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策不透明 外企受够了 撤离成潮流

人气 4780

【大纪元2023年0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综合报导)尽管疫情依然是中国当前的一个焦点,而另一个趋势正在悄然发生,长期来看,可能对中国的影响更大,即一向对中国制造下赌注的外国公司,正在着手准备将生产基地移出中国。

从过去严苛的清零政策到突然间撒手不管的躺平,中共高层决策越来越不可预测,美中日益紧张的关系,也给外国公司投资中国蒙上阴影。这使得长期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制造慢慢褪色,世界的生产中心将转移到印度、东南亚和拉丁美洲,一个未来新的供应链可望形成。

供应链移出中国成潮流

近日,中共高调“战狼”外交官赵立坚不再以官方发言人身份出现,转任边界和海洋事务的副局长,这被视为对西方示好、促进贸易的举动,但可能为时已晚。

在2018年美中贸易战之前,很少人会想到与中国供应链脱钩,将产品放在中国制造是一个降低成本的办法。美中贸易战开启了经济脱钩,之后病毒的大流行中,中共利用供应链作为杠杆的要挟行为,加速了脱钩进程。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促使西方政治醒悟,当时西方的主要政治人物均表示,要与价值观一样的国家做生意,媒体出现“友岸外包”“近岸外包”等概念。而现在即使是利益优先的外国大公司,也看到了把生产基地放在中国的政治风险,主动移出中国。

《纽约时报》报导说,在美中敌意加剧之际,对于跨国企业而言,数十年来在中国制造产品的经济效益所带来的信念,受到了严峻考验。美国企业重新评估依赖中国工厂制造产品的风险,一些企业正在将业务转移到一个离本土更近的国家墨西哥。

美国企业将业务转移到墨西哥,也出于基本的地理因素。将一个装满货物的集装箱从中国运至美国通常需要一个月时间,但墨西哥工厂和美国零售商能在两周内实现往来。

去年年初,沃尔玛需要采购价值100万美元的公司制服——单笔订单超过5万件——但没有从中国的常规供应商那里购买,而是选择了墨西哥的家族服装企业普思洛(Preslow)。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告诉大纪元,“中国制造实际上是由于西方美国向中国开放市场,中国当时劳动力成本可能低,中国就成为了世界工厂。现在中美经济上交恶,美国开始积极封杀中共的一些高科技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基本上中美经济上正在逐渐地脱钩,自然订单、产业链市场都开始转移,都开始对中国封闭。”

“美加墨协议替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以来,很多美国工厂都转移到了墨西哥,但是有些还会去中国,中国有低劳动力成本和熟练工人。但现在看来,中国的劳动力这个优势也没有了,毕竟政治不确定性太多。墨西哥虽然劳动力成本要高一点,可能没有那么多熟练的工人。但现在看来,中国的优势失去以后,墨西哥就越来越成为一个更好的选择了。”

在美中紧张局势升级的情况下,苹果公司也计划2023年首次将部分MacBook的生产转移到越南。(Stephanie Keith/Getty Images)

《日经亚洲》报导,美国科技公司戴尔计划在2024年前停止使用中国产芯片,还要求电子模块和印刷电路板等供应商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如越南)准备产能。其竞争对手惠普(HP)也开始调查其供应商,考虑量将生产和装配线从中国转移出去的可行性。

一位公司高管告诉《日经亚洲》:“以前我们只知道戴尔计划在中国外进行多元化发展,但这次是有点太猛。”“他们甚至不希望芯片在中国生产,理由是担心美国政府的政策。……这不仅仅是一个评估,这不是狼来了。”

Counterpoint的科技分析师伊万‧林(Ivan Lam)预测,未来5到10年,全球将开始出现更多的电子产品生产基地,“区域生产中心将在印度、东南亚和拉丁美洲出现,而且转变将从产品组装开始,涉及更多的零部件。”林说。

