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明:中共高喊“人民和生命至上”的谎言

人气 799

【大纪元2022年12月31日讯】中共喊了三年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突然在极短的时间里变成了“人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从发现一起扑灭一起到任由奥密克戎肆虐放任不管,严苛的清零政策始于新冠疫情爆发时的混乱,终于被奥密克戎击败的一场闹剧。似乎在一夜之间,人们突然发现,如此重大的防疫政策转变,政府居然没有做任何准备。疫情海啸来临,人们却连最基本的发烧药都买不到,口罩抢完,抗原脱销,医院人满为患,甚至连殡仪馆都满负荷运转,火化都排不上队……不是说“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吗?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中共是否真的像它说的那样“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口号下的保权保党

“为人民服务”是中共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号,尽管人人皆知“人民”是为它服务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也是如此,在这句冠冕堂皇的口号下夹杂着太多的“私货”。

2020年武汉肺炎初期,出于两会维稳的需要,在朋友圈子里发疫情消息的李文亮被警方、央视训斥为造谣。一个普通医生需要央视来辟谣,规格很高,也凸显其欲盖弥彰。毫无意外,在“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的宣传中,疫情爆发并蔓延全球。因为隐瞒疫情、应对不力,导致病毒肆虐世界,中共在国际社会广受诟病,被多国追责。但是,靠野蛮原始的封城措施稳住疫情,相比国外的疫情泛滥,使中共得以自诩为世界成功抗疫的典范,甚至开展“口罩、疫苗外交”,输出中国抗疫模式。中共多次指出,中国抗疫的成功证明了社会主义制度、中国模式的优越性。官媒将习近平塑造成了“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领导中共“以人民至上”“坚忍不拔书写了抗疫史诗”的抗疫领袖。中共更是将此作为一大功绩写入第三个历史决议。当时外界普遍认为,清零政策为中共的合法性背书,也成为习近平在二十大谋取连任的一大政绩和有力支撑。

另一方面,在中共封锁消息、片面宣传和刻意引导下,许多中国人一度对外国的疫情产生了深深的恐惧,而对国内的疫情形势感到满意,将之归功于政府对疫情的有力管控。这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民族自豪感的一种来源,特别是在中美对抗持续加剧、因隐瞒疫情、打压香港等问题与许多国家关系紧张、在国际上日益孤立的时候,成为中共凝聚人心、煽动民族主义对抗美国和西方社会的手段之一。

除此,还有清零带来的经济红利。2021年8月13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在接受凤凰财经《封面》的采访中说,清零之后可以大解封,“清零有很大的好处,可以获得促使社会安定、工业发展的丰厚红利”。2020年,GDP增长2.3%,2021年,GDP增长8.1%。这一点一直是中共津津乐道的,对于以经济为唯一合法性的中共来说,经济发展是和政治需要、政权稳定紧紧捆绑在一起的。

苛政、乱政猛于虎

在病毒不断变异、致病率逐渐下降的时候,特别是致病性明显减弱的奥密克戎的出现,被很多人认为是天然疫苗,各国开始不同程度的放开。本来,中共是有机会和时间调整防疫政策的。但是,由于担心放开后,因为老年人疫苗接种率低、疫苗效果差、医疗基础设施薄弱,导致死亡人数激增、医疗系统崩溃、社会矛盾激化,无法维持“抗疫神话”,严重影响冬奥会和后续的二十大,中共继续严苛的清零政策。

中共的体制是下级对上级负责,谁越忠心越受重用,而不是对人民负责,民生、人道、民意,一向不是中共要考虑的首要选项。同时,在极端防疫的政治高压下,地方官员因防疫不力被问责是常有的事,这使得基层在执行防疫政策中宁左勿右。而2022年的冬奥会、二十大都是必须不出一点差错的政治任务、绝对的政治高压线,谁碰谁死。疫情防控层层下压,层层加码,变本加厉。地方官员为了完成政治任务、为了维稳、为了保乌纱帽,甚至出现哪怕有一例也要全员核酸、封控、全员静默(变相封城)的现象。

