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悄然覆盖全国的庞大洗脑工程

人气 16765

【大纪元2022年0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中共近年在全国范围内悄悄建设了巨大规模的所谓“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下称“实践中心),当局毫不讳言要将习近平“思想”介入民众的日常生活。这个“实践中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学者认为这是中共为了继续控制人,搞个人崇拜,继续洗脑弄出的新名词,但手法并不新鲜。

四年来悄然覆盖全国的意识形态“新机构”

纽约非营利机构亚洲协会(Asia Society)运营的在线杂志《中参馆》(ChinaFile)周一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共2018年开始启动一项名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建设的运动。

报导公布的一份最新研究统计,2018年8月至2021年9月间,中共地方政府和机构在建设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相关项目上的花费,至少人民币7亿元(合1.1亿美元)。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2018年主持了一次中央深改委会议,拍板建设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试点。会议强调这个中心是宣传习近平思想的重要载体,并要求整合各种资源,创新方式方法。

2020年10月,官媒曾介绍,中共的这一“实践中心”的首要任务,就是让习近平思想“飞入寻常百姓家”。

翻查官方报导,2018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在12个省(市)的50个县(市、区)部署开展“实践中心”的试点工作。2019年10月试点县(市、区)覆盖到全国31个省(市、区)和新疆兵团,数量由50个扩大到500个。

以上海为例,截至2022年1月17日,全市16个区已完成16个区级“实践中心”、221个乡镇(街道)级“实践分中心”、5,983个村(居)级新时代文明实践站建设,还有1,225个所谓特色阵地。

意识形态洗脑、文化活动、志愿者服务的大杂烩

“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将中共的意识形态洗脑与大杂烩式的文化活动和志愿者工作结合,具体内容各地略有不同。

例如,上海奉贤区海湾镇的“实践中心”举办的活动,从唱歌、演讲,到旗袍形体课,还把文化课程和所谓“反X教宣传”、“学习党史”与“爱国卫生运动”都摆在一起举行。

山东的该中心声称将“理论语言”转换为“群众语言”,让干部民众“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所用的形式包括方言快板、地方戏剧、自编歌曲、微信宣讲……

在云南省蒙自市,2020年揭幕的蒙自市“实践中心”,大门口正中央高挂的金色大字是“新思想讲习所”,一语双关地融合了“新思想”与习近平的“习”。

网上照片更显示,“讲习所”内不但处处可见习近平头像,更有一个专门展区介绍“从知青岁月到之江新语”,讲述习近平的个人经历。

中共党媒这样描述江西省寻乌县吉潭镇吉潭村的一项“新时代文明实践”案例,在文化广场的一幢三层小楼,每天下午3时起,一群群老年人或在红色点歌厅唱歌,或在舞蹈室跳舞,或在活动室看“学习强国”;到了晚上,多支广场舞队伍在文化广场上随着音乐跳动……

寻乌县的官员说,该县用现有场所建立文明实践综合体,在自然村利用闲置校舍、祠堂及村民闲置房屋等场所,建设新时代文明实践点,形成一站多点的“1+N”阵地体系。全县已建中心(所、站)436个,实现县、乡、村全覆盖,“做到了群众在哪里,阵地就建在哪里。”

查看各地的官方报导,这类“实践中心”充斥着各类由志愿者提供的免费服务,以吸引民众,比如看免费电影,免费医疗咨询,免费理发以及就餐优惠等,但参与的民众未知是否真对习近平政治理念感兴趣。

据官媒报导,到2020年11月,广州番禺区的一处实践中心已经举办了1,000多场活动,官方声称“吸引”到100多万人次参观。

大陆网路作家荆楚对大纪元表示,官方这些活动他不会去关注,在他看来这些都是笑话。因为没有新闻自由就没有真相,没有真相的情况下,那些都只是洗脑的措施,愚弄人民的措施。

“借一个高大上的屏幕,贩卖一些私货,忽悠人,基本上是这个套路。”荆楚说。

学者:中共变换新名词给人洗脑 想继续控制人

旅澳历史学者、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对大纪元表示,中共体制里边本来就有一套宣传的东西,现在只不过换上一个新名词上阵。

“因为如果用文化革命,大家马上想到文革那些破坏性的东西,现在说文明实践听来很诱人,但是它的内容、所宣讲的都是洗脑的东西,大家也不爱听,那就非得骗着你去。”

李元华说,海外也有孔子学院、什么中国文化中心,也是类似做法,只是名称不同,“比如有中国新娘教你剪春联,教你点中医,或者让你练中国武术、中国书法。像悉尼也有中共所谓的文化中心,直接是归悉尼领事馆管的。”

