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战天斗地赢不了病毒 疫情源于人祸

人气 4340

【大纪元2022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中国大陆最近的疫情井喷,各种人间惨像令人心忧。中共当局执著于共产意识形态以及“与天(病毒)斗、与地(自然规律)斗、与人(西方国家)斗”,将防疫政治化,拒不接受西方防疫模式和西方疫苗及药物,才造成今天的一幕。

这场瘟疫对世界其它国家来说,是一场天灾和公共卫生危机;而在中国,灾难则主要源于中共斗争哲学所造成的人祸,以及所谓的“制度优势”。

疫情井喷出于人祸

“清零”近三年后,中国大陆爆发COVID疫情海啸,成为全球最大感染中心。英国的健康数据公司Airfinity周五(12月30日)发布新闻稿显示,中国每天有180万人感染COVID-19病毒,每天有1.1万人染疫死亡;12月累计11万人染疫死亡,预计到明年4月底,中国将有170万人因感染COVID-19死亡。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可能是三年大饥荒之后,中国人遭遇到的最大的一次死亡潮。1959年—1961年三年大饥荒期间,共造成了中国大陆1500万人—5500万人的非正常死亡,主要原因是中共要“与天斗”、违背自然规律搞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等人祸的结果。

与大饥荒相似,这场瘟疫对世界其它国家来说,是一场天灾和公共卫生危机;而在中国,灾难则主要源于中共斗争哲学所造成的人祸,以及所谓的“制度优势”。

有网友评论说,“当下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与落后的欺骗之间的矛盾”,“如有抗议何来抗疫,如不废言何来肺炎”。

自2012年以来,中共开始宣传“三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自2014年开始,习近平又加入了“文化自信”,形成了“四个自信”。中共每遇到一次危机,便成为中共与自由国家做“斗争”、宣传“制度优势”的战场,从美中贸易战、镇压香港民主运动到今天的瘟疫大流行,莫不如此。

疫情发生的三年里,中共野蛮封城、强制“清零”,而不是扩大卫生保健系统,对清零措施的过度自信和过度投资,再加上政治要求和宣传,使得医疗工作者无所适从。

在过去三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共当局都在利用这场瘟疫大流行进行简单粗暴的宣传:世界上其它他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都陷入病毒的汪洋大海,而中国却没有。

2022年4月19日,上海市COVID-19疫情延烧,封城期间道路上车辆很少。(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在整个三年当中,诸如“抗疫斗争彰显中国(中共)制度优势”“世纪疫情下的西方制度危机与中国(中共)制度优势”等等,充斥了官方媒体。

出于这种与西方世界的敌对的意识形态,中共不断向公众灌输愚蠢的民族主义,当局顽固坚持要有本土解决方案,没有引进国外更有效的mRNA疫苗,即使是国外早已解决了这个问题。

Paxlovid是一种治疗COVID-19的抗病毒药物,由于其在降低严重疾病风险方面的强劲表现,被誉为这场大流行中游戏规则改变者。尽管是中共批准使用Paxlovid,但因为它来自西方国家,并没有大量进口、生产或销售。

今年3月份,因为上海疫情爆发,中国进口了第一批21,200盒Paxlovid,但是出货量仍然很少,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当局担心将Paxlovid的本地竞争对手置于不利地位。

中国多家公立和私立医院说,这种药物要么库存已空,要么仅限于有严重基础健康状况的病人使用。Paxlovid出现一盒难求的现象,有黑市价格甚至炒到3,000美元/盒。

相反,最近几个月以来,尽管缺乏临床数据,北京仍大力宣传连花清瘟(一种传统草药,其成分包括金银花、甘草根和连翘)和阿兹夫定(一种国产抗艾滋药物)是有效的治疗方法。

台湾政大国家发展研究所兼任教授李酉潭对大纪元表示,“这又是一个民族主义挂帅。科兴就是科技兴盛,国药,中国的药,什么连莲花清瘟这些,认为中国的国药会比外国的有效。事实上证明,都没有科学依据,人家欧美现在能够足球场8万人开放,基本上连口罩都不必带,也不检验,它已经与病毒共存,就是因为人家疫苗有效、药物有效啊。”

中国疫情不断恶化之际,辉瑞公司的抗病毒药物Paxlovid成了抢手货,黑市价格高得惊人。(Joe Raedle/Getty Images)

政治化病毒 两条防疫路线的斗争

世界卫生组织在2020年5月就表示,COVID病毒可能和艾滋病毒(HIV)一样变成流行病,可能永远不会消失。2021年1月,科学杂志《自然》询问了全球一百多名免疫学家、病毒学家和卫生专家,COVID病毒能否根除?近90%的受访者说“不能”。

中共将防疫政治化处理,“动态清零”与国外“与病毒共存”,成为中共制度与西方制度两条路线的斗争,“与病毒共存”是一个讨论的禁区。

在今年5月5日的一场会议上,习近平再次强调坚持目前严格的防疫政策,并要“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

今年10月份,中共卫健委专家梁万年在谈到为什么不能与病毒“共存”时,讲了这五点理由,第一个理由居然是中共“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政治宣传口号。

对于中共“人民至上”的口号,李酉潭对说,“民主国家人权挂帅,人命第一,但是,中国共产党政权从开始到现在,根本是将人的生命视如蝼蚁。”

直到12月7日之前,中共仍不承认“与病毒共存”。12月7日后,即使实际做法上是“与病毒共存”,但在官方宣传口径上,仍然固执地坚持说是“优化防疫”。

中共“清零”政策最终并没有能够“人定胜天”,奥米克戎病毒传染性太强,无法被清零,年底中国疫情已失控;大规模的封城拖垮了中国经济,日常核酸检测掏空了医保和地方财政,严防死守、动态清零再也搞不下去了。