“我们仍然认为这需要很多时间才能出现,但这次这一趋势真的出现了,这将是一个科技供应链的未来走向。”她补充说。

在美中紧张局势升级的情况下,苹果公司也计划2023年首次将部分MacBook的生产转移到越南。分析师表示,苹果公司的长期目标是让40%至45%的iPhone从印度发货,而目前该比例只有个位数。供应商们称,越南有望承担更多的苹果公司其它产品的生产,比如AirPods、智能手表和笔记本电脑。

据汽车行业高管和供应链专家表示,全球汽车制造集团已经开始悄悄地减少对中国零部件制造的依赖,且这是各大汽车制造商的一致行动。

《金融时报》报导,“(整个行业)对物流业务进行了大规模重新思考”,福特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泰德‧坎尼斯(Ted Cannis)说,“供应链将成为这十年的焦点。”

汽车制造商的观念转变由两项因素驱动,其一是中共清零政策造成的不确定性,迫使工厂在短时间内关闭。第二个因素是长期担忧,如果北京与国际社会的关系破裂(类似于俄罗斯),可能会威胁到贸易,那么政治脱钩会更大。

美国经济学者黄大卫(Davy J.H.)对大纪元分析了外资企业离开的四个原因,“一是供应与生产问题:由于之前中国大陆严格的清零,导致时不时的供应与生产无法预见的停顿,在疫情初期还可以接受,但是随着替代生产国(例如东南亚、拉美)陆续恢复正常,会导致一些对供应与生产敏感的企业,考虑撤离到相对稳定的地区,或者把订单、生产部分转移。

“二是贸易制裁、国际关系问题导致:由于近年中国与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欧盟的贸易关系紧张,出于成本(例如美国关税)、制裁(例如芯片、棉花)等因素考虑,部分企业会考虑其它地区进行替代。

“尤其是新疆棉花问题,导致东南亚出口服装已经慢慢追上中国,而精密仪器制造越来越多转移。日本由于地缘政治把欧姆龙(omron)、理光等很多企业完全撤离中国。

“三是生产成本、税收、法律保护等因素:目前中国在一些产业的竞争优势慢慢褪去,例如人工、水电、税收等。”

“四是他国竞争:东南亚各国,尤其是越南与印度,多年来一直积极与中国争夺国际产业,特别是利用中国清零期间,更加大肆拉拢企业转移出中国。我就曾经在疫情期间收到印度方面邀请出席经济论坛,冠冕堂皇讨论如何增加印度在产业引进的国际竞争力,其实就是企图加快精准‘挖中国(中共)墙脚’。”

2022年11月30日,中国安徽省阜阳市的工厂里,一名工人在生产扬声器的流水线上工作。(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不可预测的政治和商业环境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几十年来,学者、外交官和企业高管们一直煞费苦心地研究中共政府文件、官媒报导和官员公开露面的影像,希望从中寻找有关中共内部运作的线索。自2012年掌权以来,习近平重塑了高层权力结构,让人越来越难以预测其未来。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Jorg Wuttke)表示,从某些方面看,奥密克戎比中国(中共)政府更容易预测,一个愈发政治化的环境,让人很难弄清楚决策者将要做什么。

据西方高管、行业团体和游说人士称,面对这种不透明性,许多美国和欧洲企业对中国的态度愈发谨慎,并避免在中国进行重大投资,更倾向于采取观望态度。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去年10月中旬,苹果最大的iPhone制造商富士康郑州工厂疫情爆发,20万名工人被封锁在厂区里,引发工人的抗议和逃亡。使得iPhone的生产受到打击,这意味着购买高端产品iPhone 14 Pro和14 Pro Max的顾客,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

谢田表示,“中国(中共)政治上不透明也不稳定,中共权斗也出现很多变数,尤其是中共这个极权专制的统治,共产党政策朝令夕改,这都给商业企业带来很大的烦恼。

“中共政府突然封城,就马上就封城,全国封城,然后突然解封了,又没有准备,就导致更多的感染,这些都会对企业产生影响。比方他因为突然封城了,这个订单没有了,生产也不能继续了。突然解封,他也没准备好也不能开工,封了1、2年以后,订单这些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这企业就只能关闭了。这些都让人觉得,中国不再是一个合适的经商的环境。”

