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中共共青团的危机

人气 13060

【大纪元2022年05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2022年5月10日,中共当局在北京举行建团百年大会,习近平将发表讲话。共青团起家的不堪历史和现实的种种危机,成为观察家关注的话题。

中国的敌对势力扶植的共青团 创始人被开除出党

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5月9日对大纪元表示,共青团是从苏俄搬过来的,后来苏俄变成了苏联,打着共产国际的名号。所以它本来是俄共设立和操纵的组织。

“因为共产党搞极权党国体制,它要渗透到社会各个细胞里。除了直接控制家庭、企业之外,专门成立社会团体,比如共青团、妇联和工会,其中共青团定位是共产党的后备军。然后下边有少先队。共青团干部是在体制里领工资的有偿服务人员。”

公开资料显示,共青团是“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缩写,共青团公开的历史注明是来自第三国际(共产国际)的支持,于1920年8月建立,接受第三国际指挥和援助。初时叫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其全国性组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则于1922年成立。1957年正式用现名。

另外,1921年7月,中共也是在中国的境外敌对势力——苏联共产党的操纵下成立。中共的第一个党纲规定,党的任务就是要“以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统治)”。而当时,被中共指为资产阶级建立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诞生仅9年。

共青团的建立者陈独秀也是公认的中共创始人及首任总书记。因反对中共提出“武装保卫苏联”,陈独秀于1929年11月被开除出中共。

1940年11月28日,陈独秀在《最后政治意见》一文中批共产党独裁,“任何独裁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他写道:“我们爱的国家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作牺牲的国家。”

共青团的洗脑功能和参与作恶

中共官媒报导显示,因应共青团成立一百年,近期全国各地高校的政工干部都借机举办向青年学生灌输中共意识形态的“唱红”活动。

上海某大学一名大学生真原(化名)4月30日对大纪元披露,除了校党委,团委对于大学生压迫也很重,现在主要强制性的要做“青年大学习”。

据官方资料介绍,所谓“青年大学习”是共青团中央2018年3月开始在全国团系统搞的学习习近平思想的活动,活动形式包括线下与线上。

真原说,“尽管共青团已经所谓的辟谣说不允许强制性的青年大学习,但实际上仍然给各街道办、各校团委院团委下达配额,每次统计学生参与人数,推测每次倒数的几个负责的老师会受到惩罚。”

他说,他所在的班就强制性的,不管你入没入团,每周一都要做青年大学习,班主任组建一个小群拉进班里的积极分子,预备党员跟正式党员,每个人盯班里3个“群众”,监督他们做青年大学习,这是共青团对于大学生的最主要的政治课。

冯崇义对大纪元说,中共的党务系统和共青团系统,它的核心就是做意识形态工作,学生干部在学校向党靠拢,都会加进共青团,带头学习文件,中共从小培养这些小官僚,培养溜须拍马、说谎话、举报别人的思想状态和行为。从这个系统出来的人,会很有心计。同时他的利益就跟这个党,跟这个政权捆绑在一块。

“而且他们就是做党务或者团工作,并没有具体负责别的经济或者业务方面的事,所以他们最担心共产党政权垮台。你看苏联东欧崩溃之后,最失落的是这批人,他们是整体失业,所以他们有种捍卫这种政权的本能,非常强。他的身家性命也依附在这个政权身上。”

共青团的日常工作也日益引发争议。其招募的“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五毛大军一直备受诟病。还在学校班级设置学生信息员,重要任务是负责监控、告密。

冯崇义对中国的青年建言:守住道德底线,不作恶。

“虽然作恶的诱惑很大,因为政府授权,你作恶就有回报,就有升迁的机会。但你可以拒绝这些诱惑,不作恶,这是一个基本的道德选择。这个政权迟早会倒掉。你不要去干脏活,不要去作恶玷污你自己的清白,玷污你自己的青春。”

对于中国学生沦为五毛和告密者,中国问题专家、前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5月9日也表示,这些人其实很可怜,很多人被洗脑,不符合中共的意识形态他就去告密。“这些人害人害己,他们走回到正常思维才行,当那些小粉红有冤要申诉时马上也被打压了,有很多实例。”

共青团还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2005年11月17日发布了《关于中共利用共青团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当中记述: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利用共青团的庞大组织对青少年灌输谎言和仇恨宣传,通过煽动不明真相的青少年学生参与反法轮功的运动,达到其消除法轮功信仰的目的,从中央到地方直至基层下达文件层层部署无孔不入。

报告中说,2001年1月31日在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组织召开的座谈会上,时任团中央第一书记周强诬蔑法轮功,其要求各级团组织及动员广大团员青年与法轮功斗争的讲话,为这场迫害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详见报告

共青团的党内地位遭遇危机

共青团向来被视为中共的“接班人”和“后备军”,不过近年来习近平对共青团工作有不少批评,曾放话说,团干部“不要老想着升官,也不要幻想做接班人”。

2015年7月,习近平在“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发表讲话,批共青团处于“高位截瘫”的状况。

中共中纪委2016年2月4日和4月25日两度严厉指责共青团中央,称其涉“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四大要害问题。

