和疫情灾难。

疫情叠加寒冬 寒风中颤抖的饭碗

这三年,中共极端的疫情防控措施,造成了诸多人为灾难。而在目前的药荒和疫情失控之外,还有一点需要大家警惕的,那就是也很可能会发生粮荒。

3年前,疫情爆发之初,中国大陆多个地区的农业生产,曾经受到不小冲击。随着这一波疫情蔓延到农村,或许春耕也会受到影响。

我们知道,在过去几年,疫情、战争以及极端天气,已经将粮食危机推到了前所未见的境地。

中共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中国进口粮食16,453.9万吨,按年增长了18.1%,占到了粮食总产量6.8285亿吨的24.1%。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粮食进口国,粮食对外依存度,也提高到了19.4%。

也有数据说,中国食物自给率已经从2000年的93.6%下降到2020年的65.8%。

由此可见,中国创新高的粮食进口量和不断攀升的对外依存度,的确是给粮食安全亮起了红灯。

在9月22日,联合国粮食机构也曾发出警告,“饥饿海啸就要来临”。提到由于战争、疫情、通胀、气候变迁等因素,世界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紧急情况。全球82个国家中,有3亿4,500万人正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问题,是2020年疫情发生前的2.5倍。

世界粮食计划署署长大卫毕斯利也指出,“2022年所面临的食品价格的问题,在全球产生浩劫,如果不尽快处理这个事情,2023年就将遇到粮食供应问题,那将会是人间炼狱的情况。”

我们知道中共政府,每年都在喊着粮食又是大丰收,但事实上,中国在全球市场抢购粮食,已经是现在进行式,而且随着乌俄战争的胶着,全球粮食市场供给短缺的情况,也在进一步恶化,加上中国粮食生产自足率逐年下降,又赶上目前病毒在全国范围内肆虐,所以,这些综合因素,也很可能导致,粮食问题,将会成为明年的又一大危机。

目前的中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危机,经济几乎全面熄火,疫情肆虐失控,在这种危机时刻,或许大家也要囤些粮食,以备不时之需。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沺欣、宇文铭
编辑:蔚然
剪辑:Qiana
监制:李松筠
关注“财商天下”:https://bit.ly/GJEconUND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清零后遗症”凸显 复苏之路坎坷
【财商天下】北京政策大转向 救经济为时已晚?
【财商天下】TikTok全球遭封杀 栽在1%股权上?
【财商天下】推特档案冲击波 联邦政府违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