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党史专家司马璐揭秘中共(5):一大上的毛泽东

整理:袁斌

人气 444

【大纪元2022年09月23日讯】在宣传中共一大的美术作品中,著名油画家陈逸飞1977年创作的油画《在党的一大会议上》,被称为是一幅“经典之作”。

大陆媒体上刊登的一篇介绍文章说:“画面截取了毛泽东发表演讲的一个瞬间,表现了青年毛泽东在一大会议上指点江山的场景。画中人物的目光都集中在毛泽东右手所指的方向,展示了对中国美好明天的向往。”

2009年6月9日党媒《半月谈》发表的“盘点:中共‘一大’13位代表的迥异人生”一文称:“1921年夏天,毛泽东与湖南的另一位年长的代表何叔衡乘船赴沪。对毛泽东参加‘一大’的表现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比较活跃,善于思辨;一种是比较沉稳,勤于思考。他的确沉稳,善于听取大家意见,但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他颇具见解,胜过他人。”

在中共的宣传中,类似以上这种描绘中共一大上的毛泽东形象的美化夸大之词很多,许多无知的人信以为真。但毛泽东在中共一大上的真实形象并非如此。

中共一大代表李达在其回忆录中曾说,整个一大上,毛泽东除了负责会议记录以外,只发过一次言(注:发言内容主要是介绍湖南共产主义小组的情况),主要是在“倾听”。他常在住的屋子里“走走想想,搔首寻思”,乃至“同志们经过窗前向他打交道的时候,他都不曾看到,有些同志不能体谅,反而说他是个‘书呆子’、‘神经质’”。

司马璐说,中共一大时,中国共产主义运动中最有权威的两个人,“南陈北李”都没有参加。理由是,当时中国共产主义运动都在争取中国实力派军阀的支持,陈独秀在广州担任教育厅长,做陈炯明的工作;李大钊在北京接触北洋军阀,做吴佩孚的工作。

中共一大主席是张国焘,他奔走南北,是陈独秀和李大钊的联系者,也是共产国际在中国代表最早的接触者之一。湖南代表和山东代表在会上没有发言,山东代表王烬美、邓恩铭都是中学生,在会上没有人注意他们。湖南代表何叔衡听不懂大家讲些什么,提早离开。毛泽东在法租界警探搜查后从厕所走出来,探头一看,知道出了事,问了一句:“怎么,大家走了?”这是毛泽东在中共一大唯一的一句话,不算是正式发言。

中共一大期间,刘仁静认为,凡是承认工农专政,接受党的纪律的都可以成为共产党员;李汉俊认为,党员在入党以前,必须先接受党的教育,对共产主义有足够的理解。结果,刘仁静的观点占上风,刘仁静后来是中共托洛茨基派的著名领袖;而李汉俊则在中共成立后不久就脱党了。

可见,毛泽东在中共一大只是一名小人物,既没发表过什么过人的见解,更不可能指点江山。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东京审判》让《理发师》 纪念陈逸飞档期推后
借出港币百万元 张五常向陈逸飞继承人讨画
叶书:中共 “红船精神”真相 谎话连篇的党史
王友群:出席中共一大的15人的最后结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