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中共痛处 北京清华大学两教授文章被急删

人气 8279

【大纪元2022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易凡综合报导)近日,中国清华大学的两位教授发出与中共主旋律不同的声音,结果其文章被全网封杀。

1月29日,清华大学法律学院教授劳东燕发出省思文章《直面真实的世界》。她的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仅存活了不到2个小时就被中共网警删除了。不过,海外网民将该文章保存了下来,使读者有机会一探究竟。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劳东燕的这篇近7,000字的文章分为“在荒谬中生活”、“在迷茫中忙碌”和“在适应中反省”三部分。

谈及去年12月23日,中国古城西安因为疫情被封锁,文章认为,其所造成的人道灾难可能远大于疫情本身。文章说:

“冰天雪地里,怀胎八月的孕妇在医院门外坐等流产,而突发心脏病的老人,以必须核酸检测为由,在无情的等待中失去救治的机会。一位妈妈接到中学放假的女儿,在已通过十八轮核酸检测的情况下,仍被卡点拦着不让回家,在冬日的寒夜彷徨街头直到天明。

“那位在冬日寒夜与女儿一起彷徨街头的妈妈,曾这样哭诉:‘如果每一个教训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成为教训的时候,这样是不是太惨痛了?……你们是执法部门,但是天理人情呀,我们是不是把人放在了第一位?’她的哭诉让人潸然泪下。然而,在这宗事件中,究竟谁是为恶者,谁需要对结果负责呢?答案是没有。

“一切都是以安全或稳定为名,宣称是为了民众的福祉。可悲的是,无论是医院的保安还是卡点的人员,每个人都在尽忠职守,犹如螺丝钉那样,认真贯彻来自上面的规定,同时却对具体个人的苦难视若无睹,甚至本身就是他人苦难的肇因。

“单纯人性的恶,尽管看起来怵目惊心,其实并不那么可怕,因为但凡有正常理性的人,都能做出正确的判断。然而,制度造成的恶,因其以日常化甚至是平庸的面目出现,导致人们普遍地不加提防,所以具有高度的传染性。纵观20世纪的浩劫,几乎都是由制度性的恶所造成,恶劣的制度加持人性的黑暗,一再地酿成难以想像的悲剧。

“在这样的国家机器眼中,抽象的群体至高无上,而具体的成员毫无价值。事实上,作为群体的民众被抬举得越高,作为个体的成员就越发地无足轻重。两种理念竟能并行不悖地存在,世界就是如此的荒谬。”

文中还提到了其它荒谬之处: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对于他人的不幸表现出不加掩饰的冷酷,甚至想方设法要从当事人的身上找出错处来。这种下意识的言行,折射出一种颇为微妙的内在心理:那些遭遇不幸的人们,完全(或至少部分)是由于自身的过错所导致,而我没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是安全的,不幸不至于降临到我的身上。

“当下的社会治理中,不管什么层级,重要的往往不是出现了相应的问题,而是相应问题是否成为了舆情事件。于是乎,不解决问题,而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成为治理中的惯常手段。把任何有影响力的事件都单纯地当作舆情问题,导致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而且越来越多。本来微不足道的小事,最后变成天大的事。”

上述种种荒谬之处令劳东燕感到内心迷茫:

“迷茫首先表现在,但凡涉及社会性的问题,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言说的边界究竟在哪里,也因此不知道自己可以写些什么。

“迷茫还表现在,除了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之外,我不知道这样的公共写作有什么意义。

“更为迷茫的是,在这一年中,我试着让自己收敛与合规,但终究发现,很多时候都会被逼到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地步。也许,是我的忍耐力不够吧。很多事情,但凡还有一点做人的血性,我都疑惑,怎么能忍得下来。无止境的忍耐,无原则的退让,最终会让自己都鄙视自己,那样苟且地活着,真是枉称为人。反之,不想忍耐的话,就要经常处于愤怒的状态,还可能被认为是麻烦人物,免不了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让人迷茫的还有,关于努力的意义。如果所做的努力没有意义,那我们还要继续选择努力吗?无怪乎‘内卷’与‘躺平’,会成为具有时代标志性的关键词。”

作为一名法律学者,劳东燕表示,眼见着依法治国日益地变成以刑治国,有时会有悲从中来之感。不过她在反思中认为,不能一味地回避现实。“我始终认为,与给予虚幻的希望相比,认清与直面现实是第一位的。直面现实,接受世界残酷的一面,是走向成熟必须要经历的过程。不然,心理上就永远只处于蒙昧的幼童时期。只是,在直面现实的同时,如何让自己不至于变得愤世嫉俗或是随波逐流,是颇费思量的事。”

另一位被删文的是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她1月8日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题为“西安,西安,可否长安”的文章。该文发表一天之后,不仅文章被删除,连带的微信号也被封了。

该文通过众多具体案例,指出中共官方在西安防控疫情方面的问题:救治防控不利;强制管控失当;人民生命损失、生计困难;信息不畅,不可批评;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领导无能、水平太差;以及系统性溃败等等。

郭于华说,防控本是抵抗病毒、保护生命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权力运作方式却导致生命健康的损毁,实在是本末倒置。

她提出,普通人为什么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逃离疫区?他们在逃离什么?对他们来说最大的风险是病毒还是其它?

文中最后说,祸患未到时岁月静好,平安无事;灾难一旦降临,系统就运转失灵,显露千疮百孔。这恐怕不仅是“系统性溃败”,而是系统性质的原因。

清华大学是中国最著名的学府之一。劳东燕曾在2016年荣获中国人文社科最具影响力青年学者,以及首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称号。郭于华至少出版过七本著作,其中《生命周期与社会保障——一项对下岗失业工人生命历程的社会学探索》曾获得国际学术界戈登‧怀特奖(The Gordon White)。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劳东燕:为铭记这一刻,我们能做些什么?
微博屡遭封 清大教授郭于华:我不能跪下
袁斌:清华教授郭于华为何声明退党?
清华教授吁《直面真实的世界》文章迅速被删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亚马逊黑五、网络星期一折扣周,优惠持续中
让节日更闪亮 亚马逊精选节庆好礼
亚马逊黑五买什么?推荐9款折扣商品
感恩节不可少的美味:护胃南瓜浓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