他说,中共想继续控制人,搞个人崇拜,就要继续洗脑。比如毛时代叫文化宫,现在叫文明实践中心。

“中共知道文艺对于人来讲是一个需要,那我给你提供,但它还有一个洗脑功能。比如那些报告肯定是免费的,收钱没人去的,政府拿钱请人按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去宣讲,有些人反正闲着也没事就去听了。但是听的都是共产党的谎言。”

对于中共搞这些“实践中心”的巨大投入,李元华表示,如果说政府拨钱,那就是纳税人的钱,共产党所有钱都是老百姓的钱,本来回馈老百姓很正常。但他认为中共这种投入实际不会太多,很可能在投入过程中,各级官员还有贪腐的问题。

“新时代文明实践”——把宗教视为敌人

中共近年不断加强对宗教的打压,在所谓“新时代文明实践”中也有体现。

《天津日报》2020年7月27日报导,天津市武清区白古屯镇韩村的“文明实践站”的日常细节:

每天清晨村头大喇叭响起“早新闻”,“听听总书记说了啥”,……人人有了“掌中宝”,“学习强国”、村里的微信群、线上的“微宣讲”,“拿起手机轻轻一点”,就可听到“总书记的话语”。

天津评剧院与韩村合作成立“评剧团”,经常表演红色剧目《红色娘子军》、《江姐》。

报导特别提到,村民从“教堂”到“文化礼堂”,以前孩子们“总往教堂跑,跟着修女弹琴、唱歌。”现在村里加强了对宗教场所的管理,在教堂坚持每天升降中共国旗。中共村党总支定期派人到教堂巡查,一边看看教堂里有没有未成年人,一边现场监督教堂的活动。

天主教韩村堂区会长谄媚表态称,拥护中共领导,“坚决不让孩子们进教堂,决不向孩子们传教。”

中共吸纳庞大的“志愿者”队伍 大陆宪政学者:怕他们造反

庞大的志愿者队伍成为替中共干活者。2019年中共一项关于“构建新时代文明实践志愿服务机制”的指示提到,中心应招募13%的常住县居民作为志愿者参与。

但实际上数字更庞大。2019年12月新华社一份报告显示,以安徽太湖县为例,2019年8月,太湖县注册志愿者服务队伍609支,注册人数74,871人,占全县常住人口14.1%。

另据上海官方数据,截至2022年1月17日,全市共有志愿服务组织2.7万个。志愿者网实名认证注册志愿者超591万。按2021年常住人口数据2,487万人,志愿者占比近23%。

2020年6月,中共中央文明办曾称,全国实名注册志愿者超过1.6亿人。

这些志愿者往往包括大学生、退休教师和各界专业人士,特别是文艺工作者受到热捧。

大陆宪政学者陈永苗对大纪元表示,搞这种所谓的中心,招一大帮志愿者,是中共在体制之外吸纳民间人士的一个途径,把体制外的这些人吸纳进来,免得他们造反。

“中共的体制有个吸纳机制,原来就是把人放到体制里面,在市场经济有了之后,就通过控制市场经济把人招到企业,让他依附经济体制,现在市场经济不行了,就开始搞文化,搞些文化机构,把社会上稍为有一些头脑的人吸纳进来,现在搞什么乡贤文化,乡村建设,也是这个做法。”

他说,因为实的东西不行了,经济利益不够分配,现阶段它需要上升到一个虚的东西。但不管搞什么,本质上就是吸纳人,收买人心。

陈永苗说:“它这个国家体制是一个无限扩张的体制,这些人如果放到社会上可能很麻烦,会造反,所以通过这个体制不断地吸纳。”

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则表示,义工(中共叫志愿者)这些本来自由社会都有,但导向却不同。

“有些人拿了退休金还有点时间和精力,中共就会把你这部分精力引向它那里去。有些人有爱心,有些人良心还在,希望做一些慈善。那中共也把他笼到它那去。在正常的自由社会来讲,这些都可能是教会在做,慈善机构在做,民间团体来做,或者政府部门在做。中共现在把一切打成一包,都说是共产党做的,要人家感谢共产党的党魁。”

李元华说,在自由社会里,大家很明确地知道做义工是他人出于爱心去帮助弱势群体。但是中共给你洗脑后,导向对共产党感恩戴德,这是跟文明社会的一个明显的区别。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布林肯访华 中共调子变软 专家解析
【一线采访】中共党员和粉红猝死现象高发
前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中将马占民去世
日本改造轻型航母搭载F-35B 为何令中共不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