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律师:拜登智库办公室发现机密文件

人气 1313

【大纪元2023年01月1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Zachary Stieber报导/陈霆编译)据总统的一名律师说,他在拜登总统上任前工作的一个机构内,发现了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期的机密文件。

律师理查德‧索伯(Richard Sauber)在一份声明中告诉媒体,这些机密文件是在宾州拜登中心里一个上锁的壁橱里发现的。

索伯说,这些文件是在2022年11月2日发现的,即中期选举的前几天。索伯直到2023年1月9日才披露这一发现。

索伯说,白宫律师在发现的当天就通知了国家档案和记录管理局(NARA),NARA在第二天早上接管了这些资料。

“宾州拜登外交和全球参与中心”(Penn Biden Center for Diplomacy and Global Engagement,简称宾州拜登中心)属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是一系列位于华盛顿的办公室。川普(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拜登一直在该中心工作,直到他开始为2020年大选进行竞选。

宾州拜登中心、国家档案局、联邦调查局和白宫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司法部媒体联络窗口发出了一份自动信息,要求记者提交电邮,但该电邮也未得到回复。

周一,拜登在墨西哥城参加北美峰会时,忽略了一名提及这些文件的记者。

索伯说,这些机密文件是拜登的律师自行发现的,不是在NARA的要求下寻获。他说:“自那次发现以来,总统的私人律师已与档案馆和司法部合作,以确保奥巴马-拜登政府的任何记录都适当地由档案馆拥有。”

这些文件的发现,也让拜登陷入机密文件的争议。此前,在前总统川普海湖庄园的家中,发现了带有机密标记的资料,联邦调查局探员于2022年秋季在该处进行了搜查。

联邦检察官表示,他们认为川普违反了多项法律,包括一项关于处理国防资料的法律。

川普曾表示,他在离任前解密了这些资料。到目前为止,川普尚未受到指控。

拜登任命的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任命了一名特别检察官杰克‧史密斯(Jack Smith),负责接管有关川普的调查工作。

特别检察官史密斯也接管了一项调查,即是否有任何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后非法干扰了权力移交,或影响了对选举人票的认证。当时,选举人团投票在骚乱分子冲进美国国会大厦后中断。

拜登曾批评川普持有机密档案。

“这怎么可能发生?怎么会有人这么不负责任……完全不负责任。”拜登在联邦调查局突袭搜查川普的海湖庄园后不久,接受《60分钟》节目采访时说。

美国国会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主席科默(James Comer)资料照。(Jonathan Ernst-Pool/Getty Images)

众院监督委员会主席:期待得到同样的待遇

众议院监督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主席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议员表示,希望拜登得到与川普相同的待遇。

“在拜登政府领导下,司法部和国家档案馆已将遵守《总统记录法》作为首要任务”,科默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期望拜登总统得到同样的待遇。”

“拜登在担任副总统期间,偷窃了机密文件并将其存放在他的智库里。副总统没有任何权力对机密文件进行解密。”众议员安迪‧比格斯(Andy Biggs)说。

在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人在众议院占据了多数。这意味着,该党有能力发出传票和其他只有多数党才享有的权力。

科默和其他共和党高层已表态,将对拜登及其家庭成员,包括他的儿子亨特‧拜登,就拜登担任副总统时的商业交易等问题进行调查。

众议院监督委员会的首席民主党人杰米‧拉斯金(Jamie Raskin)在一份声明中说,拜登的律师“似乎已立即采取了适当的行动,通知国家档案馆他们发现了一小批机密文件,以便将它们归还给联邦政府保管”。

他补充说:“我相信司法部长采取了适当的步骤,以确保仔细审查持有与发现这些文件的情况,并就可能需要的任何进一步行动,作出公正的决定。”

川普在他的社交平台Truth Social上,分享了一条关于发现机密文件的新闻。

“联邦调查局什么时候会突击检查拜登的住宅,甚至可能是白宫?这些文件绝对是未经解密的。”川普写道。

据大学的网页,拜登于2017年成为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教授,并“领导”宾夕法尼亚大学拜登中心。拜登还在该大学的费城校区有一间办公室。

据校长公布的财务信息,在2017年到2019年间,该大学支付了拜登超过90万美元,包括2018年的405,368美元。拜登目前正在休无薪假,他是在2019年4月宣布竞选总统时开始放假的。

此前,拜登获得了该校的荣誉学位,包括他的女儿阿什莉‧拜登(Ashley Biden)在内,三名家庭成员都毕业于该校。拜登在特拉华州有一处住宅,并定期访问该校。

拜登在2022年8月告诉记者,他对机密文件进行了安全保护。

“在我家里,有一个完全安全的密闭空间。今天的(总统简报)我会带回家。它是锁着的。我身边有一个人,一名军人和我在一起。读完了它之后,我会把它锁起来,然后把它交给军方。”拜登说。

当被问及,总统是否应把机密文件带回家时,拜登说:“这取决于文件,也取决于房间的安全程度。”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中共间谍渗透德议员 肖尔茨:德国不能容忍
Meta营收预测偏低 AI支出增 股价跌16%
曼谷极端高温警报 体感温度或破摄氏52度
德国情报机构警告企业:别对中共太天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