另一方面,中共骨子里战天斗地的意识形态也决定了它必然采用极端、狂妄的手段。2002年SARS严重时,连江泽民都从北京躲到上海避疫,但它的口号是“战胜SARS”;2008年汶川地震死亡20万,它的口号依然是“战胜地震”。如今,变成了不惜一切代价“战胜疫情”。当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建议国家考虑与病毒长期共存时,遭到前卫生部部长高强的严辞驳斥,抨击英、美等国疫情失控是其政治制度缺陷导致的防疫决策失误,称中国严格的隔离控制措施,“一定能够将病毒消灭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显而易见的,严格的隔离控制措施带来了一系列严重的次生灾害和人道灾难。最弱势的百姓成为“不惜一切代价”中的那个“代价”,而中共所谓的“人民战争”一向是以人民作为炮灰的。

冬奥会前夕,西安封城。很多人相信了政府食物供应充足、不要抢购的宣传,没有囤积,结果“蛋”尽粮绝,求救无门;孕妇求诊被拒导致流产;心脏病患者被耽误,最终不治;为达三天社会面清零的目标,一人感染,全楼、全小区强制拉到异地隔离;核酸检测只求快速,人员聚集,导致超过一半的病例是在检测时被传染的……人们质问,已经有了武汉封城的前车之鉴和两年防疫经验,西安作为一个省会城市,何以至此?其实对于中共来说,为冬奥会“保驾护航”,疫情维稳是重中之重。如果没有冬奥会维稳的硬性政治任务、时间红线,西安可能会有更多的时间、空间和手段处理疫情,不至于如此仓促、狼狈,为了完成政治任务而不惜一切手段和代价。国家大局、国家形象被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人民的生活需求、福祉和尊严可以往后放。

上海疫情初期,医学专家提出精准防疫,但随着疫情的蔓延被中共否决。同样的道理,如果精准防疫没有百分百的胜算,上海一旦破防,“抗疫神话”就将破灭,会对“抗疫领袖”和其二十大的连任造成严重影响,反习势力、各种反对意见和不满也将顺势而来……

人们曾经天真地以为,这回中共可以从武汉、西安封城中吸取经验教训、做足功课了吧。何况,上海人有种骨子里的优越感——上海是我们的“大上海”,国际大都市。但是,上海封城2个月所造成的不可思议的防疫乱象和人道灾难甚至超过了当年的武汉,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物质照旧丰富,政府要人们相信它,但人们照旧饿肚子;孕妇还是被拒诊;危重病人还是得不到及时救治,跳楼自杀……什么原因?简而言之一句话——人民并不至上,上面还有权力和私利。昨天是西安,今天是上海,明天就是北京,中共治下,谁都逃不掉。

解封后的上海一片萧杀,人们已不再相信政府,纷纷逃离,以至于催生了2022年年度用词——润。

红利丧尽,弃之如敝屐

2022年北京的冬天,注定了比上海还要萧杀。放开后的第一波疫情海啸高峰过去,重症高峰已至。

据北京一位政法高层爆料,二十大期间北京各大医院院内感染已经非常严重,到12月初完全失控。但这一切被中共严密封锁。

10月22日,二十大闭幕,从11月11日发布的二十条看,其实中共已经意识到清零政策在奥密克戎面前无以为继了,二十大期间如此严密、严格的维稳、防控措施都无法防住奥密克戎,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清零?只是为了保二十大、为了保面子硬撑着。中共的清零政策不会轻易退出历史舞台。中共还在幻想着在经济、社会、疫情防控之间寻找新的平衡点。