2016年团中央机构被裁员及合并,团中央的财政拨款被裁减半。共青团中央的领导层被令重返基层。而自官方2017年9月20日宣布秦宜智卸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后,该职务空缺超过9个月。这在中共历史上极为罕见。直到2018年贺军科接任。

由共青团中央出身的官员一向在中共政治中占据不可或缺的角色,被广泛称为“团派”。但近年随着令计划等出身共青团系统的高官纷纷落马和习当局对共青团中央的整肃,共青团整体变得低调。

对于习近平狠批共青团,冯崇义说,他们是一个政权的不同组成部分,但同时又有利益之争、权位之争。

冯崇义说,共青团号称所谓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这是最初的设计。在这方面它经历了走红和衰落期。

“其实共青团,最走红的时候就是两胡,就是胡耀邦到胡锦涛,从团中央书记走向党的书记这条路子。他们两个人应该讲是真正的实现了原来的制度设计。就是从党的后备军直接走到前台。”

“共青团这些人不是红色系统,它是靠政治忠诚上来,是出身于寒门的人。所以习近平排斥共青团系统的人,说他们人浮于事,没有实干,是坐机关坐下来。像他自己是既有红色系统又是基层干部上来。”

冯崇义认为,习上来之后共青团系统被边缘化了。当年曾经传过胡锦涛最着意的接班人是李克强,因为李克强也曾是团中央书记。但这条线因为习近平的接班被斩断了。

共青团的意识形态危机

共青团始终宣称其理想与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其章程称坚持马列毛邓、三代表、科发观和习思想,定位为中共领导的青年群团组织,“党的助手和后备军”。

近年共青团频频介入意识形态之争。2015年9月22日,共青团中央重提所谓“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遭到大陆地产界知名人士任志强的公开反驳。任志强在微博称“自己被这句口号骗了十几年”,随后发生舆论左右混战。

冯崇义对大纪元表示,早在他读书的八十年代,中共的信仰危机就已经蔓延开来。当时由《中国青年报》组织了一个全国性的讨论,就讨论共产主义信仰的崩溃问题。

“共产党原来搞无产阶级革命,讲又红又专,后来开始搞市场改革,引进资本主义,向西方开放。相当于抛弃了共产主义的那一套东西,很多社会系统上都这样。但是党务和团干部这个系统,信仰、信念是它的命根子,从八十年代过来,并没有推倒它。所以它现在就变成一个口头的革命派,就是内里信仰已经崩溃了,但是它还要维持一个虚假的信仰。

“大家都知道是撒谎。共产党你搞什么主义,根本就没有像当年说要消灭资本主义。这个信仰其实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它那个空壳子还留下来。”

2017年中共两会期间,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贺军科接受香港《明报》采访,提到经中共高层同意的“团中央改革方案”。他说为吸引青少年入团,共青团组织将进行改革,上至“教恋爱”下至“助求职”,要令青少年“找到感觉”后,积极加入团组织。

不过,报导同时也指出,有共青团高层在内部会议中抱怨,称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李元华对大纪元说,共产党里没有人去真正信仰共产主义,“要信为什么把孩子送到国外去,把钱藏到国外去?自己手里有一大把护照,随时准备出逃,这已是共产党的常态了。”

三退大潮与人民觉醒

据官方数据,截至2017年年底,大陆共有共青团员8124.6万名,其中学生团员5795.1万名。共青团同时还主导和监督以14岁以下儿童组成的中共少年先锋队。其加入极具强制性。在中国大陆,99%的小学生被​​要求必须加入共产党附属组织“少先队”,而99%的初中或高中生,被要求加入“共青团”,若未加入,将来升学、就业、升职恐步步受阻。

大陆近年掀起“三退大潮”,三退指退党、退团、退队,亦称“中国退党运动”,即上述组织的成员或前成员通过以正式名字或化名在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三退网站自愿退出该组织的声明,用以净化良心。

2022年5月7日发表在三退网站一则署名“王少”的退团队声明写道:

“本人曾经被共党洗脑,但是2018年修改宪法和2019年疫情爆发之后,我彻底改变了对共党的看法。我明白这种独裁统治下,整个国家毫无希望,群众永远都是韭菜。如今防疫已经成为一场政治运动,和当年的大跃进和文革一样,受苦的还是老百姓。不知道这场灾难还要持续多久,而这一切都是人祸。本人声明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做一个干净的中国人。”

据大纪元退党网站,自2004年12月3日起,截止2022年5月9日,已有超过三亿九千五百万人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经常向大纪元爆料的大学生真原所在的上海,正在经历因当局封城而发生的人道灾难。他给大纪元记者表示,经过铁链女事件,再到2022年上海封城,现在九成的上海大学生都清醒了。

李元华对大纪元表示,中国人在苦难中才会反思。现在还有些人认同中共颠倒是非的宣传,但有些人就愿意了解更多,清醒过来。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北京整治共青团中央 团派已不复存在?
共青团四处挑衅 国务院不满被栽赃发重话
习处理共青团 团中央书记处书记8年不升官
【中共党史】建党的罪恶本质:苏联豢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