更严重的后果是,中共当局自以为动态清零可以结束疫情,从而将所有资源投入到核酸检测、建方舱、封控上,而预期开放所必需的药物储备、重症病床、疫苗接种都没有准备好,从而造成了今天的惨像。

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对大纪元表示,“我觉得主要是出于(中共)制度僵化了,就是说,因为他们上边一切都是政治判断,而不是专业判断。”

“政治凌驾一切,习近平得不到真正的专业知识,所有的专家都是揣摩上意,专讲领导爱听的话。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习近平出现一个巨大误判,他不尊重科学,认为政治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疫情死亡人数也被政治化,截至目前,中共官方报导的染疫死亡人数仍然是五千二百多人,而且必须是病毒导致呼吸衰竭的死亡才能被统计,因其他基础病导致的死亡都不能算。

美国的认定方法是,死者身上只要带有COVID病毒,感染病毒被列为死亡因素(而不是致死的原因)之一,都可被计算为染疫死亡病例。

2022年12月18日,北京一家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将灵车上的棺材卸载后准备火化遗体。(Getty Images)

有网友说,美国疾控中心2020年8月统计,美国感染COVID死亡病例,94%都有基础病(假设这个比例三年来变化不大),如果按照中共最新的染疫死亡界定的标准,美国染疫死亡不是110万,而是110万*6%=6.6万!

李酉潭表示,“中共统治的本质本来就是暴力加谎言。如果他不用这种认定的话,武汉死亡多少人就没办法处理了。所以中共用一个方式,就是呼吸病导致直接死亡的才算感染病毒死亡。”

“我就有一个案例,我的家属里面有一个最疼我的姑妈,年初时候过世,她就是染病毒过世。她因为没有打疫苗,有基础病。然后我表弟带病毒回家,姑妈4天就过世了。如果按照中共讲法,我姑妈也不是染疫过世的。但事实上她是染疫过世的,因为她如果没有染疫的话,虽然有基础病,也不会这个时候死亡。所以中共这个讲法根本是荒谬的。”

“它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来欺骗人民,说我们死亡没有那么多,美国死亡一百多万人,它就一直都用这些混淆是非,一切为了它们的政权稳定。”

中共斗争哲学 无法战胜病毒

中共一次又一次的运动,挥舞着政治大棒,打击自然规律,一次次人为造成灾难。

1958年大跃进口号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土地潜力无穷尽,亩产多少在人为”、“三年超英,五年赶美”、“石油工人吼一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结果1959年—1961年间中国发生三年大饥荒,共造成了中国大陆1500万人—5500万人的非正常死亡。

矢板明夫表示,“毛泽东一直就精神失常,这是中国共产党多年传统,就是对自然科学知识并不尊重,意识形态至上论,习近平现在又回到这种国家治理模式。意识形态论其实对统治者来说,是比较方便的一种(统治)方式,就是大家只要听我的话,那就可以克服一切困难。”

习近平当局重回毛的意识形态,试图通过宣传动员举国体制,裹挟中国庞大的人口和财力,“与天(病毒)斗、与地(自然规律)斗、与人(西方国家)斗”的斗争哲学。结果一系列宏大工程,如“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都变成烂尾。

2006年3月10日,中国长春出现的沙尘暴天气,据悉,内蒙古,吉林,辽宁等省都受到影响。(Getty/Image)

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南蒙古大呼拉尔泰(议会)主席席海明对大纪元表示,“中共人定胜天,最后生态系统都给毁灭了,包括我们南蒙古,原来我们的兴安岭是都是森林,日本人砍了还是没砍光,中共来了以后整个把这个树都砍光了,因为兴安岭是这个内蒙草原的一个腰带,保证南蒙古的水土、自然平衡。结果它们把树砍完了,东北兴安岭那边草原生态平衡被打乱了,土地沙化。

“还有就是沙尘暴,草原那地方不适合种地,中共想人定胜天派兵团,有一部分就是开荒种地,刚开始可能还像那么回事,因为土地原来的营养或者还在里面,过了几年以后,像巴彦淖尔盟就是土地盐碱化。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中共这种邪恶,最后危害世界,危害人类,所以中共不倒,不仅中国人受压迫,我们蒙古人受奴役;中共不倒,世界不得安宁。人类的最大病毒,不是武汉病毒,是中共这个最邪恶的病毒。

“中国人民不能跟随共产党犯罪集团,什么与天斗、与地斗,斗不过的,迟早会有结局,结局是很悲惨的,只能是一个灾难。我觉得人们应该回归正常,应该回归信仰,而不是被一群无神论共产党魔鬼集团控制。”

李酉潭表示,“因为病毒是看不见的吗?病毒没办法战胜,病毒没办法用战斗战胜,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斗人可以,斗动物也可以,看得到的可以斗了,看不见的病毒,所以我说,中共政权最后是毁于看不见的病毒。”

“按照目前的状况,习近平这个政权很有可能维系不下去,我现在看到越来越多这种观点,2025年以前中共可能会倒台。我觉得中国人,已经不是像毛泽东时期的中国人,因为中国已经改革开放过了,他们国外的家属、朋友随时会有机会联系,会知道外面的真相。所以,既然有四通桥事件,既然有白纸运动,目前的疫情这么严重,很有可能中共政权会维系不下去。”◇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沈阳医生:急诊室老年染疫者一半死亡
分析:中共“战天斗地” 引发疫情海啸
中共前陆军后勤部部长韩志庆死亡
研究公司:中国每天9000人染疫死 未来更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