但是,3年严苛的清零政策对经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所谓清零带来的经济红利消失殆尽。据香港中文大学的一份研究推测,上海封城损失约1900亿元;第二季度,全国经济几乎停摆,GDP只有0.4%;10月,消费、投资、出口全线下滑,社会消费品、房地产零售总额同比都是负增长,此时正是二十大严控时期;1-11月,16-24岁青年人调查失业率在15%以上,7月达到19.9%,很多大学生毕业即失业。为了刺激经济,中共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投放海量货币,但经济、股市还是不见任何起色。工厂倒闭、店铺关门随处可见。2022年中国经济的表现被认为是改革以来最糟糕的一年。

经济不断下滑,钱却越花越多。没完没了的核算、隔离、封控,耗尽了地方财政。

据中新社旗下中新经纬估算,如果所有二线以上城市实行常态化核酸检测,一年成本上限为1.7亿元人民币。此外还有建设方舱的费用。2022年4月,温州投资4500万元建设方舱;同月,朔州,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常住人口159万,2021年GDP1420.6亿,要投资1.1亿建方舱;上海,保守估计,建方舱支出达到惊人的59.2亿;11月,山东拟投资230亿建方舱……这还不算动不动就隔离的巨额费用。

巨大投入的另一面是各地财政的枯竭。2022年1-8月,除了上海还有112亿元财政盈余,其余省市皆为负数,其中最多的是四川,-4453亿元。据财政部数据,截至2022年11月底,全国财政赤字超过7.7万亿元,而去年同期是3.7万亿元,光11月就增加近1.1万亿元,比去年前8个月的赤字总和还要多。

什么样的家底经得起这么折腾?!

3年严苛、劳民伤财的清零政策,从官到民都极度疲惫,社会资源几近枯竭,民众耐心耗尽。而低致病性的奥密克戎让越来越多的人质疑清零政策的持续性、合理性。随着二十条的发布,各地出现了不同规模的抗争。郑州富士康员工逃离;广州海珠区万人冲卡,和警察发生冲突;北京居民自发解封,等等,此起彼伏。乌鲁木齐的一把火彻底点燃了百姓心中的怒火,“白纸运动”喊出了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的口号。

这恐怕是以“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中共料想不到的。至此,清零政策带来的政治、经济、社会红利都已是负数,成了中共必须抛弃的“敝履”。“白纸运动”的出现,正好给中共提供了一个就坡下驴的机会。

反其道而行之

病毒的致病性早已减弱,并不是新华社所说的“近三年来,病毒弱了,我们强了……我们等来新冠病毒的致病力下降。”各国政府也不是中共所说的“躺平”。

新加坡,曾经历过管控、清零和有限度放开,当意识到无法根除新冠病毒后,转向与病毒共存。从2021年5月开始,谨慎推进管控放开,用3个月时间将两针疫苗接种率从30%提高到70%以上,至2022年11月93%国民接种过两针疫苗,81%接种三针。在政策转换过程中,新加坡政府与民众大量、反复沟通,信息海量、透明,总统李显龙前后做过10次全国演讲,抗疫工作小组频繁召开新闻发布会,把真实感染情况、政策逻辑、路线图、目标、可能出现的后果向民众和盘托出,获得民众理解、信任和支持,达成共识。期间不断提高医疗应对能力,增加ICU数量,聚焦老年脆弱人群。至11月,新加坡实现群体免疫,平稳、完全放开。

反观中国,运动式的防疫服务于政治,从中谋取权力,作为与西方、美国比拼制度的工具;宣扬斗争哲学,人定胜天,要战胜疫情;人治代替科学防疫,真正的专家靠边站;御用专家却成为政府的传声筒,清零时称病毒如何严重,放开时转头就说和感冒一样;封锁信息,数据造假。2020年武汉封城,官方公布确诊病例死亡3869例,但有人根据殡仪馆发放的骨灰盒推算,武汉约5.9万人死于新冠病毒。如今,火葬场再度尸满为患,连死人都要开后门了。中共却只将病毒导致肺炎及呼吸衰竭死亡算作感染新冠病毒死亡。很多因新冠死亡的病患,死亡结论被写成严重感冒、尿道感染、心源性猝死等等,让全世界耻笑。