黄大卫认为,从中短期看,中国制造还是在全球占有重要地位,这个一时半刻不会立刻改变。但是越来越多之前引以为傲的产业,在国际经贸、外交关系紧张下,正慢慢被腐蚀褪色。

“中国(中共)对外资生产性企业的态度(支持力度)、对国际品牌的‘修理’(例如抵制南韩乐天到赶出中国、要求各品牌政治表态等)、鼓动粉红出征侮辱外企与负责人,或者明星等,也是增加褪色的速度。当然,国际社会就是竞争关系,希望从中国产业外移分一杯羹的国家,也是这些中国制造褪色的有力推手。”

北京中南海资料照。(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放弃清零后 中国经济会反弹?

中国最近决定放弃严格的清零政策,使许多人相信中国经济会反弹。例如《经济学人》已经将其对2023年中国GDP增长的预测上调至5.2%。

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和经济学教授魏尚进撰文说,中国经济增长的恢复不是自动的,必须应对几个挑战,包括短期内企业和家庭对其未来收入的信心下降,中期内生产力增长不足,以及长期内不利的人口结构转型。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去年公布了一项对其会员企业的调查结果显示,在117家企业中,只有大约一半企业表示对中国的前景感到乐观,较一年前下降了18个百分点,为16年来的最低。

魏尚进写道,从长远来看,中国面临的最大经济挑战是该国不断萎缩的劳动力。与越南和印度等经济竞争对手相比,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在近十年来一直在下降。即使生产力增长保持不变,这种人口变化也会导致GDP增长不断下降。

一些政策措施,如大规模引进外国劳动力,可能会奏效,但很可能会导致社会或政治上的复杂问题。其它措施,如提高出生率、提高退休年龄或提高女性劳动力参与度的尝试,看起来都不太乐观。

黄大卫表示,“如果仅从经济角度看,现在已经明显反弹。但是,这个反弹只是基于之前卡住社会活动的清零放松的原因,并非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原因。

“这个短暂反弹之后,人们迟早会发现3年的混乱,导致大量企业倒闭。而国有企业却野蛮生长,经济活动的行为模式改变,对未来的摸之不去的担忧与悲观,公权力3年极度膨胀之后,是否可以低下头踏实进行行政业务的疑虑,3年也使到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看法发生很大改变,而中国自身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发生巨变,这些都是不利于中国社会运行与经济发展。

“所以,反弹之后,中国经济要复苏还是举步维艰。”

对于中共放弃清零后,外国公司会不会回来,谢田回答道,“不会那么容易的,因为这个产业链转移,本身是工厂整个都关掉,另外在越南、印度尼西亚、印度重新设厂,那个厂现在已经开始生产了,并且政治环境、经济环境都非常稳定,那这些公司不会那么轻易地把它搬回来。所以中共清零政策现在解除了,但实际上那些订单就回不来了,因为那些工厂早已经走了,人走茶凉了。

“并且所有的人都会对中共这种封城、解封这种随意性、武断性,感到深恶痛绝,也就是说毫无民意基础,是政府一拍脑袋就做成了决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那些西方的公司企业他上过一次当,他不会再上当。

“中国今年的经济形势,我觉得中国这个困境还会继续,中国经济下滑还会继续。房地产坏帐、银行坏帐、爆雷问题,这些都会继续,中国进出口市场也会继续恶化,就业问题非常严重。实际上整个世界经济都会放缓,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现在看来肯定会落后于印度,也落后于东盟国家。”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疫情惨烈 专家:恐成大跃进以来最大死亡事件
专家:党为面子造假死亡数据 骗不了中国人
Paxlovid在中国到底贵不贵 对比数据告诉你
中共解封后 中型外企对返回中国市场却步
最热视频
【秦鹏观察】中共抓日本公民 涉一核心机密?
【新唐人大视野】李强失决策权 国务院成秘书班?
【晚间新闻】习家军开启新版内斗 反腐红人遭封
【新闻大家谈】阿里异动 马云持护身符回国?
【财商天下】边稳外资边打压 中共意欲何为?
【新闻看点】美起诉赵长鹏 币安遭致命一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