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统战下的宗教 揭秘寺庙五花八门的商业运营

人气 3560

【大纪元2022年07月25日讯】目前,中国不少寺院已实现商业化经营,除香油供奉、卖门票的常规商业运营外,一些知名寺庙在牟利方面也走得更宽,甚至有寺院已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

近日,江苏​​南京玄奘寺供奉日军战犯牌位的丑闻被曝光,多个相关话题登上热搜榜。

据陆媒报导,“供奉牌位”只是该寺牟利的方式之一。玄奘寺附近的一家小卖部老板表示,地藏殿的长生牌位常见的价格在2万至4万一年。而玄奘寺住持传真,除了和尚的身份外,还是商人、编剧以及拥有多个官方头衔。

中国佛教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底,中国现存寺庙32,600座,至少有20%以上的寺庙已经商业化,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浙江、河南、四川等地。

供奉牌位成各大寺庙主要收入来源

如今,寺庙通常有卖门票、供奉牌位、捐款、周边产品售卖等牟利方式。

以上海静安寺为例,目前除50元/张的香花券(门票),还有牌位供奉、法会、功德、香茗等多项牟利方式。

其中,以“捐功德”标价最高。在静安寺制作的“福慧百寺”小程序上,捐献塑像、建寺功德最高一份可达9,000元,捐献数量上不封顶。此外,静安寺还售卖开光法物,如一座释迦牟尼佛铜鎏金座像需1.98万元,一块山宝银币需1.68万元。

不过,有此类需求的香客并不普遍。对寺院而言,使用最多的牟利方式还是门票、香火以及牌位供奉。但因出现天价香等负面新闻而遭监管,做法事、法会、供奉牌位等业务成为寺庙主要收入来源。

不同寺庙牌位供奉价格不同。据悉,在上海静安寺供奉延生禄位、往生牌位的价格为2,000元/年;七七牌位需50元/天;水陆法会内坛莲位则需要5,000元/次。而在法门寺,供奉牌位约1,000元/年左右。如若需要在初一和十五随堂参加法会,价格将上涨到2,000元/年。

多个寺庙法师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寺内基本只需要交费即可供奉牌位,香客只需提供姓名信息即可,没有任何审核程序。

“现在牌位不少都有电子操作,香客可通过电子申请,甚至不需要供奉人到现场,更不会审查写的是谁。”一名仍在寺内学习的居士表示。

法门寺涉足土地增值开发等运营

除香油供奉、游客门票的常见商业运营外,一些知名寺庙在商业化方面也走得更宽。

陕西省5A景区法门寺曾在2014年被爆出外包给曲江文投进行商业化运作,通过门票、功德牌位、佛像供养、大法会为主的宗教区,和以土地增值开发、户外广告经营权和旅游商品贴牌生产为主的非宗教区两种方式揽金。

2009年时,法门寺曾与曲江文投因捐赠归属问题产生矛盾,曲江文投退场后,当地政府接管法门寺景区主导权。

彼时,公开资料显示,法门寺景区总投资已高达50亿元。此后,其仍未停下商业化扩张的脚步,债务规模逐年攀升。2014年~2016年,法门寺景区负债总额分别为33.33亿元、36.65亿元和37.35亿元。

少林寺——河南“支柱产业”

另外一个商业化寺庙典型是少林寺。1982年,电影《少林寺》的爆红加速了少林寺的商业化进程,从注册公司、商业演出、建立海外分寺,到开淘宝店、IP授权、开光拍卖电话号码等商业行为都有涉足。如今少林寺旗下已经营实业、出版、旅游、电商等多个领域的公司。

今年4月6日,少林寺参股企业河南铁嵩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以底价4.52亿元竞得郑东新区一宗商业、商务用地。因此,外界曾一度传言“少林寺即将进军地产界”,引起诸多非议。

2020年6月21日,河南嵩山少林寺在寺门前举行了一场时装秀,被中共官媒宣扬为“少林1500年历史中的第一次”。

1999年,释永信因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立下大功”而成为少林寺方丈及中协会副会长,是外界公认的“政治和尚”。图为2013年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参加中共人大会议。(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事实上,少林寺在中共的统战下,早已成为一个商业机构,甚至被称为河南“支柱产业”。现任方丈释永信被称为“政治和尚”、“少林CEO”,从1986年就开始进行商业炒作。

而释永信本人同时也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中共人大代表。2015年起,释永信就被少林寺内部人员实名举报吃肉喝酒包养情妇、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非法拘禁、非法持有少林资产,至今。

责任编辑:李净#

相关新闻
中共佛教协会会长曝性丑闻 当局全网封杀
少林寺申请商标高达666个 网络炮轰
【百年真相】假和尚真色魔 释学诚倒台丑闻
南京玄奘寺供奉日军战犯牌位 住持背景曝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