与外国首先保护老年脆弱群体截然相反,中国的疫苗首先施打年轻人,老年人疫苗接种率低,也许中共认为年轻人对它更有用吧。2022年11月,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80岁以上老人,接种第一针76.6%,第二针65.8%,接种了两针和一针加强疫苗的只有40%。而此次疫情出现危重症、死亡的绝大部分都是老年人。

3年封控,整个国家的所有资源、防疫政策、应对措施都集中在清零上,没有抓住时机建设原本薄弱的医疗基础设施,扩大医疗、药物储备,升级设备,提升医疗应对、应急能力,增加呼吸机、ICU数量。导致疫情海啸来临时,医疗系统极限承压,几近崩溃,面临惨烈战役。人手、床位严重不足,医院走廊加塞椅子、行军床,呼吸机、吸氧机位告急,CT拍摄排长龙,ICU病房死一个才能进一个,医护边咳嗽边上班……

清零期间严控感冒退烧药,家庭难以采购,药店备货不多,药企不敢多生产。突然放开了,没有给任何人准备时间,谁能想到,原料药生产大国、布洛芬全球最大生产国和出口国,居然会一药难求?!据财新报道,中国的药品生产、流通体系十分成熟,仅需打出15-30天的提前量,企业便可做好全面的准备。但是,这个提前量,没有人给你!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冬季本来就是呼吸道传染病高发的季节,奥密克戎正在肆虐,却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放开。

……

应阳尽阳,复工复产

一切为了经济。

经济是中共赖以生存的基石。既然清零已经失去民心,那就还要靠经济拉拢人心、巩固政权。放开首要考虑的是复工复产。御用专家们已经给出了感染进度表,第一波、第二波,80%-90%的人最终会感染;人民日报已经描绘好了复工复产后的美好景象:“工厂车间,机器轰鸣;大街小巷,人来人往;公路铁路,车辆穿梭;超市商场,物丰价稳;广袤田野,生机勃勃……壬寅岁末,神州大地正升腾着澎湃活力,展现处万千气象。”

总部位于英国的健康数据公司Airfinity12月29日表示,中国每天有180万人感染新冠病毒,可能有大约9000人因染疫死亡。自12月1日以来,中国累计死亡人数可能达到10万人。而在一周前,Airfinity估计每天死于新冠的人数还只有5000多,疫情可能导致130万至 210万人死亡。

这就是快速过峰、应阳尽阳、复工复产的代价。有分析认为,如果中共能够采用国外“拉平曲线”战略,而不是让感染快速达峰,一年内死亡人数可减少37%。如果90%的人口接受了三剂mRNA疫苗,75%的感染者接受辉瑞新冠特效药Paxlovid,预计死亡人数会少于20万。

但是,中共会这么做吗?中共刚刚拒绝了美国、德国提供疫苗的意愿。疫情海啸正在向阴性清零急速冲刺。

中共一向不怕死人。三年大饥荒,饿死3600万。和平时期饿死那么多人,连一向紧跟毛泽东的刘少奇都怕上史书,但毛泽东不以为然,错误和成绩只不过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中共至今对此讳莫如深,人为的大饥荒说成是自然灾害,把一切责任推给了老天爷。

不管疫情会死多少人,中共的疫情叙事永远是领导中国人民“战胜疫情”,在中共的词典里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更何况,中共又有了“中国特色”的新的算计——只有病毒导致肺炎及呼吸衰竭死亡才算感染新冠病毒死亡,其他都是自然死亡,或者,死因可以写成“严重感冒”。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观雨堂主:“白纸运动”的精神永存
王赫:疫情或更险恶,谁最危险?
专家:从疫情爆发看中共史上的“战天斗地”
分析:中共战天斗地赢不了病毒 疫情源于人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